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這也瞞得過人,李大小姐背後的紅玫瑰本以為李大小姐忽然要扇李潔耳光都小聲的驚呼了一下,此時這才拍拍胸脯抱怨了一句李大小姐就知道亂開玩笑的嚇人,而荒野雄獅看到李大小姐揚起手臂后臉色也是一變,不過看到最終總會長手臂只是拍在哥哥的肩膀上這才鬆了口氣。

只是很是失望和有些沮喪的李潔被拍的身體都矮了下,也看到了背對著眾人的李大小姐說的語氣雖然婉轉,但臉上看著自己的卻全是冷峻而惱怒的神色!

李潔心底詛咒了一句,都這樣了你怎麼不打下去!?

netbsp;sm ?..

卻不知道一瞬間自己想的多,李大小姐想的又豈會少了,李大小姐怒極的揚起了手臂瞬間就想到了打下去的後果,以李潔的牛脾氣,打下去了什麼都完了!不過就算是想到了李大小姐依然擋不住自己的脾氣,一定也還是要教訓下敢對自己無端火的臭小子李潔的,手臂下意識的卸去了一分力道但還是揮了出去,接近了李潔的臉時看到李潔不但沒有任何躲避的意思,眼神中甚至是欣慰和高興的,李大小姐自然清楚李潔不是受虐狂,也隨即就明白了李潔忽然的改變怕是真的事出有因的,而不是故意的要給自己氣受,心思電轉之間李大小姐多少還是放不下李潔的心緒忽然就佔了上風,就兩巴掌就先記著!看看李潔怎麼解釋的!要是不讓自己滿意了底下沒人時再打!

於是李潔肩膀上就挨了一巴掌,李潔正在抱怨李大小姐的暴躁脾氣都去哪裡了時,李大小姐已經笑顏如花的轉身和眾人說她要和李公子私下商量下下一季的種植問題,大家不用等她可以先去到處轉轉,然後不由分說的拉了沮喪的李潔就走,省下一堆人默名其妙的看著離去的兩人。【全文字閱讀.】

而李潔看著李大小姐大師般的變臉更是心裡一陣的冰冷,自己當初怎麼會瞎了眼迷戀上了這麼會變臉的女孩子了!?

李大小姐氣勢洶洶的拉著李潔到了僻靜處的一棵大樹后,一把就把李潔仍在了樹榦上,然後死死的盯住李潔:「說說吧!怎麼回事!?為什麼要惹我生氣!?」

李潔都沒去看李大小姐,看著遠方的雲彩多少有些消沉的說著:「李大小姐說笑了,我哪敢惹您生氣,只是實話實說而已,要是惹李大小姐不高興了還請多多見諒。」

「我偏不見諒!你不給我說清楚我還是要打回來!」

「我懶得和你說。」

次李大小姐氣極敗壞的沒有猶豫,立刻就是一巴掌甩了過來,不過此處沒人,絕不符合李潔的打算,李潔更是看李大小姐有些不順眼,豈會平白挨打!?

李大小姐一揚起手臂李潔就抓住了李大小姐的手臂並往邊上一甩,甚至帶的李大小姐身子歪了下,現實里李潔不是李大小姐的對手,但遊戲里一切都看裝備和職業特徵的,李潔鮮血騎士就算不以敏捷見長也是比法師職業敏捷的多了,並且力量上李大小姐更沒得比,即使李潔沒穿裝備。

李大小姐怒極,再次揚手這次李潔連抓都懶的抓了直接揮開李大小姐的手臂,李大小姐這下都要氣炸了,立刻就裝備上了法杖和換了裝備打算再和李潔打架,並且已經想到用魔法了,李潔卻懶的動了。

「真沒看的出來李大小姐這麼大的脾氣!真是開了眼界了,我還沒死在過聯盟玩家的手裡呢,今天也託了李大小姐的福氣試試什麼感覺!順便也見識下李大小姐的威風!」

說著話李潔諷刺的看著李大小姐,雙手一背,任憑就在身前的李大小姐對著自己施放魔法,然後底下李潔就捂著自己的臉憤怒的看著李大小姐,無他,李潔這一放鬆手還背起手了李大小姐豈能放過機會,放棄了魔法立刻就是一正一反兩巴掌重重的甩在了李潔的臉上!

