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洛歸明也不好受,這樣的姿勢想要躲閃另外三頭凶獸的攻擊,顯然是很難的,尤其還有頭以力量聞名的岐牛獸。洛歸明只感覺自己被一輛飛馳而來的坦克撞上了一般,身體一時竟然不受了自己控制,飄飛了出去。戰甲能很好的抵擋利器的攻擊,但對於蠻力的撞擊,卻基本消弱不了。

這是也是輕甲的致命弱點,如果是重甲就能。

洛歸明轟然砸在了一顆大樹的樹桿之上,要三個人才能合圍抱住的大樹,竟然被洛歸明砸撞的搖晃了起來。洛歸明忍不住的是又吐了口血,臉上微微有些蒼白。全身血跡斑斑,樣子顯得異常的狼狽。洛歸明感覺自己的骨頭都要散架了,如果沒有戰甲的保護,恐怕都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洛歸明也認識到了戰甲的重要性。

「殘,你想害死我啊。」

「你死不了,能讓你在五頭凶獸的圍攻下只受了點內傷斬殺了兩頭,你還想怎麼樣,真以為我是神啊,最關健是你現在還太弱了,我最多也就能做到這樣了。」

洛歸明撇了撇嘴,不置可否,是啊自己的實力還是太弱了點。強生二重,對上六頭二級凶獸,而且其中還有岐牛和獅虎這樣恐怕的存在,如果換個人來,恐怕已經死的不能再死了吧。

「吼!」

獅虎獸張開那血盆大口,昂天發出了一聲響徹天地般的怒吼,本以為再一次衝擊就可以殺死的人類,卻異軍突起似的斬殺了它兩名手下。剩下的四頭凶獸把持住了四個方位,死死的盯著洛歸明。

影狐死了,洛歸明也感到輕鬆了與多,彷彿束縛在自己身上的一層枷鎖被解除了。不過形勢依然十分的嚴峻,那頭受傷的鋼狼獸和焰豬獸到是沒有威脅,但岐牛獸和獅虎獸卻讓人頭痛不已。

絲絲!

一片落葉從洛歸明眼前輕輕飄落,洛歸明心中一時間有種莫名的觸動,看著那片葉子在空中被風吹的左飄右移,搖曳不定,但還是一點一點的降落,最終落於地上。

「嗯,這是?」

洛歸明心頭,觸起了一股說不出的意念,彷彿領悟道了什麼,卻又有些朦朧。

絲絲!

又是一片葉子落下,徐徐飄來,那投莫名的悸動感更加的強烈了,洛歸明情不自禁的用劍接住了那片落葉,但是那片落葉卻在劍身上輕輕一滑,繼續下落。

「哈哈,我明白了,原來是這樣!」

洛歸明心中一動,豁然開朗,彷彿一扇新的大門被他打開。

「劍法唯快不唯,這是為什麼?那是因為速度完全可以彌補力量上的不足,唯快不破,重要一個快字。就比如我以五十米每秒的速度刺出一劍可以擊穿一塊石頭,那麼我如果以一百米每秒的速度擊出,就可能擊穿一塊鋼鐵了。《落葉斬》卻不是唯快至上的道理,而是講究一個慢字。但這一個慢字,卻有著它獨到了含意在裡面。速度慢,但力量卻強,是以慢的速度,來催發出更強的力量出來。就好比這落葉,速度慢不慢?但是我的劍卻也擋不住它的下落之勢。」

這個道理很簡單,比如說一個普通人叫他拿一根筷子去敲打石塊,那麼任他有多力大無窮,恐怕也別想敲碎石塊。但是如果給他一把鐵鎚,那就算他輕輕發力,也能輕鬆的將石塊敲碎。

快有快有道,慢同樣也有慢的道。

「哞!!」

岐牛獸猶如青牛踐踏一般狂奔而來,它頭頂上那成三叉戟的犄角,就像是一柄神兵利器一般,洛歸明毫不懷疑就算有戰甲的防守也會被這犄角戳穿。岐牛的爆發力恐怖,四蹄飛踏之下,帶著一地的草泥,猶如一輛重型的坦克開來一般,地面都為之震動。

