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你放心,等本師父回到神界,拿回屬於自己的東西之後,也讓你體驗一番神二代的優越。”

重獲自由了,心情也好了。

先前的那點不快也煙消雲散了,強者就該大度一些嘛,和一個十幾歲大的孩子置什麼氣。

於是, 這豪門極品我不當了

“謝師尊!”

江沉又磕頭。

本師父?難道不該自稱爲師嗎?嗯,你是師父,你說的算。

大概是第一次當師父,有點緊張吧。

江沉也不在乎這點旁枝末節。

褚月恆很受用。

“本師父還有三天就要離開神州迴歸神界,這三天,本師父要好好給你檢查一下身體!”

不知道怎麼的,褚月恆就想起了江沉先前說的話。

他是男人!

呸!

你當本師父願意給男人檢查身體嗎?本師父恨不得你是個女人!

還未等褚月恆說話,她就看到江沉躺平,一副任你宰割的樣子。

江沉也有點激動。


說不定褚月恆真的能幫助他凝結氣海。

褚月恆一邊嚼着黃連,一邊將手放在江沉的丹田上,思維緩緩的沉入其中。

但是就在下一個瞬間,她就好似觸電一樣,猛的把手縮了回來。

“原來如此……”

褚月恆稍稍的吐了一口氣,她的臉上露出了一個不大自然,卻又很開心的笑容。

“師父!”

江沉看着褚月恆那張慘白慘白,分不清表情的臉,有些擔憂的問道:“能治嗎?”

“不是什麼大病,能治。”

褚月恆燦爛一笑:“你順着現在的境界修煉下去就行,武者什麼的……就是一個稱號罷了。”

江沉:“……”

“等回到神界,我就去把武道境界的規則修改一下。”

大佬就是大佬,開口就是修改規則。

“修改規則,弟子就能凝結氣海,成爲武者了?”

江沉的有點小激動。

“改動一下規則,取消武徒稱號……煉氣境也可稱武者,這樣你不必凝結氣海,也是武者了。”


褚月恆理所當然的說道。

江沉:“……”

“還有。”

驀地,褚月恆認真的說道:“你的丹田,就不要再給別人看了,你的情況,也不能被其他人知道。”

“方纔本師父在你的丹田上加了一道封印,只要修爲境界不超過本師父的,哪怕是衝進丹田也只能看到你是煉氣十重的境界。”

“一直停留在煉氣期,對你不是壞事,反而是天大的好事!若是你一直修煉下去,日後超越神帝也不是沒有可能的。”

超越神帝,又是一張大餅。

江沉也只能乖乖點頭,脫困的褚月恆,絕對不能輕易得罪。

雖然她現在看上去心情很好,但女人善變。

“對了,差點忘了。”褚月恆拍了拍自己的腦袋,笑道:“這裏有一座天地玲瓏局……是當初關押我的那個老王八留下的,現在那貨大約已經死透了,這玲瓏局本師父就做主送給你了。”

雖然是第一次當師父還不太熟練,但一些基本的規矩還是知曉的。

特別是江沉這樣優秀的徒弟……是敵人就能弄死他,是徒弟的話,就得好好培養。

褚月恆瞭解江沉,江沉給她磕了頭拜了師,兩人就不會再是敵人……除非褚月恆要幹掉江沉。

“師父……”

江沉弱弱的問道:“當年英明神武如您,是爲何被關押在這裏的?”

總裁的二手新娘

神界的陣營大戰……自家師父是戰敗的一方,所以才被關押在這裏?

“告訴你也無妨。”

褚月恆站起身來,驕傲的揚起下巴:“當年本師父乃是神界一枝花,第一女神,豔冠天下。不知道多少風流才子,絕世強者拜倒在本師父的石榴裙下。”

“奈何衆神碌碌,皆是庸才,本師父一個都看不上。但有個不知死活的傢伙竟然敢對本師父用強……於是本師父就把他打死了。”

“結果打了小的來了老的……”

“師父就被他背後的那人關押在這裏了?”

江沉下意識的說道。

“不是,他爹也被本師父幹掉了。”

江沉:“……”

“總之就是,打完小的來了老的,打完老的來了個更老的……於是就這樣一直打下去,最終遇到到了打不過的。”

褚月恆有點小鬱悶:“然後我就被他抓住了,他又殺不死我,就只能將我囚禁在神州之下。”

“哦對了,那個最老的老傢伙,本體就是大王八……所以這座島也是王八的樣子。”

江沉無語望天。

褚月恆說的雲淡風輕,但是江沉能想象到,恐怕那等戰爭,已經打到天崩地裂了。

打完小的,來了老的,更老的……會是一個一個來送嗎?大約是掀起神界動亂的戰爭。

逍遙王的兒子,不缺這點分辨的頭腦。

“現在天地玲瓏局變成了無主的死物,說明那個老王八也死了。”

“好了,接下來的時間,本師父就不給你檢查身體了……幫你把這天地玲瓏局煉入身體之中,讓你在不死法大成之前,擁有一點自保之力。”

“對了,咱們的師門叫‘冥宗’,宗門神靈皆以‘冥神’自居……凡是號稱什麼冥神的,皆是我冥宗弟子。”

“不過現在,冥宗沒了。”

說話之間褚月恆有點傷感。

時空長河逆流,她也算是重生一次,當然知道外面的事情。

“不過還有一些傳承未滅,在神界開闢出了一個冥界。冥界衆神膜拜的主宰,就是本師父我了。”

江沉被震了那麼一下。

神州也有冥界的傳說,那是一個無比龐大的勢力。甚至神州大地上,也有膜拜冥神的冥神教。

如此說來,拜了一個師父之後,自己就變成冥界的少主了。

“不過你要清楚,能被膜拜的,永遠只是雕塑。冥界不需要活着的主宰,所以你也不要想着去冥界騙吃騙喝了。”

褚月恆警告道。

江沉乖乖聽話。

說話之間,一點小小的金色印記,融入到江沉的眉心……再然後,江沉就發現,他的身體裏面多出了一個大迷宮。

“好了,你的小情人來了,本師父走了。”

“切記,切記,時空長河倒流是絕對的禁忌,與你的丹田一樣,萬萬不可與他人說起。”

……


慕傾雪正百感交集的看着自己。

褚月恆……已經不見了。

…… 216

“這就走了呀,說好的三天呢?”

對這個新拜的便宜師父,江沉的心裏面還有那麼一點不捨。

褚月恆對江沉挺好,至少之前的事情都一筆勾銷了……畢竟那些事情,隨着時空長河倒流,根本就沒有發生過。

天地玲瓏局已經進入到江沉的身體之中,但這東西具體怎麼用,江沉還是一臉懵逼。

甚至他都不知道那所謂的天地玲瓏局究竟是個什麼東西。

“誰呀?”

慕傾雪看着江沉的臉,疑惑的問道。

“剛剛拜的一個師父……她的名字叫……”

江沉張了張嘴,卻發現他無論如何也說不出褚月恆這三個字來。

“是一個很牛批的人物。”

嘗試了幾次,江沉就放棄了。

“她告訴了我你們的事情……”

江沉看着慕傾雪。

“……嗯。”

慕傾雪點了點頭,道:“這玄武島下面,確實鎮壓着一個人……我們重生之前,沉哥哥真正有能力與司馬御對抗的開始,就是在這裏。”

所以,慕傾雪和司空明月才帶着江沉來到這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