李潔憤怒的盯著李大小姐無言時,李大小姐看著李潔臉上的紅腫多少出了些氣原本急劇起伏的胸脯也慢慢的平息,隨即看了下自己的小手和李潔的神sè后心底多少有些後悔的也沉默了下來,不過李大小姐馬上就壓下了那絲的後悔!是李潔先氣自己的不是嗎!?

李潔慢慢的放下捂著臉的手慢慢的平靜:「藥材我會給李大小姐送過去的,再見就不用說了吧。」

說完李潔長出口氣,慢慢的轉身離去,一邊翻口袋找出根雪茄點燃了后看著天邊的雲彩長長的吐出口煙霧:這下總算是了解了吧!也省心安心了!

李大小姐咬著嘴唇神sè有些複雜的看著李潔的背影,多少有些抱怨自己的暴躁脾氣,隨著這兩巴掌下去,自己倒是出氣了,可是……!

李大小姐沒可是下去,隨即就想到了老套路上去了潔是個什麼東西!值得自己惋惜什麼嗎!?他還不搭理自己了!?我稀罕嗎!?那是你的損失不是我的!?打你兩巴掌都是看的起你了!別人我還懶的動手呢!你倒是不知好歹起來了!

這樣想著時李大小姐也是冷哼一聲也要離去,出臨海大山谷就一條路,於是只能是一前一後的同行了。

走在李潔側方的身後,李大小姐的心思就像天上的七彩虹似的又變了,憑什麼李潔這傢伙認為可以斷了關係就可以斷了的!?應該是自己想斷了才能斷了的!但現在居然是李潔先說了再見!這算什麼!?自己是被拋棄的嗎!?只有我拋棄人不能有人拋棄我!

不過這隻能算是李大小姐為自己找理由罷了,一點特殊的情意還是多少讓李大小姐不甘心。

想到這裡李大小姐就想叫住前面的李潔然後由自己先和他說再見!不過李大小姐張了張小嘴卻沒說出聲音來,心底又想自己叫住了他會不會是示弱的表現!?前後矛盾之下李大小姐猶豫不決了起來,這種猶豫以前幾乎在李大小姐身上是看不到的。

幾秒鐘后,李潔詫異的側身低頭看了看自己被李大小姐拉住的手臂,然後疑惑的看著李大小姐的容顏,但一句話都沒說的等著李大小姐解釋。

李大小姐咬了咬好看的粉sè嘴唇,到底還是心情複雜的先開了口:「你必須告訴我為什麼今天你忽然就變了!?緣故是什麼?就算要分開你也不能讓我帶著疑問的離去!」

這純粹是李大小姐到底還是承認了自己的猶豫其實是因為自己心底念起了李潔的好處來,由此也多少有些不甘心就這樣完了,光這個本也不能讓李大小姐下定決心拉住李潔的讓自己感覺沒面子,而更多的是因為心中的疑問,為什麼李潔忽然就變了,想不明白李大小姐都不會睡得著覺的,並且覺的自己打了李潔兩耳光了,所以最後一句話說的不惜軟了點。

李潔抖了下手臂,李大小姐沒放開,李潔看著李大小姐的手臂:「現在說這些還有什麼意義嗎?」

「我認為有就有。」李大小姐總算忍住了點自己的壞脾氣,沒說的過於僵硬,並且李潔再次要收回手臂李大小姐也沒放開,不過心底還是一陣的怒氣上升,玉手死命的掐李潔的手臂!

