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這一次可是為了自己的前途啊,怎麼著也得好好的表現一下子才行啊。其實米歇爾也不是刻意的要這麼做的,但是現在卻沒有任何的辦法。如果文章都是一邊倒的文章的話,那麼他們就算是被人弄死了,也沒有任何的話好說。

誰讓你的本事就這麼一點點呢?可是現在卻不太一樣了。要是有很多人覺得自己這麼做是迫於無奈呢?或者說已經是浴血疆場了呢?那麼這些事情恐怕就要好辦的多了。

至少從現在來看,浴血疆場對於這幫人來說是非常的正常的。而米歇爾知道,318軍本身就是極難對付的。如果說就是自己和318軍打成這樣。其他的人來了就跟砍瓜切菜一般的話,那麼米歇爾也沒有任何的話說,誰讓你自己不爭氣呢?

可是事實並非如此,即便是最強的陸戰師過來又能夠如何呢?他們也不過是比自己多消滅一點人罷了。318軍是絕對不能硬憾的,即便是美國最為精銳的部隊恐怕也很難和他們抗衡。當然了,除非是海戰,否則斷無取勝的把握。

所以米歇爾要把寶壓在這些媒體的身上。這些人的筆有時候比子彈管用多了,米歇爾深諳其中的道理,所以大價錢不可怕,可怕的是沒有人替你寫。實際上這幫記者非常的興奮,有錢拿是不錯,但是也要拿的舒心啊。現在他們拿的就是非常的舒心。

為什麼這麼說呢?因為他們既能和時下流行的觀點相互駁斥吸引眼球,又能夠私底下撈取外快。這個何樂而不為呢?這些人當然知道他們這些將軍的想法。他們也是理解這幫人的想法,戰爭誰都不想失敗,誰都想當英雄,但是卻不是每一個人都是英雄的。

在這樣的情況下,他們自然而然的要保持好客觀公正的態度。不過現在他們卻不得不為自己的利益而出賣自己的態度了。但是他們會換成另一種想法,那就是他們絕對不會摒棄自己的職業*守,畢竟他們現在還是非常有職業道德的。

這些只不過是一種輿論的倒向而已。選舉總統還這樣呢,何況別的事情呢?而且這幫士兵都死了那麼多人了,為什麼總是抓著人家的痛處不放呢?換一種角度,他們會感覺到他們的前面是更加寬廣的一片天地,這幫人還沒有開打,已經準備好了他們的稿子。

現在他們需要做的是什麼?只不過是去拍一些催人淚下的照片,戰場上這樣的照片恐怕是隨處都可以拍攝得到的。所以他們根本就不需要為難,直接開始了他們本來就應該有的工作。而戰爭也是如期而至。

布朗此刻正在積極的準備進攻。來回的調兵,讓人看到了大戰前夕的那種抑鬱的天氣。而此刻李賢宇也是讓所有人準備好,準備迎接美國人的進攻。不過讓李賢宇沒有想到的是,美國人是進攻了,可是……

PS:希望一些看盜版的朋友,可以到正版這裡來點擊點擊,散心就要求一點點擊率似乎也在情理之中啊,呵呵,謝謝各位的厚愛!另外軍事徵文希望大家有票的可以幫我投一投! 208高地的爭奪沒有想到最後竟然是這樣一個結果,美國人不敢將他們的賭注壓在這個上面,否則到時候漢城必然不保。他們又沒有能力拿下,只有讓米歇爾變成了馬前卒,開始收買那些個新聞記者。當然並不是每一個新聞記者都能夠收買的。

但是人就是這樣,你收買了別人就行了。到時候大家同心同德自然不可能說自己被收買了吧?沒有這種把自己都賣了的傻子。所以米歇爾也根本不怕這幫人說什麼。實際上大家也知道現在美軍有些騎虎難下,米歇爾都是隱晦的說了現在的一些情況。

最為重要的一點就是318軍以前在美國就風靡過一陣,現在兩軍交戰,敗陣也是在所難免的。當時你把人家吹的天花亂墜,現在難不成還不讓人失敗了?而且在美國,王明宇的影響力也是逐漸的增大,因為中勝製藥活動的範圍很廣闊。

