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好,他們有狙擊手,怎麼辦啊?”一個男生焦急的說道。

“嗚嗚……要不我們投降吧,都是一個學校的,他們不會真的殺我們吧?”一個女生哭着說。

“不行!”泰勇捂着耳朵,惡狠狠說道:“我們一出手就打死了他們那麼多人,從一開始,我們就已經是不死不休的結局。”

“是啊,有一個守衛就是我打死的,到時候他們一定會找我算賬。”

“瑪德,我們還有人不是在別墅後面麼?只要殺到他們那裏,到時候我們大部隊一匯合,怕個毛?。”

“看來也只能這樣了。”李雲峯臉色陰沉的說。

就在衆人商量的時候,張小凡迅速和王虎等人匯合,張小凡沒有多廢話,直接說道:“包抄過去,一舉殲滅。”

“別墅後面也有他們的人,我怕我們攻擊的時候,那些人突然衝過來。”胡小天說道。

“周建,你帶攻堅組守在我們背後,醫療組在這裏原地照顧傷者,其餘人跟我來。”張小凡很快制定好方針,一揮手,剩餘的人都貓着身子朝對方靠近。

“胡小天,你們護醫隊繞過去,和餘力匯合,到時候我們一鼓作氣,來一個前後夾擊。”

張小凡突然朝胡小天說道。

胡小天點點頭,很快過去。

很快,李雲峯這邊發現張小凡他們有異動,頓時兩顆手榴彈扔了過來,不過畢竟都是沒受過訓練的新兵蛋子,這麼遠的距離,準頭差了十萬八千里,張小凡他們連動都沒動,手榴彈在四十多米開外爆炸。

“給我打!”

張小凡爆喝。

頓時,他們這邊的火舌噴出,不過李雲峯他們趁着這段時間,居然迅速組織人手躲在車後反擊,這時候,李雲峯放下對講機,喊道:“同學們放心,剛剛聯繫趙作海,他帶人準備支援過來了,大家堅持住。”

張小凡這邊,王虎拿着加特林打了一梭子子彈,惡狠狠罵道:“那幫傢伙後面有大石柱,打不過去。”

張小凡喊道:“放火燒死他們。”

“噠噠噠……”

子彈在耳邊呼嘯,張小凡撿來邊上一個廢舊輪胎,朝王虎說道:“你不是石人體質麼?力氣大,待會直接扔過去,我再放火。”

王虎點點頭,一咬牙,雙臂猛然撐的很大,隨即原地一轉,輪胎朝對面飛去,而飛去的同時,張小凡一串火苗扔過去,炙熱的溫度將輪胎瞬間點燃。

熊熊火球砸在高一六班的防禦陣線不遠處燃燒着,濃密的黑煙把李雲峯他們嗆的眼淚水都出來了。

“曹,他們班級的人怎麼了?一個手臂變粗,一個居然能放火。”

“哼,你們沒見紅包羣裏說過麼?冥幣多了就能兌換強大體質。”

“不管怎麼說,大家堅持住。”李雲峯只能這樣說。

“咳咳……我受不了了,我想投降。”一個女生怯怯的說。

泰勇惡狠狠說道“你想讓我們都陪葬嗎?”

說話間,又一個大火球扔來,這一次準頭很準,直接朝他們蹲着的地方砸來,頓時一羣學生驚恐萬狀的逃離開。

“砰!”

“滅火,快,咳咳咳……”李雲峯焦急大喊。

只是還沒開始組織人滅火呢,又一個火球飛了過來,這一刻,同學們再也堅持不住,哭着喊着要跑。

“殺出去吧,瑪德要不然都得死。”

“對啊,殺出去。”

“可是他們把我們包圍了啊。”

“嗚嗚,趙作海他們什麼時候來啊?”