李潔臉sè多少變了下,到底還是無奈的說:「李大小姐如此的尊貴,我卻是如此的卑微,你問我問題我敢不回答嗎也不會跑掉,還請李大小姐放手。」

大小姐聞言就是柳眉一豎的要火,但到底還是忍住了鬆開了李潔的手臂等著李潔的答案。

李潔揉了下手臂,這才抬頭看著李大小姐:「其實也沒什麼,我覺的我受到李大小姐您對我的很不公正的待遇了,我不能這樣免費的給您這樣當苦力,我也不敢圖您什麼為什麼還是要這樣吃虧呢?您說是不是?並且我承認以前欠了你的,但我認為我早已還清了,李大小姐您不這麼認為嗎!?」

「只是這個!?」

「要不然還能是什麼? 田園錦繡:醫毒無雙 結果我只是不想給您白白的種植藥材了您就火了,這也正好,挨了您兩巴掌我覺的更不會欠您什麼了。」

李潔說謊時眼底不自然了下,他以為李大小姐不會察覺到,可惜李潔錯了!

李大小姐看著李潔的眼睛,李潔話一說完李大小姐沒有猶豫的就說:「你在說謊!不是因為這個!到底為了什麼!?為什麼要騙我!?」

李潔詫異了下隨即就是有些有氣無力的和一些頹廢:暈死了,李大小姐也聰明的也太過分了吧!?

看著李大小姐還在瞪著自己,李潔還是認了,反正都這樣了,以後也不用再見了,於是還是把實話說給李大小姐聽了。

「李大小姐,我怎麼會騙你,說的不想白白的給你種植藥材了自然是真實的,空地有用自然也是真實的,另外……我自己心裡不好受,所以說話語氣不好了點,其實並不關你的事情,這就是所有的事實了。」

李潔冷靜下來后倒是也知道遷怒李大小姐本就是牽強附會了,李大小姐不會那麼無聊的讓紅玫瑰是勾搭自己的弟弟的,紅玫瑰此人就算是李大小姐的鐵杆閨蜜這種事情上也不會聽李大小姐的話亂來什麼的,而紅玫瑰本身人家長的好看脾氣又好家室又富貴的自然也絕不是什麼錯誤,自己當時只是關心則亂罷了!

心裡不好受關我什麼事了!?你就朝我起火來了!想死了吧!」

「這時候還說這些幹什麼?怎麼你還想扇我兩耳光是不是?你也別太過分了!李大小姐,就算我無端遷怒你了,你也教訓過我了,自此我們兩不相欠!以後你走你的陽關道,我走我的獨木橋!」

李潔抽了口雪茄這次讓李大小姐先走,李大小姐玉手一揮就拍掉了李潔手裡的雪茄:「你想怎麼樣就怎麼樣呀!?你以為你是誰呀!?」

潔慌忙去拾起了自己的雪茄,這可是戴克城主珍珠列島事後送給自己的禮物,高級雪茄,一根就要十幾個金幣呢!

「看你那沒出息樣!」李大小姐鄙夷的看著慌裡慌張去追雪茄的李潔。

李潔去揀了雪茄扒拉著煙把子上的泥土,聽了李大小姐的話也不以為意,自己還被人說的少嗎!?擦乾淨泥土李潔把雪茄叼進嘴巴里抽著,乾脆也不走了,直接找了棵樹蹲下抽煙,也不理會李大小姐。

李大小姐看著死豬不怕開水燙一臉頹廢和沮喪和有些憂傷的李潔縮成一團悶悶的抽著煙,氣憤的同時也多少有些心疼。

「沒錢了不會說一聲嗎?我給你就是了,你也是!沒錢把場子鋪這麼大幹嗎?」

「你的錢我敢拿嗎?你李大小姐那麼拿了你的錢我自己都能被你賣了還能替你數錢去了。」李潔彈了下煙灰嘲諷了一句。

「你這壞蛋!你可別忘記了你是我男朋友,最起碼我沒否認前你還是的,我把你賣了你還幫我數錢那也是你的榮幸!另外,看看你現在的樣子!?你不嫌丟人我還嫌丟人呢!以後見人別說是我男朋友,最好也別說和我認識!聽到了沒!?」

「李大小姐想的多了,我可從來不敢這樣想,更別提去和人說了,真和人說是你男朋友了人家不會笑話你,倒是會笑話我是個自不量力的瘋子了,你既然嫌我丟人,那能不能麻煩你去找個不丟人的,咱們誰也不認識誰不是挺好的嗎?」

