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喬治不在意這些,所以是想拒絕的,他本身就不是一個特別看重權力更替的人。

「也因為這樣,她很孤獨,我沒有時間陪伴她,我希望你能幫我這個忙。」

本著對好友的交情,喬治勉強的點了點頭。可是他對鍾離玖真的是沒什麼興趣,所以只是試著問鍾離玖要不要和他一起組隊做項目。

冥夫的祕密 沒想到這個看起來很難相處的女孩扎巴著大眼睛,不過一會兒就答應了。

想到之前的事情,喬治道「我只當你真的是玖公主派來的人,但是回去想了很久。你的一言一行,都不像是一個被派來的人的表現,而且那些話,你是不可能托別人告訴我的。」

鍾離玖沉默。是的,那些話她是不可能托別人告訴喬治的,那樣對喬治來說,是一件十分丟面子的事情,被拒絕了,還被發張好人卡,只能做個朋友這類話,鍾離玖私下裡說得多絕情,在公開上,她不會告訴第三個人,除非那個人與她本身就是不可分割的關係,比如丈夫,說了也只是為了讓自己的配偶知道自己的衷心,不過現在看來是沒有這種可能的。

喬治道「所以這一場競標我一直在看著你,你的每一個動作,每一個眼神,和之前的你完全不一樣了,可是不知道為什麼,當看到你散場了還沒有走的時候,我就知道,你一定是玖公主。」

鍾離玖看著他,一字一句,很認真的說「我要面對的人很危險,喬治,我不希望你的幫助,我只希望你的客觀和公正來看待你的工作,其他的那是我的事情。我並不想你因為我而牽入你不該牽入的東西里,如果你是我的男朋友,或者我的未婚夫,我認定的配偶,就算是你不願意,我也會拉著你一起,可是喬治,我們之間只有友情,連超過友情,戀情未滿的那種情感都沒有,如果你一定要牽扯進來,我只能告訴你,我們可能連,朋友都沒得做。」

透視狂兵 喬治抬起的手,似乎想是想觸摸她的髮際,可是就那麼頓住了,沒有再往下一步,他的手臂卡在了空中進退不能,還是鍾離玖將他的手按下去的。

「你一定要說的這麼絕情?」

鍾離玖點點頭「我很清楚我的感情,喬治,不要牽扯進來,算是我求你的。」

喬治忽然伸手將她抱進懷裡「可是你知不知道,只要牽涉到你,我就不會客觀公正,我就不會不牽扯進來,你知道我聽到你的死訊的時候的絕望嗎?那種絕望,你永遠不會知道的。玖公主。」

鍾離玖還沒來得及推開他,身子就被一股強勁的力道從喬治懷裡帶了出來。

聞到熟悉的清香,鍾離玖睜大了眼。

來人依舊是那樣溫潤雅緻的笑意「這麼明目張胆占我老婆便宜,我來了也敢動手的嗎?」

上官悠!

鍾離玖抬起頭,對上上官悠目光的那一瞬,不知道為什麼,有種心虛的感覺,就好像妻子偷情被丈夫抓包了一樣的感覺!見鬼,自己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感覺!自己和上官悠且不說什麼都沒有,就是有了什麼,她也沒做什麼對不起上官悠的事情啊,不對!自己和上官悠什麼都沒有! 喬治看著上官悠的臉色非常不好看,可以說十分難看。但是上官悠這個人他還是認識的,因此他緩緩的行了個禮節「上官家主。」

以弱冠之齡就能掌控整個上官家的家主,從來不是什麼善茬,玖公主怎麼會和他站在一起的?

還有老婆?這是中式的對妻子的稱呼吧?玖公主不是夏侯淵的未婚妻嗎?怎麼會成為上官悠的妻子的?

