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湊合也得給我湊合,別以爲你偷溜下界的事情我不知道,許林是吧,你信不信我現在就派人殺了他。”貴婦人似乎也是不耐煩了。

子瞳冷哼了一聲。“你要是敢把他怎麼樣,我立馬自碎神魂。”

“喲呵,還長能耐了是吧,好,這是你自找的。”貴婦人手中瞬間浮現一顆暗紅色的丹藥。

看到這顆丹藥,子瞳的臉色瞬間一變。“天轉移魂丹,我到底是不是你女兒,你居然要對我使用天轉移魂丹,你這是要清洗我的神魂,然後再輸入你的思想,真是陰毒。”

子瞳眼中瞬間便佈滿了淚水。“你知道我服用這顆丹藥的後果是什麼嗎,我將變成一個傀儡,永遠沒有恢復的可能。”

貴婦人掃了一眼子瞳。“這是你自找的,爲了不出什麼亂子,我只能這麼做了。”

話音剛落,貴婦人便一把按住子瞳,將暗紅色的丹藥放進了子瞳口中。

子瞳的掙扎都是徒勞的,神力被封的她根本就沒法反抗,只能眼睜睜的看着天轉移魂丹進入口中,丹藥入口即化,瞬間子瞳的意識便是一陣模糊。

子瞳的身子軟軟的倒在牀上,貴婦人微微一笑,其中蘊含着陰冷。“其實我真不是你媽,你媽在數百年前就死了,我只是神帝的仇人而已。”

貴婦人冷笑了一下,隨即便給子瞳的意識進行調整起來,但是她卻沒有發現,在子瞳的神魂深處一直有一片小小的清明。

而在古神界的虛空中,許天德和許林都在那裏靜靜觀察着下方的李府,等待着帝子迎親隊伍的出現,根據許天德猜測,帝子他們可能是隱藏在一個隱蔽的界域中,但是神界中大大小小的界域不計其數,根本不知道上哪去找,所以他們就用了一個最爲笨拙的辦法,守株待兔,等迎親的隊伍過來,然後順藤摸瓜,來個一網打盡。


突然這時,在虛空中懸浮的許林莫名的一陣劇烈的心痛,好似是發生了什麼重要的事情。

許林的眉頭不由得一皺。“子瞳出事了。”

瞬間他就要離開虛空進入李府,不過隨即他彷彿想到了什麼,止住了自己前進的身子。“真是卑鄙,不過所幸子瞳沒有生命危險,至於那傀儡般的控制,卻是不難解開。”

許林在心中低吟,而一些人也悄悄的上了他的黑名單,其中就有那個貴婦人。

許天德也感覺到了許林的焦躁。“兒子,別急,快好了。”

許林點了點頭,隨後便不再言語。

等了大概有一個鐘頭,一個魁梧的青年從虛空中出現輕輕的落在李府大門外,身穿一身大紅新郎服,面色間盡是狂傲。

揮手間大門前面便多了十幾個大箱子。“這是聘禮,你看看吧。”

在門口站着的李二爺微微一笑,隨即便走了上來,也不看箱子裏裝的什麼,直接收進了自己的小世界。

“來了就趕緊進去吧,小姐還在裏面等着吶。”

帝子點了點頭。 我的莊園它連接位面 難道他們不該等嗎,好了,帶我過去,我可等不及了。”

李二爺眼中閃過一道寒光,隨即便快速往裏走去。

許天德緊緊的盯着帝子,隨即便開口道。“李家人的實力和以前咱們許家差不多,但是他們家族裏沒有修爲太高的人存在,就算是實力最高的族長也和我差上一線,所以他們才如此的害怕神帝兩人。”

帝子快步走進了子瞳的閨房,在貴婦人的牽引下拉住了子瞳的手。而子瞳也順從的任由帝子牽着。

見子瞳沒有反抗,帝子爽朗的一笑。“看來我魅力還是挺大的,這匹烈馬還是被我給馴服了,哈哈,爽快。”

貴婦人附和道。“那是,帝子那是一表人才啊,功力通玄,我女兒哪能逃脫你的掌心吶。”

“哈哈,好,走,去喝喜酒。”帝子狂妄的一笑,隨即一揮手便有一個如同堡壘般的大船出現,懸浮在空中如同洪荒巨獸。

大船上面一切齊備,樓閣,山水一應俱全,很是漂亮。

而且上面也佈置完整了,張燈結綵,紅綢飄揚,很是喜慶。早有人在上面做好準備,就等新娘和新郎過去了。

帝子身影一晃,隨即便升空而起,落在了龐大的甲板上,對着下方的人喊道。“都上來吧,婚禮馬上開始。”

