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

“饒命啊!”

“我們願意做牛做馬!大人饒命啊!”

求救聲在大殿內響起,在座的長老最高的修爲在半步日境,最差的只有四月修爲。這些人哪能經得起妙俊風四日修爲殺氣的全面爆發。

在殺道印記的轟殺下,所有的長老無一倖免,都化成了殺氣的養料,只留下一地的衣物證明着此前這件衣物的確穿在人的身上。

“嗯,果然還要努力,殺道印記的威力還是太低了。

咦?寧飛怎麼不見了?難道他的修爲已經達到日境,和我不相上下了?

哼哼,在那!”

妙俊風身影一動,行如閃電,下一刻就出現在了寧飛的眼前。

“寧宮主,你還真會僞裝啊!要不是我時刻警戒,說不定還真要被你算計了。”

“老祖,救我!”

寧飛現在見到妙俊風就像是見到鬼一樣,沒有了膽魄的他,是立刻祭出一枚玉牌,召喚自己的老祖。

“嗡”的一聲,半空中出現一個白髮老者,一股浩瀚的氣勢從半空中極速的籠罩而下。

“寧飛,你可知這是我最後一次幫你了?你怎麼還是沒有長進啊!想我開創的嵐宮基業,也許就要毀在你的手裏了。

嗯!不錯,年紀輕輕就修到了四日之境,將來的前途不可限量啊!”

妙俊風被這突來的威壓一壓,心裏是略微慌了神。

“俊風,不要害怕,這只是一縷殘魂,真正的他早已經死了。從他現在散發出來的威壓看,應該相當於侯境強者。

這老頭也蠻牛牛的,生前恐怕至少也達到了皇境!

俊風,不要怕,等他能量耗盡了,自然就會消失了。”

妙俊風沒有回所羅門的話,而是雙眼直直的盯着半空中的這道虛影。

“年輕人,你我做一個交易如何?只要你不趕盡殺絕,我就送你一場機緣。”

“見過前輩。”妙俊風對着他就行了一個晚輩禮。

不是他畏懼這位前輩,而是冤有頭債有主,他不是一個是非不分的人。

“很好,你是一個善良的人。正因爲善良,發起火來才更可怕。

我不想殺你,可也不想看着我辛辛苦苦創立的嵐宮基業毀於一旦,你能不能答應我這可憐老者的最後請求呢?”

妙俊風被前輩這樣一說,心中的殺氣頓時減了一半。他剛到很憋屈,自己怎麼就那麼心軟呢?見不得老人委屈。

“前輩,兒孫自有兒孫福。事情既然已經發展到這,斷無收手的可能。不過,我可以答應您。若是您送我機緣,我將請雷罰代替我的殺戮。

凡是在雷罰過後活下來的人,我一律不再殺伐,放他們一條生路。至於,嵐宮我會保留,就讓它成爲我妙家新的住宅吧!”

“哈哈哈,好!我信你。”

老者暢快的大笑三聲後,是化作一抹流光,遁入了妙俊風的身體內。

妙俊風是個信守承諾的人,既然答應了老者,就斷然不會毀諾。他瞥了寧飛一眼,就單腳一點,來到了嵐宮最高的建築物上。

“蒼天有眼,賞罰至公。我以赤誠之心,恭請天罰,除奸惡,佑善人,還天下太平。

雷霆萬鈞,急急如律令!”

妙俊風咬破中指,用鮮血在空中書寫了這麼一段話。

紅光驟升,頓時讓嵐宮的天空變得黑壓壓的一片。一條條銀色的蛟龍是在烏雲中翻滾穿梭,張牙舞爪的等待進攻的命令。

“罰!”

