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我想問廁所在哪裏。”馬苗臉色有些發紅的說道,任哪一個女孩子說出這樣的話,想必都是會感覺到有一些不好意思的。

“廁所在出門左拐幾步就到了,路上都有燈,你直接去就可以了,遇到什麼時候大聲喊我就可以了。”江炎打了一個哈欠回答道。

看馬苗的表情,似乎看樣子是還想要什麼些什麼來着,不過似乎強行忍住了,直接就拉開了大門走了出去。

而江炎則是繼續的坐在值班室的椅子上拿着手機百無聊賴的翻來翻去,剛纔的江炎一直在跟雲雨嘉和韓珺瑤兩個人聊天,兩個人對於江炎找到工作都很開心,同時都還建議道如果找到其他的工作最好辭掉這個工作,畢竟值夜班久了對身體不好。

現在兩個人已經休息了,不過江炎的思維確是有一些的混亂。

此時此刻的江炎,越來越覺得自己其實是一個王八蛋,已經有了雲雨嘉這麼一個女朋友,但是看樣子,似乎自己對韓珺瑤似乎也有一點點的淡淡的抹不開的情愫,而這一縷情愫似乎只要一點點的點綴,就會變得越發的濃厚起來。

到現在位置江炎還沒有告訴韓珺瑤自己有了女朋友,這就是一個鐵證,如果不是江炎還對韓珺瑤有些情愫的話,江炎也不會糾結得一直不知道怎麼開口了。

兩個人都是萬中無一的好女孩,兩個人身上都是一些特殊的東西,一時之間,江炎陷入了莫大的矛盾當中。

算了不去想了,江炎敷衍似的決定道。

就在這個時候,值班室的大門打開了。

“你怎麼去了那麼久啊,我還以爲你出了什麼……..”江炎還沒有把事字說出來的時候,看到進來的人的時候,整個人瞬間清醒了過來。

進來的不是別人,正是江炎在日本見過的那個來自組織的光頭殺手,號稱全球最強的終極刺客的——七號。

江炎無論如何也想不到,這個七號竟然會在這個時候出現在這裏,實在是太讓江炎想不到了。

而七號是推開門進來的,那麼說馬苗可能已經…...

雖然這個世界對自己之前經常冷眼相看,現在還經常威脅自己,但是馬苗無疑內心還是十分善良的,如果馬苗真的出了什麼事情的話,江炎絕對不會放過眼前的這個七號的。

“好久不見了,來自中國的少年。”七號看着眼前的江炎,表情冰冷得沒有一絲變化的說道。 在這個世界上,大多數人一出生時候的命運應該都還是未知的,每個人出生的時候,都還是處於一種未知的狀態,充滿着各種各樣未知的可能性,每個人的人生都充滿着各種各樣的未知。

而我們在人生的旅途中,會遇到許許多多的人活着事,以及各種各樣的選擇,還要面臨着社會上的各式各樣的誘惑,而我們將會成爲一個怎麼樣的人,我們的將來如何,都是由這些東西來決定的。

我們的人生,我們的職業,我們的性格,我們的價值觀,道德觀,一切的一切,在出生的時候,都是充滿着無限的可能性的。

但是有那麼一部分的人,從出生開始,他的這個人生的輪廓,所有的關於這個人的一切,無論是他將是什麼模樣,還是他將會是什麼樣的性格,一切的一切就已經被註定好了。

而七號,無疑就是這爲數不多的人中的一個。

七號是克隆人,他沒有母親,他是從試管中開始誕生的。

從誕生的那一刻開始,他的所有DNA分子都是加強過的,而這些對於DNA層面上的改變,爲的就是讓七號能夠七號成爲一個最爲出色的殺手。

就這樣,七號誕生了,DNA的分子以及組織對他的獨特的教育,開始慢慢的把七號變成了他們希望變成的模樣。

一個冷血殺手,殺戮對於他來說只是一件再尋常不過的事情,驚人的力量,讓人感到恐懼的瞬間爆發速度,還有幾乎是完美無瑕的槍法,最後還有足夠的忠誠度,一切的一切都把七號按照原本的模板成長了下來。

最強的殺手,足夠的忠誠度,七號就這麼按照計劃誕生了,七號的生命沒有絲毫偏差於他的製造者們對於他的期望。


……..

