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念想使用的次數也是有限的,當你使用到一定的次數,將再也無法使用,你的實力越高,使用的次數越少,不過你的實力越低,使用的次數越多,但是能發揮出的力量也是越小……

「閣下展現的力量,真是震驚我,那我也得向閣下展現一下我的力量了!」看著李白首釋放出來那驚人的破壞力后,聖虛昊天沒有慌張,而是表現的十分平淡,而且還打算禮尚往來,只見聖虛昊天絕情劍中的劍氣與仙氣在於聖虛昊天的真氣融合在一起,融入了在絕情劍的上面。

「絕情斬!」只見聖虛昊天揮舞出絕情劍,只見絕情劍釋放出一道粉色的斬擊,這股斬擊一般的人根本迎接不了,畢竟這上面帶著仙氣。

而曾經能抵擋住聖虛昊天這一招的只有北冥歸一,然而北冥歸一抵擋住這招也是費了相當大的力氣……

斬擊過來的十分快,李白首伸出手來,而背後的那個念想李白首也伸出來,只見離著李白首三米之外的距離出現了一個暗黑色的透明氣盾,聖虛昊天的斬擊撞擊在了那個盾牌上面。

聖虛昊天看著李白首:「嗯?」

只見那個斬擊與李白首的這股盾牌僵持著,僵持了不知多久后,只聽轟的一聲,那股斬擊散開了,而周圍的人都被那股斬擊所波及,身受重傷,不過迎接聖虛昊天斬擊的李白首,卻是完好無損的用十分平淡的眼神看著聖虛昊天…… 聖虛昊天握著絕情劍衝到了李白首的面前,一劍劈向李白首,李白首閉上了眼睛,只見聖虛昊天的劍劈下來后,一個透明的暗黑的屏障擋住了。

李白首閉著眼睛,而聖虛昊天握著絕情劍對著李白首劈砍,但無論怎麼劈砍都傷害不了李白首分毫,準確的說是無法破開屏障……

然而此時李白首已經握住了拳頭,隨後手一伸,眼睛瞬間睜開一個強大的衝擊波沖了出去,而此時聖虛昊天發現衝擊波沖向他的時候,他根本躲閃不及了。

那強大的衝擊波衝到了聖虛昊天的身上,聖虛昊天瞬間跌落在了地上,地上出現了一個巨大的深坑……

李白首飄在了空中,慢慢的降落,李白首不得不佩服這聖虛昊天的強大,吃了自己這麼強的招數,竟然沒有死……

李白首相信如果是別人吃了這一擊絕對已經死的不能在死了,即使是大乘高手吃了自己這一擊,李白首相信也不會太好受的……

雖然戰場的硝煙讓李白首看不到聖虛昊天,但是李白首感覺出了聖虛昊天的氣息,依然那麼強盛,李白首知道聖虛昊天無大礙,不過受傷是肯定的……

如果聖虛昊天吃了自己這一擊還完好無損的站在李白首的面前,那麼李白首不會在打了,而是轉身逃跑了……

聖虛昊天把劍插在了地上,只見天空當中出現了一個金色的龍……

李白首看到了聖虛昊天,聖虛昊天金光閃現的站在地上,看著李白首……

「自古邪不勝正,李白首你雖然強大,但你終究是邪惡之輩……」聖虛昊天大喊一聲:「天道·龍之咆哮!」

只見那金色的大龍吼了一聲,只見戰場上的人都捂著耳朵,聖虛昊天看著李白首:「天道·制裁!」只見天空出現了一股雷電……

「天道?呵呵!」李白首呵呵笑了起來,天空中的雷電轟轟的響起,黃邪雲看著李白首飄在半空當中,在看到那天空中的雷電的目標正是李白首,黃邪雲與北冥狂一是好友,而且李白首展現的實力,完全是太一聖教未來的接班人,所以黃邪雲絕對不能看著李白首在這裡死去。

他對李白首大喊道:「快跑,聖虛昊天我來對付!」黃邪雲放下手中的戰鬥轉身到了聖虛昊天的面前,然而一個老者在黃邪雲的面前:「小輩的戰鬥,老輩怎麼好意思插手呢?黃邪雲我和你的戰鬥還沒有結束呢!」

