下到山谷深處,何許弄出一張從地球帶過來的大牀,把明兒放上去之後就要開工。明兒讓他等會兒,問這裏安全嗎?找個沒有路的地方再說吧。雖然是順着一條小路下來的,但小路也是路啊,有路就可能有人過來。

何許說沒事兒,哪有那麼巧,誰沒事兒鑽這山旮旯。

這話剛說完,就聽到一聲女人的叫喊聲傳來。

還真有人,倆人趕緊從牀上下來,何許把牀收起,二人循着聲音傳來之處找去。很快他們在山谷中找到了叫聲的來源,原來跑來這裏歡樂的不光他們倆,前面是一男一女正忘我的開心呢。

明兒閉上眼轉過頭去不看,小聲告訴何許快走吧。

何許讓她看看這倆人認識不認識?


“這我怎麼能看,那男的什麼都沒穿。”

“看吧,沒事兒,本老公不會說你不守婦道的,就當看片了。”

明兒還是不看。

何許無奈,這些古人可真固執啊,無奈只好拿出手機錄下來,這貨人品有問題。 錄完之後,何許拉着明兒跑掉。也不打算繼續那啥了。

離得遠了,何許給明兒看一張帶二人正臉,重要部位打過馬賽克的截屏,問明兒認識不認識這倆人?

明兒仔細看看,說這男的認識,是劍刃堂的第一弟子郭正,門內好多女弟子都爲之癡迷呢。但他已經失蹤好多天了,說是回家,卻沒了消息,怎麼突然出現在這裏?

難道回來了?可不對啊,他回來了應該是個大新聞,因爲他錯過了最重要的比武。聖光門弟子平時也沒點有意思的事情幹,劍刃堂錯過比武的第一弟子回來,肯定會有人談論的。

何許問那女的她不認識嗎?

明兒再仔細看看,說應該見過,但真不知道叫什麼名字,不是百花堂的,不是隻有百花堂纔有女弟子。

何許皺眉想想:“那你說這郭正是不想參加比武才故意錯過的嗎?”

明兒肯定的說不是,各堂弟子可不像他們後勤,各堂弟子都是打破了頭要參加的,因爲只要參加就有平時很難得到的獎勵。所以沒人不想,尤其這郭正,家裏又不是多有錢,省吃儉用的,買不起好武器,買不起好丹藥,不可能想錯過這機會。

何許斜着眼:“你怎麼對他這麼清楚,連他家有錢沒錢都知道?”

明兒着急:“公子別誤會,是百花堂的時候,別的女孩子老談論他,我就知道了。”

何許大笑:“跟你開個玩笑的,我們再回去看看,這郭正有問題。既然不想錯過比武,現在錯過了,竟然還有心情在這裏幹這個。而且他作爲很多少女心中的白馬王子,回來肯定在百花堂裏能聽到消息。你整天在百花堂卻沒聽到,那就是剛回來,剛回來幹這個正常,我剛回來就想幹,可他錯過了比武,還剛回來就幹,那就不對了。更何況,他的失蹤本身就是大問題,聖光門的弟子,可不敢隨便拒絕跟門派的聯繫。”

明兒說不是拒絕,是根本訊鳥就不飛,那隻能說明他的訊引沒在活人身上,估計就是丟了,聯繫不上正常。

“也有可能是人死了呢。”

“他這不沒死嘛。”

“不管,先回去看看再說。”

何許拉着明兒又往回跑,明兒不想回去,但何許興致這麼高也沒辦法。

二人剛跑回去,讓明兒驚訝的畫面就出現了。此時那女的還趴在石頭上忘我的歡呼,可她身後的郭正卻完全變了樣子,正是何許之前見過的那種屍毒異人。此時剛剛從郭正的樣子,變成這個樣子,正從背後一把掐向那女人的脖子。

何許直接一掌拍起塊石頭,打到那異人身上,一下子將那傢伙砸出去好遠。

突然弄出這動靜,地上趴着的女人驚恐的起身,捂住重要部位。明兒上前把她拉離戰鬥現場,何許繼續跟異人糾纏。

那異人兩隻尖銳的爪子抓來,爪子上毒氣瀰漫,對着何許飛來。

“凌空掌”