第八集團軍接到撤退的命令之後,也是一臉的茫然,不過這個時候卻又把難題推給了彭老總等人。彭老總是總指揮,是整個戰爭的控制者。總指揮和副總指揮雖然是字之差,卻有著天壤之別的。這個時候王明宇也只能求助於彭老總了。

「幹什麼這麼看著我啊?明宇啊,我的意思你還不清楚么?」彭老總笑著道。

王明宇無奈道:「這一夥美軍你說我們吃掉還是不吃掉的好呢?這一帶是平壤邊境,我軍肯定是要增援漢城那邊的。所以主要的戰鬥任務就要交給志願軍的兄弟們了。」

彭老總道:「我告訴你,這伙美國人消滅不消滅其實意義並不是很大,就算是我們消滅了這麼多的美國人又能夠怎麼樣?都說送到嘴邊的肥肉我們不吃是傻子。但是我看也未必。」

王明宇抬頭看向彭老總道:「願聞其詳!」

彭老總呵呵一笑道:「實際上你看到沒有,這一夥美國人並不是所謂的無路可退,只不過就是如果他們往仁川方向撤退的話無路可退。但是他們如果一直往西南方向走呢?到時候美國人的海軍照樣可以接應他們。你以為美國人只有陸軍么?」

王明宇一拍腦袋道:「還真是這樣,我一直把目光局限在了陸地上,實際上美軍強大的不只是陸地啊,還有海洋。這樣的話,我們只能夠走一步看一步了,反正這一伙人,必須要*退。如果強行沖開他們的話,恐怕傷亡會損失的更加的嚴重。」

彭老總道:「現在我思考的問題不僅僅是這些,你想想看,我們的部隊大多數集中在平壤周圍,為的是什麼?就是保全平壤。現在平壤的危機就快解決了,我們接下來要幹什麼?要的就是收復失地,實際上朝鮮北部已經有一些地區已經淪陷,我們要的將整個美軍趕出朝鮮。但是卻又不能趕的太狠。」

王明宇自然明白其中的關節,這個時候自然是不能趕的太狠的了。要知道原本按照王明宇的意思,直接將韓國滅了得了。不過後來想想這個有些幼稚了,當年主席也能夠如此的做。畢竟那個時候中國的大軍已經將美國人打的非常的鬱悶了。

實際上那個時候美國並不是沒有和中國再戰的實力,只不過他們的壓力太大了。有時候太民主太自由也不是什麼好事。所以在這個時候也不能夠把美國人得罪的太狠。

當然最為重要的原因,是能夠讓中美之間的對抗,放在朝鮮半島上。對於兩個國家實際上並沒有多少的損失。這個才是他們最想要的東西,所以這個仗要打,怎麼打?還得在看。

王明宇道:「如果我們在朝鮮半島上只建設一個國家,不知道彭老總以為如何呢?」

彭老總笑著道:「這個問題實際上我們也探討過,只不過目前軍委那邊還沒有一個明確的定論。當然我個人的觀點來講,朝鮮半島兩個國家比一個國家好。」

王明宇道:「遠東的利益,美國人不會輕易放棄的,這一點我們都是心知肚明的。可是彭老總你有沒有想過,如果朝鮮半島出現了兩個國家,那麼勢必對我國造成了很多不必要的麻煩。我認為其實建立一個國家和建立兩個國家的好處都是有的。只是從長遠的角度……」

彭老總道:「長遠的角度講怎麼了?其實我們現在和美國人真正的拼起來,根本不佔任何的優勢,我們把這麼多的人力物力集中起來,幾乎是掏空我們的所有。說起來如果不是明宇你的一些貢獻的話,我恐怕我們現在的壓力會更加的大。」

王明宇道:「我們現在的任務很重,朝鮮看上去不大,實際上也不小。我們現在討論這個問題也沒有什麼意義。這個也不是我們能夠決定的。不過我看38線對於你我來說就應該是一個標準線么?我看不見得,我們既然不是侵略,那麼我們就有打敗敵人的權力。」

彭老總道:「話雖如此啊,我們現在還是要將部隊不斷的散開的。否則的話,到時候我們剛剛奪回來的城市,轉瞬之間就被美國人搶走了,你覺得是福還是禍呢?」

對於這個問題,王明宇也不知道如何回答,在現在的這個環境下。兵力大量的分散對於中國志願軍來說並不是一個好消息。不過好在中國志願軍的人數要比美國人要多。不過要是平均下來之後,美國人是不是也平均?