「牛鼻子老道,給我滾開!」只見黃邪雲的周圍散發出一股邪氣:「邪道·邪氣凜然!」只見那邪氣噴發出去,而那個老者揮舞了一下拂塵:「火道·火龍捲!」 萌妻擒拿酷總裁 只見一個巨大的火焰龍捲風衝過去,瞬間那火焰龍捲風把邪氣給捲入了進去……

隨後兩者都互相衝向,然後對齊一掌,黃邪雲看向半空當中的李白首:「快跑啊……」

「哼,給我去死吧!」老者哼了一聲,黃邪雲因為注意力沒有在戰鬥當中,瞬間噴了一口血飛了出去,撞擊在了大山之上!

「邪不勝正,今日我就把你這個邪教大魔頭給除掉!」老者飛到了半空當中:「聖火道·滅魂聖火!」只見這老者揮舞著拂塵一股強大的火焰襲擊向黃邪雲,黃邪雲站起來后,身體開始發黑,眼睛突然變紅,隨後衣服漸漸的腐爛,最後變成了一個黑人,身體萎縮,變得十分的瘦小,眼睛散發著那凌厲的紅光,渾身散發著那巨強的邪氣……

「啊呀……」黃邪雲叫道了一聲:「邪道·邪獸!」

「哼,邪魔歪道!」 九洲仙武錄 老者冷哼一聲,只見那火焰重新了已經變為了怪味的黃邪雲。

「段慶雲,我今日勢必殺你!」只見黃邪雲瞬間到了老者的面前,一爪打在了老者的胸部,黃邪雲的手已經不能在稱之為人類的手,而是一個爪子,指甲十分的尖銳和長……

只見那爪子插入了段慶雲這個太虛聖宮長老的身上,只見鮮血已經顯露出來,染紅了老者的衣服……

段慶雲看著黃邪雲,頓時感覺到了不妙,他的手立馬燃燒起來一個火焰:「聖火道·驅邪火!」只見那火砸在了黃邪雲的身上,黃邪雲瞬間飛了出去翻滾在地上,很快那火焰就被邪氣所覆蓋熄滅了。

段慶雲喘息著,看著黃邪云:「黃邪雲你這個魔頭,老夫今日必將除掉你!」只見段慶雲扔出一個符錄:「聖火道·九陽真火令!」只見那個符錄瞬間被火燃燒掉,緊接著黃邪雲的四周出現了旺盛的火焰……

黃邪雲看向段慶云:「你以為這種火焰能奈何得了我嗎?」

只見黃邪雲沖向段慶雲,不過火焰擋住了黃邪雲的去路,不過黃邪雲打算直接衝破火牆壁,不過剛到火牆的那一瞬間他被彈飛了出去,身上還燃燒起來了火焰,他痛苦的嚎叫起來……

火焰圍成了一圈,而黃邪雲被圈所圍住,黃邪雲的地上出現了一個火焰形成大大的火字……

隨後火焰閃爍了一下火光……

而在外面的段慶雲雙手合起來:「五星鎮彩,光照玄冥,千神萬聖,護我真靈,五天魔鬼,亡靈滅形,太上至尊,萬仙奉迎,至尊真令,九陽真火令·滅!」

只見火牆裡傳來的黃邪雲嘶吼的叫聲,黃邪雲的身上已經燃燒起來了火焰……

而此時那天空中的巨大的雷電劈向了李白首,聖虛昊天露出了一絲笑容:「邪不勝正,魔道最終還是要被正道所滅!」

然而當雷電過去后,一股白煙散開,聖虛昊天覺的李白首已經被轟成了渣,不過當白煙散開,他愣住了,他不敢相信:「這……這怎麼可能,你怎麼會一點事沒有?」

聖虛昊天此時也已經震驚了,他想不到李白首迎接那天道之雷,竟然完好無損的站在哪裡……

李白首睜開了眼睛,沒有看聖虛昊天,而是看向那火牆:「太上至尊的,九陽真火令,竟然流傳到了凡界……」 太上至尊乃仙界的一位至尊,也是仙界至強之一,據說是已經超越了至尊的級別……

