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行,不行,在女人這方面,少爺我一向是嚴把質量關,寧缺毋濫,不管你用什麼辦法,兩個小時之內,必須把人給我送房間來,晚一分鐘,你這助理就別幹了。”

齊向天氣勢洶洶的命令道,咔的一下掛掉了電話,然後又找了個夜宵店開始吃海鮮了。

待會有個美女等着自己大戰一場,怎麼也得先補充點營養。

“老闆,給我燉兩條黃鱔,有虎鞭酒的話再給我來一杯,實在沒有,狗鞭的也行。”

另一邊,黑龍已經撥通了他兄弟黑狐的電話:

“黑狐,你最近在哪裏做買賣呢,知道麗水縣這地方不,離得遠不?”

“知道啊,我現在就在麗江市呢,去你那就一個小時的車程,咋,你那邊有啥大買賣要做啊?”

黑狐陰沉沉的問道。

“沒有,我現在都從良了,跟着一個傻逼富二代混飯吃,最近有個不開眼的傢伙得罪了我跟的齊少爺,齊少意思是要找人把這小子的腎給割了,我一想這不是你的老本行嗎,就給你打電話問問情況。”

黑龍說道。


“哈哈。”

聽了這事,黑狐桀桀怪笑,有些興奮的說道:

“這事找我就對了,我正愁手裏沒貨源呢,不過提前說好了,割了這小子一對腎,我得拿走一個當勞務費。” “哈,行,你過來吧,我在告訴路口等你。”

打完電話,黑龍就開車往高速路口而去,心裏也有點小興奮。

黑狐一向是詭計多端,而且手裏有麻醉 槍,趙二寶雖然是個內家拳高手,但又不是金剛不壞,這次八成是要栽的。

齊向天醉醺醺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黑暗之中,隱隱約約看到牀上坐了個人,他也沒太在意,以爲是自己的助理提前把美女給送過來了,嘿嘿笑着走了過去。

“小美人,不好意思,叫你久等了,咋不開燈呢,你不害怕嗎?”

啪!

就在這時,房間裏的燈突然開了,照的四處一片光亮。

“趙二寶,你,你咋會在這裏?”

猛然看到趙二寶坐在自己的牀上,齊向天還以爲是自己眼花了,揉了揉眼睛再次確認一遍,頓時一個激靈,嚇的酒醒一半,大叫起來。

“呵呵,還小美人。你那狗腦子一天都在想啥啊?”

趙二寶一臉揶揄的看着齊向天,上下打量兩眼,齜牙一笑:

“齊向天,別怪我沒提醒你,你的腎現在已經千瘡百孔,要是再不知道節制,我看你離尿毒症也不遠了。”

神醫種田:山里漢子萌包子 放屁。”

齊向天勃然大怒。


“腎這一塊,本少爺一直保養的非常好,倒是你趙二寶,我看你馬上就要變成一個無腎的男人了。”

“趙二寶,你快點離開我的房間,要不然我報警了。”

齊向天咬牙切齒的說道。

看他說的這麼肯定,趙二寶倒有些意外,偷偷在心裏問了莎莎一句:

“莎莎,這個齊向天在說什麼,爲啥我要成爲一個無腎的男人了。”

“因爲他找了黑龍和一個叫做黑狐的傢伙想割你的腎。”

莎莎冷冷說道。

以莎莎現在的神力幾乎可以監聽十幾裏內所有人的談話,齊向天自然也不例外。

沃日!

趙二寶騰的一下從牀上站了起來,不懷好意的看着齊向天。

這小兔崽子,心毒得很啊。

那樣,就別怪自己心狠手辣了。

“你想幹啥?”

齊向天有些害怕的往後退了一步。

“幫你檢查檢查腎。”

趙二寶一步上前,咚的一拳把齊向天給砸暈了,然後用千變萬化果把他和齊向天調換了身份,正在想用什麼辦法神不知鬼不覺的把齊向天帶出酒店,然後送到黑龍面前。

外邊突然響起一陣輕輕的敲門聲,有人喊道:

“少爺,您需要的美女我已經給您找來了,麻煩你開下門。”

“等一下。”

趙二寶大叫一聲,迅速在齊向天的脖子紮了一針,把他藏在櫃子裏,然後換上齊向天的睡袍跑去開了門。

門外站着一個戴眼鏡的小白臉兒和一個年輕漂亮的姑娘,那姑娘擡起頭瞥了趙二寶一眼,就迅速的低下了頭。

“少爺,您看這姑娘您喜歡嗎,完全是按照您的要求挑選的,胸大,清純,今年才二十二,還是大學生呢,我在微信上聯繫的,反正就是專門找有錢帥哥玩的,錢我已經給過了。”

