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是帶着一身傷回來的。”撒隆的傷還沒有痊癒,雙臂一擡就會疼痛無比,所以他只能耷拉着兩條胳膊,儘量不去動它。

“能回來就不錯了——嗯,姐姐你看。”妮悠指着前面喊道。

清新和星雲他們順着他手指的方向往前望去,只見正是上次夜幽爲清新贏回手套的那個地攤。

清新心中立刻泛起漣漪,她羞紅了臉握了握手上戴着的手套,然後悄悄看了一眼夜幽露出含情脈脈的微笑。


夜幽也身體一下僵直起來,杵在那裏一動不動。

星雲在後面輕輕撞了他一下,然後對在耳邊說:“夜幽,什麼時候對清新表白。”

夜幽一聽這話,臉色直接變得和番茄一樣紅,“星雲,你在…說什麼。”

“夜幽,敢於表白自己的內心,纔是真正的男人。”風嵐在一旁有板有眼地說。

“沒錯,夜幽,我們都去寒冰城轉了一圈又回來了,你也敢有點進展了。”撒隆也在一旁推搡着夜幽。

夜幽急了,“你們…不要胡說,我們還要去玄冰城了,趕快問問什麼時間有船吧。”夜幽急忙朝售票處走去。

見夜幽要溜,星雲他們哪裏肯放過了他,仍是在他身邊不依不饒。

“請問什麼時候有去玄冰城的船,是玄冰不是寒冰。”夜幽一字一句地強調道,生怕再弄錯了。

“夜幽,你還沒回答我們呢,到底什麼時候跟清新表白。”星雲在一旁訕笑道。

“是玄冰城嗎?”售票在一旁問道。

夜幽一聽到清新的名字全身的神經都如同觸電一樣,他不去理會星雲他們對售票員回答道:“是的。”

“夜幽,別岔開話題,現在是在討論你和清新的問題。”撒隆也興致勃勃,情竇初開的少年們就是對這樣的話題特別有興致。

夜幽就一條道的走到底,死活不去理會他們,但是心臟卻在怦怦亂跳。

“這個夜幽,平時看起來挺聰明,怎麼到現在都還沒行動。”妮悠交叉起胳膊,一臉打抱不平地說道。

“什麼啊,妮悠。”清新嬌滴滴地妮悠說道。

妮悠把臉湊過來,瞪大眼睛壞笑着看着清新。

清新臉上很快就紅了起來,“你在看什麼啊。”清新嬌嗔道,但嘴角卻浮出羞澀地微笑。

“哼,還給我裝。”

清新撅了撅嘴,然後眼睛偷偷瞄向夜幽的方向,看着他的背景,心中泛起幸福的笑意。

“不好意思,我們這裏沒有船去玄冰城。”

“什麼?”售票這話一出,本來正在起鬨的星雲他們把目光轉向了售票員。

“是的,久良城是沒有船去玄冰城的。”售票員極其確切地對他們說道。

“那我們要到哪裏去坐船?”因爲這裏是個大海港他們纔會來這裏,沒想到這裏竟然沒有去玄冰城的船。

“我想任何一個地方都沒有去玄冰城的船。”

“爲什麼?”星雲一臉的不解。

售票員很有耐心地對這些少年解釋道:“玄冰城是個隱世的城邦,根本和其它地方沒有來往,所以就沒有船隻去那裏了啊。”

“那…我們要怎麼去那裏?”星雲一聽有些犯愁了,這大海不比陸地可以讓他們自己走過去,也沒有地圖可以做嚮導,這可如何是好。

“你們出了久良城向南邊走有個漁村叫枯葉村,那裏的漁民有時會去那個島上,你可以去那裏問問。”

“好吧。”星雲嘆了口氣。

“我們走吧。”星雲他們有些沮喪地朝後走去。

夜幽深深呼了口氣,總算轉移開了他們的注意力,他悄悄看看清新,臉上泛起微笑,等到時機成熟了,他自然會表白的,他要等到最合適的時候,那樣纔不會倉促。 藍田修士雖然以前也聽說過楊恆的事,但是現在親眼看到對方這麼容易就越級斬殺了一個對手,心裡震驚不已。

