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鬟推門而入,一眼便看到了梅兒臉上的掌印,突然進來人,嚇梅兒一跳,她遮遮掩掩的。

「梅兒姑娘,你臉上這掌印。。。。是側王妃打你了嗎?」丫鬟故作關心的問梅兒。

「沒事沒事,不是王妃打的。」梅兒掩飾……

《王妃她一心只想創業》第159章兵力部署 東郡城下一戰,莫千峰在黃巾軍和黑山軍中威名遠播,被兩軍視為頭號勁敵,不再有人敢再來攻打東郡。

攻打泰山郡時,兩股匪徒也大敗而歸,各自折了名首領,命喪呂布的八荒火龍戟之下。

接下來,匪首們一經商議,決意攻打北海、濟北二郡。北海相孔融、濟北相鮑信均為十九路諸候中的人物,在破關之時孔融部將武安國失卻一手,臨陣殺敵也大打折扣;鮑信之弟鮑忠喪於樊稠之手,手下再無得力幹將。見賊兵攻勢甚急,忙發書求救。

呂布重利忘義,平時三人相坐時,孔、鮑二相深知其為人,故不考慮他。

他們在洛陽時曾與莫千峰照過面,雖不是深交,但均覺此人甚是重義,遂向他求救。並另修書向兗州刺史劉岱求援。

卻說北海相孔融字文舉,魯國曲阜人,孔子二十世孫。在北海為相數年,深得民心。平日裏極好賓客,常說:「座上客常滿,樽中酒不空,吾之願也。」是名副其實的大儒,在諸候中聲望極高。不似今日某些人,居於未名湖畔,以孔氏玄孫自居,做些有辱先祖聖賢之事。

早就探知黃巾賊寇欲犯北海,派幾路信使出城送信去了。

不多久,黃巾賊黨管亥領萬餘賊兵殺奔而來。孔融點北海人馬出城,迎戰賊軍。管亥躍馬而出道:「孔大儒!我知你北海國糧廣,特來借一萬石。若是與之,即刻退兵。倘是不與,我必奮力破城,攻破城池,屠老宰幼,雞犬不留!」孔融叱道:「吾乃大漢之臣,守衛大漢之地,哪有糧米與你們這些反國逆徒、黃巾餘孽?」管亥聽了大怒,拍馬舞刀,直取孔融。孔融部將宗寶挺槍出馬,戰了有七八合,被管亥一刀砍於馬下。北海兵大亂,奔入城中。管亥分兵四支,四面圍城,孔融心中鬱悶。

次日,孔融登臨城頭,只見城下賊軍烏泱泱地,其勢浩大,憂惱陡增。忽地,城下賊軍起了騷亂。只見一人持戟躍馬殺入賊軍之中,左衝右突,指東打西,如入無人之境。直衝到城下,大呼「開門」。孔融識不得此人,不敢冒然開門。賊眾趕到壕邊,那人回身槍出如風,接連刺翻十餘人後下馬,賊眾恐懼,紛紛倒退。孔融急忙命人略開城門,令其入城。

那人下馬棄戟,徑到城頭上,拜見孔融。孔融道:「英雄請起,敢問英雄大名。」那人道:「某乃東萊黃縣人,複姓太史名慈字子義,老母獨自一人在家,多蒙大人照顧。某昨自遼東回家省親,知賊寇城。老母說,’屢受府君深恩,我兒當往救之’,某故匹馬持戟而來。」

孔融聽了大喜。原來孔融與太史慈雖不相識,卻也曉得他是個英雄。因他常年遠出,老母住在城外二十里之地,孔融經常去探望他,並送衣贈糧。其母感孔融恩德,故派他來救。

孔融贈衣甲鞍馬於太史慈。太史慈道:「我願帶精兵一千,出城殺敵。」孔融道:「君雖英勇,但賊兵來勢洶洶,不可輕易出戰。」太史慈道:「老母感君恩德,方遣我來。如不能解北海之圍,有何面目回家見老母矣?某願決一死戰!」