張小凡見前面陣營崩潰,心中大喜,讓王虎停止扔輪胎,他大喊道:“對面的人聽着,我知道你們是高一六班的,放下武器出來,我保證不會傷害你們。”

這句話一說出來,高一六班的人震驚失色,不少人直接扔下面具,說道:“不裝神祕了,我們還是投降吧,他都說了不傷害我們。”

“是啊,與其等死,還不如投降換個生路。”

張小凡見對面沒反應,再喊道:“你們想一想,我們之間可沒什麼大的衝突,投降之後不殺。”

說完這句話,張小凡示意身邊的人準備好,一旦他們真的投降,就統統“突突”了。

同學們心領神會,張小凡這是典型的要殺一儆百,心中對他更加畏懼了,不過都沒說什麼,畢竟現在他們對付的是敵人。

兩個女生終於受不了濃煙,直接跑了出去,泰勇大急,罵道:“想跑,殺了……”

不過由於煙太密了,他連開了幾槍,都沒打中,倒是讓兩個女生跑到張小凡這邊了。

張小凡大喜,連忙讓身邊人不要動手,畢竟要想讓對方投降,總是要做做樣子。

他讓張花身邊的女孩子扶她倆一下,緊接着喊道:“看到沒,投降不殺,我們還能照顧傷員,有藥品,你們一定沒有吧?”

對方都是一些剛剛參加遊戲的學生,很多經驗都不足,所以張小凡認定他們的準備不充分。

果然,李雲峯身邊中彈的幾個人蠢蠢欲動,一個肩膀受傷的說:“班長,就投降吧,你看她倆,不也沒事吧。”

“萬一他們是故意的呢?”李雲峯臉色難看,說道:“再等一會吧,趙作海他們一過來,我們就能衝出去。”

另一邊,張小凡看着兩個逃過來的女孩子,兩女長得一般,但是身材不錯,隨即說道:“叫什麼?”

“我叫許笑。”

“我叫石燕。”

“嗯,你們怎麼會來到這裏?”張小凡對於這一點非常好奇。

石燕的膽子比較大,她說道:“前天和你們足球比賽完之後,回到學校羣裏又組織任務,說讓我們前往這裏,找一個叫屍體菜園子的地方,找到之後,便算完成任務。”

“我記得你們玩這個紅包遊戲沒幾天吧?怎麼現在有這麼多武器了?”邊上的一個女生好奇的問。感謝書友們的打賞,感激不盡,今天六更 石燕驚恐迴應:“這一次我們過來的時候,死去的江剛發了十萬紅包,所以我們搶了不少。”

“十萬!”王虎眼睛一瞪,罵罵咧咧說道:“我們只發了五萬,不公平。”

“那你們爲什麼戴這些面具?”有人又問。

“我們過來的時候,死去的江剛說你們班級之後也會來,爲了以防萬一,班長李雲峯說戴個面具顯得神祕一點,讓你們害怕。”

“弱智!”張花冷哼一聲。

張小凡給ak換了子彈夾,對蘇倩倩和林柔說:“這兩人看着,其餘人跟着我,既然他們不想投降,那就只有消滅了。”

說完,直接衝了出去,不過這時,左後側突然傳來一陣機槍聲,那片地方衝出好幾個學生,他們驚慌的退後,周建捂着右臂大喊大叫。

“不好……我們遭遇伏擊,那些人攻擊過來了。”周建在小弟的攙扶下面色蒼白的說道。

跟他過去的攻堅組一下子死傷慘重,這讓張小凡臉色難看無比,好在大部分都是受傷,醫療隊和護醫隊第一時間衝過去,將傷者拉回來,一幫人守在之前的位置。

“怎麼回事?”張小凡看着正在給自己包紮手臂的周建說道。

“我們過去之後,沒想到跑到一半,兩邊都有敵人,他們朝我們射擊,我們根本沒法反應過來。”周建痛苦的說道。

張小凡臉色難看的掃了一眼,他們過來的時候四十多人,不過如今只剩下三十人不到了。

死傷率很大!

“沒事,大家振作起來,我們就地防禦,大家不要怕。”張小凡說道。

追擊周建他們的趙作海很快率人和李雲峯他們匯合,李雲峯看到他們之後,幾乎是要喜極而泣了,抱着趙作海說:“兄弟啊,你可來了。”

趙作海平時和李雲峯關係不錯,他沉聲說:“剛剛我們打死了他們好幾個人,要不趁機衝過去。”

李雲峯是被張小凡等人的異能給弄怕了,他驚恐說道:“這一點我覺得暫時不要考慮,對方雖然少了不少人手,但是他們都有異能,所以我提議,還是撤退吧,等完成了這次任務再說。”