鍾離玖見喬治的目光閃爍,嘆了口氣「如你所見,我已經不是玖公主,如果你還當我是朋友,就把這裡的監視器裡面的東西全部刪掉不要告訴任何人我的存在,還有,就是,上官悠確實是我的丈夫。我們……」她真是憋了好久才生生擠出一句「感情很好」隨即就是冷漠的聲音毫不留情的說著「所以我與你是絕對不可能的,永遠,永遠永遠,不可能的,喬治。」

喬治站在原地,鍾離玖這樣絕情的話將他心中僅存的几絲希望全部焚燒為了虛無,可是……說恨嗎?好像一開始,玖公主就沒有答應過自己呢,所以就是被這樣的拒絕了,也沒什麼好失落的,她從來都是這樣的一個人啊,任性高傲,優雅大方,爽快利落,又乾淨的讓人忍不住靠近。

被上官悠拉出去的鐘離玖其實內心也很忐忑,上官悠一出了門就意味深長地看著她,最後問道「老情人?」

鍾離玖很想給他一爪子哎!哪有什麼老情人?!

「我初戀就一個,男朋友就一個,未婚夫之前也就一個!」說到這裡,鍾離玖自己都感覺自己好虧哎,這麼大好的青春年華,自己怎麼就那麼想不開,在夏侯淵這顆老歪脖子樹上弔死了呢?!咳咳咳,好吧,也不什麼老歪脖子樹吧,但是還是感覺好虧哇!

鍾離玖歪著腦袋,想到。

上官悠看她這個時候還能跑神,也是沒什麼脾氣了,能怎麼著吧,自己找的媳婦兒,哭著都要寵下去!

「你覺得這個投標能中也是因為他的原因?」

這語氣聽著很不對勁啊!鍾離玖在遲鈍也察覺出來上官悠的怒火,可是他生氣的很沒道理啊!他又不喜歡自己不是嗎?不過是將自己當成小恩媽媽的替身罷了,這種醋也吃的嗎?!

她要不要把醋王這個稱號從皇甫辰的身上挪回來,放到上官悠身上?!

鍾離玖很快就打消了這個想法,因為上官悠剛剛的狀態只是一瞬間,就恢復如常,看著她的眼神也恢復了溫和。

「這麼說起來,我是你第二個戀人?」

鍾離玖一瞪大了眼睛,這人好不要臉啊,怎麼能說是戀人?和上官悠是戀人?鍾離玖下意識的打了個哆嗦,和這隻笑面虎是戀人,怎麼被算計死的都不知道!

不過話說,這隻笑面虎實在長得太好看了,嚶嚶嚶,如果不是她心智夠堅定,也不什麼外貌協會的人,早就會被迷惑了好嗎!

想到這裡,鍾離玖閉上眼道「才不是!」不過剛說完這句話就感覺周遭空氣一冷,於是鍾離玖求生欲很強的連忙補上了一句「你是我未婚夫啊!」

那種很冷的氣息瞬間就沒有了,鍾離玖長長的鬆了口氣。

「你怎麼會在這裡?」鍾離玖表示這傢伙不來的話她都準備好去買好多貓糧去喂那些小貓了好嗎!

