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你爲什麼對她那麼感興趣,但是孟晨曦是我的前女友,雖然最後鬧出很多不愉快,甚至很討厭她,可我不是貪小便宜的一人,我坐在這裏只是爲了把多餘的錢退換給你,你既然不告訴我賬號,那我也沒必要繼續坐下去了,現在是我的工作時間,不好意思,我得去工作了。”

沈俊拉開椅子起身,拿着托盤頭也不回,回到了吧檯。

他相當自信上官嘉怡還會再找自己,他勾起了上官嘉怡那麼多的好奇心,又那麼不顧一切的瀟灑的離開,肯定給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剩下的就是等待,等待上官嘉怡正式邀約。 送走上官嘉怡,晨曦獨自回臥室洗了個澡。

不知明主發什麼瘋,非讓她穿上那一件白色的鑲鑽禮服,據說是tiffany的限量版。

梳妝檯上不知什麼時候多了一串珍珠項鍊,他不會在她洗澡的時候進來過吧?明主越來越隨意了,話說他也是她的冥夫,進出愛妻的臥室也沒有什麼奇怪的,何況昨夜他們倆人還親親什麼的…

臉怎麼又紅起來了,好熱,晨曦調低了空調溫度。

禮服項鍊,項鍊禮服,他是想讓她配上這個項鍊嗎?明主到底想做什麼呀,他也沒說晚上有晚會什麼的,沒什麼事讓她穿得這麼亮眼爲毛呢?

晨曦帶着疑惑穿上了禮服和項鍊下了樓。

寂靜的別墅像空房子一般安靜,人呢?都去哪兒了?

晨曦查看四周這才發現,人都跑到院子裏去了,這院子什麼時候裝飾的這麼漂亮了?剛回來的時還不是這個樣子的…

晨曦輕輕推開門,邁出腳步,踩在了草坪上,一股香氣隨着微風撲面而來,很是清新。

晨曦緩緩地走過鮮花拱門走進了那扇玻璃房。

來了這麼些日子她都不知道這裏有玻璃房,玻璃房的中央還擺着餐桌,餐桌上面擺放着燭臺和鮮花,明主這是要做什麼?不會要在這裏吃飯吧?也不是特別的日子要這麼隆重嗎?

可是這氣氛晨曦好喜歡,浪漫中散發着甜蜜,在這樣的地方要是吃頓牛排就更美好了。

美景配上美男再配上美食,此生已無他求!

“哇哦,好美,老婆,太漂亮了,讓老公咬一口好不好。”

明主神不知鬼不覺的站到了她的身邊,從背後摟住了她的腰肢。

晨曦不好意思的低着頭縷着頭髮轉過了身,可還沒來得及徹底轉過來她就後悔了,她發現這一轉身整個人都在他的懷抱裏了。

就在不知所措的那一瞬間,一個淡淡的吻落在她的額頭上。

“外面好多人呢。”晨曦的臉爆紅,更加不好意思擡頭了。

“怕什麼,讓他們看去,我還巴不得全天下人知道,明主只愛一個人。”明主托起了他的下巴,輕輕親了她的鼻頭。

晨曦覺得血液都要倒流了,可是這種感覺她喜歡,她好喜歡他親她,腫麼辦,自己貌似好澀呢-。-

明主已把她摁在了一旁,自己坐到了對面,果然上了牛排,晨曦拿起刀叉開吃了起來。

一段小提琴樂曲輕輕響了起來,晨曦這纔想起自己只知道吃,都沒來得及問爲什麼要這般佈置。

“明主,今兒是什麼特殊日子嗎?”晨曦擦了擦嘴角。

“今日七月七啊。”明主喝了口紅酒。

七月七,明主難道不知道七夕是陰曆嗎?

