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楚凡並沒有傷害這個小鬼,而是隨即將他放了,接着他又試了一下隱身法術。

只是他現在的功力還差了一些火候,只能隱去半個身子,還有半個身子露在外面。

不過,就算如此,楚凡也感覺很滿意,只要他修煉靈異功法到達第二重的境界,就完全可以隱身了。

天亮以後,楚凡滿意地走出了房間,他來到賓館門口,一輛出租車很快開到了他的面前。

楚凡當即坐了進去,稍微想了一下,還是決定回家看看。

車子開動後,楚凡又整理了一下這個身體遺留的記憶,還好記憶並沒有消失,而且整個記憶都保存完好。

楚凡現在十九歲,高考之後,他的成績也已經出來了,算不上很好,也算不上很差,考了一個二類。

不過,對於這些,楚凡完全沒有在意,至於是誰主使牛大有謀害了楚家二少爺楚凡,他現在也還不知道,而且他也沒有興趣知道。

當然了,他想查出主謀的兇手是誰一點也不難,而且他都不用去查,只要靈異功法修煉到第八重,他就可以啓動天機術,只要算一算就能知道了。

楚凡回到家裏後,一個和他長得十分相像的女孩當即跑過來抓住他的胳膊,問他去哪裏了,一個晚上都沒有回來。

楚凡看到這個女孩子,還是有一股很親切的感覺,這個女孩名叫楚黛,和他一樣大的年紀,一樣的身高,一樣的相貌,他們兩個是同一天出生的雙胞胎姐弟。

楚凡只是笑了笑,並沒有說話,也沒有解釋,再說這事情他也沒法說,他總不能告訴楚黛他是重生的外星人吧。

楚凡當即回到自己的房間,聽到楚黛在後面說道:“神祕兮兮的,肯定沒幹好事。”

楚凡剛進房間,就聽到手機響了,一看來電顯示,是朱胖子。

朱胖子是他的兒時夥伴,也就是發小,從小在一個幼兒園長大的,直到現在還是同學。

楚凡隨即接了電話,只聽朱胖子說道:“楚凡你去哪裏了,我給你打了十幾個電話都沒人接,還以爲你死了呢。”

楚凡隨即說道:“我還活着呢,你找我幹什麼,是好事還是壞事?”

朱胖子:“當然是好事了,你快來吧。”

楚凡聽到朱胖子的聲音很激動,不知道是什麼事情,於是隨即說道:“你在哪裏?我來找你。”

朱胖子隨即說道:“在漁港新村,快來吧。”

楚凡當即答應了一聲,然後掛了電話,他走出房間的時候,又被楚黛攔住了。

楚黛隨即說道:“楚凡你又要去哪裏?”

“去漁港新村。”

“我也要去,帶上我吧。”

