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許亂說話,否則我可當場就翻臉了!」

「媽!什麼蹭飯啊!人家有錢的很,需要蹭你這頓飯嗎?」朱艷登時無語道。

「哈哈哈,行,阿姨,我這人就是愛佔小便宜。

能去保利會所的頂級包間蹭頓飯,以後出去也能跟人吹牛B了。」鹿一凡哈哈一笑,並未生氣。

以他的身份,就像是米國總統在跟一個乞丐聊天一樣。

乞丐嘲笑你米國總統窮,你還能當真了?

但是朱艷卻不這麼認為。

他覺得鹿一凡平時那麼囂張霸道,一言不合就能把人打的親媽都不認識的人,今天卻在自己母親這個普通的中年婦女面前如此忍氣吞聲。

肯定是為了照顧自己的面子啊!

如此一想,朱艷心裡對鹿一凡的愧疚就更深了。

「大不了之後我在酒吧幫凡哥多多泡妞裝逼,找機會把這個人情還上。」

朱艷心中暗道。

她甚至已經準備把徐婷還有慧慧那幾個酒吧的大美女灌醉了扔鹿一凡床上去了。

畢竟那幾個妞兒也很喜歡鹿一凡。

「凡哥,不好意思,我媽說話就是這麼難聽,以後我肯定會補償你的。」朱艷小聲的說道。

但是鹿一凡卻理解差了意思,直接嘿嘿一笑,在朱艷緊繃的屁股上狠狠的抓了一把道:「行!艷姐,我能要求后入嗎?

你的屁股,真的又大又性感!」

這話聽的朱艷是滿臉通紅。

她點點頭,嬌羞道:「行……凡哥你想怎麼著都行……」

「哎哎哎!別再秀恩愛了哈!

我閨女是要去相親的,可不能讓人知道她談過對象!」朱艷母親不高興了。

尤其是看到鹿一凡居然還在自己閨女身上動手動腳的,就更是憋了一肚子的火。

下了樓,見鹿一凡不但沒車,還用滴滴叫了順風車,這可把朱艷媽逮到把柄了。

「還有錢人呢!還明星呢!連輛自己的車都沒用!

打車還要打順風車!一看就是騙人的!」朱艷媽陰陽怪氣的嘀咕道。

但是鹿一凡卻理解差了意思,直接嘿嘿一笑,在朱艷緊繃的屁股上狠狠的抓了一把道:「行!艷姐,我能要求后入嗎?

你的屁股,真的又大又性感!」

這話聽的朱艷是滿臉通紅。

她點點頭,嬌羞道:「行……凡哥你想怎麼著都行……」

「哎哎哎!別再秀恩愛了哈!

我閨女是要去相親的,可不能讓人知道她談過對象!」朱艷母親不高興了。

尤其是看到鹿一凡居然還在自己閨女身上動手動腳的,就更是憋了一肚子的火。

下了樓,見鹿一凡不但沒車,還用滴滴叫了順風車,這可把朱艷媽逮到把柄了。

「還有錢人呢!還明星呢!連輛自己的車都沒用!

打車還要打順風車!一看就是騙人的!」朱艷媽陰陽怪氣的嘀咕道。 說著,朱艷母親還有意無意的瞥了鹿一凡一眼:「某些人怕是以為跟一些導演啊,劇組啊吃過幾次五星級酒店就感覺了不得了吧?」

「媽,你怎麼還說啊?人家一凡就是我酒吧的老闆,怎麼可能消費不起保利?」朱艷快給自己這個勢利眼的老媽氣死了。

「切,你的話,媽能信?真不知道這小子給你灌什麼葯了,居然讓你為這小子這麼說話!」朱母失望的搖頭嘆氣道。

顯然,她不相信鹿一凡一個大學生,還是選秀歌手出身的人,能有什麼財富傍身。

鹿一凡卻是什麼話也沒說,就靜靜的看著朱艷母親裝逼。

保利會所……

那是老子自家開的!

老子會消費不起?

我一句話,就能讓會所里所有的嫩模、美女公主全部脫光了衣服在老子面前表演自我安慰!