岐牛獸一撞之力,就連一輛以六十碼開來的小車也能被它撞翻。

「吼!」,獅虎獸也坐不住了,嘶吼了一聲如猛虎下山一般撲來,那彪悍的身軀,來勢洶洶,讓人心生畏懼,不敢櫻其鋒芒。

「來的正好」,洛歸明一掃頹勢,虎軀一震,意氣風發。蓬勃的戰意噴薄而出。

岐牛獸第一個衝到了跟前,那滾滾而來的氣勢,這一刻噴發出了極點,三根犄角也是寒光閃爍,似是要在洛歸明的身上捅出三個血窟窿出來。氣浪襲來,熱浪中夾雜著一股特別刺鼻的味道。

絲絲絲!

樹枝搖擺,落葉紛紛。

「滾」,洛歸明輕喝了一聲,一劍慢慢向岐牛獸的頭上斬去,岐牛獸卻絲毫不顧的繼續前沖,似是拼著刀上挨一刀也要將這個人類活活給撞死。岐牛獸的頭,是它全身防禦最強的地方,一般強生二生的武者一劍是很難傷到它的。

這也是岐牛獸衝撞起來可怕的原因。

蓬!

沒有什麼花哨,沒有讓人眼光繚亂,看似平平無奇的一劍劈在了岐牛獸的頭上。

這一劍斬下,洛歸明就感覺自己彷彿一時間擁有了無窮的力量一般,原本自己的力量不超過三千斤,但是這一劍,他卻感覺到最少有八九千斤。

岐牛獸衝撞起來雖然可怕,但力量應該是在四千到五千之間,八九千斤之力,已經大大的超出了它的極限了。

哧啦!

劍就像是割豆腐一般,沒有多少阻力的就切入了岐牛獸的腦袋裡。岐牛獸腦袋也是頓然一沉,前蹄一軟,頓時失去了重心身體往前一傾。 洛歸明被岐牛獸帶的在地上滑出了一道十米長的淺溝才穩住了身形,洛歸明的劍卻死死的抵在岐牛獸的腦袋上,劍身已經完全的斬入了岐牛獸的腦袋之中,白色的腦漿和紅色的血液混在一起如泉水一般潺潺流出,灑出了一條長長的血帶。

岐牛獸那猶如碗口般大的眼珠子里波光流轉,有著幾分恐怖和不幹。

「哞!」發出了一聲低鳴的慘叫聲,岐牛獸再也堅不住自己龐大的身軀,慢慢的倒下。

「吼!!」

獅虎獸變得更加的暴戾,鼻息冒火,張開巨口,一片森然肅殺。猶如猛虎下山一般,帶著一股勁風呼嘯掠來,想要把這個人類撕碎在它虎口之下。無論是速度力量還是防禦,獅虎獸都沒有缺點。其實嚴格來說,獅虎獸都可以納為三級凶獸。

那濃郁到催人心寒的氣息滾滾襲來,猶如洪潮一樣將洛歸明吞噬,幾道寒光猶如從九幽疾來一般,讓洛歸明一陣汗毛豎立,眼睛一凝,抬劍就擋。

獅虎獸的前爪,猶如一柄重達萬鈞的重鎚一般,又如隕石從天而降似的,轟然砸在了洛歸明的劍身之上。

「鏘!!!」

一陣金屬的交鳴聲綿綿響起,迴音不絕。 神豪從簽到開始 火花電石之間,洛歸明只感覺被一座小山砸中了一般,握劍的又手頓時麻木了,微微顫抖,虎口都有些開裂,殷紅的血把劍柄染紅。整個人,也是再次的倒飛了出去,洛歸明雙劍猛然往地上一插,劍插入了岩石之中半米,但依然很難消弱這股霸道的猶如泰山壓頂般的力量。

哧哧哧!