楚凡看了楚黛一眼,當即點了點頭,然後直接走向車庫,開了一輛黑色的奔馳出來。

楚黛雖然只比楚凡先出生半個小時,但卻總是以姐姐自居,總想管着楚凡。

過去的楚凡膽子很小,被人欺負的時候,一直是楚黛在護着他,至於他的大哥楚正則是經常教訓他,因此他和楚正的感情並不好。

楚凡等楚黛上車後,當即一腳油門踩到底,車子一下就飄了起來,將楚黛嚇了一跳,不過她隨即又興奮了起來。

不過,楚黛還是覺得有些奇怪,她覺得楚凡現在有些不一樣,原來楚凡可不敢這樣開車,膽子很小的。

楚凡也不說話,一直開車向漁港新村奔馳而去,大約十多分鐘後,他們就到了漁港新村,遠遠地看到朱胖子等在路邊。

楚凡隨即飄移了一下,車子就停到了朱胖子的面前,朱胖子隨即吃了一驚,當他看清是楚凡的時候,不由得一陣發愣。

楚凡和楚黛一起下車後,隨即說道:“胖子,你怎麼了?” 漁港新村座落在海邊,是一片別墅羣,但並沒有人居住,所有的房子都是空的。

這些別墅已經建成了好多年,但因爲一些特殊的原因,房子都未能交付使用。

而且這裏也沒有人管理,道路兩旁,別墅前後,到處都長滿了雜草。

這片別墅的地理環境還是很好的,正挨着海邊,出門就是一大片沙灘,而且沙灘上的沙子都很純淨,很柔和。

楚凡楚黛姐弟二人到來後,和朱胖子說了幾句閒話,隨即就走進漁港新村的別墅羣。

朱胖子一邊說着話,一邊不時地看着楚黛,看樣子他對楚黛有些意思,但楚黛明顯對他不感冒,甚至都沒有認真看過朱胖子一眼。

楚凡的記憶中也不是第一次來到這裏,而是來過好幾次了,因此他對這裏也很熟悉。

他們一行三人不知不覺地穿過別墅羣,走向別墅後面那一大片金黃色的沙灘。

楚凡老遠就聽到沙灘那裏傳來一陣陣歡聲笑語,不過他也沒有在意,畢竟這裏經常有人來這裏遊玩。

而且這邊的風景確實不錯,不僅沙灘純淨,就是海水也是一片藍,並不象海濱路那邊的海水一樣混濁不堪。

不過,楚凡走到沙灘的時候還是吃驚了一下,而且是既驚又喜。

海灘上這些人他都認識,都是班上的同學,原來他們是要在這裏舉行一次畢業篝火晚會,而且還要在這裏玩一個通宵,這的確是挺刺激的。

他們一共有三十二人,但只有八個女生,其餘的都是男生,再加上楚黛,就有三十三人,也就有了九個女生。

因此,楚黛的到來,很快就受到這些男生的熱烈歡迎。而現在,時間已到傍晚時分,一輪晚霞掛在天邊,映照着藍色的海水,散發出七彩的光芒。

這樣的景色獨好,所有人都拿起手機拍照,但楚凡並沒有,他看到的不僅僅是景色。

這一片沙灘,這一片海,這一輪晚霞,交織在一起,竟產生了一股特別的氣機,既有陰又有陽。

楚凡當即就捕捉到了這股氣機,而且也正是他所需要的。沒錯,對於靈異功法而言,需要的就是陰氣與陽氣,無論是陰氣還是陽氣都是靈異功法必不可少的養料。

而更何況現在陰陽交織在一起所產生的氣機,這就殊爲珍貴了。

因此,楚凡當即靜悄悄地走到一邊,然後開始呼吸吐納了起來,至於那些男生女生此時都沉浸在這樣的景色中。

當然了,有些男生並沒有沉浸在景色中,而是沉浸在另一樣的風景——有幾個女生站在沙灘上,沐浴在金色的陽光下,風吹起她們秀麗的長髮,而且還調皮地掀開了幾個女生的裙襬,露出粉紅色的內褲。

這些女生,長得最漂亮的當屬林曉詩了,她不僅是班花,而且在整個學校都是排名前三的美女。

再就是楚黛,不過她和楚凡並不是一個學校的,但依然很漂亮,也是她們學校的一朵花。

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黃昏,沒錯的,這樣的景色並沒有多長的時間,晚霞很快就消失在遙遠的天際。

於是這些男生女生又忙碌了起來,開始準備篝火晚會了。楚凡經過剛纔的一陣呼吸吐納,也是大有收穫,心裏十分的滿意。

這時候,班上的同學都在班長李向西的安排下各自行動了起來,他們都四散分開去海邊撿拾枯枝,而那幾個女生還是得到了特殊的照顧,她們不用去撿柴,只是在原地整理着一些食材。

他們爲了這次篝火晚會可是作了充足的準備,不僅帶了燒烤工具,而且還帶了羊肉,豬肉,牛肉,還有各種調料。

這些食物都是班上的王老五一個人贊助的,王老五人如其名,長得又矮又胖,而且是班上最有錢的。

18世紀的亡靈帝國 因此,王老五也有一定的特權,他也沒有去撿乾柴,而是和這些女生一起留下來整理場地。

整理場地的工作也不輕鬆,但是誰都願意,原因只有一個,那就是和美女在一起。

王老五一直很喜歡班花林曉詩,而且喜歡好幾年了,而且還發動了好幾次金錢攻勢,但都沒有能夠俘獲芳心。

當然了,也不光是王老五喜歡林曉詩,班上所有男生有一個算一個都喜歡她。

林曉詩不僅人長得漂亮,而且性格也很好,學習成績還不差,這就很迷人了。

原來的楚凡也很喜歡林曉詩,不過他比較膽小,並沒有象王老五一樣發動金錢攻勢。

至於朱胖子,林曉詩一直是他意淫的對象,不管是在現實中,還是夢裏,他都意淫了不止好幾次。

而現在的楚凡看到林曉詩心裏卻是出奇的平靜,雖然林曉詩是班花校花,但是和他前世所經見過的美女比起來可是要差了不止一點半點。

現在這些男生女生的心裏既興奮,又有些莫名的傷感,畢竟現在畢業了,有各種各樣的心情也正常,但那也只是一瞬間的事,大抵還是興奮而又激動的。

楚凡也和這些男生一起去海邊撿拾柴禾,但是他們的收穫並不大,這片沙灘上本來就很乾淨,也撿不到什麼。

因此,他們不得不分散開來,而且還走得有些遠,如此一來,果然有些收穫,大約二十多分鐘的樣子,每人都撿到了一些,於是陸續回到了原地。

這些人撿回的乾柴湊在一起還是挺可觀的,竟碼起了一大堆,看樣子是足夠用了。

而就在這時候,班花林曉詩突然說道:“班長還沒有來,你們誰看到他了?”