伴隨着妙俊風的一聲令下,一條條銀蛟是從九天之上飛撲而下,一根根的銀矢是從雷霆大軍中不斷急射而出。

嵐宮上下瞬間變成雷電的海洋,凡是在平日裏作惡多端的,無論怎麼躲,都避不開雷電的懲罰。

寧飛,馮水,馮欣這三人是被銀蛟重點關照,其餘的嵐宮弟子則沒有那麼好的運氣,只有一道銀矢給了他們致命一吻。 雷聲陣陣,銀光閃爍,在無常結界的襯托下,此地更顯神聖和威嚴。

嵐宮的位置本就顯眼,如今的景象更是吸引了周圍越來越多的人,他們不約而同的向這邊聚攏而來。

今早十二家被滅的消息足夠震撼,但嵐宮現在被雷電轟擊的景象,更加令人感到驚心動魄,難以忘懷。

濃黑的雷雲漸漸的變得淡薄起來,雷罰之勢也是趨於緩和。

方外志異 一刻鐘過後,天還是那個天,地還是那個地,只是人和景已經有了變化。

數千嵐宮弟子在此時只剩下幾十人,其中還包括了趙長老所救下的那幾個人。

除了妙俊風站立的地方和長老殿沒有受到一點損傷外,嵐宮大部分的建築都被劈成了粉末。

妙俊風從屋頂一躍而下,一步步的走向長老殿。

那裏是嵐宮弟子現在的聚集地,凡是活下來的都在那裏,而趙長老則成了他們唯一的依靠。

倖存下來的嵐宮弟子們,見到一步步向自己走過來的妙俊風,是本能的不斷往後退去。

他們發自內心的畏懼這個掌控雷電的殺神。

“趙長老,現在已經沒有外人了,你不必如此緊張。”妙俊風對他露出了溫暖的笑容。

“妙家主,我希望您不要食言!這些活下來的人,還請您不要動手,他們真的不會再與您作對。”

眼見趙長老又要跪下來,妙俊風是三步並作兩步的走上前去,將他一扶,說道:“我沒有殺他們,只不過是做了個牽線人,讓那些人得到了現世報。

能夠活下來的人,不代表身上沒有惡,只是這惡還沒到讓上天降下懲罰的地步。

人不怕犯錯,就怕犯了錯不改錯,就怕犯了不該犯的錯。

上天有好生之德,對於犯過錯的人都會給予一線生機。只要把握好,這個人還是有救的。”

“您說的是真的?您真的不殺他們嗎?”趙長老睜大了雙眼,很想看清楚眼前的這個年輕人,這個讓自己好似在雲裏霧裏徘徊的年輕人。

“我是一個信守承諾的人,只要我開口答應的事,我一定會履行諾言。

我到現在還不知道您的名字,還請您做一下自我介紹。”妙俊風再次對趙長老露出溫暖的笑容。

“老夫姓趙名有德。您以後可以稱呼我老趙,趙長老已成過去。”

“是嗎?那可未必。 在不正常的地球開餐廳的日子 我家中正缺長老和人才,不知道老趙可願意成爲我妙家長老,可願意帶着這剩下的人才加入我妙家?”

妙俊風是真心邀請,所說的話飽含了自己的真情實感。這樣的話最容易打動人,最能讓人感受到自己的心意。

“您說的是真的?我們可都是嵐宮的人啊!就算嵐宮已成過去,但在我們的身上還是會留下深深的嵐宮烙印。”

“這重要嗎?接下來我還準備將妙家遷到這裏來,把這裏作爲我們妙家今後的大本營。

你可知道,就在之前,我還見過嵐宮的創始人。 這個王妃有點鬧 他是真正的前輩高人,若是沒有他,說不定今天剩下的人就不會那麼多了。

現在你說說看,嵐宮的烙印真的很重要嗎?我相信今後的我會成爲你們心中的烙印,永遠揮之不去的烙印!”

趙有德聽了妙俊風的話,有一絲的晃神。這些話似乎在自己的夢中出現過。自己之所以記得這個夢,那是因爲這個夢不僅真實,而且隔三差五的就會夢見一次。

妙俊風拍了拍趙有德的肩膀,徑自走到大殿的主位上。

他用一種平靜的目光,將站在殿內的每一個人都仔細的打量了一遍。

“諸位,我是妙俊風,當代妙家家主。我之前和你們一樣,也是一個名不經傳的小人物。但我通過我的努力,一步步的走到了今天。

我不是一個善惡不分的人,也不是一個昏庸無能的人。

是親朋好友,我愛你們;是長輩賢達,我敬你們;是生死兄弟,我妙俊風願爲你兩肋插刀!