孔融見他執意要戰,叮囑道:「千萬小心。」城門開處,太史慈擐甲上馬,腰帶弓矢,手持雙戟,飛奔而出,後面擁出一千北海兵。

太史慈手中所使雙戟十分有名,喚做「狂歌戟」,左右掄動如風,不斷有賊兵命喪戟下。這一千北海兵戰鬥力卻不甚強,平日都極少有機會上戰場,比不得黃巾軍四處征戰,殺敵如切菜剁瓜一般,戰了不到半個時辰,有百餘北海兵喪了性命。

太史慈卻是殺得性起:狂歌雙戟快如風,手起戟落奪人命。狂砍猛刺迅迅鈎,黃巾賊人皆喪命。

太史慈雙戟揮處,有七八十賊眾斃命。當真是如虎入羊群般,英勇如斯,莫敢近他身前。沾著就死,碰到便亡,哪個不怕?

賊首管亥見他如此厲害,躍馬揮刀來戰。刀戟相迎,鬥了三十合,太史慈的狂歌戟舞的飛快,管亥漸呈不敵之勢。

驀地,管亥袖中飛出一物,似沙包般大小,直撲太史慈面門而來。太史慈揮戟格擋,那物便破裂開來,迎風一吹,揚在太史慈臉上,竟是生石灰,迷了他雙眼。

太史慈目不能視,只能狂舞雙戟護身。管亥使個眼色,擁出幾名賊兵,手中長槍齊出,向太史慈座騎刺去。那馬痛嘶一聲,身上被扎了十幾個洞,鮮血汩汩流出。

忽然,有兩柄鈎鐮槍出,將此馬前腿鈎斷,那馬撲地而倒,太史慈被掀落馬下。管亥揮刀向他當頭砍來。

眼見太史慈便要命喪刀下,凌空飛來一箭,挾風帶勁,其勢甚急,正中管亥持刀之臂,痛的他手中刀拿捏不住,脫手落地。

管亥循聲望去,只見有位十五六歲的女將,銀盔鐵甲,英姿颯爽,正策馬飛奔,率數百兵士而來,一手拿弓,一手持劍而來,平治途中,已將乾坤弓挎好,正是莫競秀。。「好美的女子!」沈慧靈驚嘆一聲,小臉上滿是憧憬。

此時,就算是變得心高氣傲的沈秀珍,看着那小狼王身旁的那絕世風華的佳人,也是有些自行慚愧。

不過,想到了自己如今的伴侶葉星辰,也是能夠和小狼王齊名的青年才俊,她頓時又是神情恢復到原有的色彩。

自己,並不比那要嫁給小狼王

《龍血神帝尊》第四百二十九章果然是她 戰場上,濃厚的夜色遮掩下,這片散發着血腥氣息的空間,仍然令人有些不寒而慄。

橫七豎八的屍體倒在這片土地上,而正中間的那個人,格外引人注目。

他身上插著無數枝弩箭,儘管如此,這個人眼中的神色幾乎是在告訴所有人,他的意志和立場。

幾個膽大的士兵咽了咽唾沫,拿着長槍往前方走近戳去,直到那個人應聲而倒,所有人才敢確定,這個人終於死了。

這個給他們帶來無數恐懼的幽冥龍吳麟,終於,徹徹底底地死了。

只是,這個男人的雙目,始終不曾閉合,堅定而冰冷的目光,始終停留在每個人的眼前。

孫安跪在地上,雙手抱着腦袋,瘋狂地低聲地喘著氣,幾乎是失去了所有理智一般。

眼神茫然而複雜地看着身下的泥土,孫安渾身都在劇烈地顫抖著,額上的冷汗滴落下來,很快就已經蒸發。

彷彿,整個世界已經在他眼前崩塌,瓦解了。

「啊——」

拳頭猛地砸向地面,連雙手被鮮血染紅了也毫不在意,孫安雙目血紅,幾乎是在瘋狂地發泄著情緒。

沒有一個人敢說話,也完全不敢亂動,那是因為孫安剛才的行為太讓他們震撼了。

而最令人難以置信的,還是之前吳麟說的那一番話。

幾乎沒有一個人,敢相信這件事。

帶領他們立功無數,對鎮東侯大人忠心耿耿的孫將軍,居然是……高俅的卧底不成?