“今日是陽曆七月七日,可是不是七夕,明主是不是搞錯陰曆和陽曆了。”晨曦想象着明主不好意思的臉開口道。

“我知道,反正都是七月七嗎,咱把陽曆和陰曆都過了。”明主掛着甜甜的笑容舉起了杯子。

晨曦卻感到了受寵若驚,他是嫌節日太少了是嗎,陰曆陽曆都要過,明主你好可愛! 上官文浩收到妹妹的微信急忙開着車來到了酒吧。

沈俊看着英俊瀟灑的男士扶着上官嘉怡離開急忙擋住了去路,是誰這麼沒眼力見要帶走他的女神。

“先生您是誰?您要帶上官嘉怡去哪裏?”

上官文浩苦笑,“我帶我妹妹回家,你有意見?”

沈俊急忙放下了手,妹妹,難道是上官嘉怡的哥哥?上官嘉怡有哥哥?

“不好意思,不知道你是她的哥哥,冒犯了。”

花樣女王 沈俊退到了一邊讓出了道。

“你是誰,你認識我們嘉怡?”上官文浩的眼神頓時變犀利,雖然他平時待人溫厚但是一旦見到有人對上官嘉怡流口水絕不手軟。

“上官嘉怡經常來這裏,所以比較熟悉,你既然是她的哥哥,那我就放心了,要我幫你叫車嗎?”沈俊緊跟在了兩人的後面。

上官文浩沒理他,揹着嘉怡的單肩包,扶着嘉怡走出了酒吧。

“還要跟着?這麼不放心,你喜歡我們家嘉怡?”上官文浩把嘉怡放好副駕駛關上了門。

“不,不,上官嘉怡常來這邊,關係比較好,而且天也這麼晚了,怕一個女人家的不安全,別多想,我們只是朋友關係。”

沈俊特意強調了朋友關係,上官嘉怡的哥哥信也罷不信也罷,都對他沒壞處。

“不管是什麼關係,警告你不要對我們家嘉怡動其他想法,要是讓我知道你有非分之想,到時別怪我沒提醒你!”

上官文浩關上車門,啓動了汽車。

沈俊看着外觀極酷的保時捷發着悅耳的引擎聲消失在馬路的盡頭,整個人都定在了那裏。

上官嘉怡的哥哥這麼年輕就開得起豪車,這家的背景更不能用常理判斷,上官嘉怡你到底是誰家的女兒?

深夜,知了還在唱歌,沈俊的心卻翻天覆地了起來。

還以爲今晚有幸能送送上官嘉怡,誰知就這麼讓機會從眼前溜走,現在一切又成了未知數。

不知道上官嘉怡還會不會找他,雖然很自信嘉怡爲了孟晨曦的事情還會約他,可這麼幹等的滋味兒也太難受了,真希望明日就能收到她的邀約。

上官文浩擔心妹妹,接到微信特意開着跑車跑出來了,誰知他的妹妹喝成爛醉。

看着皺着眉心半醒不醒的嘉怡,文浩心疼了,雖然比嘉怡早生兩分鐘,可他一直把她當小妹妹看待,凡事都讓着她,照顧她,看着她難受,心裏也會跟着焦急。

上官嘉怡忽然坐了起來,做出要吐的動作,上官文浩急忙停住車,扶着嘉怡下車。

“給你紙巾。”

上官文浩把紙巾放到妹妹的手心,拍了拍她的後背。

“怎麼喝了這麼多,怎麼樣,還吐嗎?”

上官嘉怡把頭髮放到了耳朵後面,上官文浩急忙拿住她的頭髮,方便她吐出肚子裏的酒水。

“文浩,你怎麼在這兒,好了,我沒事了。”上官嘉怡推開文浩搖晃着身子坐進了車裏。

“你給我發的微信,不記得了。”

上官嘉怡抱着頭,使勁兒搖頭。“不知道,不知道,文浩,你爲什麼要來接我,你去追你喜歡的人,不用管我,不用管我!” 上官文浩抓住上官嘉怡的雙手,深怕她自己撓傷自己。

“嘉怡,鎮定一點,是不是太難受了?”

“鎮定?你讓我鎮定?你有喜歡的人了,你讓我怎麼鎮定!”上官嘉怡繼續掙扎,可被文浩抓緊的手怎麼也拔不出來。

“嘉怡說什麼呢,什麼喜歡的人。”上官文浩對嘉怡的話語弄得一頭霧水。

“你有喜歡的女人也不告訴我,文浩你不厚道!”

