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止是一千五百萬。

「一千六!」

「一千七!」

「一千九!」

「……」

眨眼的功夫,這神龍遺骨就被炒到了兩千萬。

喬拉丹,一臉鬱悶。

也想要這神龍遺骨,可是,這價格……

要這神龍遺骨何用?

當初,在煉之幻境,傳承的術法以及五行本源之力,皆來自於神龍一族。

可惜的是,只有術法,卻沒有找到與之對應的心法。

心法不同於功法、術法,心法,是基礎,是修士修鍊、提升境界的路。

就像現在。

只會一個御劍術心法,積攢五行本源之力的速度那叫一個慢。

這還僅僅是鍊氣境,後面還有築基、還有結丹……,越往後,越難,御劍術心法,太差了,不足以支撐強者修鍊。

所以,喬拉丹早就想換一門心法了。

奈何。

心法作為基礎的存在,選擇之時需慎之又慎,萬萬不能亂學。

有些心法,偏向火系,修鍊之後,再修鍊火系功法,事半功倍、威力大增。

有些心法,則是水系。

……

對擁有五行本源之力的喬拉丹來說,這些個偏向某一種屬性的心法,自然是不可取的。

倒是這御劍術,雖差,卻沒有屬性偏向,反而適合五行本源之力。

也因此,到現在,喬拉丹修鍊的,依然是御劍術心法。

卻沒成想,陰差陽錯,竟在這裡看到了另外一條路。

一絲神龍道蘊,讓喬拉丹頓生渴望。

只要能參透。

只要能領悟。

說不定就能破開迷霧,找到前路。

至於失敗,就算是失敗了,不是還有蟻哥么,剛才拍賣師可是說了,靈獸吞噬這一道神龍道蘊,有可能品階暴增。 來了多少人,張北羽已經數不清楚,但最少也有十五六個。只一眼,他就看見了一個熟悉的身影——光頭俊身邊的老四。

那麼,這些是人是光頭俊派來的。自己這段時間住在學校宿舍,不是什麼秘密,光頭俊肯定也知道。可他早不來晚不來,偏偏在這個時候來,也就是說,他的目標不是自己,而是…藍馨!

一個可怕的想法誕生:昨天暴徒剛剛得知藍馨在,今天光頭俊就派人來了,這會不會太巧了?

這些想法在張北羽腦中一閃而過,現在的情況容不得他多想。他沖著門裡大喊:「萬里!打電話給江南,叫他帶人來!」

話音剛落,對方的人已經衝上來。張北羽穩住重心,專心盯著眼前的敵人,一個跨步迎上去,高高跳起,雙手持刀下劈。Huu!帶出一陣風聲。

眼前一人舉刀抵擋,兩刀碰撞,Dang!!張北羽腕力過人,再加之俯衝之力,瞬間把對方的刀壓下去。腳下向後輕點,回手抽刀,天縱在手中一橫,挽足了力氣向前揮斬,刀刃在半空中劃出一個半月。

Dang!Dang!Dang…金屬碰撞的響聲不絕於耳。一刀斬出,張北羽翻腕又是一刀。

可畢竟只有一個人,對方十多個人。僅僅是頂了兩下,轉眼就被壓制。三四個人一齊沖了過來,張北羽左右擺動長刀,奮力抵擋。

天縱緊貼著對方的一柄砍刀劃過,刀尖滯於最高點時,張北羽突然壓低手腕,反向一斬。Shuaa!長刀揮過,於空中帶出一片血霧。與此同時,突然從後面竄出一人,飛身撲砍,砍刀不偏不倚的落在他的肩膀上。

張北羽的左肩立刻透出一片血跡,但這並不妨礙他即刻做出反擊。抬腿一腳將這人踹了個踉蹌,緊跟著一刀砍下來,Puu!從胸口到小腹,劃出一道深深的傷口,這刀砍的極重,噴出一條血柱。