隨着話音剛落,那大船上的樓閣便一陣的變化,眨眼間便消失不見,留在原地的是一個個的桌子,上面已經備好了酒席,都是神獸,神藥製作的菜餚,不僅賣相好看,而且還是大補之物,吃一口便能趕上千年的修行,連酒釀都是萬年的好酒,聞一口便能讓人位列神位。

看到這一切,許天德的臉色快速變得陰沉。“這是我們許家的傳家之寶諾亞方舟,內含無盡乾坤,是世間最爲神奇的寶貝之一,我找尋了無數年都沒有找到,原來在神帝他們手上,而且那些製作菜餚的神獸都是我許家的守護神獸,九頭魔鳳,七彩蒼龍,天音地狼。沒想到今天他們竟然成了桌上的菜餚。那些酒水和神藥也都是從我許家掠奪來的。”

許天德眼中冒出了一股絕強的殺機。“今天不僅用我許家的東西舉行婚禮,而且那新娘也是我的兒媳婦,這是赤果果打臉啊,真是叔叔可忍嬸嬸不可忍,幹了。”

話音剛落,許天德便帶着許林撕破了虛空,劃破蒼穹,落在了諾亞方舟之上,一股絕強的氣息瀰漫開來。

一些賓客猛然一驚,不過在看到許天德之後都識相的躲了開來。

許林掃了一眼他們,手掌虛握,瞬間那桌子上的菜餚和酒水都消失不見,進入了許林掌心的光球之中,等事了,想辦法復活他們。

隨即許林身子虛晃,然後原地便失去了他的身影。

許林瞬間便跟上了許天德。許天德意外了一下,還沒等他問,前面便多了一個面色陰冷的中年,雖然衣着很是喜慶,但是所散發的殺機卻是將這份喜慶衝散。

“喲,瞧我們大名鼎鼎的神尊來了,哈哈,我不是告訴你了嗎,我想跑的話你是追不上的。”中年嘴角微翹,眼中透着一股自信。

許天德冷冷一笑。“是嗎,但是這次你神帝是跑不了了。”

話音剛落,原地便失去了許天德的影子,而在神帝的後方,許天德的身子緩緩的出現。

神帝似乎是早有準備,許天德發出的一擊竟然被他躲開了。

不過很快許天德的第二擊也落了下來,神帝的速度很快,這次居然被他又躲開了。


兩人快速的進攻躲閃,雖然行動間神力彪悍,但是兩者都控制的極好,沒有讓攻擊的餘波擴散出去。

帝子似乎是聽到了動靜,拉着子瞳從屋裏走了出來,瞬間他的眼中便閃過一道寒光,伸手便將子瞳推到了一邊。

子瞳沒有一點的神力,帝子的一推竟然讓她整個人飛了起來,而且方向是朝許林而來,而在許林的身後就是諾亞方舟的邊緣,如果許林躲閃,子瞳肯定會從上面掉在地上。

不過就算後面是軟軟的牀墊,許林也不會躲開,因爲子瞳是他的愛人,他要接着她。

許林伸手便把子瞳摟在了懷中,子瞳雙眼空洞,似乎對於剛纔的危險沒有任何感覺,而實際上也是這樣,子瞳已經成爲了那個貴婦人的傀儡。

伸手點在了子瞳的脖頸,一縷光華融入子瞳的體內,隨即子瞳便沉睡起來。

帝子已經來到了許林的面前,他對於子瞳的情況沒有任何的關注,子瞳的死活根本不在他的考慮之列,他伸手便是一拳朝許林打了過來。

許林眼中閃過一道寒光,隨即便把子瞳收進了墨玉之中。

帝子的一拳狠狠的砸在許林的臉上,隨即許林便倒在了地上。

帝子順手便將許林控制住,許林嘴角泛起一股邪笑,隨即便安靜了下來。

“神尊,立刻停止抵抗,否則我殺了你的兒子。”

本來已經快結束戰局的許天德聽到此話,立馬停止了對奄奄一息的神帝擊殺。“放開我兒子。”

許天德心中一緊,隨即便抓着身受重傷的神帝落了下來。

“放開我爸爸。”

“放開我兒子,我就放開你爸爸。”許天德眼中閃過一道寒光,他明白這帝子不是什麼善茬,一個處理不好他可能就會殺了許林。

“好。你說的啊。”帝子眼中閃過一道精光。

就在瞬間,本來奄奄一息的神帝突然爆發,一掌泛着黑光便拍在了許天德的胸口。

許天德的身子猛然爆退,那一掌只是讓他受了一點小傷。稍微調息一下便可痊癒。

神帝快速的來到帝子的身邊,隨即便把手掌放在了許林的頭頂。“兒子乾的好。”

隨即他便看向許天德。“你吃下這個東西我就放了你兒子。”一道流光從神帝的手中射向許天德。 總裁只歡不

“控神蝕骨丹?”