“啊?”

“你有喜歡的女人,也不去追人家,對那個女人更不厚道!”

“啊?”

“愛一個人要說出來,保持沉默只能發黴,聽清楚沒,勇敢的追愛才能得到愛情。”

上官嘉怡搖晃着頭繼續說道。

“我知道你喜歡孟晨曦,孟晨曦知道你喜歡她應該多高興,哥,你知道嗎,今天偶然間看到你書中夾着她的照片,我吃醋了,這裏很難受,就這裏。”

上官嘉怡低頭看自己的胸口。

文浩鬆開嘉怡的手抱緊了她,原來這傻姑娘是爲了這事兒傷心成這樣,都這麼大了還這般孩子氣。

文浩輕輕撫摸了嘉怡的頭髮。

上官嘉怡推開他哭泣了起來。

“哥,我想清楚了,哥哥長大了要取媳婦的,我遲早都要接受現實,哥,我放手了,你勇敢的去追逐你的愛吧,被別人強走前,趕緊抓住她,我都做了這般犧牲你要是追不到孟晨曦,我的淚都白流了。”

上官文浩拍了拍嘉怡的後背。

“嘉怡乖,哥哥永遠是你的哥哥,你先睡,等你醒了咱再談好不好。”上官文浩把嘉怡的頭輕輕放到了椅子背上,調整椅子讓嘉怡躺在了一邊。

“哥,我祝福你們。”上官嘉怡嘟囔着笑了。

上官文浩重新啓動了汽車,其實上官嘉怡沒說錯,喜歡一個人就要說出來,自己一直就這麼藏着噎着,從未正式追求孟晨曦。

喜歡孟晨曦這麼些年,他卻只表白過一次,那一次還那般匆忙…

就在那一天吃露天火鍋的那一日,他絲毫沒有準備的說出了喜歡你這三個字,還怕被拒絕自己給自己掛上了朋友兩個字,真是糊塗透了。

嘉怡說的對,喜歡一個人就要勇敢的追求,自己就差勇敢二字!

上官文浩望着前方的道路做了重大的決定,他決定明日開始正式追求孟晨曦,他要不惜一切代價追求她,忽然發現想清楚了,渾身都充滿了幹勁兒。

上官文浩微笑着回頭看了眼睡在一旁的嘉怡。

他這個妹妹雖然心眼不怎麼樣,但對他這個哥哥還是挺用心的,今日接到她喝多了的信息,還以爲嘉怡遇上了什麼大事兒,原來是爲了自己吃醋了。

可愛的嘉怡,謝謝你今日提醒了我,哥哥不會讓你失望,讓你看看你哥哥有多優秀。

心底善良的孟晨曦當你嫂子再合適不過了,嘉怡謝謝你的成全。

上官文浩把車停在藥店門口進去買了解酒藥。

上官嘉怡望着文浩的背影邪魅的笑了,應該刺激到文浩的神經了吧,只要他去追孟晨曦,就能影響明主和孟晨曦的關係,兩人之間有了裂縫,一切皆有可能! 晨曦喝了點紅酒臉微微通紅,明知酒量差,可遇上美食,遇上浪漫,一不小心就多喝了幾口。

明主摟住她的腰肢回了屋。

晨曦覺得空間已經搖晃了起來,腳步更像踏在雲朵般虛幻。

“明主,我沒醉。”晨曦試着自己走,推開了明主,可剛邁一步腳下就踏空了。

“小心。”一見晨曦站不穩,明主邁大步重新扶住了晨曦。

“老婆,你以後還是別喝酒了,人都說喝得越多酒量會越高,我看你是正好反着了,這酒量怎麼越喝越低了呢,以後你只負責喝果汁,酒嗎甭想了。”