「你還說!因為你個垃圾,別人摸了我一下我就很不習慣的打了他一頓並趕走他了還不是因為你的事情!你害的我找男朋友都有障礙了你現在卻厲害起來了還莫名其妙的對我亂火給我氣受,還要不負責任的要斷掉!你說你不欠我什麼了可我認可了沒!?我認為你欠我的多了!畜生不如的東西!」

「你是說那晚的事情吧!?可那是你勾……!算了,不說了,反正我認為已經補償過你了,並且我不是不想負責任,可你讓我負責任嗎!?你要是嫁給我那我也沒說的,你叫我怎麼樣就怎麼樣……除了違背我認為違背了良心的事情!」

「看看你那樣子!看看你那德行!還讓我嫁給你!?虧你有臉說的出口!你自己怎麼不先去掂量掂量你自己!?」

「你這樣的態度算什麼?一邊說我是你男朋友一邊把我貶低的什麼都不是,你自己不覺的都說不過去嗎?」

「可你……可你爭氣些我又不是說你就真的沒機會了!」

「怎麼樣才能是被你認為的爭氣些?說來聽聽!」

「就你那條件是算了吧,江山易改本移的! blood x blood 你也高雅高貴不起來!不過我很通情達理的,先做到我說什麼你就做什麼的程度我在慢慢教你怎麼做!」

「我不想等,也陪你玩不起,更不想改變我自己,也絕不想當你的跟屁蟲,我退出行不行?」

就是扶不上牆的爛泥都對你這樣了你還想怎麼樣!?我那裡不出s不值得你努力下!?改變下!?」

「你那裡都出至是因為太出sè了所以我趁早的絕望了,省的讓人家說我是瘋掉的癩蛤蟆一隻,就是這樣!」李潔說完更是無奈和沮喪,自己能早早的絕望掉抽身出來,弟弟怎麼辦!?

李大小姐看著縮在樹根處低著頭默默的抽煙的李潔,眼神複雜的看著他,到底心中暗嘆了口氣,轉身就走,李潔吐出口煙霧多少感覺輕鬆了一些,不過李潔剛有這感覺李大小姐掉頭就又回來了,李潔詫異的看著李大小姐,隨即就被煙霧嗆的連連咳嗽!

「還有個問題,你怎麼就忽然心裡不好受了?」

「都說了是我自己的問題,也不關你什麼事,你怎麼……怎麼這麼多事呀?」

「我想知道就必須要知道!」

「那是當然的了,千金大小姐嗎,還不是想怎麼樣就怎麼樣,那裡會去想別人的感受了?又那裡會去在乎什麼後果?也是,你們都是富貴的人家,自己過的好就可以了,那裡會去管什麼井底之蛙都是怎麼過來的……!」

「你都在亂七八糟的胡說些什麼!?」

「也沒什麼,相信李大小姐也看出來了,我弟弟喜歡上了紅玫瑰了,這事…玫瑰沒有錯,我的弟弟也沒有錯,畢竟喜歡一個人不需要理由不是嗎?可這是一場悲劇,因為世俗的力量,紅玫瑰可能一點事沒有,我弟弟卻早晚都有心傷的那一天,他還內向的厲害,就算我現在勸他回頭,可他肯定還是放不下,早晚都會……。」

李潔沒說下去,默默的抽著煙。

李大小姐這下倒是明白了李潔為什麼忽然變了的緣故了,很簡單,李潔當時肯定是遷怒紅玫瑰不好了,順便對紅玫瑰的閨蜜自己也突然就看不順眼了,他還認為自己當時得寸進尺的要佔他便宜了!哼!

李大小姐再次猶豫了一下,到底還是說了:「要不要我給你指條明路?」

「我知道你要說的是什麼,不過那是條死路!」

倒是有了點興趣,那你說說我要說的是什麼?」

「你肯定會說我要是改變了,努力了入了你李大小姐的法眼了那麼我弟弟和紅玫瑰的事情因為你我的關係就可能不會是悲劇了是不是?」

李大小姐訝然,此時李大小姐也不得不承認李潔就算是攤爛泥也是一灘聰明的爛泥!