中美之間的戰鬥力是不是有很大的懸殊?這個是不言而喻的。即便是318軍如此強的部隊,在加上坦克集群都不能夠把美國人隨心所欲的打敗。足以見到美國人的厲害之處。

何況其實美國只不過是其中一個部隊。這一次美國夥同了17個國家組成的盟軍,更是囂張無比的。盟軍的部隊暫時還沒有出動。因為他們布防的地區不一樣。最新接收到的消息,盟軍方面已經開始蠢蠢欲動了,這個可不是什麼好消息。

為什麼要組成盟軍?他們主要就是想代表著絕大部分人的利益,他們想要站在道德的制高點上。可惜的是中國並沒有為之所動。取而代之的是對於他們無情的打擊,保家衛國就是中國志願軍的口號,中國在這件事情絕對沒有軟弱的必要。

要知道,有些事情外交上強硬,軍事上軟弱。可是抗美援朝這件事情可不是對著美國人喊幾句話就能夠有用的。這件事情主席當然明白,正是因為主席明白最終才是這樣的結果。

王明宇道:「彭老總,兵力的分散是勢在必行的。不管是福是禍,我們打下來的土地是必然不能夠在還回去的。否則的話,到時候軍心動搖,那可就得不償失了啊。」

彭老總點點頭,他就是這個意思。作為整個志願軍的總司令,他必須要著眼於全局,必須要做到讓所有人都能夠保持抗美援朝的人情。否則到時候部隊的損失誰來承擔呢?

有些事情是不可逆轉的,但是有些事情卻是必須要去做的。彭老總深知這一點,繼續道:「明宇啊,你的部隊在志願軍中的戰鬥力,我知道是最好的。甚至可以相當於五個軍甚至很多一些。但是你有沒有想過。你的部隊是越打越少。可是美國人是一個國家,你卻是一個人。所以最終打贏這場戰爭必須要靠我們自己身後的祖國,只有這樣我,我們才能夠努力的打下去,才能夠最終取得應該有的成績。」

王明宇知道這個其中的關係,不過從目前的態勢上來看。美國人佔據了幾乎朝鮮的半壁江山。現在想要的問題是,如何的趕走美國人。王明宇道:「那麼彭老總下一步的行動路線是?」

彭老總道:「我們的目標就是要保住朝鮮,至少要讓朝鮮建國。至於對面的韓國建國還是不建國,這個跟我們有什麼關係?這一次戰爭,主席的意思就是打疼他們,打怕他們,這是一次戰鬥,更是一次立威,機會對於我們來說只有這一次。」

王明宇道:「現在美國的第八集團軍的戰鬥力已經損失差不多一半。不過現在已經進入11月份,天氣越來越冷。對於敵我雙方來說,都是一個艱難的考驗啊。」

彭老總指了指地圖道:「看這個地方,朝鮮北部的長津湖。我的下一個目標就是將這一帶的美國人趕出去。建立北部防禦工事。現在我們只能由北向南一步步的推進了。主要戰線就是這樣,至於平壤的保衛戰,那是必須要時刻的進行著的。」

王明宇笑著道:「至於平壤,我已經命令張德恩的部隊駐紮在這裡。時刻拱衛這裡的安全了。長津湖?」,長津湖是朝鮮北部最大的湖泊,由發源於黃草嶺的長津江向北在柳潭裡和下碣隅里之間形成長津湖,最後注入鴨綠江。

彭老總道:「就是長津湖,這一帶我們必須拿下。否則我們就不能夠控制整個朝鮮的北部地區。如果我們不能夠控制那邊,我們怎麼和我們的大後方建立聯繫呢?」

王明宇現在最關心的問題可不是這個,他現在最關心的問題是誰去戰鬥?於是問道:「彭老總,這一次派過去的部隊有幾支啊?」

彭老總笑著道:「那一帶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你的部隊除了張德恩師,基本上都是要過去的。只有你過去,我才能放心,這一仗絕對不容有失。而且那裡靠著你們安東的基地。說起來回來也是比較的方便的,後勤方面至少可以保障一些。」

