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逍遙皓天此時卻沒有心思關心那麼多。

天機宗現在真面臨史上最大的一次危機,他根本時間欣賞這些,也沒那個心情。

「擋我者死!」

逍遙皓天冷冷的喝出,身上殺戮氣息瞬間爆發出來,陰寒,逼人,殺氣森森!

一步踏出,青石上留下一個深深的腳印。


圍上來的女弟子同時退了一步。

一些女弟子的臉色已經被逍遙皓天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逼的喘不過氣來,一片蒼白。

逍遙皓天眉頭一皺,神色更加陰冷,爆喝一聲,「再說一遍。」

「擋我者死!」

「師傅……」

一聲尖利的叫聲,一道白影衝下,瞬間落到高蘭的身體邊,眼角濕潤起來,轉過頭,狠狠的瞪著逍遙皓天。

「你殺了我師傅,我要和你拼了!」

在看到授業師父慘死,她心頭升起一團怒火,冷冷的盯著逍遙皓天,赫然站起來,袖子中的彩帶射出,直襲逍遙皓天的命門。

火舞的看著他的眼神帶著恨意,無盡怒火,逍遙皓天的心頭瞬間碎了。

他知道現在解釋根本沒用。

只能讓她自己利用女神之力衝破高蘭在她身上施展的封印,別人根本幫不到她。

「嘭。」

楚飛見逍遙皓天不避開,一步踏出瞬間一躍,一拳轟在彩帶上,大喝一聲,「火舞,你醒醒啊,他是少爺,是你思念的逍遙皓天啊。」

「少爺?逍遙皓天?」

「哼。」

「我怎麼可能思念一個殺人魔頭,你休想騙我。」

火舞望了一眼楚飛,冷冷道:「今天我不會放過你。」

「你終於敢與人對決了。」

「呃?」火舞眉頭輕輕皺了下,心道:「他怎麼會知道?」

逍遙皓天說完,臉色一變,冷冷的瞪著火舞,道:「就憑你也想給你師傅報仇?你太弱了。」

「想要報仇就把你全部的力量施展出來。」

話剛落音,逍遙皓天爆喝一聲,衝天而起,瞬間將滿天飛舞的彩帶砍成稀巴爛,如雪花一樣飄落下來。

「大家一起出手,替宗主報仇……」

一名玉女門的長老重重的喝了聲。

頓時,那些遲遲不敢動手的弟子神色一變,雙眼中閃過一絲殺念。

於此同時。

楚飛怒目金剛,兇狠無比,爆喝一聲,道:「誰敢上前一步,別怪我不客氣。」

張寶也是抽出長劍,身上的九劫劍意釋放出來,形成一個獨特的劍形領域,目光死死的看著人群中的一人,糾結萬分。

心中一陣猶豫,神色忽然堅定起來,道:「你們都別動,別白白死掉。」

玉女門本就沒強者,靠著九天絕殺陣阻擋一切外敵,現在陣法被逍遙皓天轟破,宗主高蘭又死了,一時間群龍無首,被楚飛這麼一喝,她們冷不丁的又不敢攻上來,但也沒有退半步。

圈子中只剩下逍遙皓天和火舞。

逍遙皓天滿臉冷笑,火舞的攻勢全都被他輕易化解,時不時出言嘲笑,逼得她是心頭怒火一層比一層高。

「就你還談什麼報仇?」

「你的修為連我身都近不了,太弱了,高蘭會死就是因為你太弱了,要是你強大,肯定能阻止我殺她,可惜,你的修為實在不行啊。」

逍遙皓天嘲笑起來,隨即走到高蘭的身邊,一腳踩在她的頭顱上,道:「這死妖婆就該死,這樣殺了她還便宜她了,她應該被千刀萬剮,火里燒,油鍋里炸,把她的骨頭拿去喂狗……」

「別說了……別說了。」

火舞忽然抱住頭,滿臉大汗,心頭的怒火無比的強烈,一股壓制不住的力量在她體內不斷的燃燒起來。

那股力量實在是太強大,強大的讓她感到害怕。

「爆發吧。」

「把女神之力爆發出來吧。」逍遙皓天心中暗道,看著火舞痛苦的表情,他的心也是抽搐般的疼痛。

要想讓火舞爆發出來女神之力,就必須先讓她暴走,不顧一切的爆發出來,這樣才能衝破她識海中封印的記憶。

逍遙皓天必須藉助蹂躪高蘭的屍體才能激發火舞體內隱藏的力量,現在已經快要成功了。

她的表情就和皇城暴走時的一樣。

「啊……」

「轟隆隆!」

火舞再也控制不住,體內那股強大力量隨著她心中的怒火全部爆發出來,在這一刻,高蘭在她識海設置的封印轟然破裂,記憶碎片不斷的組合在一起,在東方城的一幕幕在她腦海中迴繞。