連傷幾人,讓光頭俊手下的人有些膽怯,攻勢也隨之減弱,開始變得謹慎,十多個人也逐漸對張北羽形成包圍。他站在人群之中,雙腳穩穩站住,微微彎腰,目光不斷掃視。

忽然,張北羽的餘光撇到左後方一人動了起來,他也隨之而動,回身一刀。

Dang!兩刀互撞,眼見一刀未中,他陡然翻腕,向上反提,Shuaa!趁著對方慌亂之計,又接連斬出兩刀,直接把他放倒。

張北羽還未轉身過來,就感覺背後傳來一陣微痛。Shuaa!老四突然衝過來,手起刀落,砍的背後皮開肉綻。

「呃啊!!」張北羽低吼一聲,順勢轉身出刀,抵住老四。旁邊又撲上來幾人一齊發難,瞬間被逼到牆角,陷入苦戰。

面對多人同時進攻,而且都是用刀的,張北羽根本無從招架。一個回合下來,全身上下被砍了四五刀,當然,他也重創兩人。

咚!一聲悶響把張北羽的目光吸引過去,微微轉頭看了一眼,兩個人正在撞門。見此情景,他猛然發力,抓住老四發起強攻,渾然不顧身後其他人。

老四雖然年紀比張北羽大了幾歲,但身手著實一般,根本抵擋不住。

張北羽刀如閃電,速度極快。老四被逼的連連後退,擋得住這邊,擋不住那邊,身上連中幾刀,頓時慌了神。隨手拉過身後一人,向前拽了一把,大喊道:「頂上去!」

老四雖然狼狽,可張北羽也不好受,所有精力集中在向前猛攻,身後全然不顧,又被削了兩刀。在老四拉過來一個混混的同時,他瞄準機會向前沖了出去,左手從腰后拿下天收,躍起撲向正在撞門的混混。

Puu!一刀紮下去,刀刃全部沒進眼前一人的肩膀里。這人大叫一聲,向後退了一步。張北羽抽刀出來,反手想后斬出一刀,與此同時,右手天縱陡然揮動,攻向撞門的另外一人。

張北羽矗立門前,背後緊緊靠門,左右開弓,一時間無人上前。

老四突然下令,大吼道:「一起上!給我弄死他!」畢竟對手只是一個人,再強也擋不住十多個人,混混們心裡都這樣想,即刻一擁而上。

張北羽展開雙臂,雙手各持一把刀,雙腳交叉站立,身上七八道傷口不斷流血。 遠古圈叉 不到一分鐘的時間,已經殺得滿眼通紅。面對如潮水般的進攻,張北羽不慌不忙,右手橫握天縱,大開大合,向前揮斬。

叮叮噹噹,天縱所過之處,抵擋住一片砍刀,橫掃千軍!左手天收如同一條致命的毒蛇,只要一有機會,必然給予對手致命一擊。

任憑敵人如何勇猛,張北羽站在門前巍然不動,如同戰神。

又一分鐘過去…走廊里不斷傳來冷兵器碰撞的聲音,以及刀刃撕裂皮膚,穿透肌肉的微響,還有,張北羽如巨石壓頂般粗重的喘息。

一番惡戰之後,他深知自己已經堅持不了多久了。雙腿已經開始打晃,根本站不穩,後背剛剛被老四斬了一刀,現在不斷向外冒血。他已經時不時感到有一股涼風從傷口吹進身體里。

張北羽已經重創對方四五個人,幾乎讓對方每個人都挂彩,已屬不易。可仍有十來個人圍著自己。忽然,老四帶頭向前一衝,舉刀便砍。

張北羽挽起天縱,交叉揮斬,擋住老四砍刀的同時,向前一躥,將天收捅進他的小腹。Puu!一下,老四身子一頓,瞳孔不自覺放大,突然大吼一聲:「我草泥馬!!」繼續舉刀砍下來。

Puu!!他的砍刀重重地落在張北羽的肩膀上。

「啊!!!」張北羽一聲大吼,左手猛地一擰,天收在老四的肚子里轉動一圈。老四的五官開始扭曲,表情十分痛苦。

張北羽已經殺紅了眼,所有能被稱為「人」的思想全都拋之腦後,只想干倒眼前的每一個人。他猛然回手抽刀,嘩的一下,從老四的小腹流出一大灘鮮血,他捂著傷口退了幾步,一屁股坐在地上。

其他人全部愣住了,紛紛回頭看著坐在地上的老四。他的兩隻手都捂在小腹的傷口處,然而,從手指間透出粘稠的血液,仔細一看,竟然是一截腸子…

張北羽雙手全是鮮血,呼呼的低眼掃視眼前的人。

其中一個混混大叫一聲:「我草!他殺了四哥,馬戈壁的,弄死他!」老四會不會死,沒人知道,至少他現在還沒死。可腸子都被捅出來了,顯然傷得不輕,這一下激起了其他混混的憤怒,頓時發起一陣猛攻。

