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一會兒,雲天就拉着司徒雲夢到了一個店鋪前面。“李記鐵鋪?!”司徒雲夢說道,“雲天哥哥,我們來這幹什麼?”

“呵呵,取回我的兵器,順便在幫你做一件。”雲天說道,七天時間已經過了六天,想必已經做好了吧。

“哦。”司徒雲夢說道,“怪不得雲天哥哥說這地方女孩不愛來,這麼熱。”司徒雲夢走進門心中說道。

“老闆,我來了。”雲天說道,“不知道我那兵器鑄好沒有?”

“客官,您來了,那件兵器已經鑄好了,客觀您看。”老闆拿過一個木盒,打開對着雲天說道。

雲天接過木盒,看到裏面的劍,把它拿到手裏,雙手一彎,劍隨之變爲了弓形,“客官,這柄劍是我店打造最好的一件兵器,有的都是最頂級的礦石。”老闆說道。

“哦。”雲天說了一聲,然後把內力注入到劍身,劍立刻變得筆直。“不錯。”雲天說道。

“我從來沒有鑄造過這麼一把劍,不知道這麼一把軟劍有什麼用?”老闆問道。

“你只管造好就行了,怎麼用是我的事。這次我是想讓你在鑄造一把兵器。”雲天說道。

“什麼樣的,還是這種嗎?”老闆問道。

“不是這種,來,給我張紙,我畫給你看。”雲天說道。

老闆給了雲天一張紙,雲天就簡單的畫了幾筆。

老闆湊到前面看看雲天畫的是什麼,心中說道:“他到底還有多少奇怪的兵器。”

雲天畫的兵器,說劍不是劍,說刀不是刀的,說它是劍,但是卻是單刃,而且頭上只有一個45度的斜刃,說它是刀,卻沒有刀應有的弧度。

“就照這個樣子做,長六寸三分,寬約一指。”雲天說道。

“嗯,好,也是用最好的材料嗎?”老闆問道。

“嗯,最好的,什麼時間可以取貨?”雲天問道。

“這件兵器,不是很大,四天的時間差不多就能做好。”老闆說道。

“嗯。”雲天說了一聲,就把錢交給了老闆,走了出去。自己雖然沒有事,但是司徒雲夢就不行了,她已經熱的不行了。

“雲天哥哥,你鑄造那麼一件兵器有什麼用?”司徒雲夢問道。


“呵呵,哥哥也沒有什麼好送給你的,那件兵器就算是給你防身吧。”雲天說道,“那是一把匕首,可以藏於袖中,出其不意的給敵人致命一擊。”

“哦,但是我看你的那把劍軟綿綿的,怎麼用呢?”司徒雲夢問道。

“恐怕這柄劍,也只能我來用。”雲天說道。自己鑄造這柄軟劍,就是走的輕巧的路子,不和別人硬碰硬,在於遊鬥。尋找機會給敵人致命一擊。 脫脫此時徹底佔據了小紫的身軀,而且也將她的心神徹底吞沒入自己的神魂之中!這樣帶來的後果便等於是使他成為了勘天鄭家的一名後人,鄭範疇所能使用的手段,他也能毫無桎梏的施展出來,而且因為是逆天借命半死之人的緣故,靈覺遠超常人,手段威力更大!

而且加上脫脫存活於世已有七百餘年,這早就打破了生老病死的既定規律;而且這些年下來,他身上沾染的煞氣之重,世所罕見,如今雖然改換到了小紫兒身軀之內,但這股煞氣仍舊瀰漫在神魂之中,如今破封而出,自然被天道所察覺,反噬自然降下!

「你們都要死在此處,將成為我脫脫再次出世之後的獻祭品!」看著如墨汁般濃郁的天色,脫脫朗聲發笑,小孩子一樣的嗓音,但其中帶著飽經滄桑后的癲狂,說不出的怪異。

話音剛一落下,林白只聽自己四周的空氣開始嗡然出聲,腳下的地面也開始傳來一陣接著一陣叫人心悸的顫動!而後便是叫人耳膜欲裂的轟隆響聲,原本凝滯無比的空氣,在這一瞬間徹底被打破,原本就已經狂躁不安的天地元氣在這一刻更是完全擺脫束縛,來回碰撞。

而天幕上的雷霆猶如雨點般轟隆隆狂墜而下,帶著毀天滅地的威勢,似乎要將此處的山頭夷為平地,將諸人從世間抹殺!

連一個呼吸的時間都沒有,噼里啪啦的脆響聲便不斷來,那狂放不羈的閃電彷彿穿越了空間的距離,已然到達了鄭範疇頭頂上方,在這一刻,他身體的四周已經徹底被雷電所覆蓋,無數閃電朝外噴吐著如游蛇般的電芒,涌動不停,永無休止。

而且這一波天雷似乎只是開胃菜而已,天幕上那些濃稠無比的黑雲仍舊在不停翻湧,似乎在它們內部仍舊在蘊積著狂暴的能量,即將投放下一波的攻擊!

