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多會兒,有個寶媽抽中了五萬塊錢,然後急匆匆的離開了這。

就好像生怕李凡反悔,把錢要回去一樣。

寶媽剛走沒幾步,就碰到了夏露她爸。

夏露她爸嘴裡叼著煙,有些輕視的問道:「姍姍媽,老李頭家請你們吃的什麼飯菜啊?」

「海參,鮑魚,大龍蝦….」

寶媽剛開始說,夏露她爸就打斷了她:「行了,別跟我吹牛了,老李家都窮成啥樣了,還能管你們龍蝦鮑魚,能讓你們吃飽就不錯了。」

寶媽懶得跟夏露她爸爭執,趕緊拿著錢溜了。

而這時候,又有個老漢走李凡家走了出來。

夏露她爸攔住老漢,問了相同的問題。

老漢的回答也差不多,這下子夏露她爸愣住了:「不會吧?老李頭真請你們吃了龍蝦鮑魚?」

「這怎麼可能啊!」

「有啥不可能的?」老漢跟著問道。

「小凡考上了水木大學,老李頭高興壞了,不僅請大家吃了龍蝦鮑魚,還讓我們抽獎呢。」

「瞧見沒,我抽了個五等獎,一千塊錢。」老漢將手裡的錢拿給夏露她爸看。

夏露她爸呵呵一笑:「行了,別吹了,老李頭家啥條件啊,能給你管飽飯就不錯了,還給你們抽獎送錢?」

「還有,李凡那小子就考了四百多分,怎麼可能被水木大學錄取,那不是扯淡嗎?」夏露她爸搖頭說道。

「那個大學我不太清楚,但有件事兒,我想你還不知道吧。」老漢笑了笑,說道:「這老李頭的兒子啊,走了狗屎運,買彩票中了五百萬!」

「所以不僅請我們吃飯,還讓我們抽獎,姍姍她媽中了五萬呢。」老漢一臉羨慕的說道。

「你說什麼,你說老李頭的兒子中了彩票,還中了五百萬!」夏露她爸整個人都不好了起來。

「是啊,看見那輛車了沒,叫什麼賓士大G,我兒子說了,那輛車要兩百多萬呢。」老漢說道。

夏露她爸看著賓士大G,臉色變得極為難看。

「那輛車真是李凡那臭小子的?」夏露她爸呼吸都不順暢了。

「兩百多萬…」夏露她爸一股子蹲在地上,差點就暈了過去。

「夏露她爸,你怎麼了?你怎麼還倒下了。」老漢急忙把夏露她爸從地上給扶了起來。

「等等,你說姍姍她媽中了五萬塊的現金,是真的嗎?」夏露她媽吞了吞口水,緊張的問道。

「那可不,而且這五萬塊只是二等獎,還有一等獎呢。」老漢笑呵呵的說道。

「還有一等獎,一等獎是什麼?」夏露她爸著急的問道。

「一等獎是輛轎車,價值二十多萬呢。」老漢說道:「對了,夏露她爸,你怎麼沒去老李頭家吃飯啊。」

「快去吧,這飯雖然吃不上了,但起碼可以抽個獎啊,最差也有一千塊呢。」老漢說完,笑呵呵的回家了。

慢慢的,從李凡家裡走出的人越來越多。

大多數人的手中,都拿著一沓子錢,有多的,有少的,還有的拿著蘋果手機。

這一刻,夏露她爸終於相信這是真的了。

「一等獎被抽走了沒?」夏露她爸攔住一個人,問道。

「還沒呢,但二等獎,倆五萬都被抽走了。」那人嘆了口氣,說道:「哎,我們一家運氣不好,除了我老婆抽中一台電冰箱之外,我和我兒子都是一千塊錢。」

「一家人都可以抽?」夏露她爸問道。

「是啊,只要是人都可以抽,就連三歲的小娃娃都可以抽,其中有個二等獎,也就是那個五萬塊,就是被個小孩子抽走了呢。」

聽完,夏露她爸趕忙掉頭,回到了家中。