張北羽拼力抵擋,卻可奈何。

不知道是誰突然從後面助跑,一個飛踹落在張北羽胸膛。Hoon!一聲,竟然連人帶門一起踹開。

張北羽摔進了宿舍里。裡面是滿臉驚恐的萬里和藍馨,兩人低頭一看,張北羽的慘象差點嚇得她們哭了出來。 賭了!

瞅了瞅自己的儲物袋,六千中品靈石,算下來,那是六百萬下品靈石。

再加上壓在拍賣行還沒有結算的那兩千四百萬靈石。

三千萬,拍這個神龍遺骨差不多了。

病嬌反派又騙我寵他 再一瞅競拍的行情。

雖說參龍尊者點破了神龍遺骨的另一重用處,可是,材料畢竟是材料,沒有煉成法寶之前,毫無用處。

所以。

當價格漲到兩千萬以後,加價的熱情明顯降低了很多,都是十萬十萬的往上加,加了許久,也才加到兩千二百萬。

來個狠的!

喬拉丹起身,一聲暴喝:「兩千五百萬!」

這價格,震懵了同樣在競價的那些個尊者。

誰也沒料到,怎麼就突然蹦出了這麼個二愣子,竟然直接抬到了兩千五百萬。

「誰?是誰?」

聲音聽起來很陌生,以前根本就沒聽過,性急的列夫侯質問道。

不光是列夫侯。

豪門閃婚之老公兇猛 其餘尊者也是困惑不已。

聽聲音,很陌生,以前根本就沒聽說過。

再一觀這威勢,眾尊者狂吐鮮血。

「哪來的無知小兒,也敢亂抬價格!」

「你這麼囂張,你家大人知道么?」

「不知死活!」

「滾!」

都怒了。

雖說都身處包間之內,互不相見,不知底細,可是,聽聲音,辨威壓,還是多少能夠看出一些端倪來的。

喬拉丹的聲音,太過年輕,明顯年齡不大,再聽那聲音中的威壓,屁的威壓,根本就沒有,顯然境界很低。

一群尊者在這裡競價,你個修為低劣的渣渣也敢抬價?

不知死活!

眾大佬,破口大罵。

喬拉丹卻理都不理,這裡可是拍賣會,是七寶玲瓏閣的拍賣會,借他們個膽兒,他們也不敢鬧事兒,就算真想動手,還有包間擱著呢!

「我說,趕緊落錘,等什麼呢?」

不滿的催促了一下站在台上目瞪口呆的拍賣師。

拍賣師這才反應過來,忙舉起了鎚子。

不過,這廝也不是什麼好人。

「百年難得一見的寶物哦,兩千五百萬第一次。」

「過了這村可就沒這店了哦,兩千五百萬第二次。」

「沒人再加價了么?那麼……」

氣的喬拉丹是眼冒青煙。

「老夫出兩千六百萬!」

一聲大吼,列夫侯又加了一百萬。

也是相中了這寶貝。

把價格又給抬了上去。

「兩千七!」

喬拉丹毫不示弱,又加一百萬。

列夫侯怒了。

有錢歸有錢,可是,也不是從天上掉下來的啊,煉丹可是很辛苦滴。

「小子,莫讓老夫知道你是誰,哼哼!兩千八!」

威脅的手段都用上了。

這要是換了別人,被元嬰境尊者如此威脅,早就嚇破了膽子。

喬拉丹卻不會。

這廝膽兒大著呢。

「老不死的,嘰歪你妹,三千萬!」

也是豁出去了,喬拉丹直接把所有的錢都給砸了出去。

這下子可就把列夫侯給砸蒙了。

三千萬可不是小數目了。

更要命的是,見過拍賣名錄之後,列夫侯清楚地知道,後面兒還有尊天級夔牛巨鼎,正是煉丹師最需要的寶物,萬萬不能錯過。

若是花了三千萬買這神龍遺骨,那夔牛巨鼎可就失之交臂了。

咋辦?

正在列夫侯怒火中燒、不知所措的時候。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