「難道為了這個你還不願意做些什麼嗎!?」

「先我很感謝李大小姐對我這麼個爛人的關注,不過我想怎麼過是我的做不到你認為我應該做到的那樣,更不想改變自己和被你約束,可是就算為了些什麼事情我個人的因素可以抵消掉,可以像你希望的那樣,不過想起了另外兩個女孩子我就一點勁都沒有了,你能容忍小小兔還能容忍其他兩個女孩子不成?因為這個最終我做的再像你希望的那樣子也還是不成,我不能捨棄她們,因為我弟弟一個人的事情我自己就不說了,讓兩個女孩子傷心,你李大小姐那裡還是希望渺茫,最終極有可能我們還是沒希望而還是不能解決我弟弟的問題,況且紅玫瑰也就不見得會喜歡我弟弟了,如此多不確定和讓人能絕望的情況我寧願選擇慢慢開導和安慰我弟弟去,你們和我們,終究還是兩個世界的人……。」

李潔說著話曾看了眼李大小姐,李大小姐亭亭玉立的就在自己跟前站著,不過明媚的陽光照耀在李大小姐的一身白衣上反五彩的光芒,李大小姐整個人都顯的熠熠生輝光彩耀人起來,躲在樹榦里的李潔眼睛都被刺了下,微微扭頭的同時舉起了一隻手臂擋住了閃耀的光線。

「你這人不關怎麼說自知之明倒是有那麼一點的,不過我很奇怪你是怎麼長大的,是怎麼被教育出來的,我從小就知道沒有什麼事是我做不成的,也沒有什麼是我得不到的,你倒是好,就算有點自知之明也太善於知難而退了吧?明知道後果不好卻不去努力改變反而善於自怨自艾的,我真的很好奇在遊戲里你是怎麼走到今天的,要說你早就該淹沒在人群里了!」

李潔慢慢的放下手臂,繼續低頭猛抽煙:「只是個意外,李大小姐無需驚訝更不必掛懷或者在意什麼。」

「李潔,告訴我你喜歡過我嗎?」李大小姐忽然就跳躍式的詢問。

李潔一愣,心底想起了自己絕望的放棄了李大小姐后整天砸石頭的r久抽了口煙后說:「李大小姐倒是不用謙虛,我都差點為你瘋狂了。」

李大小姐略微得意的一笑:「怎麼還是差點?差了多少?」

..

卻不知道一瞬間自己想的多,李大小姐想的又豈會少了,李大小姐怒極的揚起了手臂瞬間就想到了打下去的後果,以李潔的牛脾氣,打下去了什麼都完了!不過就算是想到了李大小姐依然擋不住自己的脾氣,一定也還是要教訓下敢對自己無端火的臭小子李潔的,手臂下意識的卸去了一分力道但還是揮了出去,接近了李潔的臉時看到李潔不但沒有任何躲避的意思,眼神中甚至是欣慰和高興的,李大小姐自然清楚李潔不是受虐狂,也隨即就明白了李潔忽然的改變怕是真的事出有因的,而不是故意的要給自己氣受,心思電轉之間李大小姐多少還是放不下李潔的心緒忽然就佔了上風,就兩巴掌就先記著!看看李潔怎麼解釋的!要是不讓自己滿意了底下沒人時再打!

於是李潔肩膀上就挨了一巴掌,李潔正在抱怨李大小姐的暴躁脾氣都去哪裡了時,李大小姐已經笑顏如花的轉身和眾人說她要和李公子私下商量下下一季的種植問題,大家不用等她可以先去到處轉轉,然後不由分說的拉了沮喪的李潔就走,省下一堆人默名其妙的看著離去的兩人。【全文字閱讀.】

而李潔看著李大小姐大師般的變臉更是心裡一陣的冰冷,自己當初怎麼會瞎了眼迷戀上了這麼會變臉的女孩子了!?