這突如其來的威壓,叫諸人身軀不自禁的一軟,就連林白都覺得氣血翻騰,胸腹間滿是郁意,心神更是出現了紊亂的跡象!這讓他不由得心驚無比,天道反噬他也解除了不少,但是像威力達到現如今這地步的,卻還是生平第一遭遇到。

不僅僅是他,陳白庵、張三瘋、 怦然婚動:洛少,吻妻上癮 ,在這天地之威的壓迫下,神色委頓無比,而且他們口中更是噴出鮮血,顯然這一波雷電給他們造成了不小的傷害,而且看這無休無止的模樣,若是威壓繼續,他們畢生的修為都要化作泡影!

而且在這一刻,他們三個更是感覺自己的身體似乎已經被無窮無盡的毒蟲所覆蓋,無論是血肉,還是精神,似乎都在這一眨眼的功夫下,被那些毒蟲吞噬殆盡!甚至連那種刺骨的疼痛??疼痛感,都真實可感,讓人心魂失去方寸,徹底喪失抵抗的能力!

這是心魔,是天道反噬雷霆擊下之後帶來的負面作用!心魔的侵襲,要比雷霆更為可怕,而且這還只是開始,誰也不知道如果反噬繼續,接下來的幻象又會是什麼!

但他們很清楚,只要自己的心神沉迷其中,就再無法抽出,永陷沉淪之中!

噼啪!在這威壓下,鄭範疇手中所持的鮮紅骨骸上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龜裂出一道道紋路,原本被包裹在其中的紅色液體不斷朝外流淌,而且隨著那些紅色液體的流逝,骨骼上原本存在的符紋光華漸漸開始變得暗淡,而他的身軀顫動的也愈發劇烈!

「現在覺得怎麼樣,天雷的滋味還算好受吧?」 八零奮斗小軍嫂 ,脫脫仰頭冷笑不止,話音甫一落下,便斷然咬破舌尖,噴出一口摻雜著舌尖鮮血的唾液!

鮮血瞬間便噴洒到了身前那些攔阻他的電網之上,就像是鐵絲遇到了高強度的硫酸,只是一瞬,那些原本將他牢牢封鎖在其中的電網瞬間便破開一道口子。

這電網乃是鄭範疇耗費了莫大精力才經營出來的事物,而且因為那塊鮮紅骨骸的關係,更是和他的本命緊密結合在了一起,此時被脫脫破壞,可謂是重傷了他的心神。

天道反噬的巨大威壓,鄭範疇本就是在拿命相抗,更不用說此時心神陡然遭受重創,一聲悶哼,從他口中登時便噴出一口粘稠無比的鮮血,而且其中更是摻雜了一塊塊的黑色物體,顯然是此次傷害已經波及了他的臟腑,而且從他如紙的面容看,生命潛能怕是已到盡頭!

「你們想要用雷劫來滅我,那我便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也好讓你們感受下這漫天雷火困身,任由毒蟲噬咬的感覺是怎樣的美妙!」看著諸人的模樣,脫脫的獰笑聲越來越大,雙手更是不停揮舞,操縱身周毒蟲朝林白等人爬行而去。

話音甫一落下,只見天地之間除卻雷鳴閃電之音外,便又多了爬蟲前行的悉悉索索聲響,看著黑暗天色映照下那些一點點逼近自己等人的綠光,所有人心中都滿是驚懼!

這些蠱蟲可以說是脫脫這七百年來的心血之作,毒性之猛烈非同小可,雖然說林白也有手段,但是在海量湧來的這些毒蟲面前,還真是不夠看的,只要他們的防禦出現任何一個漏洞,那麼在場的所有人恐怕都要葬身蟲腹,無法逃離生天!

星星點點的綠色光芒猶如暗淡天色下潛藏的毒蛇般,似乎只要一瞬間,諸人就要被吞沒。

濃烈的腥臭氣息讓諸人不願,也不敢去呼吸。這些雜糅在一起的毒氣定然擁有極為強烈的殺傷力。屏住呼吸,林白腳上禹步踏出,在這危急時刻,他再不敢分心,也不敢對鄭範疇所在方位的事情多加關注,手上印訣捏成劍訣,口中《魯班經》緩緩念誦。

隨著這咒語的念誦出口,一道金色的光芒順著林白的腳下緩緩出現,而後按照九宮八卦方位,開始朝著四下蔓延開來,而天地元氣在這一刻更是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朝林白身周匯聚,然後在他手上印訣的牽引下,虛空凝鍊成符籙,按照地上九宮八卦方位,緊緊排列開來。