本來這些人都沒有注意到少了一個人,現在聽到林曉詩的說話,當即又清點了一下人數,發現只有三十一個人,班長李向西和孫玉光沒有回來。

而現在,天色已經黑了下來,別墅那邊又傳來一陣陣不知道是什麼的叫聲,還有一陣陣海風吹起,竟讓人產生一種不好的聯想。

於是這些男生女生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誰都沒有說話,楚凡突然說道:“我們派幾個人去找找吧。” 楚凡的聲音剛落,林曉詩當即大聲贊同,其他人也紛紛附和,林曉詩還十分讚許地看了楚凡一眼。

的確,楚凡剛纔說要去找班長的話,讓人感到既有些意外,又讓人刮目相看。

的確,楚凡的膽小在班裏是出了名的,就是在夜裏一個人上廁所都會害怕,而現在海邊的氣氛又是如此詭異。

於是當即有幾個膽大的男生當場就站了出來,表示願意去尋找班長和孫玉光。

這幾個男生都挺起了胸膛站出來,而且特意看了班花林曉詩一眼。

楚凡隨即說道:“你們去海邊,我去別墅那邊,女生先點燃篝火。”

林曉詩當即點頭同意,並且馬上點燃了一堆火,有了這堆火,這些人的膽子又壯了許多。

不過,當他們看到楚凡真的一個人走向別墅的時候,都感到十分的吃驚,不知道楚凡爲什麼突然變得如此勇猛了。

難道他是爲了在班花林曉詩面前逞能嗎?這班花的力量也未免太強大了。

楚黛也覺得奇怪,但她還是有些擔心,於是看了朱胖子一眼,朱胖子當即起來說道:“楚凡,我和你一起去吧。”

於是,這些男生便分成了四撥,兩撥人分別往海邊的兩頭尋找,楚凡和朱胖子兩人去了別墅那邊,還有幾個男生和女生一起留在原地,並且開始烤起牛肉來。

這時候,海邊已經進入了完全的黑暗中,除了那堆火,到處都是黑乎乎的,海上也沒有一隻船,更沒有一絲光亮。

好在這些學生都帶着手機,照明並不是問題,他們一邊尋找,一邊叫着班長李向西和孫玉光的名字。

但是海邊這兩撥人找了半天也沒有找到,更沒有人回答他們的叫喚,只有夜風呼呼的吹,還有一些不知道是什麼的叫聲,讓人心裏覺得一陣空洞洞的感覺。

不過,海邊這兩撥人因爲人多,倒也不覺得十分的害怕。

再說楚凡和朱胖子兩人進了別墅羣后,當即就有一股冷嗖嗖的感覺,這樣的冷在這樣的季節明顯有些不正常,朱胖子不由自主地縮了縮脖子。

這個別墅羣也是黑得伸手不見五指,裏面的房子都是空的,既沒有人管理,也沒有路燈,而且到處都生長着不知名的雜草。

楚凡一進別墅羣,立馬就感到了不對勁,這裏面的確很邪性,的確有鬼。

以他現在靈異功法第一重的功力,只要有鬼他就能看得出來,鬼在他的面前是無法遁形的。

不過,楚凡也不覺得奇怪,畢竟這裏這麼多的空房子,又處在一個陰陽交界的海口位置,有鬼也是正常的。

當然了,楚凡現在的目的可不是爲了捉鬼,而是尋找班長李向西,還有孫玉光。

他們兩人深入別墅羣后,當即就聽到了鬼的叫聲,朱胖子當即嚇得頭髮都豎了起來,而且還是本能的反應。

朱胖子隨即往楚凡的身上靠了靠,當即感覺好受了些,不過他也是覺得很奇怪,不知道楚凡怎麼一點害怕的樣子也沒有。

他們越是往裏走,感覺陰氣越重,冷冷的陰陰的感覺,讓人感覺一陣陣的毛骨悚然。

朱胖子隨即顫抖着聲音說道:“楚凡,我們別再往裏走了,回去吧。”

楚凡看到朱胖子緊張的樣子,當即說道:“別怕,有我在,沒事的。”

