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後面,林雪初覺得冷場王的稱號並不配慕錦航,經過一番考究以後得知,其實慕錦航對除自己之外的所有人都很友好。

但是一見了自己,渾身的刺都起來了。

……所以自己真的有那麼讓慕錦航害怕?

「我想去透透氣。」憋了許久,林雪初終於說了這麼句話。

慕錦航聽后打開了窗子,然後回到了原來的位置。

林雪初覺得慕錦航主

動跟自己說話其實是一件很奢侈的事。

「可以麻煩你拉一下窗帘嗎?」

慕錦航站起來照做了。

林雪初可以找到慕錦航的真實定位了。

一個智能機器人。

還很帥。

還很高。

還不聒噪。

關鍵是聽話。

機器人拉了窗帘后坐回自己的位置。

林雪初主動跟機器人交流:「我不喜歡在有光的地方存活。」

機器人終於把他的頭朝林雪初轉了一點點。

林雪初:「就是覺得很刺眼,會很不舒服。」

機器人正在傾聽。

林雪初:「但是好多人都不理解我的行為,我覺得不需要理解啊,我喜歡在黑暗裡存活,就像他們不喜歡在黑暗裡存活一樣,心裡知道自己是向著光而行走就夠了。」

由於慕錦航在這個話題開始后就沒有回復過自己,所以林雪初不知道此時的慕錦航在想什麼,只能把自己的習慣包裹在雞湯里說出來。

林雪初說完后沒有動作,接著她就看見了慕錦航打算說什麼。

突然有點緊張。

慕錦航會怎麼評價這些事?