李大小姐氣勢洶洶的拉著李潔到了僻靜處的一棵大樹后,一把就把李潔仍在了樹榦上,然後死死的盯住李潔:「說說吧!怎麼回事!?為什麼要惹我生氣!?」

李潔都沒去看李大小姐,看著遠方的雲彩多少有些消沉的說著:「李大小姐說笑了,我哪敢惹您生氣,只是實話實說而已,要是惹李大小姐不高興了還請多多見諒。」

「我偏不見諒!你不給我說清楚我還是要打回來!」

「我懶得和你說。」

次李大小姐氣極敗壞的沒有猶豫,立刻就是一巴掌甩了過來,不過此處沒人,絕不符合李潔的打算,李潔更是看李大小姐有些不順眼,豈會平白挨打!?

李大小姐一揚起手臂李潔就抓住了李大小姐的手臂並往邊上一甩,甚至帶的李大小姐身子歪了下,現實里李潔不是李大小姐的對手,但遊戲里一切都看裝備和職業特徵的,李潔鮮血騎士就算不以敏捷見長也是比法師職業敏捷的多了,並且力量上李大小姐更沒得比,即使李潔沒穿裝備。

李大小姐怒極,再次揚手這次李潔連抓都懶的抓了直接揮開李大小姐的手臂,李大小姐這下都要氣炸了,立刻就裝備上了法杖和換了裝備打算再和李潔打架,並且已經想到用魔法了,李潔卻懶的動了。

「真沒看的出來李大小姐這麼大的脾氣!真是開了眼界了,我還沒死在過聯盟玩家的手裡呢,今天也託了李大小姐的福氣試試什麼感覺!順便也見識下李大小姐的威風!」

說著話李潔諷刺的看著李大小姐,雙手一背,任憑就在身前的李大小姐對著自己施放魔法,然後底下李潔就捂著自己的臉憤怒的看著李大小姐,無他,李潔這一放鬆手還背起手了李大小姐豈能放過機會,放棄了魔法立刻就是一正一反兩巴掌重重的甩在了李潔的臉上!

李潔憤怒的盯著李大小姐無言時,李大小姐看著李潔臉上的紅腫多少出了些氣原本急劇起伏的胸脯也慢慢的平息,隨即看了下自己的小手和李潔的神sè后心底多少有些後悔的也沉默了下來,不過李大小姐馬上就壓下了那絲的後悔!是李潔先氣自己的不是嗎!?

李潔慢慢的放下捂著臉的手慢慢的平靜:「藥材我會給李大小姐送過去的,再見就不用說了吧。」

說完李潔長出口氣,慢慢的轉身離去,一邊翻口袋找出根雪茄點燃了后看著天邊的雲彩長長的吐出口煙霧:這下總算是了解了吧!也省心安心了!

李大小姐咬著嘴唇神sè有些複雜的看著李潔的背影,多少有些抱怨自己的暴躁脾氣,隨著這兩巴掌下去,自己倒是出氣了,可是……!

李大小姐沒可是下去,隨即就想到了老套路上去了潔是個什麼東西!值得自己惋惜什麼嗎!?他還不搭理自己了!?我稀罕嗎!?那是你的損失不是我的!?打你兩巴掌都是看的起你了!別人我還懶的動手呢!你倒是不知好歹起來了!

這樣想著時李大小姐也是冷哼一聲也要離去,出臨海大山谷就一條路,於是只能是一前一後的同行了。

走在李潔側方的身後,李大小姐的心思就像天上的七彩虹似的又變了,憑什麼李潔這傢伙認為可以斷了關係就可以斷了的!?應該是自己想斷了才能斷了的!但現在居然是李潔先說了再見!這算什麼!?自己是被拋棄的嗎!?只有我拋棄人不能有人拋棄我!