“不錯,吃了之後你就是我的人了,一旦有反叛之心就會化骨而死,到最後全身骨骼消失不見,受盡世間所有痛苦。”

聽到此話,許林一驚,這玩意的毒他可解不了。“爸爸,不要吃。”

這是許林第一次喊爸爸,但絕不是最後一次。

許林眼中猛然閃過一道寒光,瞬間一掌便拍在了神帝的頭顱,神帝的神魂瞬間便被許林拍碎。

反手一拳便打在了帝子的下身,隨即一個太監便在許林的手中產生,而帝子也因劇痛昏迷了過去。

許林身子極速閃動,隨即便從愕然的許天德手中拿過控神蝕骨丹,然後把這個丹藥塞進了帝子的口中。

許林微微一笑。“你兒子不是那麼弱的。”許天德這次的表現已經完全得到了許林信任,也就是說,許林正式承認了神尊許天德。

“你?”

許林微微一笑。“現在該弄善後工作了。”

許林的身子瞬間消失不見,片刻後那貴婦人便被他抓在了手中。

貴婦人被許林喂下控神蝕骨丹後,便被許林扔到了一邊,讓她和和帝子一塊自生自滅。

善後工作許天德做的不錯,將所有人都安撫了下去,並且安排宣佈了一年後舉行許林和子瞳的婚禮。

然後許天德和許林二人便帶着自己的戰利品回到了許家的地界,神域。

此次出來,兩人都是極爽,都完成了自己的目標,而且收穫很豐厚。

尤其是許天德報了大仇,整個人的實力卻是又增進了一些,渾身通達天地。 這一日的神域極是熱鬧,到處都洋溢着一股喜氣,在那神域山脈深處的一個院落裏,神尊許天德和靈尊月玉臉上都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而天空中則是懸浮着一個巨大的諾亞方舟,上面釋放着奪目的神采。


許天德對着周圍的人一抱拳。“各位,咱們該上去了。”

周圍的人都發出爽朗的笑聲。“哈哈,走,上去。”隨即這院落裏的人都化作一道流光,瞬間衝向上方的諾亞方舟。

仔細看去,那些人裏面竟然有古神李家的家主李毅,月家家主月風,還有幾個強悍的獨行者,他們的修爲都和這些家主差不多,只不過他們閒散慣了,不願有家族的束縛。

其中還有兩個青年模樣的人和許天德很熟絡,不過他們渾身散發着的卻是煞氣和妖氣。

這兩個人就是陳家少族長陳天,在他身邊還站着一個面巾遮面的女子,正是花語,沒想到竟然真讓陳天覆活了。而另一個青年就是花語的哥哥花無缺。

陳,花二家的族長都有要緊事,所以都沒來。

這幾個人落在諾亞方舟上的時候,上面已經有了很多的人。

許天德他們幾個對周圍的人稍微打了一下招呼,隨即便快速往深處走去。


沿途上的一些人都熱情的給許天德打招呼,許天德都以笑容迴應。

“老弟啊,我聽說你將神帝和雷神給殺了?”陳天看向許天德,眼中閃爍着莫名的意味。

許天德點了點頭。“最近實力稍微增長了一點,所以吶。。。你懂得。”

“看來傳言是真的了。”那幾個家主都點了點頭,眼中充斥着敬佩,就連一直看許天德不順眼的月家家主月風,現在也漸漸變了下眼色,似乎是認可了這個女婿。也確實如此,許天德將神界中最爲強大的人都解決了,他還有什麼理由拒絕吶。

許天德帶着一行人來到了諾亞方舟深處的一個高大的樓閣前。

這樓閣名爲造化閣,話說有奪天地造化的功效,不過這個功效還沒有人得到過,但是增加氣運還是真實的。

在造化閣周圍坐着的人都是和許家關係最爲親密的人,其中就有陳家的人。

許林在外面疲於應酬,整個臉似乎都有些僵硬。

不過在看到許天德的到來,許林的臉色才漸漸的舒緩下來。父親的到來就意味着婚禮可以正式開始了。

許天德對着許林點了點頭,隨後便對着周圍的賓客高聲道。“ 快穿:反派BOSS有點萌 ,許某人再次謝過了,廢話不多說了,婚禮開始,新人拜堂。”


聲音悠悠,清晰的傳進每個人的耳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