我一句話,就能讓會所里哪怕是經理級別以上的女員工,心甘情願的脫光了躺在老子的床上!

我一句話,就能讓保利會所的所有客人被攆出去,讓所有員工只為給我一個人服務!

有時候鹿一凡也是挺感嘆的。

當一個人境界和眼界高到了一定程度,就不會屑於跟眼界低的人去解釋說明什麼了。

因為他們不配!

就在這時,計程車停下來,到了保利會所前面。

一個西裝革履,戴著金絲眼鏡的中年男子走了過來,笑眯眯的將車門打開,禮貌道:「阿姨,您來了。」

那男子雖說長得還算看的過去,可惜頭髮卻是地中海——禿了一片。

總裁追妻:幸福有你 看上去十分滑稽,讓鹿一凡忍不住一直想笑。

鄭大錢看見朱艷的一瞬間,眼睛一亮!

卧槽!

這妞兒簡直太正點了啊!

這嫵媚的小眼神,這大的能悶死人的胸,這翹到天上去的屁股!

哇咔咔咔……

鄭大錢感覺自己的口水都快流下來了。

「路上堵車了,所以來的慢了點兒,鄭總你別介意哈!」朱艷母親看到鄭大錢馬上就眉開眼笑了。

跟看到鹿一凡的樣子,完全是兩幅面孔。

看的朱艷感覺自己尷尬症都要犯了。

你跪舔富豪也不用跪舔的這麼明顯吧?

「這位就是朱艷朱小姐吧?」男子笑著伸出手道:「我是鄭大錢。」

「鄭總您好。」朱艷禮貌的回了一句,卻沒有伸手,讓鄭大錢的手懸在半空中好不尷尬。

鄭大錢不愧是過來人,根本沒在意,他看到鹿一凡,又伸出手問道:「你好,這位長這麼帥,應該是小艷的弟弟吧?」

鹿一凡卻是熱情的伸出手,握住鄭大錢的手,笑道:「帥是挺帥的,但是你搞錯了一件事。」

「哦?什麼事?」鄭大錢笑著問道。

「我是她老公。」鹿一凡淡笑道。

剎那間,鄭大錢的臉都綠了。

老公?

這是怎麼回事?

不是說朱艷沒結婚,甚至還是個處嗎?

怎麼來相親還帶著自己老公?

「鄭總,你別聽他亂說!」朱艷母親登時不高興了,轉而一副媚笑討好的樣子對鄭大錢道:「他只不過是我女兒的追求者而已。

聽說小艷要相親,不死心,非要來這看看!」

「哦,原來是這樣啊!」

鄭大錢聞言,臉色稍緩,不過看鹿一凡的眼神卻帶上了不屑。

追求者?

跟老子搶女人?

今天老子就狠狠的打擊打擊你,讓你這小子再沒有臉去追求朱艷了!

到時候,朱艷這妞兒還不是得乖乖在自己身下求饒!

其實以鄭大錢的身價,想找對象簡直太容易了!

隨便一揮手,身邊就是一大堆愛慕虛榮的女人。

獨愛冷心前妻 可他偏偏就是喜歡玩弄良家婦女。

他就是享受那種正常戀愛,讓他怦然心動的感覺。

雖說他已經搞大了好幾個良家姑娘的肚子,甚至還有一個因為他而跳樓死掉了。

可他還是一直在相親的道路上走著。

尤其是看到朱艷的照片時,鄭大錢一下子就心動了!

那嫵媚入骨,風騷到了骨子裡的氣質,還有那是個男人看了都心動的性感身材,都深深吸引著鄭大錢。

而且聽說朱艷還是江東東街最著名的那間主題酒吧的老闆時,他就更加饑渴難耐了!

那家酒吧規模已經能和一個小型企業比了。

這朱艷也算是一個女創業者,企業家了。

他還從來沒跟女企業家談過戀愛呢!

鄭大錢保持著微笑道:「嗨,正好,我點的包間是整個保利最大的,哪怕再多來十幾個人都不嫌擠!