「別看電視了,我們去老李頭家裡抽獎去。」

「對了,露露也得去。」

說完,夏露她爸打開了門,而剛打開房門,夏露她爸就呆住了,屋子裡的夏露,躺在了地上,一手握著刀子,另一手的腕部,不停的流血。

割腕了? 「露露,露露,你別嚇我啊。」

夏露她媽迅速跑進屋子,將夏露給抱在了懷裡。

「你這個糟老頭子,要是露露有啥三長兩短,我也不活了。」夏露她媽露出猙獰而又可怕的眼神。

「我,我去叫救護車。」夏露她爸著急忙慌的掏出手機,就要打電話。

「你傻啊,叫什麼救護車,快去找車啊,等救護車來,那得等到啥時候啊!」夏露她媽聲音冰冷。

「對,對,找車。」夏露她爸也亂了手腳,忙跑出自己的家。

夏露她爸一出門,就看到了李凡的賓士大G,跑了過去。

當時李凡正忙著村民抽獎的事呢,夏露她爸忽然跑了過來,抓住李凡的胳膊:「小凡,求求你救救我女兒吧。」

「救夏露?」李凡愣了一下,追問道:「夏露怎麼了?」

「我家露露割腕了,你能不能開著你的車,幫我送她去醫院啊。」夏露她爸一臉央求的說道。

夏露割腕了?

李凡先是一驚,接著平靜的問道:「夏露,我為什麼要幫你這個忙?」

「我記得清清楚楚,你那天晚上指著我的鼻子警告我,如果我再敢和夏露有任何聯繫,就打斷我的腿,這話,是你說的吧?」李凡的臉色沉了下來。

一旁的村民,聽到夏露割腕的消息,也都嚇壞了。

「小凡,咱先不抽獎了,你還是先送露露去醫院吧。」

「是啊,救人要緊。」

李凡卻好像什麼事兒都沒發生一樣,說道:「繼續抽獎,到誰了?」

「小凡,抽獎的事兒不急,你先去救人吧。」村裡的一位長輩說道。

「大伯,你要不抽,就讓一讓,讓後面的王大媽抽。」李凡冷漠的說道。

「你這孩子….」

「下一個。」李凡面色冷峻:「王大媽,到你了。」

這王大媽倒是沒有啰嗦,直接把手伸進了箱子里。

「蘋果手機一部。」李凡笑了笑,說道:「真是恭喜王大媽了。」

「小凡啊,你說我這把年紀了,要手機沒啥用,我能不能換台洗衣機啊。」王大媽問了一句。

李凡搖搖頭,說道:「那可不行。」

王大媽的臉色有些失望。

李凡笑了笑,說道:「王大媽,這手機價值一萬多,洗衣機才兩三千,您不虧了嗎?」

李凡拿了一沓子現金給王大媽:「王大媽,您中的手機,我給您買了。」

「謝謝,謝謝,小凡啊,你可真是個好孩子啊,總算小時候沒白疼你。」王大媽高興的說道。

「什麼狗屁好孩子,這還算是人嗎? 箭魔 你夏叔小時候對你多好,咋一點都不知道感恩呢?」剛才被李凡取消抽獎資格的長輩罵了起來。

「夏叔小時候是對我不錯,但我爸對夏露差嗎?」

暗夜豪門:誤惹冷情惡少 李凡淡淡的說道:「我沒欠過夏叔什麼,反倒是夏叔,我爸媽失蹤之後,可曾給過我一米一飯?」

「比起無情,我遠不及夏叔。」

「我爸媽沒失蹤之前,夏叔主動請求,讓我和夏露訂下娃娃親,我爸媽失蹤之後,悔婚的也是他。」

「對於一個沒有情義,沒有誠信的人,我為什麼要出手相助?」

李凡看著夏露她爸,冷冷說道:「別跟我扯什麼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的屁話,我不是菩薩,沒那麼偉大。」