所有人都盼望着孫安能站出來否認,打破這個看起來虛偽的謠言。

無數道希望的目光,聚集在了孫安的臉龐之上,而這個人,現在幾乎是一臉的茫然和深深的頹廢。

至於孫安手下的五百親兵,此刻更是恐懼不已。

他們跟隨孫安轉戰南北,歷經大小數百戰,對於主將的命令,早已經銘刻在了靈魂深處。

因此,剛才聽到孫安的軍令,他們想都沒想就行動了。

而現在,回過神之後,他們看向董雙的臉,再想起最開始的命令,才感到一陣渾身發抖。

出乎他們預料的是,董雙的臉色沒有絲毫陰沉,反而是,一臉平靜。

就像是,早已經猜到了這些事一般。

半天過去,孫安冷靜了下來。

在這片夜色中,慘白的月光照耀之下,上萬人注視着這個年輕人,他嘴角動了動,右手撐著膝蓋,默不作聲地站了起來。

「怎麼,冷靜下來了?」

說完后,董雙只是負手而立,一臉平靜地盯着眼前的孫安。

「大……大哥,是我對不住你。」

顫顫巍巍地說着話,孫安猛地一咬牙,幾乎是吼了出來:「沒錯,他說的都是真的,我就是高俅手下的人!」

「至於我來的目的,也是打入你們內部,給高俅提供情報,從一開始在東京跟着你開始,這就是我的任務!」

一轉頭看向唐斌和孫立等人,孫安死死地咬着牙,仍然是低吼著:「你們把我當兄弟,可我一開始的目的,就是獲取你們的信任,再尋機打探情報!」

「大哥,你殺了我吧。」孫安面色幾乎是瘋狂地扭曲著,語氣卻出乎意料地冷靜了下來。

戰士們都一臉茫然地盯着孫安,每個人臉上的表情都是震驚不已,他們怎麼也不敢相信,孫安居然會是那種小人不成?