上官悠淡然抬眼「出差,剛好經過這裡。」

上官悠身後的徐言,看著自家總裁如此面不改色的扯謊,再想了想這幾天的舟車勞頓,十分懷疑會被玖公主一下看出端倪,但是好在玖公主沒怎麼注意。

鍾離玖實際上並不是沒有在意,她看出來上官悠眼底下的青黑,然後驚訝的發現這個妖孽居然有卧蠶,心中暗罵了一聲變態以後,將手搭在了上官悠的手上。

這一搭不要緊,一搭嚇一跳「你的身體氣血虧空的厲害,發生了什麼事?還有你最近一定是沒好好休息的!什麼情況,工作這麼累的嗎?」

如果是一般般嚴重的話,鍾離玖是沒什麼膽子和立場質問的,但是不知道為什麼這一次她的聲音裡帶著幾分連自己都沒察覺的關心與憤怒。

「碰到了點事情。」

上官悠看著這樣的鐘離玖,忍不住挑了挑眉,唇角微彎。

鍾離玖也沒說什麼,只是抬起手,纖細白皙的手輕輕握在他手腕上,看不見的手心,有乳白的光芒緩緩的流入上官悠身體里,上官悠只感覺自己的身體緩緩地在恢復,雖然緩慢但是這種恢復是連同本源一起恢復的,比那些藥物要好不知幾百倍。而且說是緩慢,但是也是以一種驚人的速度在恢復。

「鍾離家的天賦,果然厲害。」

鍾離玖聞言,笑道「雖然我天賦不怎麼好,但是你要知道我的神聖之力可是爺爺說的家族上千年來最純凈的!」

上官悠看到她那邀功似的小表情,忍不住抬手摸了摸她的頭「嗯,玖玖很厲害。」

鍾離玖被誇得臉有點小紅,謙虛的說到「其實還好啦。」

上官悠輕笑一聲「不,如果沒有你的話,我這身體要恢復成這樣沒有個一個兩個月,是不可能的。」

鍾離玖剛想說哪有那麼誇張,但是想到上官悠的身體一直不好,道「你的身體,有好好養著嗎?不能修鍊古武,其實在身體上是會比十二家其他的人吃虧的。」

上官悠挑唇「沒關係,我不是有你嗎?」

鍾離玖忽然感覺到了自己的重要!立馬握拳「你放心!雖然我的靈術階層不高,但是你幫了我這麼多,我一定會盡全力幫你的!」

君待我誠心,我必還君真意!這就是鍾離玖的為人準則!

上官悠知道他的女孩是怎樣的,不過他並滿意這樣的結果,他希望有一天鐘離玖對他的治療,不是因為自己對她的幫助,而是像自己對她的保護一樣,是發自內心的感情。

他會等到那一天的。他對鍾離玖最缺少的就是耐心,但最多的也是耐心。

上官悠一邊想著一邊道「這裡雖沒甚好玩的,但是我們要結婚的話沒時間度蜜月,我帶你在這座城市逛逛吧,還有一下午呢。」

鍾離玖雖然想拒絕,但是不知道為什麼,對上上官悠含笑的目光時,鬼使神差的點點頭,後面發現自己已經同意了的時候,十分懊惱!一定是因為笑面虎長得太好看所以把自己迷惑了!嗯!就是這樣! 鍾離玖坐在車上,看著上官悠,十分認真的說「你長這麼好看,為什麼小恩他媽媽會離開你呢,你是不是做了什麼對不起人家的事?」

上官悠聞言無語了一會兒,他姐姐那是為了找小恩生父去了,那個男人他見過幾面,是一個十分看重國家大義的人,他姐姐選擇他的時候,上官悠試著勸過一下,後來就任他姐姐自己發展去了。

上官蘭其實從某些方面來講和鍾離玖挺像的,不到南牆心不死。

「有一些誤會罷了。」上官悠回答得十分淡然,倒是讓鍾離玖分不清他對那個女人究竟是什麼感情的,不過想到上官悠對自己的照顧,她覺得自己還是十分希望上官悠能找到自己的真愛的,於是勸導道「你長這麼好看,就沒想過降下身段去求一求,說不定看在你這張臉的份上,小恩的媽媽就同意了呢?」

上官悠嘴角抽搐了一下,如果不是正在開車,他估計會轉頭好好看看下這丫頭到底是個什麼表情了。

鍾離玖的表情其實很簡單的,興奮又帶著淡淡的算計感,為什麼要給上官悠找到之前的真愛?原因很簡單,她再怎麼遲鈍也是個女生,女生其實對這方面都很敏感的,上官悠的態度,對她實在是太特殊了,溫柔,親近,又給了她太多幫助,無論是將她當成了一個替身,還是真正的喜歡她,鍾離玖都不會接受,她的心很小,一開始就只容得下一個夏侯淵,現在夏侯淵沒了,她的心也緩緩的沉睡了,不會給任何人打開門。