江炎無論如何和沒有想到,自己竟然會在這樣的情況跟七號再一次的見面,江炎在心裏面甚至還以爲,自己可能這輩子都不會再看見七號了,但是現實無疑是殘酷的,眼下這個七號,就這麼活生生的站在自己的眼前。

看到七號的一瞬間,江炎整個人瞬間就從睏意中拜託了出來,立刻全神貫注的看着七號,生怕七號給自己來一個突然的襲擊,那麼自己就真的是要死在這裏了,搞不好別人還以爲自己是因爲鬧鬼而死的,那就真的是太丟臉了,自己明明還想找出鬧鬼的緣由的。

上一次遇到七號,江炎已經深深的感受到了眼前的這個殺手的強大,如果不是自己還有杉田智和的後援,還有雙頭有翼幻獸拖延了足夠多的時間的話,江炎恐怕那天就要命喪當場了。

江炎現在身上的壓力無疑是巨大的,江炎感覺到自己可能要迎來自己這輩子最大的一個危機了,雖然眼下自己確實是處於一個絕對的逆風,但是無論如何,江炎都必須要拼一拼。

現在江炎的話,如果全力一搏的話,其實並不是完全的沒有機會,自己的所有的異能都是準備完畢的,異能器的能源也是滿格的,可以說現在江炎的狀態說得上是一個最佳的狀態。

雖然江炎現在非常擔心馬苗現在是一個什麼狀況,但是江炎知道自己現在千萬不能分心,一旦自己分心出現什麼破綻的話,七號絕對是不會放過這個機會的。

不過七號一直都只是緊緊的盯着江炎,並沒有馬上的動手,也許他在等江炎露出破綻。

“江炎,我能問你一個問題嗎?”這個時候,七號不緊不慢的說道,表情依然是一份冷冰冰的沒有一絲一毫的變化。

江炎不敢說話,江炎怕對方是想誘惑自己說話從而找出自己的破綻,江炎只是微微的點了點頭,眼睛一直的盯着七號的雙手,哪怕七號的雙手動了一分一毫,江炎都會毫不猶豫的立刻使用聖盾庇護,七號的槍法江炎可是見識過了,江炎可是非常忌憚的,上次如果不是雙頭有翼幻獸替自己擋了一槍,自己恐怕已經死了,因爲子彈飛行的目標正是自己的頭部。

“江炎,你是一個好人嗎?”七號依然是一副不緊不慢的語氣,就好像他只是在跟一個熟識的朋友談論一個再普通的話題一樣,絲毫沒有透露出一些殺戮前該有的氣息。

“算是吧。”江炎慢慢的回答道,雙眼也一直的盯着七號,同時心中也十分的納悶,七號問自己的這個問題有些莫名其妙,自己是好人嗎?殺手殺人應該是不管你是好人還是壞人吧,只要你是他的任務目標,那麼你在他的眼中,就是死人。

自己是好人嗎?江炎覺得應該是的,至少到目前爲止,江炎還沒有做過什麼特意去傷害別人的事情。

“那麼,我再最後問你一個問題,而你如何回答這個問題,將會決定我們今晚該如何收場。”七號難道的笑了一下,但是七號那略顯得有些勉強的笑容在江炎看來卻顯得格外的有些讓人越發的緊張。

畢竟七號給自己的震撼,實在是太大了。

“江炎,一個好人應該如何決定如何殺人?”七號問道。

爲什麼七號會問自己這麼一個莫名其妙的問題,江炎心中十分疑惑,這個七號到底是什麼樣的情況。

就在這個時候,值班室的門再一次被打開了。


等到江炎看到了把門打開的人之後,心中越發的吃驚了起來,因爲打開門進來的,正是自己之前纔剛剛告別的杉田智和。

小小的值班室裏面,現在聚集着三個並不一般的男人,一時之間,這個小值班室中的氣氛顯得有些詭異了起來。

“江炎君,好久沒見了,不過以這種方式跟你見面,我對此表示抱歉。”杉田智和似乎並不是特別的忌憚眼前的七號,現在還有時間笑着跟江炎打招呼,可見應該是有着什麼準備。

江炎這個時候才明白,爲什麼剛纔七號一直都沒有出手,以七號這樣頂尖殺手的實力,一定是知道杉田智和就在外面的,搞不好還有其他的人,所以其實七號沒有選擇出手是很明智的選擇,他只是等,在等杉田智和自己出現。


杉田智和雖然現在貴爲組織上新的頭領,但是任何人都絕對無法小看杉田智和本身所蘊含的力量的,杉田智和在之前的組織裏面,也是作爲最頂尖的殺手之一,殺人的技巧也是最頂尖的級別的。