王明宇笑著點點頭道:「其實我還是想回去看一看的,畢竟兄弟們出來也是比較的挂念他們的媳婦了,趁著這個機會我帶著他們回去稍微的看一下。也不多呆一天而已,順便安排一下一些棘手的問題。」

彭老總疑惑道:「棘手的問題?什麼棘手的問題啊?」

王明宇沉聲道:「當然是關於軍械和糧草的問題了。過冬打仗,這個時候不去收集好取暖的東西,到時候我恐怕我們凍死的比我們戰死的還要多呢。」

王明宇知曉了下一步的行動計劃,心中也是稍稍安定下來。美國人意圖染指整個朝鮮的目的現在看來已經是一步步的瓦解了。208高地上,此刻雙方似乎特別的有默契。布朗的作秀也已經開始了,他還特地將自己弄的臉上黑漆漆的,然後拿著槍對著208高地開始射擊。

布朗不知道的是,也正是因為這樣一張照片,最後卻是保全了他。民眾們甚至還誇獎布朗是起到了整個美軍的表率作用。你們其他人一天到晚說這說那的,看看人家前線的報紙,人家都已經傳回來這樣的圖片了,你還有必要對人家窮追猛打么?

布朗這才發現,報紙的作用何其的巨大。麥克阿瑟因此鬱悶異常,因為布朗受到的責任小了,那麼他這個總指揮的責任可就大了。不過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因為布朗現在動不了,不過麥克阿瑟還是作為總指揮戴罪立功,美國以及盟軍司令部要求務必要在短時間內拿下整個朝鮮。

其實美國人著急也是有他們的道理的,因為再過一陣天就要涼了啊。不管怎麼說,天氣對於戰爭始終是一個非常大的影響。這個時候又沒有後世那種無人機啊,無人坦克啊什麼的高新技術。此時戰爭中還是怕人力的消耗,這個消耗可謂是太大了。

美國一場戰爭,如果死的人越多,那麼民眾的不滿就持續的高漲。因為死的人多,華盛頓白宮附近的遊行越來越密集。實際上美國人打這一場戰爭也不是沒有任何的壓力的。他們現在正是因為壓力巨大,才要一場勝利保住當面的局面的。

無奈這個現在只能成為空想了,於是乎,美國人的命令異常的堅決,平壤暫時不動。向朝鮮各個地區快速的輻射。實際上這個命令在208高地還在戰鬥的時候就已經發出去了。否則現在怎麼會有彭老總指向長津湖這麼一說呢?

長津湖即將成為了戰役的第二個集中點。王明宇現在是要去接李賢宇,畢竟208高地那邊雖然現在壓力不大,或者說做做樣子。但是遲則生變!

PS:正在整理新的篇章,下一個小篇幅是血戰長津湖! 208高地,美國人如潮水一般的開始往後退。慢慢的他們開始龜縮在城內,不斷的開始布防。318軍的主力兩個師已經近在咫尺了,原本五天的時間,他們硬生生的四天就要趕到了。這個讓美國人有些措手不及的同時,卻也有些慶幸。

就光這幾天做做樣子,都死了一千多人了。他們也有些厭倦了,整個208高地上,美國人留下的屍體超過了兩萬具,這個場面頗有些讓美國人肝膽欲裂的樣子。

李賢宇望著下面一片的開闊地笑著道:「終於雨過天晴了啊,咱們準備準備下山去了!」

桂展呵呵一笑道:「嗯,沒有想到這一場高地的爭奪戰,最終還是我們笑到了最後啊!」

李賢宇道:「人數清點了么?我們這一次剩下多少兄弟啊?」

桂展語氣有些沉默,這一次的損失當真是巨大無比,甚至可以說是史無前例的。桂展道:「我們剩下不足五千人,具體的人數是四千七百七十二人。這一次出來我們帶出來一萬零七百多人。最終回去的連一半都不到。可謂是慘烈之極啊!」

李賢宇沉默了,作為師長,他知道這一次的責任雖然不在他的身上。不過作為軍事主官,他自然有著責任帶著他的每一個兄弟回去。可是現在自己有一半多的兄弟戰死他鄉,他們雖然默默無聞,卻是人民的英雄,是整個戰爭的功臣。