從第一次談話。

逍遙皓天第一次抱起她。

兩人第一次在山洞過夜。


第一次吃逍遙皓天烤的魚。

……

最後再到,無疑中聽到高蘭要藉助她體內的女神之力渡劫。

在她識破時,高蘭利用神秘的封印功法,將她記憶打碎,封印起來。

一切的一切,火舞都想起來了。

看著逍遙皓天站在那,那個讓她夢回牽繞男人,心頭的怒火突然消失,兩眼不由的閃爍出淚花。

「嗚,,嗚,,嗚,,」

火舞瞬間撲了上去,直接緊緊的抱住逍遙皓天,捶打著逍遙皓天的後背,嚎嚎大哭起來。

「你去了哪裡,嗚,,」

「你為什麼不來找我,嗚,,,,,」

「你不知道我有多想你啊……」

哭的撕心裂肺,稀里嘩啦,一滴滴眼淚打落在逍遙皓天的肩膀上,這一刻把逍遙皓天的心都給哭碎了。

緊緊的把火舞抱在懷裡,重重的道:「以後再也不會離開你了。」

本文由小說「」閱讀。 第234章天機宗!!危機!!

「不許騙我。」火舞停止大哭,臉上的淚痕就跟小花貓似的,也不顧什麼形象,袖子一擦,兩眼看著逍遙皓天,心口怦怦亂跳,忽然,臉色一紅,羞羞的底下頭來,道:「我再也不要離開你,一輩子都不要。」

「恩,一輩子。」

逍遙皓天再次把火舞抱在懷裡,緊緊的。

逍遙皓天來玉女門的時候是三人,回去的時候卻是五人。

除了火舞張寶也修成正果。

一行五人快速飛馳。

逍遙皓天在聽到高蘭說的那些話之後,心神不寧,開始心繫火舞並沒有太大的感覺,現在心頭卻是陣陣慌亂,有種不祥的預感。

而這次卻是攻打天機宗。

逍遙皓天當上宗主不過是一個月的時間,短短的一個月大陸發生巨大的變化,有些變化並沒有沿著逍遙皓天預想的軌跡走,而是超出他的控制範圍。

除了仙宗,還有魔宗。

一切的緣由皆是因為機關獸擎天。

機關獸擎天就是逆天的存在,上古魔族四大護法講機關獸擎天能抵抗天劫消息散播出去,引起的反應空前巨大,遠遠超出逍遙皓天的想象。

誰都想擁有機關獸擎天。

特別是壽元將盡的武神強者,他們迫切的需要。

當他們聽到這個消息時,就像看到一縷曙光,紛紛出關,立即聯合起來,殺氣騰騰的朝天機宗殺來。

「轟隆隆……」

「轟隆隆……」

……

東方的天空火光衝天,悶雷聲一聲重於一聲,遠在萬里的逍遙皓天眉頭越發皺的緊,速度不斷提升,心頭愈加擔心起來。


—————

天機宗。

神殿。左側一排,十大勢力主臉帶烏雲,一聲不吭,右側則是內門長老,他們的神色亦是一樣,眉頭皺起,一籌莫展。

他們都是天機宗修為最強的人。

除了他們,神宮外站滿弟子,個個臉色肅然,眉頭隱隱皺起,無形之中凝聚出一股強大的怒意。

神殿的上空聚集著密密麻麻的人,其中不少人是千年不出的強者,他們來次的目的只有一個,機關獸擎天。

不過,誰也沒有先開口。

大殿門口,陣靈凝望著天空,眉頭暗皺。

的確。

陣法再強大也有攻破的時候。

雖然『陰陽八卦陣』威力很強,八卦四象,千變萬幻,但是他沒想到仙宗聯合起來的實力竟然有如此強大。

整整一天,攻勢絲毫沒有減弱半分,陰陽八卦陣的陣眼已經有些鬆動的跡象,這還是陣靈一直注入聖力才能支撐下來,不然早就被攻破。

「再等等。」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