太上至尊的名號傳的很響亮,不過李白首沒有見過太上至尊一面,只是聽聞……

在仙界面臨李白首的襲擊的時候,這位仙界至尊也沒有出面……

不過太上至尊的門徒卻有很多,李白首見過太上至尊的門徒,見過他們的門徒使用過九陽真火令,所以當段慶雲使用九陽真火令的時候,李白首一眼認出了。

李白首的手中出現了一團黑氣,李白首心中嘀咕道,幸虧這段慶雲的道法不算太強,不然這黃邪雲是必死無疑了……

李白首把這團黑氣扔向火焰,只見那火焰漸漸的散去了,段慶雲看到這個樣子后是一愣,他沒有想到,他引以為傲的絕學竟然被破開了……

九陽真火令是段慶雲在一個上古遺迹當中得到,知道這是仙界之物,也因為這個九陽真火令,讓段慶雲從一個默默無聞的修士,成為了三大勢力太虛聖宮的一位大長老。

黃邪雲此時渾身是被燒傷的痕迹,如果李白首在晚點滅掉這火焰,那麼黃邪雲就已經死了。

黃邪雲看向李白首:「不愧是我太一聖教的天之驕子啊……」

黃邪雲怒吼一聲,隨後他的身體變得越來越巨大了:「邪道·邪獸·二次進階!」

聖虛昊天此時再次到了李白首的面前:「你的對手是我……」只見聖虛昊天一劍刺向李白首。

李白首瞬間抓住了絕情劍,看著聖虛昊天:「你太讓我失望了!」李白首說完一腳踹向聖虛昊天,聖虛昊天直接飛了出去。

李白首瞬間到了聖虛昊天的面前,一手抓著聖虛昊天,聖虛昊天揮舞著絕情劍想砍殺李白首,但是怎麼砍殺,都無法破開李白首的屏障……

李白首伸出一隻手:「毀滅之道·破滅!」只見李白首的手心中閃爍了一下黑色的光芒,聖虛昊天頓時感覺到了一股強有力的衝擊力,他直接飛了出去。

聖虛昊天噴了口血,而此時李白首已經到了地上,腳下出現了黑色的氣息,戰場上的屍體都沉溺在了黑暗當中,而李白首身旁不管是友軍還是敵軍也都被拽入了黑暗當中。

「聖虛昊天你太讓我失望了,我本以為你能與我一戰,但是看到你現在這個樣子,你在我眼裡就是個垃圾!」李白首對聖虛昊天的表現太過失望了,雖然展現出來了那破壞有力的天道,但是對李白首卻是傷害不了絲毫……

然而李白首看到聖虛昊天再也發揮不出強大的破壞力技后,李白首決定快速結束戰鬥,打敗聖虛昊天……

黑氣蔓延到了聖虛昊天的腳下,聖虛昊天感覺到了腳下有著一股強大的引力,正在拽著他的腳,聖虛昊天看著李白首:「這是什麼……」

李白首平淡的看著和聖虛昊天:「你就這樣永遠的沉溺在黑暗當中吧!」

李白首剛說完,只見聖虛昊天釋放出了一股強大的氣息,那一片的黑氣氣息被吹散,不過很快黑暗氣息又結合了起來。

聖虛昊天把劍插在地上,只見散發出一股劇烈的劍氣,讓黑氣無法靠近……

那股劍氣是情聖所留下來的劍氣乃聖人之氣,雖然李白首曾經是至尊,但那畢竟是曾經,現在李白首所釋放的氣息根本奈何不了一絲的聖人之氣,即使到了魔界,李白首也奈何不了的聖人之氣,除非級別接近聖人的時候……