李賢宇道:「通知所有戰士,向我師英勇犧牲的兄弟們舉行盛大葬禮。就在這208高地上,我要讓我們的兄弟們一路走好!」

李賢宇此刻的心情異常的沉重,這一次有很多的士兵連屍體都已經找不回來了。被敵人的飛機轟炸的找不到一塊完整的屍身。此刻的208高地上的土地都已經變色,鮮血染紅了這一片大地。那麼多屍體散發出來的味道,足以讓人難以下咽。

但是他們挺過來了,可是在要走的那一刻,李賢宇突然感覺到了那無名的壓力。這是一份厚重的感動,一份難以莫名的感動。曾經那些戰士們的笑容依稀的刻在自己的腦海中,如今留下的只是冰冷的屍身,甚至是一撮隨時都可能隨風而散的骨灰。

所有的戰士們迎風巋然屹立在208高地上,此刻依稀可以看到的是那破損的318軍第六師的戰旗,雖然上面已經是千瘡百孔,但是卻代表著整個第六師還在,第六師的精神還在。

李賢宇站在部隊的最前沿大聲的吼道:「第六師所有活下來的兄弟們,是誰在戰鬥中給你們擋子彈?是誰在戰鬥中給你們掩護?是誰在戰鬥中為我們做出了巨大的犧牲?我告訴你們,是他們,是這些已經死去的兄弟們。還有那些負傷的兄弟們。」

此刻在高地上還有一群千奇百怪的人群,他們或坐著,或躺著,或站著,各種姿勢都有。他們就是在這一次戰鬥中負傷的輕重傷員們。當然,有些重傷員沒有出來,不是他們不想出來,而是現實不允許他們出來。

眾人默默的留下了眼淚,都說男兒有淚不輕彈,可是這一次他們卻哭了。李賢宇大聲道:「你們流淚了,但是我要說,你們是真性情的男人。誰說男兒不流淚?下面我命令,為我軍在208高地上做出英勇犧牲的將士們全體默哀三分鐘!」

長歌當哭、蕩氣迴腸!山谷中只聽到那陣陣呼嘯而過的北風侵襲著他們的臉龐。猶如刀子一般的割在他們的臉上。寒風凜冽,卻沒有人叫哪怕一下。這些天他們一直都是和嚴寒做著鬥爭。如果不是在漢城取得的物資的話,恐怕他們絕對會凍死不少人。

人和自然的鬥爭,始終也不會分出個勝負。戰爭在這樣惡劣的條件下也是沒有任何的辦法。默哀的三分鐘很快的就結束了。李賢宇拿出三瓶酒出來道:「兄弟們,我李賢宇為能夠有你們這樣的兵,為能夠有你們這樣的好兄弟乾杯!」

說完李賢宇一瓶酒一仰而盡,然後朝著地面上倒了三瓶酒。桂展在一旁勸慰道:「師長,軍長已經在山腳下等著我們了!我們是不是……」

李賢宇驀然的看了看桂展道:「兄弟們,帶著所有兄弟的東西下山!軍長正在山腳下等著我們呢!」,李賢宇此刻眼中灑淚,他是真的很難過。

戰役沒有結束之前,他可以一笑了之,因為他不能倒。他不能因為的傷心給全軍的士氣帶來折損,這個是他作為一個師長必須要做到的事情。

下山之後,李賢宇走到了王明宇的身前,後面跟著的一幫旅長團長們,都是滿懷激動的看著王明宇,李賢宇大聲道:「中國人民志願軍第318軍第六師師長李賢宇向軍長報道!」

所有人同時敬禮,王明宇以及身後的一幫人也是重重的舉起了他們的雙手。

「軍長……」李賢宇有些哽咽,顯然剛才那激動的情緒還沒有完全的平復。王明宇拍了拍李賢宇的胳膊道:「你們……好樣的!我為你們感到驕傲,我為你們第六師感到驕傲!你們是我們的榜樣,是整個志願軍的榜樣。你們深入敵後,浴血奮戰,給我軍減輕了很大的壓力,在這裡我代表318軍,代表志願軍向你們表示感謝!」