「我跟你們無冤無仇,放我們走吧!我不會把你們的身份說出去的!」已經大汗淋漓的黑臉修士開始求饒,他的聲音也有些顫抖。

他對棟竜尊者本就落了下風,如果楊恆要對他出手的話,他肯定是必死無疑。

「對,放我們走吧!以後我們井水不犯河水!」瘦高修士一臉凝重地說道。

「天下有那麼好的事?打不過就想走?如果現在我們佔了下風,你們會放我們走嗎?」楊恆鄙夷地說道,手裡的貫虹劍朝著黑臉修士劈了過去。

黑臉修士在一百多道紫色劍芒的圍攻下,馬上就被棟竜尊者的血網給包裹,身體迅速乾癟下去,所有的精血都被吸走。

棟竜尊者一解決掉對手,立即就停了下來,一臉戒備的看著楊恆。

「你放心,我說了不會對你動手就一定不會動手。即使下次我死在你手上我也不會後悔!你還是趕緊出手殺了他吧,說不定會有其他的修士過來。」

楊恆一邊說著,一邊將黑臉修士的空間戒指收了起來,然後朝著瘦高修士沖了過去。

棟竜尊者猶豫了一下之後,也跟了上去。

瘦高修士看到楊恆和藍田尊者都沖了過來,臉色已經變得一片蒼白,立即祭出了一團紫色的火焰,隨之而來的高溫使得周圍的空間開始曲扭。

八級靈火?