她只想報仇,拿回自己的一切,守護她的家族,還有就是,上官悠令她感到恐懼。

雖然他永遠都是那樣溫柔雅緻的微笑,可是鍾離玖每每看到的他,都是極具危險性的,就好像西方傳說中的吸血鬼一樣,絕美的面容,最危險的真實面。

鍾離玖問著問著就倒在座位上睡著了,上官悠停下車,他已經開到了郊外,看著天色一點點的黑下去,上官悠沒有叫醒鍾離玖,或者說他放縱著鍾離玖一下午都在睡覺,不,用放縱形容不好,應該說鍾離玖的沉睡與他有關。上官悠將手放在她白皙的額上,「我的玖玖,你還是這樣聰明啊。」

上官悠打開車門,定製皮鞋踩在微微有些濕潤的泥土上,他絲毫不在意那些泥土,一步步走向不遠處,找到了一顆櫻花樹,那櫻花樹上掛著許多許願瓶,上官悠的個子很高,他輕而易舉的就取下了一個天藍色絲鍛的許願瓶,將裡面的紙條拿出來打開正打算看的時候,身邊一道勁氣閃過,綁著高馬尾的女子一身黑色風衣,裡面套著緊身衣,手中捏著他取下來的許願瓶,目光凜冽「悠大人,您怎麼會來這裡?」

上官悠在十二家的身份實際上並不是一個家主那麼簡單,即便不如掌司,但是也是和大統領齊平的身份了,所以夏侯雪霎尊稱他一句悠大人沒什麼差錯。

上官悠看著她,微微挑了挑眉,「你還是在為他守著這棵樹,這周圍還有你設下的禁制,你可知道,這個禁制你害死了多少沒有靈力的普通人?十二家是守護人類的家族,而是屠殺他們的。」

夏侯雪霎手中七星龍淵瞬間出鞘,她揚著劍尖指向上官悠「請悠大人離開,至於其他的事情,與悠大人無關!」

「若是這棵樹,牽扯上了十二家人的感情呢?」

夏侯雪霎的表情冷漠而冰冷「他人生死與我無關,又遑論感情?」

上官悠看了眼那棵樹,他現在已經基本確定,這棵樹上的許願瓶里裝的確實是十二家人的鮮血,只要鮮血還在,就可以定位,還好,上官悠捏緊了手中的東西,玖玖的,他取走了,就算是可以通過命石知道她還活著,也沒人可以確定她的位置了。

想到這裡,上官悠轉身離去。

夏侯雪霎執劍立在他身後,回頭看著這顆櫻花樹,眸光明滅,最後化為一團看不清深處的黑。

上官悠取回鍾離玖的血,剛打開車門就看到鍾離玖笑意盈盈的表情,一向淡定儒雅腹黑多智的悠大人,第一次的,有了心虛的情緒。

鍾離玖直接開門見山的問「你說要帶著我出來玩,就是把我帶到這荒郊野外的喂蚊子?」

上官悠很想說什麼,但是張了張嘴,什麼也說不出口,他能說什麼?本來他給鍾離玖下的術法應該至少會讓她沉睡一天才對!怎麼會現在就醒了?