更何況,杉田智和還是雙異能的持有者,實力絕對是不能小視的。

所以七號等的就是要逼杉田智和出現,而且七號在明明知道杉田智和已經到了的情況下,依然不選擇逃跑,可見其對於自己強大實力的自信。

至於七號剛纔問自己的那些問題,只是在打發時間,還是真的想問自己答案,這個的話恐怕就知道七號自己知道了。

“得到了消息七號去了中國,我知道七號一定是要來對付你的,所以毫不猶豫的趕了過來,還好因爲原來組織瓦解了的緣故,情報網也斷裂了,七號找你也需要一定的時間,所以我才能及時的趕到,怎麼樣,夠朋友吧。”杉田智和說道。

就算杉田智和不說這一番話,江炎心中其實也會很感激的,畢竟如果杉田智和不出現的話,江炎今晚就真的很危險了。

既然現在多了一個杉田智和,那麼江炎無疑是瞬間就信心大增,而且杉田智和竟然來了,也不太可能一個人來,一定還有什麼幫手,說不定還有什麼計劃,可以將七號這個終極刺客擊殺,那就再好不過了。

畢竟留着七號一條命,江炎和杉田智和兩個人可能這輩子都不能安心睡覺了,一個最爲頂尖的殺手,是可能在任何時候任何地點,對你發起突然的襲擊的。

第一次,江炎對殺掉七號充滿了強烈的慾望。

杉田智和想了想之後像是想到了什麼,又對着江炎說道:“對了江炎君,你的那個師姐馬苗對吧,她現在沒事,我已經派人在照顧她了,她剛纔只是被打暈了而已。”

聽到馬苗平安無事的消息,江炎總算是安心了不上,畢竟七號是來找自己的,如果連累到馬苗的話,就算是一個普通人,江炎可能都會感到內疚,更何況是自己的大師姐馬苗。

“那一天,你們攻佔了總部的外圍防守。”這個時候,原本一直都是一片沉默的七號,慢慢的開口道。

“我知道杉田智和你做好了完全的準備,我也知道了你已經想好了對付了我的辦法,我自己也做好了爲組織犧牲的準備,不過組織並沒有讓我這麼做。”

說到這裏,七號頓了頓,往前走了兩步,剛好跟江炎和杉田智和之間,圍成一個十分規律的等邊三角形。

“組織沒有讓我做無畏的抵抗,他們給了了我兩個任務,而你們知道這兩個任務是什麼嗎?”

“應該就是我跟江炎君的命吧。”杉田智和笑着回答道。

七號淡淡的回答道:“沒錯。”

“所以現在應該是你完成任務的絕佳時機纔對吧。”杉田智和不口否置的說道。

不過七號並沒有回答這個問題,而七號的答案,則是從自己的腰間快速掏出的兩把手槍,分別對準了江炎和杉田智和。

不得不說七號拔槍的速度非常之快,瞬息之間兩把槍已經對準了各自的目標,緊接着,則是兩聲完全重合在一起,沒有一絲一毫時間差距的槍聲響起在這件小小的值班室中。 七號的出手非常的突然,拔槍一直到對準一直到開槍的整個過程十分的流暢,整個動作一氣呵成,十分的自然,自然得讓你甚至感覺不到危險的信號,完全沒有如果是兩個毫無準備的人的話,這一下估計就直接要了命了。

但是顯然江炎和杉田智和兩個人顯然都做好了準備,因爲精神都十分集中的緣故,杉田智和自然是躲開了這一槍,江炎的話因爲學到了杉田智和的一些躲避的技巧和時機的方法,所以七號的這一槍,江炎甚至都沒有使用聖盾庇護,光靠自己的移動就躲開了這一槍。

而七號的這聲槍響,也揭開了今夜的一場大戰的爆發,今天晚上,註定要有一場大戰的誕生,而這兩聲槍響,似乎更像是大戰開始的想起聲。

七號這一刻十分清楚自己的優勢以及劣勢,這一刻七號的頭腦比任何的時候都要清醒,只要自己完成這最後的兩個任務,七號就可以得到這個任務之後的最終獎勵,那時七號從來都沒有想過的獎勵。

