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這一切都是過去式了,現在的獅心會群龍無首,治下自然是一盤散沙。

查理雖然是一位優秀的領導者,但由於是外國人,所以有些事上受到限制,不能真正帶領獅心會騰飛。

可就在今年,他們聽說中醫學院來了一個少年天才。

這位少年橫空出世,橫掃一切強敵,前不久更是直接將藝術學院的一位主席給暴打一頓。

如此種種,和上一屆獅心會會長是何其相似,難怪他們會對林飛一再讓步,為的就是讓林飛能夠和他們站在一個陣營,即便是不能通過會長的考驗,那留在獅心會做一個幹事也不錯啊。

他們沒有料到的是,林飛竟然和上一任會長一樣『野心勃勃』,一見面就提出要做會長。

如此一來其實也暗暗符合了他們的心意,只不過現在他們卻有些擔心林飛是否能夠通過這道考驗。

若是能,則獅心會有了再次崛起的機會。若是不能……

聽了這些話,林飛算是明白了。想必上一任會長也是一位奇人,光從他是國家某神秘組織成員就能看出,此人一定身懷異術。

看來京城大學還是卧虎藏龍,身具玄功的不止自己一人。

最後林飛看向桌子上的箱子,神色嚴肅地走了過去。

走進一看,這箱子並未上鎖,輕輕一推就開了。

林飛打開一看,只見裡面是九個玉環,這些玉環色澤光亮,一看就是價值不菲之物。

而且這些玉環相互穿插在一起,不過又不是簡單的鎖死,似乎其中暗藏玄機。

幾人看著林飛盯著這玉環沉默不語,心中皆是忐忑,楊榮忍不住問道。

「林飛先生,你是否有把握解開這道九連環?」

林飛沉吟一會兒,腦海中想了想,即便是自己身具玄功,可要是想要破解這高深的連環遊戲,恐怕一時半會也是不行。

現在他有些明白了,為何以前為何那麼多人都不能破解這考驗,而讓會長之位空出來這麼多年。

「我雖然想試一試,不過卻也沒有太大把握。」

林飛搖搖頭,神色中有著一絲無奈。

聽著林飛的話,幾人頓時像是霜打的茄子一樣,滿臉的失望。

王勇這時大大咧咧地地說道。

「什麼事都要試試才知道,即便是上一任會長不也是獨自一人思考了一天一夜才破解開來嗎?」

「對啊,這個確實急不來。」

幾人反應過來,皆是莞爾一笑。

然而他們剛想說什麼,卻見林飛嘴角露出一抹莫名的笑意。

「你們剛才說,只要破解開這九連環就能做獅心會的會長是嗎?」

「是啊。」

幾人下意識地說出來,奇怪林飛為何要問這樣的問題。

可隨後林飛的動作讓他們驚訝地瞪大了眼珠子。

只見林飛把價值連城的九連環拿在手裡把玩著,忽然他神色一凌,猛地把手裡的九連環扔到地上。

啪一聲響起,只見價值連城的九連環被摔得粉碎,無數碎玉散落在地上四處翻滾。

「你……你在幹什麼啊!」

楊榮驚得魂不附體,大叫一聲急忙撲到地上去查看碎掉的九連環,然而這時原本價值連城的寶物卻已經成了無數塊兒碎玉,變得一文不值。

查理也是愣愣地張大了嘴巴,不知該說什麼好。

更是神情憤怒,他指著林飛大罵。

「好你個賊子林飛,竟然敢毀壞我們獅心會的寶物,你……你……」

他氣得渾身發抖,恨不得當眾把林飛給暴打一頓。

「請問幾位,我這算是破解開九連環,通過考驗了嗎?」

林飛似笑非笑地說著,似乎對於寶物的破碎絲毫不在意。

幾人愕然,還是查理忽然像是明白了些什麼。

他出身貴族,在別人眼裡價值連城的寶物在他眼裡也就是個有些特殊意義的物件,所以不會被憤怒衝垮了理智。