何許退躲避中一掌拍出,掌力化作兩個掌印投入毒氣之中,直接拍到了異人身上。

異人沒什麼護甲,被這一掌給砸到了一塊石頭上,看起來戰鬥力不是很高。

不等異人重新站穩,何許手中出現龍紋劍,一劍刺入異人肩頭,將他釘在石頭之上,然後一掌拍到其額頭之處,異人暈菜過去。

打完收工,何許回頭看着傻站着的明兒跟那女人。

何許問明兒看什麼呢?怎麼打架都不幫忙。

明兒跑上前來一臉激動“公子你真的會武技了,好厲害。”

何許鬱悶“什麼叫會,我會好多呢,不過武技我沒多大興趣,牀技我更喜歡,我看這姑娘技術就不錯。”

何許上前一邊肆意的打量一邊問“師姐怎麼稱呼?”

那女人沒有回答,跑回去撿起衣服往身上穿着,穿好纔回答叫武蘭。


“好名字,師姐你很厲害啊,異人都敢上。”

武蘭委屈,問異人是什麼,郭師兄怎麼會變成那樣?

何許問她跟郭正是伴侶嗎?

聽到這問題,武蘭一下子給何許跪下:“師弟你別說出去,我只是喜歡郭師兄,這事情要是讓王師兄知道我就完了。”

“原來是給男朋友帶綠帽子,有想法。王師兄是哪個王師兄啊?”何許就愛聊這種話題。

武蘭回答,高山堂,王戶。

“你確定是王戶不是王虎?我知道一個叫王虎的聖光門弟子。”

武蘭說就是戶,莊戶的戶。

“王戶……”何許嘀咕着這名字若有所思,很快問這王戶也是新來的吧?

武蘭說是,反問他認識嗎?武蘭擔心這何許要是跟王戶關係很好,那就麻煩了。

何許回答不認識,怎麼可能認識,說完突然一臉壞笑:“漂亮師姐我跟你講啊,好多年了,我就改不了喜歡別人女朋友這個毛病。我給你看個東西吧。”

何許把錄的視頻給她看。

武蘭呆住了,問他怎麼樣才能保守這個祕密?

何許壞笑:“我都說了,我喜歡別人女朋友。”

武蘭說怎麼樣都行,只要他別說出去就行。說着就要重新脫衣服。

何許說不急,等會兒再說,先去找個像樣的地方,她之前跟這異人被偷錄,那就是前車之鑑啊,不能再犯那樣的錯誤。不過在此之前得先商量一下,怎麼才能把她跟郭正在這裏偷合,說成不小心碰到了異人。

三人帶上那異人,一邊走一邊商量。跟着何許走,也不知道是要去哪。等都商量妥了,明兒回頭看看跟着的武蘭,小聲問何許,爲什麼非得用別人的女朋友啊,難道自己跟柳姐她們不能讓她滿足?

何許說不是,只是感覺不一樣,自己家的跟偷來的不是一個味,男人就好個體驗,讓她別多想,也別跟柳靈她們說,誰都不能說,這有失人品,不能毀了自己君子的形象。說着又取出錄下的視頻看起來,跟武蘭一起看,給她指出技術上的不足。

明兒翻個大白眼,就這德行還要當君子。

何許最後帶着他們來到了當初李嬌嬌被任天風抓到的小木屋裏,這裏已經是鎮子的郊外,不在聖光門範圍內了。這小木屋是任家蓋的,當初聽明兒說了,何許就覺得不錯,可以沒事兒過來住兩天。任家選在這裏,肯定這裏平時是沒人來的,他就喜歡鑽沒人的地方。

把異人扔在地上,何許拉過武蘭:“你看我好不好?爲了防止再有別人偷偷錄像,防止你再被別人要挾,帶你來這沒人的地方。而且還有個小牀,比在山裏好,這季節也涼了,露天對身體不好。”

武蘭無奈的表示感謝,感謝他爲自己着想。

何許嘿嘿直笑:“你現在是不是特別迫不及待?畢竟我這麼帥。”

