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意識想要頂回去,關鍵時刻還是止住了,搖頭苦笑道:「怕。

怕得要死,實話實說,我現在都有些後悔來這一趟了。」

都是明白人,自然也沒什麼可隱瞞的。

林昊抬了抬手,示意侍女看茶,又道:「其實不來是對的。

就你們冬月世家而言,危難當頭選擇明哲保身,並沒有錯。

而事實上,我也並不需要任何人為我通風報信。」

說得很直白。

人都是這樣,自私,以自己的利益為先,他也是這樣。

冬月家族在這件事上的舉動很好理解,他也還不至於為這種事去嫉恨什麼。

知道他沒有怪罪,冬月觀雪心下稍安,很快又苦笑道:「可是我已經來了啊!」

的確,你就是再不需要,我也已經來了。

林昊搖了搖頭。

侍女奉茶上來,示意退下,端起茶盞,吹了吹,「我知道,因為你冒險來了,所以我又欠了你一個人情。」

冬月觀雪一愣:「這樣就算欠人情了?」

林昊點頭,也沒辯解,道:「就像上次花神隕落一樣,很快會有大量神靈隕落,繼而有大量神位空出來。

說吧,相當什麼神,我給你留著,就當還你這份人情。」

輕描淡寫,卻給人一種極度瘋狂之感。

冬月觀雪哭笑不得:「哪有你這樣的?

且不說這算不上欠人情,就算是欠了,也沒有拿神靈之位來償還的說法啊!」

說罷也不予掰扯,正色道:「其實我這次過來是想告訴你,冬雪主神回來就在這兩天了。

這是昨天下午長風雲飛回來看姑姑的時候說的。

他還說你蹦躂不了幾天了,等冬雪主神回來,你還有你身邊的人,一個都逃不掉。」

原來是長風雲飛傳回來的消息。

若非此刻聽冬月觀雪說起,林昊都差點忘了還有這麼一個人。

不過……

「好消息啊!」

「冬月主神,我等他很久了!」

聽完冬月觀雪的話,林昊非但沒有驚慌,反而是笑了。

笑得寒芒閃爍,笑得滿室生寒…… 冬月觀雪終究還是失敗了。

勸不動林昊,也不敢久留,很快她滿懷失望行色匆匆離開。

儘管覺得她這一行沒必要,但林昊還是領這份情。

是以為免讓她受到牽連,他特意讓柳夏去護送了一趟。

當然,是暗中的。

所謂的護送,就是暗地裡開開道,打發打發那些盯梢的,以免冬月觀雪被截住。

安排了這件事,他也沒返回繼續研究,而是將所有人都召集起來。

他不需要冬月觀雪前來通風報信,可冬月觀雪的的確確帶來了有用的消息。

當他將冬雪主神就在這兩日回歸的消息宣布,霎時一群人精神就振奮起來。

來了!

等候良久,這一天終於要來了!

……

轉日上午,冬雪城南郊。

「走走,走走走,我們小手拉小手。」

「走走,走走走,一同去郊遊。」

「白雲悠悠,陽光柔柔,青山綠水一片錦繡。」

「……」

天氣晴好。

冬陽懸挂天空,將暖暖的陽光灑下,地面,風停了,雪住了,目光所及,一片銀裝素裹,分外妖嬈。

小鳥出窩,在雪地上嬉戲覓食。

稍遠的地方,偶爾可以看到小鹿雪兔奔跑,留下一串腳印,生機勃勃,充滿活力。

這樣的日子裡,郊遊似乎是個很好的選擇!

小丫頭最為跳脫,此刻她跑在隊列之外,追逐著小鳥小鹿,邊泡邊唱,好不歡快。

到底是當媽媽的,哪怕心知已經不需要了,白婉秋還是放不下,便在後面追。

在這一對令人羨慕的母女之外,柳夏的帶領下,北風若蘭葉箐等人也敞開了胸懷,跟著玩起了滑雪。

林昊走在最後面,左邊柳傾城,右邊凌子君,前面三三兩兩說笑的女人時不時回頭看上一眼,一個柔和的眼神,一聲悅耳的輕笑,悄無聲息間,這樣的日子似乎又愜意不少。

便這麼靜靜走著,忽然一陣波動傳來,腳步微微一頓,眾人齊齊回首。

柳傾城滿目亮色:「回來了?」

凌子君笑:「應該是,比想象中要快,沒料錯的話,這會子那些人應該很激動。」

說罷又問林昊:「林昊,你激動嗎?」

林昊搖頭,微微笑道:「沒什麼可激動的,早晚之事。」

說著便提高了音量,對前面道:「走吧,不要讓這些事情打擾了興緻。」

語落,一片笑聲,而後彷彿什麼都沒發生過一樣,隊伍繼續往前。

……

冬雪城,中央廣場。

「我神回來了!」

「我神終於回來了!」

「偉大的神靈,請您容許您最忠誠的僕人在您面前虔誠跪拜,願您永生永壽,萬壽無疆!」

「……」

冬雪主神歸來了。

為了緩和城中緊張的情緒,歸來的第一時間,他並未去往神殿,而是直接降臨中央廣場。

如同北風城一樣,這座中央廣場也是平日里人們向神祈禱之所,幾乎每天都有不少人在這裡虔誠禱告。

就是在這裡,當著所有人的面,冬雪主神展現了一場神跡!