明主停住腳步直接把晨曦抱了起來,搖晃的身體走都走不穩還不如抱着輕鬆。

“明主,你好帥。”晨曦笑眯眯的把臉貼近胸膛,緊緊貼着還不夠,還往裏鑽了鑽。

明主低頭看着那紅紅的臉蛋兒在懷裏不老實的蹭來蹭去有了種立即吃掉的衝動。

熱氣燒身,明主深深地吸了口氣,一言不語地爬上了樓梯。

呼~終於爬上來了,趕緊把這不老實的老婆放到牀鋪撤出來,免得做出越界的行動。

明主正要把晨曦放在牀上的瞬間,晨曦的手掌扣住了他的脖子,四目相交,電壓上升,明主直接含住了紅彤彤的香脣。

他已經相當忍耐了,爬樓梯時,已經讓他受盡了煎熬,每一節樓梯都覺得無比的漫長,好不容易走進了臥室,還以爲終於可以離開老婆,找個地方滅掉心中的那團火,沒想到晨曦抱住了自己的脖子,那雙眼眸更是閃閃發亮!

晨曦就那麼看着自己,一切的忍耐頓時全部失控,本能赤果果的涌了出來,一發不可收拾。

身下的晨曦喘着粗氣推開了明主,明主還以爲晨曦醒了,正想起來解釋,誰知晨曦的身子直接撲了過來,把他死死地壓在了下面。

穿着低胸禮服的晨曦就那麼在他身體的上方,他身體的某一部分早已充滿了血液。

“明主,你好姓感,嗚嗚,晨曦好想咬一口。”身上的晨曦癡癡地望着他,更讓他死去活來。

原來自己的老婆這麼喜歡房中之事。

可怎麼感覺被搶臺詞了?對,這話應該是他說。

“老婆,淘氣,不乖,讓老公來征服你吧。”明主試着把身上的晨曦翻過去。

誰知那小小的身板整個倒在了他的胸膛。

“好舒服,好軟,明主,晨曦好喜歡。”

呼呼…

什麼聲音?睡着了?這個點睡着叫他怎麼辦!孟晨曦你太壞了。

晨曦的靈魂出竅,看到那慘不忍睹的畫面急忙捂住了眼睛,自己在做什麼,嗚嗚,丟人,丟人!明主出來前,趕緊逃,晨曦急忙轉過身向窗戶方向飄了過去,剛走到窗臺附近就被明主叫住了。

“去哪兒?”

晨曦忽然覺得好,抱住臉蛋兒搖了搖頭,明主放過晨曦好不好,偏偏這個時候醒來叫她怎麼辦?

身前忽然出現身影,晨曦急忙向後退了一步。

“那個,我喝多了嗎,不是故意的…”晨曦的頭看向地面,不敢直視明主的眼。 朦朧的月光落在了晨曦和冥主中間。(小說網)

冥主壞壞的看着低着頭不知所措的小身影。

“老婆,快回軀體給老公降降溫吧,渾身熾熱好難受!”

啊?晨曦擡起了頭一愣一愣,明主您沒發燒吧。-。-

“不許賴皮,你惹出來的,要負責到底。”

冥主牽住她的手走向牀邊。

嫡子難 晨曦無辜地嘟起了小嘴,她不是喝醉了嗎,又不能怪她…。

“怎麼,你還委屈了,我還沒說什麼呢,是不是沒繼續遺憾了,現在也不晚,來老公幫你。”

晨曦睜開了眼睛,哇靠,冥主竟然把她打回軀體了,不行,都清醒了還怎麼好意思,晨曦急忙閉上眼睛,一動不動的趴在明主的胸膛上方。

他的心跳很有力,暖暖的胸膛很是舒心,不醒來也好,就這麼睡下去挺舒服的。

等等好像什麼東西在頂她,oh!my!god!不會是男人的那個東西吧,嚶嚶,只想到自己舒服,忘記了他剛說降溫什麼的事兒,這下這麼辦…

晨曦閉着眼睛緊張的臨近崩潰,他的手指輕輕撫摸起她的髮絲,那動作很輕很輕。

晨曦的血液隨着撫摸滾燙了起來,只覺得渾身發熱。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