丞相府。

丞相府座落於整個西林王城的中心地帶。

府邸佔地面積極大,裡面的花園就有數十座,甚至有一條彎彎曲曲的小河以及一個可以泛舟的小湖泊!

傳言中,光是這個湖泊之中的船,就在湖邊造了三年。

因為西林目前沒有皇帝,皇子年紀太小,所以一般的朝政之事,都是有丞相率領文武百官來處理的。

當然,也有一部分事情會被國師甘龍控制。

而今天,丞相府中,來了幾名貴客!

在丞相府中最為華貴的宴客廳之中。

丞相魏鍾坐在主坐之上,笑盈盈的看著遠道而來的幾位客人。

「諸位幸苦,不遠萬里而來,一杯酒水不成敬意!」

魏鍾端起酒杯之後,其餘眾人也跟著端起。

「丞相不比客氣,既然我們有共同的利益,自然要達成共同的目的啊!」

一個中年儒士打扮的男子說道。

而一邊丞相魏鐘的兒子魏子嘯立馬端起一杯酒。

「曹典叔叔不必客氣,這一杯酒,小侄敬您!」

二人隨後又碰了一杯。

可魏子嘯手中的酒杯卻並沒有放下,而是笑眯眯的說道:「叔叔您的本事,我是見識過的,可不知道這幾位又都有什麼本事!」

魏子嘯一眼掃過那幾人,雖然面容上帶著笑,可眼神之中那種不信任,還是顯而易見的!

魏家父子一個唱白臉一個唱紅臉,想要看看這幾人的本事。

曹典倒也不惱,微笑著說道:「你們幾個誰給魏少爺露一手?」

「既然魏公子如此不信任我們,那就不如讓小女子我先來!」一個模樣端莊的女子突然裂開嘴巴笑著說道。

「七巧,魏公子年少,下手可要注意分寸!」曹典沉著聲音吩咐道。

「七巧明白!」

七巧嫣然一笑,從懷裡掏出一塊手帕,擦了擦額頭上的汗。

隨後,七巧開口道:「魏公子小心些哦!」

魏子嘯淡淡一笑,伸手示意七巧儘管來。

而七巧隨後拿起來桌上的一根筷子,很奇異的用雙手開始搓動。

過了好一會,魏子嘯從警惕到卻定這個搓動筷子的動作毫無意義之後。

突然開口道:「姑娘,這就是你的本事嗎?用在男人身上可能更加實用一點!」

說完,還不屑的笑了幾聲,而且丞相府的幾個要員也跟著笑了幾聲。

場面一時間很是尷尬。

「魏公子這麼說,恐怕晚上要很辛苦了!」

七巧突然這麼說,讓魏子嘯一愣,可是他檢查周身,也沒有發現什麼異樣。

便從容淡定的說道:「哼,我夜裡幸苦,難道你要用你剛剛展現出的技術,讓我幸苦嗎?」

又是一句很直白的調戲,尤其是對於女人,這種話可以說是很噁心。

可七巧並不惱,臉上的表情依舊淡定。

輕鬆道:「魏大人,小女子建議,您還是趕緊叫人護送魏公子看看醫生比較好!不然影響了傳宗接代,恐怕七巧的罪過就大了!」

一提到傳宗接代,魏家父子的臉色都變了變。

畢竟越是尊貴的男人,越是在意這個事情。

突然,魏子嘯一下捂住了小腹,神色驟然變化。

「你,你做了什麼!」

看著魏子嘯的突然變化,魏鍾也有點不淡定了,連忙開口詢問曹典。

「曹先生,這發生了什麼……」

曹典倒是不慌不忙的看向了七巧,他知道七巧乃是極有分寸的人,不會做出什麼太出格的事情。

七巧見眾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自己身上,然後輕巧的笑了笑道:「我不過是給魏公子用了一點葯而已!」

「這個葯說起來,也沒有什麼複雜的,不過是激發了點他生兒育女的想法而已!不過,若是通過靈氣強行壓制,恐怕對身體有害哦!」 當七巧解釋完以後,一桌子的人又把目光匯聚到了魏子嘯的身上。