而且飯菜也是保利的御用廚師做的一百零八道精選菜肴。

我每一樣就只吃一口而已。

您叫小艷的朋友來長長見識,也挺好。」

那語言中,明顯是帶著對鹿一凡的輕蔑。

這讓朱艷聽了感覺非常難受。

「那咱們趕緊上去吧!」朱艷母親都等不及見識一下的說。

「您先等一下,我去我車上拿兩瓶拉菲。

沒辦法,現在真正八二年的拉菲太少了,我又喝不慣其他年份的,只能自己帶了。」鄭大錢抱歉的說道。

「車?難道那輛蘭博基尼是您的?看起來好豪華啊!一定很值錢吧?」 黑道第一夫人 朱艷母親驚訝的問道、

鄭大錢更加得意了,扶了扶眼鏡,笑著道:「嗨,不值幾個錢。也就三千多萬。

我家還有好幾輛呢!」

「三千多萬?!!!」朱艷的母親眼睛里都開始冒金幣符號了!

這要是自己閨女嫁給他了,那還了得?

她們家算是傍上真正的土豪大款啊!

撿個乞丐當駙馬 這麼想著,朱艷母親又看了一眼鹿一凡。

這一對比,差距可不是一星半點的大!

可惜這個小子不知趣,居然還自稱是朱艷的老公!

也罷,今天就讓你小子羞憤交加,自己主動離開!

想到這裡,朱艷母親故意大聲道:「哎,還是鄭總你比較厲害!

開著這麼大的公司,又掙著這麼多錢,結交的都是有頭有臉的人物。

不像某些人,混個骯髒的圈子,結交的全是些亂搞男女關係的敗類。」

說著,朱艷母親還時不時的看鹿一凡一眼。

那意思很明顯了!

你個選秀小歌手的圈子就是臟!

跟人家鄭大錢就是比不了!

(ps:從今天開始,《王者榮耀之無敵逆天外掛》和這本書同時雙更,加起來一天就是四更。也別說東鍋偷懶,畢竟一本書連我的房租都不夠……東鍋家也沒有餘糧啊!!!!)

(本章完) 鄭大錢心領神會道:「嗨,勞動不分貴賤嘛!

雖說戲子在舊社會是下九流的人才幹的行當。

現在不是已經到新社會了嘛!

雖然娛樂圈混的人大部分都很臟,但是還是有少部分人踏踏實實工作掙錢的。

不過男女關係這方面吧,我比較同意阿姨您的看法。」

「看吧!人家鄭總都說了,娛樂圈的男女關係混亂,小艷啊,你可長點心吧!」朱艷母親一邊說,一邊叮囑朱艷道。

鹿一凡在一邊無奈的苦笑。

老子當年為了那群神仙去參加選秀容易嗎?

到頭來居然還被當成一個戲子來diss!

朱艷臉都氣的通紅了!

剛要開口反駁,卻被鹿一凡一把抓住道:「隨便他們說好了。

哥會讓他們知道,誰才是真正的下九流!」

聞言,朱艷點點頭,抱歉道:「凡哥,你別介意哈!我媽她自從我爸生病,花光了家裡的積蓄之後,就對於錢特別的迷戀。

因為她總覺得沒錢就缺乏安全感,是錢把我爸從鬼門關拉回來的。」

「嗨,沒事兒,很正常。愛錢又不是什麼錯?

我也愛錢!

當然,我更愛美人。」

說著,鹿一凡輕輕在朱艷那深深的潔白溝壑的縫隙內,順著滑了一下。

朱艷登時感覺面紅心跳的,好似那剛剛初戀的少女一般。

四個人一起走到了保利會所的門口。

迎賓小姐一看到自己的大老闆鹿一凡來了,本來只是微笑的臉上直接笑的快成一朵花了!

「您怎麼來了不說一聲呢?快!快裡邊請!」

總裁前夫不好惹 「貴客上門,還不快來人伺候著!」

兩位迎賓小姐激動的滿臉漲紅,就跟見了什麼天大的人物一樣。

這不禁讓鄭大錢得意非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