楊恆心中驚訝了一下,立即用神元來抵禦周圍的高溫,「星空分裂劍」劈了出去。

重生之廢后奪權

霸道總裁夜夜歡 ,體積迅速變大,變成了一片汪洋火海。

周圍的溫度再次升高,發出一陣噼里啪啦的炸響聲。

楊恆看到他的劍芒砍到火海裡面之後,就如水入大海一般,消失的無影無蹤。

「我看你能堅持多久!」他一聲輕喝之後,手裡貫虹劍再次劈了出去。那片火海的威力雖大,但是神元的消耗也大。

他和藍田尊者以及棟竜尊者三個人,要把瘦高修士的神元耗盡也不是什麼難事。到了那個時候就是瘦高修士的死期。

棟竜尊者的暗紅色血網很快就和紫色的火海交織在一起,使得火海的面積在慢慢減小。

瘦高修士在楊恆他們三個的聯手攻擊下,頭上已經大汗淋漓。他的紫色火海也越變越小,最終變回了本體。

一人之下在漫威 ,身體開始膨脹起來。

楊恆看到對方要自爆神府,立即往後面退去。他還沒退出多遠,就看到瘦高修士呆在了原地,身體也停止了膨脹,然後被棟竜尊者的血網給吸成一具乾屍。

他看到棟竜尊者朝著瘦高修士的空間戒指沖了過去,馬上就知道剛剛是對方用了神識攻擊,目的就是為了瘦高修士的空間戒指。

「他戒指裡面的東西都可以給你,但是他使用的這個靈火戰技我要了!」楊恆知道已經來不及去搶這個空間戒指,大聲喝道。


棟竜尊者把空間戒指抓在手上之後,從裡面拿出一件飛行法寶,然後把戒指丟給楊恆,冷聲說道:「現在可以讓我走了吧?」

「不急,到時候會讓你走的!」楊恆把戒指接過來,把那幾具屍體全部焚燒掉之後,看著還在空中漂浮的那團紫色靈火。

「你這是什麼意思?」棟竜尊者的臉色馬上就變得陰沉無比,「你以為一個八級陣法能困住我嗎?我要破掉這個陣法也不是什麼難事,只是不想浪費時間。」

「我當然知道這個陣法困不住你。但是我現在要收服這團八級靈火。這期間說不定會發生什麼意外情況。你如果不想我出事把你的秘密說出去的話,就留下來跟我一起走吧!」

楊恆說完就吃了一個丹藥,然後盤膝而坐,開始恢復神識。

如果他早知道瘦高修士有八級靈火的話,他寧願多花些時間殺掉白衣修士也不會用神識攻擊。現在他只能等到神識恢復之後才能收服這八級靈火。

棟竜尊者已經被氣得說不出話來,雖然很想動手將楊恆殺掉,但是藍田尊者一直在盯著他,他只能找了個地方坐了下來。

過了兩個多時辰,楊恆的神識恢復了快一半,準備收服靈火的時候,棟竜尊者也站了起來,冷聲說道:「明玉宗剩下的三個修士也朝著這邊過來了!」

楊恆聽到這個消息,眉頭一下就蹙了起來。

他們三個之前都消耗不少,到現在也沒有完全恢復。如果再對上戊興尊者他們三個,很可能不是對手。

雖然他很想將瘦高修士的八級靈火給收服,讓自己的靈火升級。

但是現在的情況讓他不得不放棄這個想法,立即收掉陣法,和藍田尊者朝著後面飛去。

他知道棟竜尊者的神識要比一般的至尊境中期修士還要強大,棟竜尊者能發現戊興尊者,戊興尊者不一定能發現他們。

如果他現在還不逃,等到戊興尊者發現了他們,他們到時候要面對的肯定是無休止的追殺。

棟竜尊者看到楊恆他們逃了,立即朝著另外一個方向飛了出去。

楊恆一直逃出了上萬里,確定了戊興尊者追不到他之後,對藍田尊者問道:「你接下來有什麼打算?」

「我只是一個散修而已,之前聽說你是一個八級煉丹宗師,要不我以後就跟著你吧?」藍田尊者回道。

「你也知道我的身份和處境,我也在到處逃竄。你跟著我的話,隨時都可能被那些大勢力的追殺,你還是先走吧!」楊恆對藍田尊者的印象不錯,也不想害了對方。

「哈哈!你也太小看我了。你都不怕,我怕什麼!如果怕這怕那的話,乾脆就不要修鍊了。你年紀不大就已經是一個八級煉丹宗師了,說不定我跟了你,這輩子還能有機會突破到至聖境界!」藍田尊者豪氣地笑道。

楊恆也沒再說什麼,立即繞開他們之前打鬥的地方,朝著辛龍城的方向飛去。

一進城之後,他就將神識釋放出去,開始尋找那個有「神靈草」的清秀修士。

他本來打算將那三個修士殺完就立即回城等著這個清秀修士從交換大會出來,只是沒想到中間會有八級靈火耽誤了這麼多時間,使得他錯過了這個機會。

他將大半個辛龍城都查探了一下,根本就沒發現這個清秀修士的影子。 白毅跟隨這三位修士來到一處城池,這城池外圍盡是無數塊磐石堆砌而成,這面前的城池上寫着宜城二字,整合字跡古樸,透露着一股滄桑之氣,好似在歷史長河的歲月之中洗禮過一般。

“這宜城便是中轉站!走過這宜城便能知曉寶藏的具體位置了,這宜城乃是一座古城!城中大多都是百姓,但是隱晦的修士更是大有人在!

整個三重天的修士知曉這隱蔽的城池的人也是少之又少!如今你跟隨我們倒也能學習和見識一番了!”馱着背的修士看向白毅開了口,但是他的神情卻沒有一絲激動,反倒是顯得無比凝重。

“這宜城之中,耳目衆多,進入之後你便施展你的神通,但凡是這周圍跟隨我們,亦或者是行動詭異者,你大可告訴我等,暗中殺了便是,否則我們的麻煩只會越來越多!

這宜城對於百姓來說倒是十分適合居住,但是對於我們修行者來說,這就是一趟渾水!”

“何意?”白毅聽到這話,心中倒是升起了一股疑惑。

“何意?這宜城便是獲取寶藏的重要地點!在這宜城後方便是墓山!在這墓山之中藏有無數寶藏,這墓山的陷阱更是多到數不勝數!若是消息有錯,那一旦進入墓山,便是有去無回!而這宜城便是覈對信息的重要之地!

每一個在這城池之中的修士都是抱有目的得!因此這宜城也是充滿了殺機!所以我們一定要小心,這也是爲何我們三人會看中你的原因!”那渾身上下纏着紗布的修士也說道。

“原來是這樣!進入這宜城之中我會盡全力去探測周邊的環境!”白毅點了點頭,再次看向這宜城,則是一臉的謹慎之情。

片刻之後,白毅便跟隨這三人一同走進了這宜城之中,果不其然,自從白毅一踏入這宜城之時,白毅便發現在自己的四周,彷彿是有無數雙眼睛在看着自己,這一雙雙的眼睛全部都在凝視着自己等人的一舉一動、一言一行。


“三位前輩,這據我探測,好似每一個修士都對我們抱着一份敵意啊!”白毅看向這三位修士緩緩而道,神情之中沒有一絲緊張,反倒是顯現出了一臉笑意。

“這還用你探測麼?明擺着的現實啊!”那一身橫肉的修士看先白毅則是一臉的笑意。

“這宜城亦是如此,充滿敵意的你一定要知曉,這些人定是抱有目的的修士!不但如此,更是會通過各種方式,對我們進行一番跟隨與打探!我們也不必太過在意,等他們放鬆了警惕之時,我們在行動好了!”那馱着背的修士再次說道。


白毅看的出來,自己跟隨的這三位修士已然是不止一次來過這宜城了,要不然也不會表現的如此篤定與從容!隨後,白毅便於這三位修士來到一家店鋪之中。

“店家,上一些酒水與熟菜,我們倒是有些飢餓了!”那一身橫肉的修士大聲喝道。

“得賴!上等的酒水與大盤牛肉!”一個小二帶着一臉的微笑走來,看了看白毅四人,倒是輕咦了一聲。

“敢問四位客官是路過此地,對這宜城不熟吧?”

“什麼意思?”馱着背的修士開了口,神情依舊淡定。

“若你們是外來的修士,路過此地也就算了!若是抱有目的而來,我勸幾位爺還是謹慎些好!這宜城最近恐怕不**穩!還是速速離去吧!”這小二也是語重心長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