「投毒?什麼時候乾的!」

魏子嘯憤怒的咆哮道,對於這種莫名其妙的投毒,他很是生氣。因為他完全沒有感覺到,如果這是一次暗殺,那麼他可能已經永遠的結束了生命。

「你明明什麼都沒有做,從你一開始拿起筷子的時候,我就一直用靈氣提防了!」

魏子嘯雖然身體有些異樣,可依舊想要問清楚七巧到底是這麼讓他中的招。

「這個問題嘛……」七巧再度將手伸到懷裡,拿出了那塊手帕。

「就是在我擦汗的時候,就已經將魅毒投給你了,之後的動作,不過是在吸引你的注意力,拖延毒發的時間而已!」

七巧笑的很單純,完全不像是舉手投足之間就下了恐怖毒藥的人。

魏子嘯還想說什麼,可身體上的不暢快,讓他沒有再做停留。

「爹,我先去解決一下……」

魏子嘯幾乎沒有等魏鐘的回應,直接快步衝出了房門。

而出了房門之後,更是直接運起靈氣,上了屋頂。

在飛速移動的瞬間,突然他停了下來。

錯吻高冷男神 直接落到了一個院落之中,直接掠過一個正在掃地的女僕。

將其撲到在了一邊花叢之中。

「啊!誰?」

女僕根本沒有看清壓住她的是誰,可身體力量上的巨大差距,讓她根本沒有反抗的餘地。

老祖不飛升 緊接著,女僕驚嚇之餘的尖叫,變成了痛苦的哀嚎!

在生生兒育女這一方面,不見得男人強大就一定好,男女合適才是完美。

而魏子嘯和這個女僕,身體的差距,顯然有些過於大了。

很快的,魏子嘯的呼吸就粗重了起來,可那女僕卻早已經昏迷了過去。

昏迷前的面孔,還是無比的驚恐。

可若是她知道,她撞上了大運,被魏子嘯寵愛過,她已經能夠高興的哭出來。

因為,即便這是她和魏子嘯的最後一次,那她也會得到一筆不小的錢。

要是運氣爆棚,直接懷上了魏子嘯的孩子,甚至是男孩的話,那她簡直就是一步登天。

從一個最普通的女僕,變成丞相府中炙手可熱的人。

當然,她好運氣只有一次,當魏子嘯體內的熱度稍許釋放一次之後,沒有了那麼著急的魏子嘯,自然回到了他自己的住處,召集了嬌妻美妾來抵禦那種藥力。

魏子嘯的突然離去,讓魏鐘有些不開心。

一是自己的兒子丟了人,並且被投了毒。

二是在跟曹典的談判當中,少了一個關鍵性的紅臉人物。

可談判還得繼續,協商也不能拉下。

魏鍾知道,眼前的這幾個人,很是關鍵,雖然他在對抗甘龍的時候,時常處於優勢。

可甘龍的一些手段,經常讓他損失慘重,而且那些手段簡直防不勝防。

「曹先生,條件我們上次已經說好了,一個人一百里,先生應該不會有意見吧?」

曹典微笑著捋著鬍子,卻不著急回答。

而是當著魏鐘的面依次看了他帶來的那些手下。

隨後才淡淡的說道:「兩百里!」

魏鍾眉頭一皺,神色一黑,正要發怒。

曹典又開口道:「我就當無償幫助你了!一百五十里,絕對會讓你明白,他們值得這個價格!」

魏鍾深吸了兩口氣,又仔細的看了魏鍾幾眼。

「行!」

在這次交鋒之後,魏鐘不僅僅傷到了兒子,還傷到了士氣。面對從北齊來的特使曹典,他已經落了下峰。而曹典自然是心滿意足。幫助他們得到這點好處的,正是七巧。

「那曹先生跟諸位先休息,我失陪了!」魏鍾說罷,起身離去。

丞相府的人也都跟著離開了。

曹典認真的問道:「七巧,你用的毒,嚴重嗎?」

七巧莞爾一笑道:「不嚴重,除了消耗體力意外,沒有別的副作用,丞相家的兒子,肯定不缺女人,最多明天腿軟而已!放心吧!」

「哈哈,先生,七巧,別說那些煩心的事情了。來吃飯喝酒,這西林的美食,我還是頭一次吃!比起咱們北齊的伙食,精緻多了!」

一個壯如蠻牛的漢子,左右手各拿一碟菜,再瘋狂的吃著。

「蠻子,你慢點沒人跟你搶!」

「哈哈,你不知道我小時候,那可吃不飽!一個月能餓二十九天!現在有的吃,就要多吃一點,說不定哪天死了!想吃也沒有的吃了!唔!好吃!」蠻子的體型一看就是那種非常能吃的,而且實際上也是。