鍾離玖抬眸看著他,第一次這麼認真地看著他,她算是意識到,和上官悠打交道是不能打太極的,她和其他她接觸的人不一樣,上官悠比她更會算計更冷靜更理智,如果他真的對自己有什麼心思,自己採用拖字訣是絕對拖不過這隻笑面虎的。

鍾離玖想到這裡,眸光中的冷意閃爍。

看到她這樣子,上官悠竟是沒了之前的心虛了,倒是一下笑了「果然,玖玖從來沒讓我失望。」他的女孩啊,敏銳的讓人害怕,雖然他確實沒怎麼隱藏,但是鍾離玖就這樣看透一切,卻是令上官悠有些意外。

鍾離玖打開另一邊車門,覺得車上的空氣太沉悶了,想呼吸一下新鮮空氣。

「上官悠,你老實告訴我,上官恩是不是你的兒子?」

上官悠笑了下「怎麼不叫他小恩了?害怕我拿他來要求你在我身邊?」上官悠的聲音聽起來像是在開玩笑,但是表情一點也不像。

鍾離玖沉默了,她確實有這麼想過,而且上官悠這麼做的話,她也確實是會妥協的,對那個孩子她沒法抗拒,就好像小恩是她自己的兒子一樣,對自己的孩子哪一個母親狠得了心?

「他不是。」上官悠回答很直接,沒有繞圈子,「我沒有初戀,也沒有女朋友,一定要說的話,我只有一個妻子,現在是,以後是。只有你,我的玖公主。」

鍾離玖長長的羽睫一顫,如果上官悠這些話是之前說的話,她一個字都不信,但是三十個億的投資,給她的無限包容和權力,這些天的寵溺與照顧,她不是個石頭人感覺不到。

她嘆了口氣「你還真是和夏侯淵一樣危險呢。」

上官悠的心一下提了起來,雖然即使鍾離玖拒絕了他也不會放棄,但是他更希望鍾離玖是心甘情願,願意和他在一起的!

鍾離玖忽然偏頭看著他,打量他很久,在上官悠都打算開始說些什麼挽留的話了,鍾離玖忽然吻上了他的唇!

上官悠這輩子還是第一次這樣被一個女孩子猝不及防的強吻!

最叫他遺憾的是鍾離玖只是吻了一下就快速退開了。

他還沒反應過來呢!

鍾離玖想了想,這感覺,好像也不噁心。說明她是不是,是可以接受上官悠的?

沒有初戀,沒有前女友,溫柔又帥氣,還會做飯賺錢養家,最關鍵的是這男人從頭到尾好像都是屬於她一個人的哎!鍾離玖莫名感覺自己賺到了,她一直覺得自己經歷了夏侯淵應該看不上其他男人,但是上官悠的出現好像在扭轉這一點,他比夏侯淵更帥氣,比夏侯淵更溫柔,比夏侯淵更在意她,最最重要的是,好像在上官悠的面前,自己總是會被寵成一個小公主,雖然不是特別在意,但是那一個女孩不會喜歡這一點呢?雖然他很危險,但是自己就安全了嗎?還不如趁著這種好男人快要絕種的時候趕緊抓住一個!鍾離玖笑道「吶!我吻過你了,你就是我的人了。」

接著鍾離玖道「我以前是怎樣的,你不嫌棄,我就會一直陪在你身邊。」

上官悠緊緊抱住她,他想過很多種自己的感情被鍾離玖發現后她會有的反應,但是哪一種都不像現在的這種反應這樣令他欣喜若狂。

一向冷靜自持的他這一刻連手都在顫抖「這是你說的,玖玖,永遠,不要離開我。」

鍾離玖輕輕回抱住他「如果你敢欺負我的話!哼哼哼!」 上官悠閉上眼睛「不會的。」

鍾離玖這個時候才想起來問她一些早就好奇的事情。

「你是不是很早就認識我?」鍾離玖問到,「還有你說的那個女孩,是我嗎,是我對不對!」

上官悠看著她大大的眼睛里閃爍的求知慾,忍不住摸了摸她的頭,笑著回答,「對,是你」

鍾離玖原本就十分明亮的眼睛一下更亮了!