李賢宇大聲道:「一切都是我們應該做的。我們順利的完成了任務,當然了,我們的損失非常的大。請軍長原諒。」

王明宇道:「沒有原諒不原諒一說,所有戰死或者存活下來的兄弟都是我們的英雄,都是我們318軍的英雄。我絕對給予第六師授予集體一等功一次!這是我代表志願軍總指揮部給你們的嘉獎,希望你們能夠在以後的戰鬥中再接再厲,創造更加輝煌的戰績!」

所有人齊齊的發出怒吼道:「是,絕不辜負軍長期望!」

王明宇擺擺手示意眾人先下去休息,將李天舒單獨的拉了過來道:「賢宇,這一次你創造了一個奇迹啊,呵呵,孤軍深入竟然能夠挺到現在而不死。我也很佩服你!」

李賢宇有些悲傷的道:「如果不是鄭凱同志捨生取義的話,恐怕我們連最基本的任務都不能完成了。這一切都是鄭凱同志給我們的,所以我們也不敢居功。只希望鄭凱同志的在天之靈能夠看到這一切,我想他也足以安慰了。」

王明宇呵呵一笑道:「呵呵,鄭凱要是聽到你這個話,你覺得他會怎麼樣呢?」

李賢宇嗯了一聲道:「他聽到我的話,能怎麼著啊?呵呵,不過他的勇氣無與倫比啊!」

王明宇道:「鄭凱還沒死呢,他要聽到你說這個,估計還得跟你拚命,這小子好容易活了下來,就聽到他的老教官在這咒他死,你說他應該怎麼辦呢?呵呵」

李賢宇一愣:「啥?鄭凱沒有死?真的沒有死?大哥,你可別誆我啊!」

王明宇板著臉道:「這件事情我能框你么?你覺得我是那麼不嚴肅的人么?呵呵,這一次你的功勞很大,彭老總對你也是讚賞有佳。我估摸著中央軍委那邊也要對你嘉獎呢!」

李賢宇撓撓頭道:「其實這跟我也沒啥多大的關係,都是將士們英勇奮戰才取得了這樣的成績,按照道理來說,都算在我一個人的頭上,我還真是有些吃不消呢!」

王明宇道:「你們都是有功之臣,不過這一次你的功勞肯定是最大的。當然了鄭凱的功勞也很大,不過這個小子禍福雙至,真是有些讓人唏噓不已啊!」

李賢宇急忙道:「鄭凱怎麼了啊?是不是出了什麼事情啊?」

王明宇點點頭道:「鄭凱的媳婦因為生孩子的時候死於難產,不過給他留下了一個兒子。他這一次遇險之後,呆在了韓國那邊的一個游擊隊裡面,裡面的一個女孩子對他也有意思。本來我是打算讓他過來的,不過現在我讓他替別人訓練了。要是真能夠成就一段異國戀情的話,也算是對鄭凱的一些告慰吧?我還真希望能夠成功呢。」

李賢宇道:「這可是韓國人啊,咱們這麼做,是不是有些不妥啊?到時候恐怕不好過關!」

王明宇搖搖頭道:「不會的,這幫人在鄭凱的勸導下已經加入了朝鮮人民軍。現在也算是咱們的友軍部隊了。呵呵,這件事情你就別管了。咱們現在要立刻趕回去,下一步的行動計劃已經安排好了。不過我打算讓第六師和第一師在平壤休整。」

李賢宇立刻搖搖頭道:「大哥,你這就不夠意思了吧?咱們休整個幾天就可以了,你不會一直讓我們呆在平壤吧?那個地方現在肯定沒有什麼大的戰事了。」

王明宇呵呵一笑道:「你小子倒是著急忙慌的。不過沒事,你放心吧,你小子我肯定是要帶著的。第六師我打算讓桂展暫時接替,你就跟著我先回一趟安東吧。回去看看你媳婦,恐怕這一次看完之後,下一次在看到的時候你媳婦就要生吧。」

李賢宇道:「咱們回安東?大哥,這是咋回事啊?咱們現在不是要戰鬥么?」

王明宇笑著道:「戰鬥是不錯,不過這一次我們戰鬥的位置應該在長津湖一帶,靠著我們安東也不遠。估摸著戰事要開打,至少需要半個月左右的時間。這段時間我們就先回安東看一看,同時我們要準備一些物資裝備什麼的,過冬了啊……」