火花電石,劍在岩石之上劃出了一道長長的深道子。

洛歸明心中一懍,有點駭然於獅虎獸的力量強大,那一爪的力量,怕是不低於五千斤,比一般三級凶獸的力量都有之過而無不及了。

就力量而分,600-2000斤為強生一重,2000-4000斤為強生二重,而4000-7000斤為強生三重。當然這只是車量方面的劃分,力量達不到了,不一定說實力就達到了。一個人的實力,身體力量素質占的比重,並不是絕對的。

所以會發生有高一重的武者卻被低一重的武者打敗的事迹。

「吼!!」

一擊得手,獅虎獸更加肆虐了起來,還沒等洛歸明停穩又是一爪拍了過來,似是想要將這個人類生生的拍成肉糜。

「哼,死」,洛歸明目光如炬,輕喝了一聲,渾然不過虎口的撕痛,揮劍再次施展『乘風落葉』,一劍緩慢的推出,與獅虎獸的閃電般的利爪一比,顯得那麼的蒼茫無力,格格不入。獅虎獸再次用那可以抓碎鋼鐵的利爪拍向了洛歸明的劍。

蓬!

火星撞地球一般,猶如兩輛疾馳在高公路上的車相撞一般,巨大的能量猶如炸彈爆炸一般在獅虎獸的利爪之上爆開。

蓬!

血朵爆開,獅虎獸那隻爪子頓時炸的血肉模糊,白骨森森。

「嗷!!!」

獅虎獸發出了一聲痛苦而又爆怒的嘶吼聲,它的一隻前蹄已經被廢了,它的眼裡閃過了一絲恐怖但更多是爆怒,它不明白為什麼這個人類手中的劍,空然變得如此的歷害。

當然,洛歸明也不好受,他也承受了不小的反震力,再次被震飛了出去,虎口的裂口加大。

洛歸明絲毫顧不上身體上的疼痛,一穩下來,再次向獅虎獸掠殺了過去,一鼓作氣再二衰三而節的道理,洛歸明知道。

「孽畜,受死吧」,洛歸明猶如一隻螳螂一般,一躍身體拔到了空中五米高,然後一個府沖而下,又是一劍向獅虎獸的腦袋之上劈斬而下,似要一劍將這獅虎獸斬成兩半。

「吼!」

獅虎獸的吼聲里,已經沒有了以前的那種王者霸氣,相反是多了幾分怨怒。廢掉了一蹄,讓它的行動大大的受阻,一身的實力,恐怕連兩層都不到了。面對從天而降的洛歸明,它只能昂頭張開那近乎可以吞下整個人的大口對著洛歸明咬去。

「死!」

蓬!!

劍斬在獅虎獸的頭骨之上,劍嗡嗡一震,洛歸明震的手幾就要脫劍了,就像是砍在了金鋼石上一般的堅硬。

咔嚓!

劍只是斬進了幾盡便勞勞的卡住了,再進不了。

「嗷!!!」

悲鳴的嘶叫聲是那麼的凄厲,掙扎了一番,獅虎獸轟然倒里,頭顱之上,血如噴泉,白骨森然。那比碗口還大的雙眼,睜的圓睜,眼裡儘是驚駭和不幹。

鋼狼獸和焰豬獸早已經見勢溜之大吉,現在已經不見了蹤影,地上一片狼藉,血肉模糊,四頭血淋淋的身體顯得場面是那麼慘不忍睹。

「呼!」

洛歸明終於是鬆了口氣,打量了下自己,這身戰甲已經毀掉了,九品的戰劍也有了幾道刃口和被獅虎獸利爪爪出的幾道爪痕。此時的洛歸明已然成為了一個血人,彷彿是剛才血泊里爬出來一般,身上有幾處,甚至連白骨都隱約可見。特別是雙手,虎口開裂的可怕。

不過好在武者的機體恢復能力要比普通人強大的多,洛歸明身上的傷口已經不再流血,慢慢在恢復。

「呼」,洛歸明再次長吁了口氣:「總算是挺過來了,差點就交待了。」洛歸明心裡最感激的是殘和校長,沒有關鍵時刻領悟了『乘風落葉』,也不可能殺的死岐牛肉和獅虎獸。沒有殘的幾次危機時候的指導,那自己恐怕也死的不能再死了。