「真的嗎真的嗎?那你什麼時候發現喜歡我的?!」

上官悠乾脆將女孩抱進懷裡,鍾離玖也沒掙扎,反倒是找了個舒服的位置在他懷裡坐了下來。

「我十五歲吧。」

鍾離玖楞了一下「那個時候,我應該才十一歲吧?我記得我十一歲沒見過你啊。」

上官悠微微一笑「以前的事情,何必問的那麼清楚?你只要知道,我和你很早就認識就對了。」上官悠摸著她柔順的頭髮,想到十二歲的時候看到的老人。

「你想她看到你嗎?那個女孩的眼睛這麼漂亮,如果看得到一定會更漂亮。」

那是他身為上官家家主的歷練,之前的每一個歷練自己都過去了,只有這一次,他輸在了那裡,重傷,被爺爺秘密送到小島上養傷。

他通過一些手段知道那個女孩已經復明了,看的到這個世界的她會比之前過得更好。

而他,只能拖著一副病弱的軀體直到十五歲才回到十二家匆匆看了她一眼,就是那一眼,他驚覺自己的感情。

她沒注意到自己,站在風鈴花海中來著小提琴,直到身後有人告訴她鍾離家主找她,她才轉過身,跟著走過去,那天她穿了件海藍色的長裙,優雅又俏皮,清新的如一幅水上的墨畫。

「唔,如果你之前和我……唔,算了,就是你以前和我表白我也不會同意的,對我來說,那個時候夏侯淵就是一切啊,誰都比不上他!」鍾離玖越想越感覺很虧「你說我怎麼就看上了那麼一個人呢?還好中途清醒了!」

上官悠但笑不語,其實鍾離玖為什麼看上夏侯淵的原因他知道,但是這已經過去了,就沒必要一而再再而三的提起這些事情了,鍾離玖當年再怎麼成熟也只是一個小女孩,忽然碰到一個長得帥氣還救過她的少年,自然會念念不忘。

不過這一次上官悠是猜錯了,鍾離玖會選擇夏侯淵的原因有很多,那只是其中之一罷了,並不是最主要的,身為鍾離家的嫡女,鍾離玖再重感情,也不會再那麼小的時候就確定了夏侯淵。

上官悠問她「為什麼你會接受我?」

這一點讓他很疑惑,畢竟之前包括今天實際上鍾離玖的態度一直都是排斥的,為什麼會一下轉變了?

鍾離玖撐著腦袋,聞言笑眯眯的說「以前是覺得你有心上人啊,還有了個兒子,我插進去豈不是小三?何況雖然我沒了那個身份,對上官家還是有點排斥的,不過……」她笑著環住上官悠的脖子「從來沒有哪個男生這麼寵著我過,我也不厭惡你的接觸,既然夏侯淵能心安理得和赫連妙在一起,我為什麼不能找一個更好的男生呢?」

上官悠捧起她的臉「在你眼中,我比夏侯淵更好?」

鍾離玖笑盈盈的「當然啊,他太面癱了,也不會關心人。」最最重要的是,欺騙了她的家族與她的感情,在深海里掙扎的那段時間,是她這輩子可能都擺脫不了的噩夢。

經歷過死亡的感覺的人,鍾離玖對夏侯淵是真的沒有喜歡了。

「何況,悠大人碰到什麼事都一定會保護我的,對不對!」鍾離玖問道。

「當然,我的夫人。」上官悠將頭枕在她肩膀上,聞著少女身上淡淡的馨香,第一次感覺到了內心的平靜。

鍾離玖由他撐著,正大光明的觀察起來上官悠的長相,有人說美人的長相有兩種,一種是溫柔了時光,一種是驚艷了歲月,但是現在鍾離玖覺得這種兩種形容放在上官悠身上都無比貼切啊,怎麼說呢?他的五官無處不精緻,像是造物主精心打磨的完美的雕塑,沉靜如水時溫潤如玉,挑唇淺笑時又驚艷了不知多少人的眼,怪不得那麼多女孩喜歡他呢。

上官悠真的是有這個資本讓女孩痴狂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