李白首嘴角一笑:「看來沒有太讓我失望啊……」

隨後李白首到了聖虛昊天的面前,一掌打在了聖虛昊天的胸部,聖虛昊天瞬間噴了口血,但沒有飛出去。

「嗯?」對於聖虛昊天沒有被李白首的衝擊波所衝出去,李白首是有些震驚的……

聖虛昊天站著看著李白首怒吼一聲:「天道·天之雷罰!」只見天空再次出現了個雷電。

李白首看著天空,然後又看向聖虛昊天:「難道你就會這些嗎?」

「哼,天之雷罰是我的最強招數,專門轟殺你們這種邪魔歪道!」聖虛昊天對李白首說道。

李白首看著天空:「雷可以說是克制妖魔的利器,但是聖虛昊天啊,你可知道,雷對我根本是無效的,使用出你別的招數吧!」

天空中的雷轟轟的響,只見一個天雷衝到李白首的頭頂,當雷擊打完李白首,李白首完好無損的看著聖虛昊天……

「這怎麼可能……你怎麼可能一點事都沒有呢?」聖虛昊天依然是一臉不相信的看著李白首說道。

「修鍊者要知道這個世界沒有什麼是不可能的事情!」李白首說完刺,一掌打在了聖虛昊天的身上,聖虛昊天直接飛了出去,緊接著聖虛昊天的身上燃燒起來了黑色的火焰……

「黑暗之道·魔神顯現,不滅之炎·黑暗之火!」聖虛昊天的身上燃燒起來了那不滅的火焰,緊接著聖虛昊天在地上打滾起來了,而在與黃邪雲戰鬥的段慶雲看到這個場景后,連忙沖向李白首:「修養傷害聖虛昊天……」

而此時李白首頓時感覺到了自己的體力不支,而只見李白首背後的那個念想瞬間沖入了李白首的體內,李白首頓時感覺到了力量的膨脹,只見地上的死人的靈魂都站了起來,眾人看到這個場景后,都紛紛的愣住了……

「那是死人的靈魂嗎?這究竟是怎麼回事?」段慶雲看著靈魂低聲說道。

當一個人死了,靈魂便會出現,然而靈魂出現后,如果修鍊者不用特殊的方法是看不到靈魂的,然而此時所有人都看到了靈魂,這讓所有人都愣住了……

「萬惡之道·吞噬!」只見李白首張開了嘴巴,只見那靈魂都飛向李白首的嘴巴中……

「這是什麼?」眾人看著李白首,不解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李白首因為使用念想體力不支,所以李白首立馬收回了念想,不過當收回后念想后,李白首發現自己的那個念想竟然快散掉了,因此李白首打算用這個念想最後一絲的力量幫自己晉級…… 當靈魂都聚集在了李白首身上的時候,天空已經出現了雷電……

這是渡劫天雷,而天空也變成了血紅色……

黃邪雲和段慶雲也放下了手中的戰鬥,而是看著天空中的血紅色的云:「這是什麼劫,怎麼從來沒有見過?」

「我在古書上看過,這是血雲九天劫是傳說中的劫難,沒有想到這李白首竟然能召喚出來這種劫難!」聖虛昊天從地上已經爬了起來,因為李白首念想散去,李白首晉級,因此李白首散開了那黑暗之火……