而後廣場徹底沸騰。

狂喜,痛哭,磕頭不止,突然暈厥……

面對著心目中無所不能且至高無上的神靈,這個時候,信眾們以各種方式發泄著內心的激動。

冬雪主神也極力展現著他親和的一面,親自走進人群,一面賜下象徵祝福的雪水,一面為信眾驅除疾病,撫平傷痛。

時間就這樣過去將近一個小時。

最終,在帝國皇帝陛下率文物群臣前來朝拜過後,兩隊精銳的冬雪神衛策瑞雪獸而來,很快冬雪主神被迎回冬雪神殿。

此時的冬雪神殿已經眾神雲集。

「總算回來了!」

「這一天已等候多時!」

「主神發號施令吧,為我人族千秋萬代,即刻移平蝶湖山莊!」

「……」

等閑時刻,神殿中往往是不存在真正神靈的。

可是今日,聞訊前來等候的普通神靈便已經高達兩百位以上。

顯然是都等不及了,當冬雪主神路面,頓時群情洶湧,紛紛請戰。

冬雪主神簡單安撫過後,穿過眾神來到正殿。

正殿中僅有十人。

春夏秋三位四季主神,金火兩位五行元素主神,颶風主神,天雷主神,以及太陽主神麾下旭日、炎日、落日三位不是主神卻勝似主神的存在。

雖人不多,但論實力論分量,卻是外間兩百多名神靈遠遠不能急。

步入正殿,冬雪主神先象徵性請罪,而後坐上主位。

「剛剛完成神王交代的任務,匆匆趕回,尚不及了解而今到底是何局面,煩請諸位告知。」

就這樣,迅速進入議題。

炎日之神冷聲道:「吾座下一隊神衛奉吾之命前來觀禮本次冬祭,順便也查探一名族中後輩之死因。

不想剛來到冬雪城便遭遇狙擊。

襲擊者乃是新一代的獸族先知,其時傳說中的通靈白虎乃至五大獸神皆有現身。」

大致將情況說了一遍。

冬雪主神也並非真的是一無所知,聞言皺眉道:「看來果真是獸族先知出世。」

說罷又歉意道:「本座教化不善,以至於炎日兄後人喪命冬雪城,城中獸族餘孽潛伏而不自知,在此深表歉意。

不過炎日兄以及諸位盡請放心,關於此事,本座定然給出一個合理的交代。

炎日兄的後人不會白死,獸族,也終究不可能再次崛起於大陸。」

態度已經很明確了。

落日之神淡然道:「當務之急,報仇事小,還是以剿滅獸族餘孽為重。」

「沒錯,而今神王尋找創世神境已經到了緊要關頭,分身乏術。

這個時候,吾等無比守好大後方,務必不使大陸生變。」

旭日之神也表明了自己的態度。

緊跟著一身紅衣的烈焰主神冷冷道:「既然冬雪兄已經歸來,我看此事就不必再議了。

這片大陸終究是我人族的天下,勢必不能再讓那些野蠻的獸族崛起。

為今之計,本座認為當即刻點齊人馬,直搗黃龍,以免夜長夢多。」

總裁老公很悶騷 「沒錯。

冬雪兄怕是還不知道,而今那些異端賊子十分囂張。

最近幾日,幾乎每天都有不下三名普通神靈死於他們之手。

緣定大宋之南菱郡 若非冬雪兄未歸,吾等不好輕舉妄動,恐怕此刻那蝶湖山莊早已移為平地。」

說話的是天雷主神。

在場眾人之中,他是實力最強的一位,傳言其實力比之被尊為神王的太陽主神也不遑多讓。

便是隨著這些話說出口,似乎的確沒什麼商討的必要,很快,連同冬雪主神在內,十一位主神級別的強者一一起身…… 「吾之所在,烈焰焚城!」

「吾乃烈焰主神,眾從神眾神衛何在?」

「……」

「吾之所在,天雷滅世!」

「吾乃天雷主神,眾從神,眾神衛何在?」

假面閻羅情人 「……」

「吾之所在,天地冰封,飄雪漫天!」

「吾乃冬雪主神,眾從神,眾神衛,何在?」

「……」

震撼!

隨著冬雪主神回歸,商議提前得到結果,霎時間天地異變,一尊尊巨大無比的神靈虛影傲立蒼穹,俯瞰塵世。

再等那一句句蘊含著無盡崢嶸與榮耀的神語隔空壓下,驟然玉宇澄澈,天地為之一清。

烈焰主神!

天雷主神! 醫品至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