楚凡的聲音很堅定,而且中氣十足,給人一種鎮定的感覺,朱胖子心裏當即安穩了許多。

只是朱胖子的手機突然沒電了,而楚凡一直都沒有用手機照明,於是兩人一下子置身在一片漆黑之中,巧的是天上連一顆星星也沒有,整個別墅羣都處於無邊的黑暗中。

而這時候,別墅的鬼叫聲也越來越響,而且還是幾個鬼輪流叫喚,朱胖子嚇得小心臟都要跳出來了。

好在楚凡及時伸出一隻手抓住了朱胖子的手腕,如此一來,朱胖子纔好受了一些,如若不然真的會嚇落魂的。

朱胖子的手機沒電後,有一個鬼就飄了過來,楚凡看得一清二楚,是一個男鬼,伸着長長的舌頭,頭髮還是綠色的,就象電影畫皮中的鬼一樣,看起來很恐怖。

當然了,楚凡自然不會害怕,朱胖子雖然看不見鬼,但卻有一股寒意自心底升起,頭髮又豎了起來。

這個鬼很快飄到了朱胖子的身後,而且還伸出一隻鬼手抵在朱胖子的後背。

朱胖子當即就感到有什麼東西從他的身體逸出,楚凡見狀,也是吃了一驚。

因爲他看到這個鬼正在抓朱胖子的魂魄,而且還被抓出了一魂三魄。

楚凡當即下意識地伸手入懷,想要用靈符鎮壓這個鬼,但他還是抓了一個空,他雖然前世有許多靈符在身上,現在剛剛重生過來沒有兩天,雖然現在以他的功力也可以煉製靈符,但還沒有來得及制符,就被朱胖子叫到了這裏。

而現在,朱胖子已經很危險了,再有片刻,他的三魂七魄就要全部被鬼抓出來了。

於是楚凡情急之下,趕緊念動了咒語:

“天靈靈,地靈靈,山巔之上,海宮深裏。來去無蹤,一去八萬裏,怎叫那鬼。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

此咒一出,那個鬼當即停止了動作,但還是被這個鬼抽出了兩魂四魄,朱胖子也差不多完全昏迷了,只剩下一點點意識。

楚凡立即上前一掌將那鬼推開了,接着趕緊呼喚朱胖子,然後念動咒語給他招魂。

好在朱胖子的魂魄並沒有完全消失,楚凡念動招魂咒後很快就將他剛纔丟失的魂魄招了回來。

至此,朱胖子才醒轉過來,當即用力抓住楚凡的手臂,心裏還是一陣陣的害怕,心裏感覺做了一個很恐怖的夢,夢見魂都沒了。

楚凡見朱胖子醒轉後,也鬆了一口氣,看樣子得將朱胖子送回去才行,這裏有幾個鬼,的確挺危險。

於是,楚凡又打開手機的電筒,有了光亮,朱胖子也覺得安穩了不少。

楚凡和朱胖子回到沙灘的時候,那兩撥人還沒有回來,朱胖子站在火堆前烤了好一會才恢復陽氣。 楚凡和朱胖子回來沒有多久,另一撥人也回來了,不過還有一撥人沒有回來。

這一撥人並沒有看到班長李向西,也沒有看到孫玉光,不過他們也沒有遇到什麼危險,也沒有遇到鬼。

魚婦 楚凡他們又等了一會,另外一撥人還沒有回來,楚凡隨即提出去接應他們一下,或許他們遇到了什麼麻煩。

班花林曉詩當即表示同意,對於林曉詩的話,這些男生都很在意,林曉詩不僅長得漂亮,學習成績好,而且一直是學習委員,雖然現在畢業了,但影響力還在,還是那麼根深蒂固。

於是又有幾個男生自告奮勇和楚凡一起去接應那撥人,還有尋找班長李向西和孫玉光。

而現在牛肉也烤好了,一陣陣肉香隨風飄起,王老五隨即拿起一串牛肉咬了一口,讚不絕口,於是又拿起一串遞給林曉詩,但林曉詩並沒有接,只是淡淡地說道:“我吃不下,你自己吃,再多長些肥肉好了。”

有幾個女生本來也正準備開吃,聽到林曉詩的說話,不由自主地停止了動作。

楚凡和幾個男生向海灘的另一頭走去,邊走邊喊着那些人的名字,但卻並沒有聽到迴應。

他們又向前走了一段,大約二十分鐘左右,楚凡他們就看到了前面傳來點點亮光,顯然是手機電筒的光線,看來那撥人就在那裏了。

楚凡他們這幾個人很快就走了過去,果然是那一撥人,原來他們已經發現了班長李向西和孫玉光。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