雖然我前方的路很坎坷,雖然我的敵人很強大,雖然我現在只是取得了一個微不足道的小成就,但我相信,未來是美好的,未來是可以通過我的雙手開闢出來的。

在場的諸位,我願帶你們去看那錦繡江山,也願帶你們去的蕩平那生人勿進的野路。我會讓你們一展心中的抱負,讓你們成爲你們想成爲的那種人。

諸位,未來的路很長,前途也不可預測。但我今天就在此放話了,只要我妙俊風活着,就不會讓我及在場的諸位感到人生寂寞,感到人生無奈,感到自己就此一生碌碌無爲!

我只問一句,也只問一遍,你們願意追隨我嗎?”

妙俊風越說越激動,越說就越覺得天下掌握在了自己的手中。他張開雙臂,用期待的眼神等待着大家的答覆。

現場一片安靜,連呼吸聲都能清晰的聽見。

每個人的神色都很凝重,他們覺得今天聽到的和經歷的,就好像是自己的一輩子已經過去了。

新的生活已經來臨,就在自己的眼前,關鍵是當下的兩條路,自己究竟要選哪一條?

“老臣願意追隨主公,征戰天下。”

這第一個開口迴應的是趙有德,妙俊風的一番話讓他感覺又回到了少年風發的時代。若是錯過這一次的選擇,自己的餘生恐怕就真的要帶着遺憾渡過了。

有了趙有德的帶頭,其他人也是紛紛響應。他們跟隨在趙有德的身後,心悅誠服的跪了下來,對着妙俊風行了跪拜之禮。

“好!”

此刻的妙俊風感到豪氣沖天,自身的上位者氣勢,是又加重了一些。

都說九五之尊乃是上位者的最高境界,但飯要一口口的吃,沒有誰一出生就是九五之尊。

就算一出生便是九五之尊,若沒有成長起來,沒有強大力量的守護,不等他登頂,恐怕他就會成爲天底下最好笑的笑話。

守在大殿門口的白無常,也被妙俊風的話深深打動了。他覺得自己被派過來也許是老天的眷顧,讓自己能夠有新的認知,新的發展,新的突破。

“黑黑啊!你要是也在這裏該多好,你就能知道我們究竟是追隨了一位怎樣的主公!我現在對未來可是充滿了信心。”

嵐宮之事得到了圓滿的解決,這個結果就連妙俊風都沒有想到。

以至於,在未來的某一天,在回想起今天這一幕的時候,他感慨的嘆道:“計劃趕不上變化,人算不如天算。天道無常,天道有情。” “年輕人,我很欣慰,你讓這件事得到了最圓滿的解決。我答應你的事也該兌現了,不過你最好先去一個安靜的場所,不然,我怕會給你帶來麻煩。”

當妙俊風安排完接下來的事,走出長老殿的時候,老前輩的聲音是在自己的腦海裏響起。

“唰”“唰”“唰”

三步連點,妙俊風的身影立刻消失在了衆人的視野裏,宛如仙人一般,不見了。

這一身法,讓注意到他的人,無不瞠目結舌,對他的實力又有了新的評價。

遠處茂密的森林內,妙俊風是氣喘吁吁的現出了身形。

爲何不見,他自己知道。能一口氣跑出這麼遠的距離,已經是自己的極限了。

“哈哈哈,年輕人,我沒想到在我離開這個世界的最後時刻,可以認識一個像你這樣有趣的小傢伙。

你的身上有很多祕密,我很感興趣,但我不會去深究,就讓我帶着這驚喜步入輪迴的世界吧!