他看到的卻是這事件背後深層次的意義。

「我……我明白了。」

查理嘴裡呢喃著,臉上神色複雜。

他覬覦了這麼久的會長之位,可就是因為不能通過那道考驗,所以才一直不能如願。

沒想到今天林飛的一番舉動,卻是忽然讓他明白了一些什麼。

一直以來他都被固定思維,世俗偏見給限制了想法。

他們只想著如何破解這九連環,可卻忘了,最終結果是只要解開九連環就行。

他們只看到了過程,然而卻忽略了結果。

難怪這些年來獅心會一直不能選出會長,看來當初獅心會的創立者早就想清楚了一切。

若是不能夠看清楚這其中的道理,根本不配做一個合格的領袖。 今天林飛的一番動作讓他如醍醐灌頂,頓時有了如夢方醒的感覺。

看似林飛的舉動粗魯無比,可是和楊榮、王勇等人相比,無疑是一個拿得起放得下,不將外物放在心上,擁有大智慧的人。

何謂獅心?正是勇敢果決。

如果一個領導人都是唯唯諾諾,只會循規蹈矩不懂破而後立的道理,那在他帶領治下,獅心會也不再是獅心會。

想到這裡,他忽然大力鼓起掌來,連聲叫道。

「好,好!林飛先生真乃大智慧之人,竟然將這道考驗看得如此透測,我查理佩服,今後你就是獅心會的新一任會長,希望你能夠帶領獅心會重振當年雄風。」

一旁的幾人皆是愣住了,王勇更是不滿道。

「副會長你在說什麼啊,這林飛毀壞了我們的寶物,難道不應該懲罰他,怎麼還讓他做會長?」

楊榮也是滿臉難以置信之色,唯獨伊麗莎白愣愣地看著林飛,似乎從其身上看到了當面會長的影子。

「林飛先生已經解開九連環了不是嗎?」

查理反問道。

第一寵婚:顧先生,別上癮 王勇和楊榮皆是愕然,張了張嘴不知該說些什麼。

「可是……」

林飛看向幾人,尤其是看向查理時目光停留在其身上,最後點點頭。

「沒想到你一個外國人能夠看事情如此透測,實屬不易。」

接著林飛忽然沉聲說道。

「既然我通過了考驗。那麼從即日起,我就是獅心會的會長。現在本會長立下第一條規定,日後廢除九連環選舉會長之法,通過投票選舉本會會長。」

幾人聽了這話更像是聽到天方夜譚,尤其是王勇和楊榮瞪大了眼珠子。

這……尼瑪一當上會長就要廢除老祖宗的規矩,這還有王法嗎?

查理聞言眼中光芒閃爍,心中對林飛的好感更進一步,其實他早就對這個規定看不慣了。

時代在發展進步,這條規定當初設立的初心可能是好的。

可是個過了這麼多年,事實證明在這個規矩下,獅心會常年沒有會長,儼然成了一盤散沙,恐怕這也違背了創立獅心會的第一任會長的初衷。

伊麗莎白痴痴地看著林飛,此刻他身上的領袖氣質顯露無疑。

在林飛身上她似乎看到了一種嶄新的氣象,這時以往的獅心會所沒有的,說不定日後獅心會在他的帶領下,真的能夠橫掃**八荒。

最後在事實面前,王勇和楊榮二人雖然有所不滿,但是也不好說什麼,林飛順理成章成了獅心會的會長。

爆寵嬌妻九塊九 自從上一任會長離校后,這一年多來獅心會的大大小小的事物都落在查理幾人身上。

其中查理作為副會長更是整日操勞,現在林飛做了會長他在輕鬆的同時也有一種失落感,不過為了獅心會的更好發展,他也只好顧全大局。

幾人重新坐下,雖然距離剛才幾人一起坐在一起吃西餐時不過數個時辰,可是幾人的身份地位已經發生了巨大變化,此時的林飛已經從一個外人,正式成了獅心會的會長,這怎能讓人不唏噓感嘆。