武蘭只有驚魂未定,何來迫不及待,但爲了何許高興,只能說是。

何許爽了,這種感覺太爽了。女人無可奈何的樣子,果然也能讓男人興奮。 何許問她們倆有沒有辦法把這異人弄醒啊,大家先辦正事兒,再辦更正的事兒。

明兒手指頭戳戳那異人,說這貨好像死了,完全沒有呼吸沒有心跳,是不是下手重了,或者這傢伙太不經打。

何許說不是,這東西本來就沒呼吸心跳。可能的確就不是活物。這也解釋了聖光門聯繫郭正訊鳥不飛的原因,郭正已經死了,變成沒有生命的異人了。

明兒說那叫不醒,這玩意兒從哪下手去。


“那就綁結實裝麻袋裏先放着,我們先辦更正的事兒。”何許把明兒也拉到牀上,告訴明兒,今天讓武蘭同時伺候他們兩口子,太刺激了。

何許去把門關好…….

一場三人大戲在小木屋裏上演,整整兩個多鐘頭纔算結束。看着武蘭已經累得沒有了力氣,明兒有些心疼,問是不是有些欺負人了?

何許說不會,今天大家都很開心,武蘭尤其開心。雖然累,但她滿足着呢,看那幸福的表情就知道。問明兒感覺怎麼樣?

明兒只是笑笑,不好意思回答。武蘭趴到何許大腿上,跟小貓咪一樣蹭一蹭:“公子會的太多了,下次你們還帶上我好不好?”

武蘭一臉期待,這小搔貨被何許弄得上癮了。何許比這裏的古人可是經驗豐富的多,畢竟涉獵廣啊,光看片也能學幾百招。

何許告訴武蘭放心,不會忘了她的,從今天開始,自己也算是有一個祕密情.人了,有檔次。

三人把衣服穿好,明兒去打開麻袋,說好像醒了,真的沒死呢。

何許蹲到那異人面前開始問話:“來自哪裏?爲什麼可以變成人的樣子?”

異人不答。

何許點上煙:“我這人最有耐心,不着急回答。”

何許弄塊抹布,把異人的嘴堵起來,給他纏上膠帶。明兒問幹什麼這是?這樣他想說也說不了了。

“我早說了我有耐心,我先折磨他倆鐘頭再說,天色還早,不着急回家吃餃子。”

“今晚有餃子吃嗎?除了公子誰還會做餃子?”

“我沒說別人做啊,回去我做給乖明兒吃。”

“謝謝公子”明兒很期待,以前吃過何許包的餃子,簡直太美味了。那玩意兒這個世界沒有。

何許取出他那把超快水果刀,一刀給異人捅進去,把肚子給他豁開:“我們先研究一下他的構造,連心跳都沒有,是不是根本沒心臟啊。”

何許弄出手電筒照着往裏瞅,明兒捂上鼻子後退:“他怎麼這麼臭啊?”

“你肚子拉開也不會是香的。”何許取出個口罩戴上繼續研究,看了半天沒看清什麼,擼起袖子伸手進去摸索。很快發出感嘆:“果然不一樣誒,這貨根本沒有心臟。”

“咦……”似是發現了什麼,何許一邊掏一邊把腦袋使勁兒湊近豁口,用手電往裏照:“這貨體內有塊紫色的石頭,不像是結石,這什麼啊?”

何許問異人,能摘出來看看嗎?能就點點頭,不能就搖頭。放心就是,不要他的,會還回去。

那異人猛烈的搖頭,何許問摘下來是會死嗎?

異人點頭。

“你也怕死啊,我以爲你不怕死呢,那就先不摘了。”

異人嘴裏嗚嗚兩聲,明兒猜測他是有話要說。

“可我不想聽啊,我正玩得高興呢,沒空跟他聊。”何許繼續用手在人家體內摸索。

異人再次嗚嗚亂叫,明兒說還是聽聽吧,也許有什麼重要的要說呢?

“我又不關心重要的事情。”何許說着伸手一拉,一個血呼啦的東西被弄出來。何許嘿嘿笑着:“這是腎,這傢伙別的零件不太一樣,這玩意兒倒是跟人沒差異。”說完扒開異人的褲子,口中一聲哇塞。

明兒捂上眼問他幹什麼呢?


何許說好大,問武蘭這麼大是不是很過癮?

武蘭說也就那樣,不如跟何許來的爽。

“這話我愛聽,這事兒我就沒輸過”何許又吹上了。

異人開始猛烈的掙扎,嘴裏不住的叫。這次沒有請示何許,明兒直接把他嘴巴放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