無論如何,就算是爲了那個人,七號今天晚上無論如何也要完成任務,不管誰阻攔他,都只有死路一條。

七號很清楚,如果只有江炎或者杉田智和任何一個人的人的話,七號完全有信心取掉對手的姓名,但是如果兩個人聯手起來一起對付自己的話,自己就需要小心一些了。

真正頂尖的殺手,除非是絕對實力懸殊的情況下,否則的話是絕對不會輕易的跟自己的目標做正面的對決的。

作爲殺手,他們真正的主場,應該是在黑暗中,只有在黑暗中,纔是真正屬於他們的地盤,黑暗的陰影,纔是一個殺手真正的武器。

七號開出了兩槍之後立刻從窗戶跳了出去,像是想要逃跑一樣。

江炎和杉田智和自然是不會讓七號就這麼輕易的逃走的,如果七號就這麼跑掉的話,他們以後的生活可以說就是一點的安穩都沒得了。

杉田智和立刻從那個被撞開的窗戶跟着跳了出去,而江炎的話因爲靠近門很緊,所以則是拉開門走了出去。

江炎打開門出去以後,看到的只是臉色充滿了戒備的杉田智和,但卻看不到七號的影子。

“他去哪了?”江炎緊張的問道。

“我一出來她就已經不見了,短距離的爆發速度果然沒有人比得上他。”杉田智和回答道。

“他是跑了嗎?”江炎又問道。

“還沒有,雖然不知道他現在在哪裏,但是我能感覺到他的存在,他應該還在附近。”杉田智和說道。

還在附近?江炎的內心一下子又開始緊張了起來,這個七號如果是躲在一些暗處對他們下手的話,他們其實還是很難有機會閃避的,尤其江炎這種實力其實要打很大水分的人,江炎的綜合戰鬥能力其實不算強,至少跟七號杉田智和這種檔次的的人,還要差上不少。

“那我們現在該怎麼辦。”江炎鬱悶的問道,現在連七號人在哪裏都不知道,對方在暗處,而自己在明處,這樣的感覺實在是很不爽,這樣的話根本就不能獲得先手,只能是被動的捱打。

“還能有什麼辦法,他今天一定不會離開的,他一定會再過來的,所以我們慢慢等他就好。”杉田智和不口否置的說道。

“就在這裏等?”江炎疑惑的問道。

“當然不是。”杉田智和幽幽的說道:“我們需要等一個信號。”

“什麼信號?”

“包圍的信號。”杉田智和說道這句話的時候,眼神中透露出了無比的自信,就好像一切都按照他所預料的在進行一樣。

就在這個時候,遠處的一道樹林中,傳來了一道一閃而過的白光,雖然這一道白光只是一閃而逝,但是足夠讓江炎和杉田智和清楚的捕捉到這一道白光發出的方向了。


“走,就是那個位置。”沒有任何的猶豫,杉田智和就跟着江炎快速的趕往那個白光發出的方向。

……..

七號的計劃原本是先離開值班室,再利用自己強大的藏匿的本領還有尤爲強大的瞬間爆發力,靠自己的速度,力求在短時間把江炎和杉田智和兩個人擊殺掉其中的一個,那麼剩下另一個的話,七號對付起來的話,就容易得多了。

所以七號一直都在等待一個合適的時機,現在的七號已經到了倉庫附近的小樹林中,默默的觀察着兩個人的一舉一動,兩個人走出了值班室之後,似乎因爲看不到自己,所以在說話的樣子。

雖然隔得比較遠,聽不到兩個人說話的聲音,但是對於精通脣語的七號來說,想知道兩個現在在說什麼的話倒不是一件難事。


正當七號準備尋找機會的時候,本能似的感覺到了自己身後突然傳來了一股強大的力量,毫不猶豫的一個側滾翻,再回過頭來看自己原本所在的那個地方,一把寒森森的***正插在自己方纔還在的那個方向。

亞索,七號的心中突然浮現出了這個名字。

在組織中,同樣是沒有失敗過一次任務,同樣也是日本劍客目前的最強者,終極一班的殺手——亞索。

對於自己的這一擊偷襲沒有成功,亞索的表情似乎有些懊悔,似乎覺得自己有些方面做得還不夠好,不過亞索這個時間拿出了自己的***,朝天橫值了一下,帶動起來四周的氣流波動,讓照耀在***上的月光在四周發出了一道閃耀的白光。

杉田智和慢慢的站了起來,表情依然是十分平淡,但是此時說話的語氣,已經不像是剛纔那樣的平淡和自信以及肆無忌憚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