……

「子嘯你覺得怎麼樣啊?」

魏鍾找到魏子嘯時候,魏子嘯已經將體內的葯勁散發光了。虛弱的躺在床上,額頭上蓋著毛巾。

「爹,我沒事……就是有點腿軟!」魏子嘯有氣無力的說道。

「老爺,少爺的身體,剛剛大夫查看過了,並沒有大礙。不過是精氣消耗過大,只需安心修養幾天,不要勞累身體就好!」

「而且,據我了解,已經有至少七個女子被少爺寵幸過了,說不定,這一次能給老爺抱一個大胖孫子呢!」

管家這一番話,讓魏鐘的臉色好看了許多。

魏鍾坐在魏子嘯的床邊,揮手示意一眾下人都下去。

看著魏子嘯虛弱的面容上,仍然帶著三分恨意,語重心長的說道:「子嘯啊,成大事者,不拘小節。曹先生帶來的人,利用好了那是極大的助力!若是因為小事鬧的不愉快,得不償失!」

「該忍的就要忍,該讓的就要讓!你現在年輕氣盛,出事了還有我在背後,若是等我不在了,你這麼衝動,遲早要吃大虧!」

獨處狀態下的魏鍾,卸下了平時那副嚴肅而虛偽的面孔。儼然是一個慈父的形象。

魏子嘯雖然臉上還有些不悅,可依舊點點頭,算是答應了。

「那你好好休息,爹先走了!」

「那兒就不送您了!爹慢走!」

當魏鍾離開之後,魏子嘯面色瞬間變得猙獰,腦海中浮現出七巧的樣子。

惡狠狠的說道:「賤女人,有朝一日,一定要讓你自己試試你的媚葯,再讓你知道本少爺的厲害!」 「我是新來乍到,兩眼一抹黑,您在廠里好久了吧?」賀豐收問道。

「只從這個廠子開始建設我就在廠子里,算來跟著你表哥快二十年了,你表哥表面看起來風光,很多事也是無奈。以前他在廠子里的威信很高,你表嫂也是賢妻良母型的,兩口子在紅溝打拚出來不容易,在紅溝口碑不錯,就是梁總不知道那一根筋短路了,突然就和你表嫂離婚了,娶了那個齊妍。紅溝人對你表哥就有了看法,用農村的話說,他就是一個現代陳世美。」

說著,就來到了會議室,會議室里有幾個人在說笑。

「謝總,你們開會,我再到處轉轉。」賀豐收沒有接到表嫂要他參加會議的話,覺得在這裡不合適。

「你也參加會,周總來了我給他說,以後你就享受廠里中層管理人員的待遇。」老謝說。

「這不合適吧?我剛來,沒有上一天班,就享受中層以上管理人員待遇。」

「叫你參加你就參加,聽說你是大學生,就當是辦公室的人員,你負責會議記錄,這樣行了吧。

「好。會議記錄我會。」

會議室里來了十幾個人,周玫進來了。

「周總,除了兩個回老家的,其他的中層管理人員都來了。」老謝對周玫說道。

「他們兩個什麼時候回來?」

「他們說,家裡有事,具體什麼時候能回來說不了。」

「是不是不來了,或者是另謀高就了?」周玫直爽的問道。

「可能吧。」老謝笑笑說。

「好,我們就開會。各位,很感謝你們在最快的時間來到了廠子里。最近廠里出了事情,生產被迫停了幾天,經過努力和各方面的協調,昨天廠子解封了,不過三號車間暫時不解封,解封了三個車間,我們就可以進行全面的生產。昨天和謝總進行了溝通,我的意見時這樣,一是通知原來的員工儘快來上班,各種待遇不變,同時每季度進行免費的體檢。我知道好多員工都到附近的廠里做工去了,這不能怪我們的員工,給他們說,回來繼續上班的,這十幾天基礎工資照發。如果老員工流失太多,就打出招工廣告,再招一批新員工。謝總,你覺得呢?」周玫扭頭對老謝說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