林雪初屏氣凝神。

慕錦航:「哦,我知道了。」

林雪初直接睡倒在了床上。

如果慕錦航的話轉換成發給自己的文字,林雪初覺得自己應該會更加受不了。

但又盼著慕錦航說什麼呢。

林雪初搖了搖頭,在剛剛慕錦航沉默的時候,自己確實把他當成了季玉澤。

季玉澤理解這樣的自己。

而慕錦航不會。

所以就這一點就不能期待。

「我先回去了,明天再來看你。」慕錦航說。

林雪初伸出爾康手叫了一聲慕錦航的名字。

慕錦航轉身。

林雪初坐端正,嚴肅道:「殿下,我知道你為我好才來看我,我知道我其實耽誤了你的時間,明天起你就做你的事情吧。」

慕錦航接觸別的人或者事物的話,肯定會比現在這樣的冷漠態度好吧。

林雪初不想再看見慕錦航對自己那麼冷漠了。

就像季玉澤在對自己冷漠一樣。

得到的多了,就是一點點苦都受不了。

(本章完) 林雪初只看見慕錦航在聽見自己的話以後身體稍微僵了一下。

或許在為自己已經掙脫自己而開心。

林雪初想的很開,跟慕錦航其實就是一個合作的關係,所以也不會多想關於慕錦航的一些事情。

包括慕錦航在回去以後會有什麼舉動。

蘇霄漠已經看見殿下把自己關在門裡不說話好幾天了。

只要一從議事大廳出來,慕錦航保證直接回到自己房間,每天給殿下送飯的時候,蘇霄漠終於知道什麼叫做冷漠了。

這天蘇霄漠在把麵包小心翼翼的放在慕錦航桌子上的時候慕錦航叫住了他。

「殿下,有什麼事情嗎?」蘇霄漠低下了頭。

慕錦航道:「她為什麼趕我出來?」

「請問殿下在說誰?」

「安歲和。」

蘇霄漠:「原來您說的是太太,但是屬下並沒有看見太太把你趕出來。」

慕錦航站了起來:「她的那些話就是有這個意思。」

「所以殿下您這是……」

「什麼?」慕錦航傷感到連說話都沉了下來。

被太太拋棄了。

這話蘇霄漠不敢說出來,只是單純的感覺他殿下凄凄慘慘。

平時從來沒有在殿下臉上見到這樣的神色。

「殿下,您現在想看見太太嗎?」蘇霄漠問。

慕錦航:「我想問清楚,她為什麼這麼對我。」

蘇霄漠:「那現在去問。」

「不行。」

慕錦航在聽見這句話的時候,直接就想到自己之前在林雪初面前站著的時候林雪初的態度。

真的很冷淡。

而且林雪初那天說那幾句話的語氣是很冷淡的。

「沒事的話殿下您先忙您自己的工作。

還想在安歲和臉上看出什麼別的情緒的時候,慕錦航的腳就不再受控制,直接從門口走了出去。

但是鬱結的情緒一直在半空中盤旋。

真的很難受。

從來都沒有過這樣的感受。

也從來都沒有見過這樣的林雪初。

「那殿下去找太太問問?」蘇霄漠問。

慕錦航覺得蘇霄漠說的很有道理,但是一想到自己在見到安歲和的時候可能會被她的態度所傷,所以停住了腳步。

「但是殿下,您這樣下去不是辦法。」蘇霄漠說。

慕錦航:「我問什麼。」

蘇霄漠:「殿下,為了你的愛!不要這麼畏手畏腳!」

慕錦航想了想,蘇霄漠說的對,與其這麼糾結,還不如直接去找安歲和問清楚。

說走就走。

但是要問什麼?

總不能問安歲和為什麼對自己這麼冷漠吧。

「殿下,怎麼停住了?」蘇霄漠道。

「我不知道應該說什麼。」慕錦航說完就轉過了身子。

蘇霄漠及時叫住了他:「

殿下,您別著急,每天找一個理由去找太太就好了,至於問什麼,都是你的表層理由罷了。」

我靠睡覺來升級 慕錦航看了眼手中的花,「走吧。」

蘇霄漠點頭:「等到了以後您直接把花放進太太手裡,什麼都不需要說,太太就會感受到您的愛。」

慕錦航覺得在這個時候,自己能信任的就是蘇霄漠了。

畢竟不知道到底怎麼回事,自己一想起安歲和就感覺把天都背了起來。

很沉重。

一路上慕錦航走走停停,蘇霄漠一直在開導。

等到了林雪初門口的時候,林雪初打算去外面坐一會兒。

看見慕錦航后林雪初順便也看見了慕錦航臉上的神情。

……依舊很冷漠。

「殿下,有什麼事嗎?」林雪初問。

慕錦航:「沒事。」

「是路過吧?」林雪初開口,低頭看見了慕錦航手中的花。

紅藕香消南雲晚 慕錦航點了點頭。

林雪初:「那您接著路過,我先走了。」

「這朵花……」慕錦航開口。

林雪初轉身:「怎麼了嗎殿下?」

「好看嗎?」

「殿下的眼光自然是不錯的,沒什麼事我先走了。」

說完,林雪初只給慕錦航留下了一個背影。

美食供應商 不過一心想散心的林雪初根本沒空去注意慕錦航現在的委屈情緒。

當然也沒空關注慕錦航因為林雪初的話而碎掉的心。

「太太好像,是有點冷漠。」蘇霄漠說。

慕錦航一直看著林雪初走過拐角。

居然第一句話就問自己有沒有事。

沒事就不能來找她了嗎。

慕錦航拿著手中的花黯然神傷。

「明天再來吧,太太好像有什麼心事。」蘇霄漠道。

之後,慕錦航在花園裡看見了跟蔣素依一起坐著的有心事的安歲和。

大笑著說著什麼。

慕錦航把幽怨的目光放到了蘇霄漠身上。

蘇霄漠在看見自家殿下如此眼神以後趕緊抬頭朝前看了一點。

好像太太是很開心。

那為什麼在看見殿下的時候會那麼冷漠?簡直把殿下的心都凍住了。

「殿下,要不要上前打個招呼?」蘇霄漠問。

之後,慕錦航的眼神移到了牧楚身上。

……正跟著安歲和很開心的笑著。

所以,那個位置為什麼不是自己的?

慕錦航向前走了一步。

林雪初在眼前突然多了一束花的時候下意識抬起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