不少人也都建議離開,剛纔的槍戰直到現在他們還心有餘悸,剛剛來的時候,說實話,不少人還是有些小興奮的,認爲開始玩真人版cs。

可是真正經歷了生死廝殺之後,他們可不這麼想了。

最終,他們提議離開,這時候,趙作海說道:“要不我們退到我們一開始出現的那個工廠吧,那裏喪屍都被我們清理的差不多了,上面還有高射炮。”

李雲峯點點頭,說道:“只能這樣了。”

此時張小凡和餘力兩邊的人馬要進攻了,不過李雲峯率人衝了出去,他們迅速跑到遠處的一幢房屋後面,張小凡他們射了幾槍之後,還是沒能夠留住他們。

“算了,窮寇莫追,這筆賬以後再說。”張小凡擺了擺手,命令說道:“醫療組護醫隊將傷者搬進別墅裏修養,火力組守衛別墅,其餘人跟我來。”

張小凡一擺手,很快,他們來到之前李雲峯他們躲藏的地方,這裏躺着一個奄奄一息的學生,張小凡之前可是注意過,一個學生被擊中了腳,剛剛沒逃跑,那麼肯定還留在這。

“救命……救我……”學生氣弱遊虛的說。

張小凡招呼說:“把他搬回去,我要從他口中知道,李雲峯他們去哪裏了?”

入夜,搬回來的學生終於醒來,他被安排在一間房間,房間,高二四班的一羣骨幹幾乎都在這裏。

“老實說,你們班長撤離到什麼地方去了?”張小凡惡狠狠的說,這樣主要是想嚇唬一下對方,畢竟電視裏都是這麼演的。

本以爲對方有點骨氣,沒想到頓時嚇得臉都白了,慌張說:“小凡哥,我認識你啊,你別殺我。

“廢話少說,我不想再問第二遍。”

“是是,我說,我叫周然,之前李雲峯被你們打怕了,所以帶着同學們撤退,就撤退到我們一開始出現的地方,北部一個工廠。”

“工廠麼?什麼樣的工廠?”張小凡問。

“不知道,不過那裏面很多屍體,就掛在車間裏。”周然回憶起那一幕,臉色越發驚懼。

“屍體?”張小凡和胡小天等人面面相覷,一個普通的村落,怎麼突然會出現工廠?而且工廠裏面有屍體?

“那裏的喪屍也特別多,一出來的時候,我們就折損了好幾個同學,好在後來我們佔領了幾間屋子,依靠這些屋子對外射擊,纔將喪屍逐漸清除。”周然說道。

“嗯,那裏很多屍體麼?”張小凡眉頭一皺,朝胡小天他們說道:“你們說,這裏突然出現喪屍羣,會不會就是那個工廠的原因?也就是說,病毒源就在那裏。”

“有可能,一個工廠既然掛着很多屍體,很有可能試驗用。”林柔想到什麼,突然說。

“對,那裏是有一間實驗室,上面寫着病毒實驗室。”周然說道。

“既然如此,殺過去。”王虎提着加特林,雖然子彈消耗了一大半了,不過他什麼也不怕。

“不不,不能過去,你們不知道,那個地方樓頂有機關炮,還是有兩個,威力很大的,一發子彈能把車子洞穿,過去就是找死。”周然搖頭說道。

“這樣麼?”王虎臉色也陰沉了下來,如果這些人躲在裏面的話,確實難搞。

“瑪德,病毒源看來就在那裏了,我們要是進不去,怎麼完成遊戲任務?”王虎臉色很不好看的說。

一時間,屋裏的人都沉默了。

張小凡心情也沉入谷底,這樣一來,他們想要進入那個地方的希望微乎其微。

“現在怎麼辦?難道我們直接殺進去?”王虎說道。

“那可是機關炮。”

餘力這時候站起來說道:“實在不行……我飛上去?”

“不可能,那裏還有探照燈,晚上的時候守衛一直看守那裏,你飛過去還沒靠近估計就被射成馬蜂窩。”周然說道。

慕容風在不遠處喝着茶,他突然說道:“對了,你們此次的任務是什麼?” 慕容風在不遠處喝着茶,他突然說道:“對了,你們此次的任務是什麼?”

周然迴應:“這次是尋找一個屍體菜園子,只要找到那個地方,把位置發到羣裏,就好了。”

王虎罵道:“都什麼變/態玩意,找屍體菜園子?難道那個菜園子裏菜是種在屍體上的?”