黑暗之火固然不會熄滅,但是在他燃燒的時候同時他的釋放者是一直消耗著力量的,所以李白首收回了在聖虛昊天身上的那個火焰……

這讓聖虛昊天逃過了一個死劫……

李白首看著天空當中的雲,血雲九天劫,是太古之劫,傳說上古之神都被這劫難給轟成了渣,李白首沒有想到自己渡劫就迎接了這種劫難。

雖然這個劫十分的強大,但是李白首絲毫不虛,李白首對著天喊道:「要劈,就趕緊的劈吧,有種把我李白首劈死!」

「這李白首實在是囂張至極,竟然敢叫囂天劫!」一旁的段慶雲說道。

聖虛昊天看著天空中的李白首:「這李白首就是個怪物……」

「血雲九天劫,乃上古大劫,我就不信這李白首能強到硬抗上古大劫?」段慶雲冷聲說道。

上古大劫是超越天劫的已經劫,一般可以說渡劫是不會迎來這種劫難的,而李白首特殊曾經是至尊,因此來能引來這種超越渡劫天劫的天劫……

血運九天劫,一共九次,一次比一次高,當迎接了九次后,便成功渡劫,曾經上古之神迎接這九天劫,在第九次直接被轟成了渣……

上古之神是傳說中的人物,傳說超越了至尊的存在,只存在書中,人們並沒有見過……

天劫的第一下降臨了,劈在了李白首的身上,血雲遮蔽了李白首的身體……

段慶雲冷哼道:「恐怕這李白首已經被轟成了渣,竟然敢叫囂天劫,真是自不量力……」

不過當段慶雲說完后,血雲就散開了,李白首的衣服已經破爛了,不過李白首的身軀是完好無損的,而李白首的背後出現了一個紋身……

但是什麼紋身看不清楚,緊接著第二道天劫下來了,李白首的身體依然紋絲不動的站在哪裡,李白首看向天空:「這就是血雲九天劫嗎?也不過如此啊……」

「這簡直是個怪物,已經不配稱之為人類了……」聖虛昊天看著李白首手不挺的顫抖起來。

而絕情劍的聲音突然出現在了聖虛昊天的腦海里:「想活著就永遠不要給這個人為敵,這個人不是你能超越的存在……」

「是誰在說話?」聖虛昊天聽到有股奇特的聲音傳到自己電腦奧海仙是一愣,連忙大喊道……

周圍的人都看向聖虛昊天,段慶雲看向聖虛昊天:「昊天你怎麼了?」

「我聽到了一股奇特的聲音!」聖虛昊天說道。

「奇特的聲音?是什麼聲音?」段慶雲疑惑的問道。

「我也不知道……」聖虛昊天剛說完那股聲音在傳來:「不要在看了,我是絕情劍,你手中的那把絕情劍!」

「你怎麼會說話的?」聖虛昊天下意識的說道。

「我會說話你不用管,你只需要聽我的就好,想活著就不要與那個人為敵,那個人不是你可以超越的存在!」絕情劍的聲音再次傳入了聖虛昊天的耳朵里。

「那個人?」

「萬惡之王,李白首!」絕情劍說完,就再也沒有了聲音,聖虛昊天看向天空:「萬惡之王·李白首?」

當他反覆的念這個名字的時候突然想到了什麼,他渾身一顫:「是那個被鎮壓在鎮魔山下的魔頭?」

被絕情劍提醒,聖虛昊天看向李白首,不知不覺的有些恐懼和顫抖……

聖虛昊天為什麼起名為昊天,其實這也是他崇拜昊天的原因,打敗了,世間第一魔頭萬惡之王·李白首……

聖虛昊天苦笑的搖了搖頭,自己崇拜昊天,卻不知道昊天打敗的人是誰,他覺的自己可笑……

其實主要沒有多少人記得李白首這個名字,人們只知道魔尊,萬惡之王,魔帝這幾個稱呼,而他的真實姓名,沒有人會記得……準確的說是沒有多少人會記得。

聖虛昊天看向迎接天劫的李白首,此時李白首已經開始迎接第七道天劫了,前面的天劫都沒有奈何的了李白首絲毫……

「他是至尊級別的人物,這種天劫怎麼可能奈何得了他呢?」聖虛昊天搖了搖頭,知道了李白首的身份后,聖虛昊天對李白首也沒有那麼恐懼了。

因為李白首曾經是魔尊,他表現的在怎麼可怕都是理所當然的……

然而聖虛昊天沒有打算聽從絕情劍的建議,反而因為絕情劍他激起了要徹底打敗李白首的想法……

「天帝昊天無法完成的事情,就有我聖虛昊天來完成吧!」聖虛昊天平淡的說道。

聖虛昊天視天帝昊天為偶像,崇拜著天帝昊天,他心中一直希望超越天帝昊天,然而這個世界並沒有天帝昊天那個時期那麼混亂,沒有什麼混世四大妖尊再次攪亂世間,也沒有萬惡之王·魔帝,讓魔道盛起,更沒有滅世七尊·顛覆九界,也沒有冥界之主讓世間亡靈直現等等……

他所看的世界雖然有惡人,有邪魔歪道,但都是一些小蝦米,在聖虛昊天的眼裡,他一直希望能出現一個真正的邪魔歪道,讓他打敗,但是他一直沒有看到擁有那種的實力的邪魔歪道……

然而當認清了李白首的身份后,聖虛昊天那早已經滅掉的激情突然再現,萬惡之王李白首是聖虛昊天都沒有打敗的人,他覺的只要自己打敗了,那麼他就能超越天帝昊天……

看著李白首,聖虛昊天握著手中的絕情劍越來越緊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