“如果您還滿意的話,我就把這人留下,明早再過來接人。”

助理阿偉把那姑娘推到趙二寶面前,介紹商品一樣介紹起來,對眼前的少爺一點都沒懷疑。

狗東西可真會享受的啊。

這姑娘長的居然比李芳還漂亮。

趙二寶瞅了那姑娘一眼,心裏感嘆道,不過自己現在既然代替了齊向天的身份,那這份操勞自然也得自己勞駕了。

有錢人的這種腐朽生活,咱二寶今天也得體驗一把了。

“進來吧。”

趙二寶輕輕點了點頭。

那姑娘立即狸貓一樣鑽進了屋子,助理在門口媚笑道:

“那齊少,您慢慢玩,明早我再來接這姑娘回去。”

輕輕關上了房門。

“咳咳。”

趙二寶第一次接觸這種事情也不知道怎麼開始,就想着聊聊天,不料那姑娘卻主動鑽到了趙二寶的懷裏,一手摟着趙二寶的脖子膩聲道:

“齊少,您這麼晚了還找我過來,想必一定是急壞了,你躺下,叫我來服侍你,如果滿意的話,下次一定記得找我哦。”

說着那姑娘就把手伸進了齊向天的睡袍,小巧紅脣在他臉上粘來粘去的。

“你在那上大學啊?”

趙二寶感覺這姑娘不像大學生,他以前救的那個大學生李春燕說話可沒這麼老道。

“我是在麗江大酒店上班的,不,麗江科技大,按摩專業,不是,會計專業的學生。”

那女人氣喘吁吁的說道,已經從趙二寶的脖子親吻到了肚子。

說的話簡直是漏洞百出。

沃日。

竟然是狼女假扮淑女,掛不得感覺味不對呢。

這齊向天的手心看來也不是什麼好鳥,居然敢欺騙主子。

不過趙二寶又不是和尚,肉到嘴邊怎麼能不吃。

趙二寶嘿嘿一笑:

“巧了,我也是大學生,小河村二溝子大學農林系,按摩專業畢業,要不咱倆切磋切磋。”

說着,趙二寶輕輕一推,那女人嬌呼一聲就倒在了牀上。

“來呀。”


那女人勾勾手指,趙二寶立即虎吼一聲,撲了上去,九陰白骨爪對上了降龍十八掌,大牀之上一陣血雨腥風。

趙二寶使出一招神龍探海,那女子便使出一招深淵無量。

趙二寶再使一招倒拔垂柳,那女子便使出一招蟒蛇纏身。

一時間,兩個人竟是鬥了個旗鼓相當,均是大汗淋漓。

咯吱,咯吱,櫃子裏的齊向天目睹這一一切,氣的直磨牙。

趙二寶這個狗東西,這牀上的女人本來是少爺我的。

你等着吧,等明天你的腎沒了,我看你以後 還能不能這麼威風。

中場休息,那女子聽到了這聲音,驚奇道:

“星級酒店裏怎麼還有老鼠。”

趙二寶朝着櫃子瞄了一眼,微微一笑:

“有老鼠偷看,不是更刺激嗎?來吧,還有什麼本事,放馬過來。”

那女子媚笑一聲,你倒是上了癮了,說罷便爬了過去。

趙二寶再次回頭,趁着那女子不注意,單手一揚,嗖的一聲,一根銀針透過縫隙,紮在了齊向天的脖子,齊向天身子一軟,直接從櫃子裏跌了出來。

啊!

那女子回頭一看,頓時尖叫起來。 齊向天從櫃子裏掉了出來,昏迷不醒,牀上的女人嚇的瑟瑟發抖:

“他,他是誰啊?”

趙二寶沒有說話,一擡手,一根銀針紮在了那女人的脖子窩,女人雙眼一翻,直接暈倒過去。

剛纔的前戲已經完成,現在該辦正經事了。


趙二寶在房間裏找了找,正好找到了一個大皮箱,他把齊向天隨便往皮箱裏一塞,然後在酒店附件隨便找了個地方扔了下去,便回到酒店倒在牀上繼續呼呼大睡。

凌晨五點多,一輛黑色的越野車停在了酒店門口,黑龍和一個臉色陰鷙的瘦高個走了下來。

這人便是黑龍的好友黑狐。

“黑狐,我先安排你住這,明天帶你去見我家少爺,趙二寶那事先不急,那個趙二寶是個高手,咱們得先安排個陷阱才能抓住他。”

黑龍說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