張小凡卻是心中一動,“屍體菜園子?”

“小凡,你見過?”看到張小凡這幅樣子,蘇倩倩好奇問。

張小凡點頭說:“我和餘力逃到一個醫生家裏,在他後院兩公里處,發現了一個把菜種在喪屍上的大棚,我懷疑,那個地方就是屍體菜園子。”

“真的?太好了,這樣我們班有救了。”周然興奮的大喊,“你和我們班談判吧,你們去工廠,我們去那個菜園子,共同完成任務不是更好?”

王虎罵他說:“閉嘴,我們做事,什麼時候輪得到你插嘴?”

周然被罵的不敢出聲,不過一直看着張小凡。

林柔皺眉說:“真搞不懂,他們尋找這個屍體菜園子幹嘛?”

“世間有種東西叫靈草,也許那個菜園子裏的東西都是靈草也說不定。”慕容風站起來,說道:“我家裏就有一片這樣的菜地,只不過不是用屍體種植的。”

張小凡說道:“不管怎麼說,明天一早我們就去和談吧,大家今晚好好休息。”

說完,大家分配好休息的房間,留着一些人輪流守夜,就都休息去了。

第二天,張小凡帶着人直接衝到工廠大門口,果然,大老遠就能看到牆上的機關炮。

張小凡對那個周然說道:“你進去吧。”

“好。”

周然咬了咬牙,拿着白旗喊道:“別開槍,是我。”

李雲峯正和同學們討論那個屍體菜園子在哪裏,這時一個女生跑過來說道:“班長,周然來了。”

“嗯?”李雲峯當即走到窗口,看到周然舉着白旗過來,他大喊:“周然,你小子是不是投靠他們了,我告訴你,再往前我弄死你。”

周然急忙喊:“別衝動,我是來和談的,他們發現了屍體菜園子,是真的。”

李雲峯心中一動,身邊泰勇說道:“讓他過來吧,我們這一次的任務就是找到屍體菜園子,給我就三天時間,完不成任務,可就和死去的江剛一模一樣了。”

泰勇在班級裏的話還是有些分量的,李雲峯點點頭,大喊:“周然,你過來吧。”

周然一瘸一拐的過去,一進去,一羣學生一擁而上,對他搜身,發現沒危險後,李雲峯纔敢走過去,冷冷說:“你剛剛說的,都是真的?”

“是真的。”周然點點頭,隨後,把發生的事說了一下。

泰勇說:“沒想到他們的任務地點在這裏,話說回來,我說那間病毒實驗室那麼嚴密呢,原來是病毒源的存放位置。”

“這樣的話,我們確實可以找他們談。”一個女生說道。

“好,那就這麼定了!”李雲峯一拍桌子,朝外喊道:“高二四班的人聽着,你們要想過來,就要帶我們的人去看那個屍體菜園子,要不然,我們不答應讓你們進來。”

張小凡當即迴應:“一言爲定,你們出來一個人吧。”

泰勇最終出來了,李雲峯對他很是信任,認爲泰勇不會受敵人的威脅欺騙自己。

張小凡也沒想耍什麼花樣,帶泰勇直接去了醫生那裏,小屋門還是開着,看來那個醫生沒回來過。

這一次,是由張小凡親自帶泰勇過來的,反正張小凡自信,以他的實力不怕他。

帶泰勇來到大棚區,說道:“你看吧。”

泰勇看着菜園子下面的喪屍,驚喜說道:“屍體菜園子,果然是。”

此時,張小凡胸口突然發熱,古鏡中的秦小雨突然喊:“好香,好香。”

“小雨,你怎麼突然醒了?”張小凡驚訝的問。

“我睡了好幾天了,昨晚就醒了,看你在忙,就沒說。”

“哦,怎麼?這裏也有鬼氣麼?”張小凡問。

“鬼氣倒是沒,不過有好多靈草,這些草都是好東西。”秦小雨興奮的說。

張小凡心中一動,說道:“對你有用?”

“恩恩,你能不能給我採一些啊。”

張小凡無奈的說:“那好吧。”

泰勇此時興奮說道:“你一個人嘀嘀咕咕什麼呢,誒,算了,我也不想知道,此次我們班級來這,你們班級去那個工廠,互不相干,如何?”

“可以。”

“好,我們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