這遙相呼應的金色光芒,猶如出鞘的利劍般,迅疾無比的便將周遭那些濃黑的毒霧衝破,雖然短短一瞬后,便又有海量的毒蟲襲來,將缺口填補,但就是這一瞬的壓力減輕,還是讓深陷險地的諸人心神為之一松,心中的煩悶也跟著減輕了不少。

「臨兵斗者皆陣列前行!」心神一松之後,林白手上印訣陡然轉動,口中大喝出聲。

話音落下,空氣中頓時傳出一陣劇烈的顫動,而林白腳下和周身纏繞著的那些金芒此時更是大放光明,朝著四下奔襲而去,將諸人緊緊護衛在其中,那些毒蟲噴出的毒霧,在這強大無比的九字真言和九宮八卦循環之下,向著周邊迅速退卻。

「有幾把刷子……」感受著林白等人身周傳遞出來的術法波動,脫脫面上滿是冷笑,雙手微微擺動,地下又開始傳來轟隆之聲,地皮龜裂后,從下面出現無數的蟲卵,跟隨著他的手勢,迅速破裂開來,從其中湧出大量黑魆魆如小蚊蠅般的事物,超諸人撲來!

而且這些玩意兒出現之後,場內的腥臭氣息比剛才還要濃烈幾分,顯然這些從蟲卵裡面鑽出來的玩意兒帶著極其強大的毒性!

一瞬間就又被這黑霧吞沒的林白面上神色大變,不愧是活了七百餘載的老怪物,在這蠱蟲一道上修為實在是太過駭人,而且培育出的毒蟲數量也實在是叫人震驚!有這些玩意兒的攔阻,就算林白自己有通天的本領,卻也是完全被絆住了腳,無法和他全力相拼!

於此同時,天幕之上的轟隆聲愈發劇烈,那些濃密的黑色雲團瞬間匯聚在一起,從其中紛亂無比的湧出金色雷團,而後如幾十層高樓上墜下的花盆般,徑直對這鄭範疇頭頂轟下。

但這一切在脫脫的引導之下,發生的都太過突然,突然到了林白完全無法反應!單看此次雷霆的聲威,就已經到了比先前幾次還要狂暴百倍的地步,而鄭範疇的身體此時已到了強弩之末,若是這波天雷席捲而下,恐怕是再沒有什麼活路可選。


「鄭老,小心!」林白驚聲開腔,但時間確實已經太晚,話語說出口之時,那道天雷已經到達了鄭範疇的頭頂之上,如砍瓜切菜般,沒有任何阻礙便傾瀉而下!

咔嚓!電流通過身軀,鄭範疇雙膝陡然彎倒,一蓬鮮血從口中噴出,而他手上持著的那塊鮮紅骨骼更是一塊塊碎裂開來,其中蘊藏著的紅色液體,完全噴洒到了身體的周圍,朝外散發出一股極為濃烈的血腥氣味,而且這血腥味中似乎還帶著一股沁人肺腑的清香。

細小的電弧朝著四下飛散開來,閃爍的藍色電火花看上去分外漂亮,而鄭範疇周身上下此時已經化為了一團焦炭,頭頂的銀髮盡數化為黑灰,若不是手腳偶爾還會抽動,恐怕諸人都要以為,在這波雷電的攻襲下,鄭範疇的生命潛能已被耗盡!

但即便是聲勢駭人到了如此地步,天幕上的雷霆卻還是如無止境般,朝下依舊傾瀉而出,而且狂暴的聲勢比先前還要猛烈幾分,似乎要將此處化作人間雷池! 就在兩人的閒聊中,走回了家族。

剛走進大廳,就見司徒風揚手裏拿着七八封信件。看到雲天兄妹回來就把信件放下,問道:“你們去了什麼地方這麼晚纔回來?”

“額,那個我帶着雲夢四處走了走。”雲天說道,“不知父親有什麼事嗎?”

“有事,你不是總說在家族沒有什麼意思嘛,這次你正好出去走走。”司徒風揚說道。

“額,有那麼好的事嗎?不會是在打什麼主意吧?”雲天心中想到。

“經過我和你母親的決定,想讓你去讀書。”司徒風揚說道。

“什麼。讀書?!去哪個學校?”雲天問道。竟然叫自己讀書,自己上輩子就沒怎麼讀書,以爲這輩子不用讀了,沒想到還是避免不了。

“騰龍學院。”司徒風揚說道。

“騰龍學院?!”雲天說道,“雲夢不是就在那嗎?我去幹什麼?”