面無表情地取出了那炳玄天混元劍,遞到了董雙面前,孫安什麼也沒有說,只是那麼一臉凝重地看着他。

「砰!」

腹部的劇痛剎那間傳遍了四肢百骸,孫安乾脆閉上了眼睛,一心求死。

呼嘯的風聲從耳旁刮過,直到狠狠地撞上了一塊岩石,孫安的身子才掉了下來,墜在了地上。

撐着地面坐了起來,孫安咬着牙看向面前的董雙問道:「為什麼不殺我!」

「殺了你,就能解決問題了?」

董雙冷笑一聲放下了右腿,將手中玄天混元劍猛一擲出,只聽鏗鐙一聲,那劍身已經深深地嵌入了岩石里。

孫安餘光能清晰感受到插在他腦袋旁的石壁里那把劍,以及所帶來的強烈寒意,儘管如此,他卻什麼也沒說,一動不動。

「違我軍令在先,如今又告訴我這種事。」董雙站直了身子,雙手抱在胸前冷哼一聲:「孫安,我問你,你到底把我當什麼?」

感受着近在咫尺的鋒芒,孫安只是嘆了口氣,一臉頹廢地望着星空。

「孫安,你給我聽着!」

眼神瞬間尖銳了起來,董雙昂起了頭,聲音變得嚴肅:「我讓你在三年內,取下方臘和鐘相田虎中一個人的首級,你能不能做到,告訴我!」

「這……」孫安楞了片刻,腦海中幾乎是一片空白。

不過,一瞬間之後,他就反應了過來。

「沒問題,我能做到!」

「那好。」董雙往前走了幾步,看着坐在地上的孫安說道:「從今天起,你繼續做好你的五軍指揮使,如果三年內做不到這道軍令狀,我就親手殺了你。」

「聽到了嗎!」

一陣冰冷的夜風刮過,董雙突然暴喝一聲,在場的所有人不禁打了個寒戰,心中更是思緒複雜不已。

「遵命,我願意立下軍令狀,若有違背,末將願以全家老小性命相抵!」孫安說完,猛地站了起來,將身後岩石中的混天劍取出放入了劍鞘中,對着董雙跪下就是一拜。

「噗通!」重重地磕了一個頭,孫安搖搖晃晃地站了起來,眼中卻是淚光閃爍。

「來人,上軍令狀!」隨着董雙的一揮手,早有副將端著紙筆書寫好走上前來。

拿過那張軍令狀,董雙將其展開在孫安眼前,當着他的面撕掉了其中一個角,眼神陰沉地說道:「我不要你家人的命,但你三年內若是完不成軍令狀,我絕不會留情,聽到了沒有!」

「……」孫安嘴角就像失去了控制一般的哆嗦著,整張臉龐都有些微微地扭曲,看着就在眼前的那張軍令狀,他那雙手在空中緩緩抬起,卻怎麼也拿不到。

「大……大哥,我……我不是人啊!」孫安抱着腦袋,淚水佈滿了整張面頰,瘋狂地嘶吼著:「你對我如此信任,我卻辜負了你們所有人的信任,啊啊啊啊啊。」

任情緒無邊地發泄著,孫安抬起頭對着天空瘋狂地嘶吼著,幾乎要失去了所有理智一般。

「孫安兄弟,哭就能解決問題了嗎?」一道沉悶的聲音,打斷了孫安的思緒。

抬起頭一看,劉贇和孫立唐斌等人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來到了他的眼前。

「你做的一切,都只是立場問題。」唐斌語氣低沉地說着:「只要你心裏還有正道,我們就願意把你當兄弟,把你當家人!」

「呵呵,該說的都說了,兄弟你就趕緊簽了這軍令狀。」孫立將孫安一把拖了起來,打了他一拳笑道:「我可是難得正經一回,趕緊養好了傷,我們可還得好好比試,分出勝負!」

「得了,你小子閉嘴吧。」劉贇笑道:「孫安兄弟哪次不是單劍讓你的,要不你能撐那麼久。」

「靠,你就不能別拆老子台。」孫立笑罵道,眾人都是大笑起來,氣氛剎那間變得融洽了起來。

心一狠下來,孫安拔出匕首割破手指,往那張軍令狀上狠狠一按,便要往下一跪,再拜下去。

不料,董雙卻扶住了他。

孫安眉頭一皺,看向董雙的眼神中帶着一絲疑惑。

「既然簽了軍令狀,我們就是兄弟了,可沒有老弟在大哥面前跪拜的道理。」董雙的語氣輕鬆了起來,嘴角露出了一絲笑意說道。

「大哥,你的厚恩,兄弟就是折了這條命也難以相報。」孫安擦了擦眼前的淚水,聲音哽咽著說道。

緊接着,孫安從一旁抽出一支狼羽箭來,隨手給折成了兩段,大聲吼道:「我孫安在此立誓,我日後若有違背大哥,必將死於刀箭之下,魂飛魄散,永世不得超生!」

「行了,既然是條漢子,就別給老子停下來。」董雙打了孫安一拳,大笑道:「孫安聽令,由你帶人為先鋒追襲史文恭,若能擒獲則為首功!」

「遵命!」孫安大吼一聲,隨後一轉身跳上了馬,拔出劍來指著遠方,環視了四周一圈喝道:「聽令,所有人不得懈怠,但有擅自搶奪財物者,必將軍法裁處!」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