如今你的修爲已經是四日境界,倘若把我這縷殘魂的能量吸收,至少也可以衝到六日境界。但我希望你能夠停在五日境界,把剩餘的能量儲存起來,以備日後之用。

我們修行切勿一蹴而就,就算是太陽也是緩緩的釋放出光芒和熱量,而不會一下子將自己的能量全部爆發。

我舉的是相反的例子,也是希望你能夠引以爲戒。實力越是高深莫測,越接近至尊的境界,就越要懂得愛的真諦,去守護這世上該守護的一切。

哈哈哈,好久沒有遇到這麼投機的人了,話難免有點多,還請不要見怪。

年輕人,祝你道運昌隆,福氣多多。真希望我們還有再見面的機會啊!”

老前輩沒有給妙俊風說話的機會,那精純的能量是主動的分散到他的全身各處。

原本沉浮在自己身體內的那輪明日,是“咻”的一下竄出體外,懸浮於妙俊風的胸前。

不等妙俊風多看,又一輪明日是“咻”的一下從後背冒了出來。

整整五日將妙俊風照耀的有如天神下凡,令他自己也感覺到彷彿有用不完的力量充斥在他的體內。

也許是老前輩真的放心不下,他將多餘的能量是化作一枚晶石,穩穩的落到了妙俊風精神世界內的文武之門前。

所羅門看着這枚晶石,對妙俊風說道:“俊風啊!其實在這個世界上還是好人多些,德高望重的前輩多些。

眼前的這一位,加上一直在背後默默庇佑我們的那一位,他們可都是真正的得道高人哪!

我們能夠有幸遇上他們,並和他們有很深的情緣,實在是上天的恩賜啊!

俊風,你必須得努力了。我希望你能夠通過自己的努力,儘快邁入王侯境。只有邁入王侯境,你纔有去感謝那位恩人的資格。”

“大哥,雖然二哥說的很繞,廢話也很多,但我覺得二哥這次說的在理。你現在真的很菜呢!”毛茸茸的混沌坐在地上擡着頭接話道。

“我知道了,這不一直在努力嗎?你們兩個可要記牢,一旦我懈怠了,你們必須立刻鞭策我!”

“沒問題。”

這個回答讓所羅門和混沌顯得很有默契,在他們的臉上可以看到那期待的狡黠笑容。

妙俊風站在原地,打了一套自己琢磨出的拳法,直到身體發出輕汗後,他才離開這裏,向着下一個目的地進發。

淨世庭南方分局,李木坐在自己的辦公室內,看着手下送過來的一份份檔案。他是越看越心驚,越看越覺得妙俊風已經讓自己看不透了。

“大人,這是最新得到的消息,還請您過目。”一名手下,是急衝衝的跑了進來,將火熱出爐的最新消息遞到了李木的手上。

早已被消息刺激麻木的李木,在看到這份消息後,是一激動,讓這份檔案在自己的手中化爲了一堆灰燼。

“不!這不可能!妙俊風什麼時候成長到如此境地了?若是任由他繼續成長下去,就算我想遮掩也遮掩不了啊!”

李木坐在位子上,神情憂慮,心情波盪。他一邊很想去親手將這個禍害扼殺掉,另一邊又想通過某種方法,將事態控制在自己可操控的範圍內。

矛盾的他讓心情變得越來越糟,似乎只要在增加那麼一點壓力,他就會立刻暴起,幹出連他也無法預料到的事。

“大人,很久不見了,近來可好?”

耳邊忽然響起的聲音,讓李木是不由自主的釋放出了藍色的火焰。

這下可好,他臀下的座椅,他的書桌,他的書櫃,都在這藍色火焰的親吻下,化爲了一堆灰燼。

“妙俊風,你就不能說人話嗎?你可知道我這傢俱都是上好的金絲楠木啊!金絲楠木,你懂嗎?”

大清四福晉 “不懂!不都是木頭嗎?對您來說,再弄一份不是小兒科的事嗎?”妙俊風就算知道也會裝作不知道,這傢伙那損失可大發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