“讓你去,你就去,哪那麼多話。”司徒風揚說道,“明天趕緊收拾一下,後天就走。”司徒風揚說完就走了。

“就算是去讀書,也不用這麼着急吧。看來一定有什麼陰謀。”雲天想到。

“雲夢,你們學校裏都有些什麼人呢?”雲天問道。

“八大世家的子女都在那讀書,有一些象凌家,百里家的小姐也在幾天前就去了學院。” 第一名門:總裁,試婚嗎

“哦。”雲天哦了一聲表示已經知道了,心中卻在想:“這麼多世家少爺,小姐去那幹什麼,自己也看不出有什麼陰謀啊。”


其實八大世家之所以這麼做就是想讓他們的兒子女兒都互相熟悉一下,還有一個原因就是雲天的原因,這次讓雲天去就是想讓雲天與衆女接觸接觸,免得結婚之後不知道對方喜歡什麼。就有了現在這個局面。

雲天沒有辦法只好硬着頭皮去了,在走的時候,雲天找到司徒莫言與司徒風揚,三人說了很長時間的話。

雲天對司徒父子說道:“父親,爺爺,你們別勸我了,爲今之計就只有這一個辦法,我想八大世家之中都會有天下會的人,我們一定要查出來,不然的話以後必是心腹大患,我現在只知道一個人,可以從他下手。”

“是誰?”司徒風揚問道。

“我們家族的我還沒有查出,但是我知道西門家族的西門一就是天下會的人,我們可以從他入手,順藤摸瓜。”雲天說道。

“嗯,我會通知西門家主的。”司徒風揚說道,對於雲天的話司徒風揚沒有什麼懷疑,畢竟是性命攸關的大事,沒有絕對的把握,想必雲天也不會說的。

“好,父親,爺爺你們要多加小心,”雲天說道,接着就從懷裏拿出一個令牌,交給司徒莫言說道:“如果有什麼危急情況,就拿着這塊令牌到天香樓,自會有人相助。”

司徒莫言看了看自己手中的令牌,令派上雕刻着青天白雲,一條長龍盤旋其上。這是九龍令牌憑着這個令牌可以調動雲天的所有勢力,可見雲天對家人的關心。

司徒莫言將令牌收好說道:“天兒,你也要小心。”

“嗯,這次我不會用司徒家少爺的身份入學,而是要用葉雲天這個身份。”雲天說道,畢竟司徒家樹大招風呀。

“嗯,隨你吧。”司徒風揚說道。

“好了,我也該走了。”雲天說道,就出了房門,留下兩父子在屋內嘆息,司徒風揚說道:“父親,你說天兒這麼做會不會有什麼危險?”

“唉,我也不知道,天兒這麼做危險性極大,但是我相信天兒。”司徒莫言說道,”我們現在還不是擔憂的時候,我們要趁這個機會整頓家族,這樣纔算是對得起天兒的一番苦心。”

“嗯,孩兒這就把這件事情告訴其他世家,讓他們做好準備。”司徒風揚說完就走了出去。

屋中就剩下了司徒莫言獨自一人在暗暗嘆息。

司徒風揚走到書房,立刻就把雲天的決定飛鴿傳書到了七大世家。

一天之後,七大世家家主紛紛接到了司徒風揚的飛鴿傳書。

東方世家,東方騰看後說道:“不愧是然兒的兒子。”

西門世家,西門狂風:“唉,希望雲天侄兒沒有事吧。”

南宮世家,南宮驚雲:“呵呵,這小子,我是越看越喜歡了。”

北堂世家,北堂天:“有魄力,好。”

百里世家,百里長風:“嗯,全力支持。”

凌家,凌霸天:“真有些像我,怎麼不是我兒子呢?”

段家,段玉樓:“勝與負,就看雲天的了。”

與此同時,雲天也趕到了學校所在地騰龍城,騰龍城距霸天城就只有短短几百里路,雲天騎馬幾個時辰就到了。之所以叫騰龍城,就是因爲騰龍學院,這是巨龍騰飛之所,騰龍學院建校於八百年前,八百年來爲大陸輸送了許多人才,就算是八大世家也對其十分的恭敬,因爲八大世家的家主,都來過這座學院當過學生,這裏不光教武技,而且還有經商之道,理家之道,所以許多知名的人物都是這座學院的學生。而這座學院也因此名揚大陸。

雲天走到城裏,向一個人打聽了一下騰龍學院在哪,就向前走去。

來到騰龍學院門口,雲天向裏面走去,看到一個牌子上寫着招生,就向那走去,走到門口,雲天敲了敲門,裏面的人說道“進來”

雲天推門走了進去,是一個三十多歲的男老師,“那個,老師,我是來報名的。”雲天說道。


“哦,會不會武功?”中年人問道。

“武士”雲天回答道。中年人走過去摸了摸雲天的肩膀與手臂,後背“武士,不錯,看你筋骨奇佳,又到了武士,就收下你了。”中年人說道,“早日達到武聖就可以畢業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