不過這隻能算是李大小姐為自己找理由罷了,一點特殊的情意還是多少讓李大小姐不甘心。

想到這裡李大小姐就想叫住前面的李潔然後由自己先和他說再見!不過李大小姐張了張小嘴卻沒說出聲音來,心底又想自己叫住了他會不會是示弱的表現!?前後矛盾之下李大小姐猶豫不決了起來,這種猶豫以前幾乎在李大小姐身上是看不到的。

幾秒鐘后,李潔詫異的側身低頭看了看自己被李大小姐拉住的手臂,然後疑惑的看著李大小姐的容顏,但一句話都沒說的等著李大小姐解釋。

李大小姐咬了咬好看的粉sè嘴唇,到底還是心情複雜的先開了口:「你必須告訴我為什麼今天你忽然就變了!?緣故是什麼?就算要分開你也不能讓我帶著疑問的離去!」

這純粹是李大小姐到底還是承認了自己的猶豫其實是因為自己心底念起了李潔的好處來,由此也多少有些不甘心就這樣完了,光這個本也不能讓李大小姐下定決心拉住李潔的讓自己感覺沒面子,而更多的是因為心中的疑問,為什麼李潔忽然就變了,想不明白李大小姐都不會睡得著覺的,並且覺的自己打了李潔兩耳光了,所以最後一句話說的不惜軟了點。

李潔抖了下手臂,李大小姐沒放開,李潔看著李大小姐的手臂:「現在說這些還有什麼意義嗎?」

「我認為有就有。」李大小姐總算忍住了點自己的壞脾氣,沒說的過於僵硬,並且李潔再次要收回手臂李大小姐也沒放開,不過心底還是一陣的怒氣上升,玉手死命的掐李潔的手臂!

李潔臉sè多少變了下,到底還是無奈的說:「李大小姐如此的尊貴,我卻是如此的卑微,你問我問題我敢不回答嗎也不會跑掉,還請李大小姐放手。」

大小姐聞言就是柳眉一豎的要火,但到底還是忍住了鬆開了李潔的手臂等著李潔的答案。

億萬蜜婚:神祕墨少甜嬌妻 李潔揉了下手臂,這才抬頭看著李大小姐:「其實也沒什麼,我覺的我受到李大小姐您對我的很不公正的待遇了,我不能這樣免費的給您這樣當苦力,我也不敢圖您什麼為什麼還是要這樣吃虧呢?您說是不是?並且我承認以前欠了你的,但我認為我早已還清了,李大小姐您不這麼認為嗎!?」

「只是這個!?」

「要不然還能是什麼?結果我只是不想給您白白的種植藥材了您就火了,這也正好,挨了您兩巴掌我覺的更不會欠您什麼了。」

李潔說謊時眼底不自然了下,他以為李大小姐不會察覺到,可惜李潔錯了!

李大小姐看著李潔的眼睛,李潔話一說完李大小姐沒有猶豫的就說:「你在說謊!不是因為這個!到底為了什麼!?為什麼要騙我!?」

李潔詫異了下隨即就是有些有氣無力的和一些頹廢:暈死了,李大小姐也聰明的也太過分了吧!?

看著李大小姐還在瞪著自己,李潔還是認了,反正都這樣了,以後也不用再見了,於是還是把實話說給李大小姐聽了。

「李大小姐,我怎麼會騙你,說的不想白白的給你種植藥材了自然是真實的,空地有用自然也是真實的,另外……我自己心裡不好受,所以說話語氣不好了點,其實並不關你的事情,這就是所有的事實了。」

李潔冷靜下來后倒是也知道遷怒李大小姐本就是牽強附會了,李大小姐不會那麼無聊的讓紅玫瑰是勾搭自己的弟弟的,紅玫瑰此人就算是李大小姐的鐵杆閨蜜這種事情上也不會聽李大小姐的話亂來什麼的,而紅玫瑰本身人家長的好看脾氣又好家室又富貴的自然也絕不是什麼錯誤,自己當時只是關心則亂罷了!

心裡不好受關我什麼事了!?你就朝我起火來了!想死了吧!」

「這時候還說這些幹什麼?怎麼你還想扇我兩耳光是不是?你也別太過分了!李大小姐,就算我無端遷怒你了,你也教訓過我了,自此我們兩不相欠!以後你走你的陽關道,我走我的獨木橋!」

李潔抽了口雪茄這次讓李大小姐先走,李大小姐玉手一揮就拍掉了李潔手裡的雪茄:「你想怎麼樣就怎麼樣呀!?你以為你是誰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