「永遠都不能大意,永遠要保持警惕的危機感」,洛歸明心中告誡著自己,這次被困入險境,完全是自己的意識還不夠。

不過這一次的九死一生,也讓洛歸明收穫頗益,不是生死關頭的潛力發揮到極致,《落葉斬》的第一重意境,也領悟不了,這一個收穫,直接讓他的實力提升了一倍不止。一劍斬出,能有近九千斤之力,這已經達到了強生四重武者的範疇了。

當然,洛歸明也只是一劍的力量能打出這麼多,如果真讓他對上一名強生四重的武者,那麼毫無疑問,必輸無疑,當然除非殘幫助。但是現在,洛歸明也有幾分信心對上強生三重的武者能戰而勝之。

開始打掃戰場。

「可惜了,影狐被斬成了兩段,皮的完整性被破壞了,不過還好是從脖子處斬斷的,不然真就不值錢了」,洛歸明搖頭嘖嘆,一張完好的影狐皮武者工會出價可是八十萬,現在的話,能賣出五十萬,那就頂死了。影狐階除了那張皮,其他沒什麼價值。岐牛獸的三隻犄角可是好東西,每一隻武者工會報價是十萬,岐牛獸最值錢的是它背脊上的一根牛筋,一根完好的岐牛筋武者工會報價是三十萬。

這次最大的收穫,當然是獅虎獸,獅虎獸可謂全身都是寶。一張完整的獅虎皮,武者工會報價是五十萬。獅虎獸的四根獠牙武者工會報價每顆是二十萬。獅虎獸身上最值錢的,是它的一根脊梁骨,一根完整的脊梁骨,武者工會報價高達八十萬。

收割完了這些戰利品,洛歸明準備的背袋已經裝滿了,有半個人高,裡面可都是這一個月來他殺凶獸得來的戰利品。把這些戰利品拿回營地去武者工會,那立刻就可以換成大把的鈔票。武者花錢歷害,不過賺錢也歷害。

富貴險中求,洛歸明今天一天的收穫,就比前一個月加起來還要多的多了。

「看來要去武者工會一躺了」,清點完了戰利品,洛歸明也是一笑。把這些戰利品拿回武者工會賣掉,那麼就可以換一套好點的戰甲了。

「嗯,有人」,正當洛歸明轉身離去之時,眼前出現了幾人。

洛歸明打量了下來人,一共是六人,很顯然是一個小的惡魔小隊。這一個月來,洛歸明也經常會見到一些惡魔小隊,一般來說見到惡魔小隊,洛歸明都直接離去,不想與之有任何的接觸。自己一個人,防人之心不得不有。

「咦」,六人看到眼前的場景,都不由的臉上露出了一絲驚訝之色,齊刷刷的看向了洛歸明,有點訝然,又有點好奇。

洛歸明不作理會,徑直離去。

離火小隊在8號惡魔基地只能算是一隻普通的小隊,他們路過這一帶時聞到刺鼻的血腥味才過來一看,當他們看到一隻少年站在四隻凶獸的屍體傍時,他們都有點驚訝。那地上的四隻凶獸屍體他們一眼就認了出來,一隻影狐獸,一隻鋼狼獸,一隻岐牛獸,竟然還有一隻獅虎獸。很顯然,這是一隻以獅虎獸為主的凶獸小群。就算是他們如果碰上了這隻獸群,恐怕都要掂量一下有多少勝算,又要付出多大的代價。

他們有點懷疑,這四隻凶獸,真的是眼前這名看起來只有十八九歲左右的少年斬殺的嗎?

如果是,那這少年的實力,也未免有點讓人咋舌了。

就情形看起來,好像還真是這少年斬殺的。

離火小隊的隊長王離火微皺了下眉頭,對身邊一身材瘦小的二十七八樣子的男子說道:「小六,悄悄跟上去。」

被喚作小六的男子馬上心領神會,點了點頭,便猶如一頭靈活的狐狸一樣向洛歸明追了過去。 炎陽高照,把大地燒的熾熱,熱浪籠罩著8號惡魔基地。進入七月天,是8號惡魔基地每年最熱的時候。微風徐徐,原本應該讓人愜意的風,此時也有了幾分脾氣,夾雜著幾分讓人煩燥的熱浪。原本綠意昂然的草木,也疲勞的垂下了腦袋,在無中無病呻吟般的搖曳著。

咻!咻!