李凡冷聲道:「抽獎繼續。」

這下子,誰還敢多說話啊,誰要多說話,那就甭想抽獎了。

畢竟還有一小轎車沒抽出來呢。

「小凡,算叔求求你了,你到底怎樣才肯幫忙啊?」夏露她爸的臉色露出了絕望。

「不管怎麼說,你都是我的長輩,我要你給我下跪道歉,那肯定不合適。」

李凡笑了笑,看著夏露她爸:「要不,你去給我爸磕個頭,在道個歉吧。」

「什麼,小凡….你…..」

夏露她爸的臉色變得極為難看:「你年紀不大,心思咋那麼壞呢。」

要夏露她爸當著全村人的面給李大康下跪,對夏露她爸來說,絕對是一件奇恥大辱。

李凡笑了笑,說道:「來,咱們繼續抽獎。」

「還有大獎沒抽出去呢。」

夏露她爸咬了咬牙,說道:「好,為了我女兒的命,我跪!」

「李大康,我給你磕頭了。」夏露她爸對準李大康,撲通一聲跪了下去。

接著,他起身看著李凡,說道:「小凡,這下可以救我女兒了吧。」

「我說了,下跪加道歉,你只下跪了,可沒道歉呢。」 霸道總裁的小蠻妻 李凡冷冷的說道。

「記住,是跪著道歉才算。」李凡補充了一句。

「我為什麼要道歉?我這是道的哪門子歉?」夏露她爸問了一句。

「我爸臨走的時候,是不是拜託過你,讓你對我好生照顧,日後他回來,定會補償你。」

李凡皺起眉頭,問道:「三年前,我爸把我託付給你的時候,我記得你答應了啊!」

「可是,我爸一走,你就翻臉了。」

「我還記得那年大雪天,我去你家敲門,想去你家吃口熱乎飯,夏露,你還記得你是咋對我的嗎?」

李凡的表情一下子變得無比陰沉:「那會我只是個孩子啊,你他媽的心被狗吃了啊!」

夏露她爸無地自容,給李大康重重的磕了個頭,開始道歉。

「大康,我不對,我不是人,我當初聽說你跑路了,不會再回來了,對你的承諾,我也就背棄了!」

「但我也有我的苦衷啊,我家裡條件啥樣,大傢伙都知道,我要是收留了小凡,就得養他一輩子,我養得起嗎?」

這個時候,夏露她媽抱著夏露跑進了李凡家。

「村長,抽獎的事兒,交給你了。」李凡看著昏迷不醒的夏露,這才急匆匆的打開車門,將她抱進車裡。

村子離鎮上的醫院還是挺近的,不到五分鐘,李凡就開到了醫院門口。

「糟老頭子,要是露露有啥三長兩短,先拿刀剁了你,然後上吊自殺。」在醫院的病房前,夏露她媽又威脅了一句。

李凡看了一眼夏露的胳膊腕,搖搖頭就走了。

割腕分好幾種,如果割掉大動脈,血液會噴洒湧出,不出五分鐘,人也就死了。

另外,就是割靜脈了,靜脈的話,流血會很慢,半個小時都不會死,但會因為失血過多,陷入昏迷狀態。

李凡心裡冷笑,一個貪財又物質的女人,又怎麼可能輕易自殺呢?

李凡斷定,夏露就是想嚇唬一下他的父母。

從醫院離開,李凡就去找了唐宇軒。

找到唐宇軒的時候,周傑和張倩也在那裡。

周傑看見李凡,面容露出不悅:「唐兄,你可別告訴我,你要等的人,就是李凡啊!」

「對,就是他,怎麼了?」唐宇軒點了下頭,說道。

「唐兄,我不是跟你說了嘛,這次參加聚會的全是富二代,這李凡算啥子富二代?他就是一個窮逼。」周傑不屑的說道。

正巧這個時候,李凡走了過來,恰好聽到周傑在說他。

李凡笑了笑,看著周傑:「你見過開大G的窮逼嗎?」

李凡一句話,就把周傑給噎死了。

能開得起大G,又怎麼可能是窮逼呢?

唐宇軒臉色也有些難看,首先,李凡可是自己的兄弟,其次,李凡可是真正的富二代,自己的身份,都是李凡給的呢。

所以,唐宇軒看著周傑,冷冷的諷刺道:「周傑,你在我的眼裡,也不過是一個窮逼而已,明白嗎?」

周傑的臉色,一下子有些掛不住了。

要是別人說這句話,周傑肯定不服氣,但這話從唐宇軒的嘴裡說出來,周傑卻一句話都不敢說。 周傑的傳媒公司,估值也就幾千萬而已。

公司旗下的藝人,要麼是網紅,要麼是模特,偶爾摻雜了幾個小明星,也都是十八線之外的。

而單單一個追憶昔年,可是實打實投資了二十多億。

周傑認定了追憶昔年是唐宇軒的產業,所以無論唐宇軒說啥,他都不敢反駁。

周傑不高興的說道:「既然李凡來了,那咱就出發吧。」

「急什麼?」李凡說道:「先陪我去接個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