「會長,接下來你有何打算?」

在林飛示意下,仍是任助理的伊麗莎白問道。

林飛看向眾人,手指在桌子上輕輕敲擊著,沉吟一會兒后緩緩開口道。

「在我了解獅心會的基本情況前,日常工作還要有你們負責。此外我在校內收攏了幾十人,先讓他們加入獅心會,至於其他事情再做安排。」

查理點頭,隨後又向林飛彙報了一些獅心會的情況。

聽聞現在獅心會已經沒有多少活動金,林飛從身上掏出一張銀行卡,遞給查理。

「我身為會長自然要替獅心會出力,這裡面是一千萬華夏幣,作為我損壞九連環的補償,將其作為我們獅心會的日常使用金。」

幾人聽了這話張大了嘴巴,沒想到林飛這個會長出手竟然如此大方。

直到現在,他們才真正感覺到有一個多金的會長的好處。

只見楊榮不好意思地撓了撓頭,說道。

「會長……我……剛才多有得罪,還望你別見怪。」

王勇也是急忙插嘴。

「還有我……還有我。」

林飛聞言卻是哈哈一笑。

「放心吧,我還沒有這麼小心眼。以後只要大家同心協力,共同讓獅心會發展得更好就行。」

「是啊,以後共同努力!」

幾人再次聊了一會兒之後,林飛告辭離去。

看著林飛離去的身影,屋裡再次陷入一片熱切的討論。

林飛出了諾頓公館,慵懶地伸了個懶腰。

此時已經是下午十四點左右,太陽還高高地掛在天上,空氣里都瀰漫著一股燥熱。

忽然前方傳來一片驚呼聲,一群人頓時圍了過去。

林飛走進一看,原來是一個男生打球回來忽然暈倒了。

「這……這人是怎麼了?」

「該不會是犯病了吧?」

眾人議論紛紛。

看著倒在地上的病人以及散落在一旁的籃球,林飛已經明白這是不過是一位中暑的病人。

「讓一讓,讓我替這位同學看看。」

林飛擠進人群,來到病人身前。

「這人似乎有些熟悉啊。」

他心中暗道,覺得似乎在哪裡見過這個人。

忽然林飛想起來這不就是自己以前見過的號稱體育學院扛把子的孟林嘛,這傢伙竟然中暑昏倒了。

雖然這傢伙和自己不對付,但是本著醫者仁心的態度,林飛還是在他的人中、太陽穴按摩了一會兒,給他輸了一些真氣,以便加速這傢伙的回復。

果然,有了林飛真氣相助,孟林很快就眼皮動了動醒了過來。

「這……這是哪?我這是怎麼了?」

孟林懵逼地問著,他記得自己剛打完籃球,想著跑回去美滋滋洗個涼水澡放鬆一下,沒想到就腦袋一昏什麼不知道了。

「兄弟,剛才你昏倒了,是這位兄弟救了你啊。」

有人出聲提醒,一邊指向林飛。

孟林剛想說說些感謝的話,沒想到一見到自己救命恩人的臉就吃驚地瞪大了眼珠子。

「你……林飛你怎麼在這裡?」

林飛?這個名字聽起來怎麼有些熟悉啊。 眾人一驚,忽然有人想了起來。

「林飛?你就是那個中醫院的少年天才!」

「額……我是林飛。」

林飛也是額頭直冒黑線,本來想要低調一下,沒想到又被發現了,人長得帥就是容易被認出來啊。

「怪不得這人中暑這麼快就醒過來了,看來還是林飛的醫術高超啊。」

這時眾人才回味過來,尋常人中暑怎麼會這麼快就好了,現在想想可能還真是林飛在裡面起了作用。

想到這裡,看向林飛的目光不由得充滿星星。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