洛歸明疾馳在廢墟中奔路帶起的聲音,在寂靜的8號惡魔基地里,顯得是那麼的響亮,彷彿就是這片土地的唯一聲音。

老樹垂敗,廢墟之中散發著發霉的味道,到處殘垣斷壁,彷彿在敘述著一段悲辛的歷史。歲月長河,已然長逝。

「小心,有人跟蹤你」,殘的聲音忽然響起。

「嗯」,洛歸明猛然一驚,眉頭深深一鎖。

「不要看,繼續往前走」,殘再次說道。

洛歸明心中一懍,馬上想到肯定是剛才遇到的那伙人在跟蹤自己。

匹夫無罪,懷壁其罪。

對方既然能夠跟蹤自己,而且一路以來自己竟然渾然不知,沒有絲毫的察覺,很顯然對方的實力比自己要強大不少,而且跟蹤的能力很強。

「對方已經打破了禁區之門,五官六識的感覺都非常歷害,跟蹤你自然是輕鬆之事」,殘說道。

「禁區之門」,洛歸明眨了眨眼睛,關於禁區之門,洛歸明只是聽老師提起過一兩次。關於禁區之門洛歸明的了解並不多,只知道打破禁區之門后,人的腦域會得到開發,把人的腦域開發到百分之三十以上。而且還能讓人的五官六識的感應能力大大加增,雖然對身體素質並沒有提高效果,但對人的修練,卻是如虎添翼,好處頗多。

眾所周知,普通人的腦域只有百分之二左右被開發了出來,另外百分之九十八是沒有被開發出來的。眾然是武者,開發的也不會超過百分之十。但是一旦打開束縛腦域的禁區之門,那頓時會讓腦域開發達到百分之三十以上。想想看,一下提到百分之三十以上是什麼概念。

如果不用在修練上,就能有過目不忘的本事。用在修練上,那更是收益豐碑,如魚得水。修練功法,修是一方面,領悟又是一方面,而且領悟更為重要。打破禁區之門,那讓人的領悟之力大大的提高,對修練的幫助,自然是不可而語。

除了腦域,還對你的五官六識提高。

就比如說洛歸明現在目力能看清一千米外的人的模樣,而如果打破了禁區之門,那恐怕五千米外人的模樣都看的清清楚楚。還有聽力感知能力,都相應的會得到質的飛躍。這樣在戰鬥之中,佔有的優勢就更大了。

「禁區之門」,洛歸明撇了撇嘴,也有幾分嚮往,但是自己現在連禁區之門的門道都沒有摸到,根本不知道要怎麼去打破它。

禁區之門之上,還有心靈之門。

打破心靈之門,就真正的打破了心靈的梏桎,讓心靈超脫你的肉體,把腦域百分百的開發出來,同時可以修練出靈識。可以做到不用眼睛去看事物了,周圍的一切,都在你的靈識感應之下,一目了然。

洛歸明搖了搖頭,不再多想,多想也無益,當下最重要的是想辦法怎麼擺脫這個跟蹤者。被一隻毒蛇盯上了,可是件很危險的事情。

「前面有一片廢墟,你跑過去躲在那後面,然後屏住呼息,把劍拿好,聽我的指揮」,殘的聲音響道。

洛歸明馬上照作。

小六一路跟來,卻是沒有急的動手,他一向是個心思極為縝密之人,沒有十足的把握不會輕易的動手,在沒有打探清楚對方的虛實,他只是小心翼翼的跟著。

「嗯」,當洛歸明消失在一片廢墟后時,小六挑了下眉頭,心中犯起了嘀咕:「難道被發現了?不對啊,一路來並沒有發現他有什麼異常啊。」

小六也不敢大意,打起了精神快速追了上去。

閉息現在對洛歸明來說,並不是件難事,就算閉上半個小時,也不會有事。

「殺」,殘的聲音響起。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