李賢宇點點頭道:「既然是這樣的話,那麼我們就立刻回去吧?部隊耽誤一刻,就有一個的變數。正好我們第六師的兄弟們也累了,要休息休息。對了第八集團軍已經撤退了,那麼這一次他們有什麼斬獲沒有啊?」

王明宇搖搖頭道:「他們能夠有什麼斬獲?這一次如果不是彭老總勸阻,我恐怕就要和他們在這刺刀見紅了。不過現在想想也沒有那個必要,呵呵!」

李賢宇道:「這幫美國人,戰鬥力其實不弱,只不過我們佔據了有利的地形。否則我們也不可能取得如此的勝利,當然了,我們的戰鬥力我也發現了,比美國人要高出不少。可是現在有一個問題,所有的部隊當中只有我們能夠和美國人抗衡而不處於下風。」

王明宇點點頭道:「這個問題我們早已經發現了,可是現在卻沒有解決的辦法。我們的戰鬥力雖然不弱,但是我們的人數卻沒有任何的優勢。志願軍的人數雖然有優勢,但是戰鬥力著實有些差了。這一次出來有些部隊甚至穿著單衣!」

李賢宇皺眉道:「單衣?這樣他們的身體怎麼吃得消啊?到時候恐怕凍死的人數要比戰死的人數多啊!我覺得這樣是一個不好的信號啊。我們提供的那麼多棉襖什麼的呢?」

王明宇搖搖頭道:「杯水車薪啊,這一次我軍總共派出六十萬大軍,我們當時提供的棉襖就算是全部武裝起來,也是不夠的。再者說了,當時我們318軍的人人數也很多……」

李賢宇道:「這一次奇襲漢城,我們倒是儲備了不少的軍大衣之類的東西。估摸著應該有個六七萬套的樣子。我看應該是美國人準備給第八集團軍用的。正好我給運到山上了。如果不是這些東西,我們的士兵恐怕在山上就凍死了。山上可是比山下冷多啦!」

王明宇呵呵一笑道:「六七萬套?很好啊!至少可以保障幾萬人的過冬問題了,現在據說國內正在趕製一批,但是我們國家現在物資匱乏的很厲害。很多的百姓們都還穿著單衣過冬呢,這個時候我們怎麼能夠在麻煩這些百姓們呢?」

李賢宇道:「這幾萬套軍大衣至少也可以緩解一下燃眉之急吧?那麼我們從別的地方採購呢?蘇聯距離我們這麼近,我們拿錢買他們應該會賣的吧?」

王明宇鬱悶道:「蘇聯?要是跟他們買坦克或許他們會給,但是要是跟他們買這些玩意,恐怕他們一個頭兩個大,他們的輕工業水平還不如我們呢。算了,這件事情我在想辦法把!」

兩個人慢慢的朝著人群中走去…… 天氣已經越來越冷,這個時候最大的難題並不是如何和美國人交戰,而是如何禦寒的問題。雖然說王明宇帶了不少的軍大衣之類的東西。但是區區一件軍大衣只能保證不被凍死。但是距離禦寒實際上還是有很大的距離的。

東北的冬天有多麼的寒冷,這個是不屑說的。要知道,如果家裡沒有個炕頭的話,說不準第二天都有可能凍死在家中。這個時候王明宇說要禦寒,顯然就是情況非常的嚴重了。其實王明宇一直都沒有在北方呆過,自然也不知道這個時候的北方有多麼的寒冷了。

上一世倒是在東北呆過一陣子,不過那個時候條件如此的好。雖然也在外面訓練,但是卻真的沒有感覺到有多麼的寒冷。畢竟當時處處都是有暖氣的。即便是沒有暖氣,難不成部隊還真要凍死別人不成?這個就是最為明顯的區別。

現在在朝鮮,暖氣?這個簡直就是做夢的東西。別說是暖氣了,就連取暖的木材也沒有多少。都是濕漉漉的,你讓人家怎麼燒呢?而且戰爭時期,這些去火的木材就會成為敵人集中攻擊的火力點,就會成為一個活靶子。

因此在這樣的條件下,即便是凍死了又能夠怎麼樣呢?要是被美國人的飛機大炮轟炸致死那才是最為的凄慘的呢。實際上王明宇為什麼重視禦寒呢?因為在他的記憶中,朝鮮戰場上凍死的人數非常之巨大,如果這一部分人能夠不死,那麼戰爭的結局是否要好很多呢?

實際上禦寒並不是中方一家的事情,美國人同樣是如此。他們即便是穿著厚厚的衣服,實際上也很難在野外抵禦寒冷,人和大自然爭鬥,這個結果還用說么?顯然是大自然更加的具備優勢了。而且在人是活的,大自然卻是一個循環體。

平壤保衛戰就這樣的結束,美國人來也匆匆去也匆匆。這一次美國人的損失可謂是他們整個二戰以來最為失敗的一次。二戰之後,美國人是驕傲自滿,實際上他們也有他們驕傲的理由。他們的確是當今世界上最為強大的一支部隊。

但是戰爭不是紙上談兵,是要靠人打的。這個時候中國人和美國人雖然紙面上的實力根本不能比,但是其他地方的實力卻是不一樣。比如強大的火力在山區可以展開么?有些地方比如208高地之類的地方,他們能夠強行攻下來么?

208高地是可以強行攻下來,但是真正除了不惜一切代價,還有一個問題就是合算不合算的問題。就說這一次的208高地吧,實際上對於第八集團軍或者對於整個盟軍來說,都是不合算的。他們的傷亡代價有些大了。

最後要是拿下了,殲滅了。他們付出的代價將會更大。這個時候布朗為了保存實力。也為了保衛他身後的漢城基地。他才決定不去參加這個爭鬥。最後忍氣吞聲的把這幫人給放了。

美國,華盛頓白宮,從外面看上去似乎一片祥和的氣氛,但是內部卻已經亂了套了。

「總統閣下,這些報紙上純粹的顛倒是非啊。」國防部長有些顫巍巍的說道,本來總統盛怒之下,要把第八集團軍的一干首腦人物一擼到底的。可是現在出現了這麼一個情況,很多的民眾開始力挺布朗了,這個時候總統想要拂逆民意?

總統不是不想而是不敢,民意他能夠反抗?到時候他的總統還是什麼做頭啊?現在只能安撫這些民意了。布朗不僅僅損失慘重,最後還能夠獲得勳章。想想就讓這個總統感覺到胸中憋悶,怎麼看都覺得有一股氣沒有發出來,這個時候有一種無處發泄的感覺。

總統憤怒的咆哮道:「你告訴我,這個是為什麼?為什麼他們會出現如此的大敗?為什麼他們會如此的狼狽?為什麼最後中國人可以從容的退出去?這是為什麼?還有這些記者到底是什麼意思?鼓動民眾和我們唱對台戲么?」

國防部長道:「閣下,您是知道的,這一次戰爭是由麥克阿瑟上將閣下指揮的。具體的情況其實我也並不是很清楚,我只是知道他們的目標是朝鮮的國都平壤。至於最後為什麼沒有拿下平壤,還造成如此被動的局面,這個我只能說中國人的戰鬥力也不弱了。」

總統道:「戰鬥力不弱?中國人是一個什麼樣的德性我能不知道?當年他們還求著我們來著,而且你想想看,他們的武器裝備落後到了什麼程度你不知道么?」

國防部長鬱悶道:「我當然知道了。中共執政,他們本身就窮。他們哪裡來的武器?可是偏偏他們就有坦克集群這樣的大殺傷性武器。這個原因我已經調查清楚了,這一切都是源於一個叫做318軍的部隊,最主要的就是圍繞著一個人,王明宇!」

總統有些納悶:「王明宇,這個名字我好像聽說過啊,你給我詳細的說說!」

國防部長拿著一疊資料道:「此人是將才,也是搞經濟的能手啊。此人對於我們的威脅甚至大過了其他任何一方的勢力。而且這個人我們很難動……」

總統這就有些納悶了,很難動是多難動?現在這個人是我們的敵人,難不成我們還要看他的臉色行事不成?總統的臉上有些微微不喜,「這個國防部長怎麼膽子越來越小了?竟然對於一個中國的將領有這樣的評價。王明宇,這個名字真的是很熟悉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