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方前敵指揮部。

戴安瀾看著潮水般衝過來的小鬼子,從腰間拔出手槍,跳上一塊石頭,振臂高呼:「兄弟們!跟我上!今天我們跟小鬼子戰鬥到底!有我無他,有他無我!跟我上!」

「殺!殺!殺……」

「殺!殺!殺……」

第145團齊聲高呼,伴隨著排山倒海般的喊殺聲,迎著日軍沖了過去!

……

「大隊長,我們怎麼辦? 祁總你老婆又跑了 要不要跟他們一起衝上去迎敵?」

瓊崖特種兵副大隊長馮偉光心裡躊躇:按照韋總司令打得贏就打,打不贏就跑的教導!

眼下敵眾我寡,應該保持實力!但是,我能見死不救嗎?忍心看著國軍兄弟們死光嗎?

「做好戰鬥準備,按訓練教義,3人至5人一組,殺敵!」

「是!」兄弟們大聲吼道!

馮偉光率領的800多名特種兵,戰鬥到現在,沒有一名重傷或是犧牲,但是現在這種打法,犧牲有所難免!

現在這種打法,已經脫離了特種兵的範疇!純粹是硬碰硬!完全背離了特種兵訓練大綱的所有教條!

馮偉光相信韋步平會理解他今天的舉動:總不能眼睜睜的看著友軍送死吧!

湯姆遜衝鋒槍已經打沒了子彈,眾官兵把湯姆遜衝鋒槍背在背上!拔出背上的鐵鍬(實際是金金鋼所制)!

馮偉光一揮手:「走!」

800多人排成方陣,一步一步向戰場走去,腳步咚咚,越走越快!

「殺!」

走在最前面的戰士已經穿過中央軍的兄弟們,跑到最前面!

前面的日軍已經停了下來,看著跑在前面的馮偉光等人!

領頭的小鬼子軍官看著手拿鋼鍬的中方戰士,先是驚訝,接著臉露喜色!支那軍終於肯來一場白刃戰了!

小鬼子軍官一聲吆喝:「嘻哧馬咔(退子彈)!」

…… 「嘻哧馬咔(退子彈)!」

隨著小鬼子軍官一聲吆喝,小鬼子們紛紛把槍里的子彈退出來!

叮叮噹噹一陣響,地面鋪滿了一層黃澄澄的子彈!

中央軍戰士驚訝萬分:小鬼子為什麼把子彈退出來了?

只有馮偉光率領的瓊崖特種兵知道小鬼子退子彈的原因!

……

日軍在1923年的《步兵操典》中,在第7章《突擊》部分提到:預備突擊時,士兵「右手緊握槍身,槍口向上,左手握刺刀座」!

當指揮官發出「突擊」命令時,要求士兵以一往無前之勢,嘴裡大聲吼叫「衝鋒」,以「勇猛、果敢、壓倒敵人的氣勢,向敵人衝擊肉搏!

如果在肉搏戰時想開槍,那麼手指必須放在扳機上,這就造成拼刺時無法用盡全力,且容易磕碰走火誤傷自己人。

所以「右手緊握槍身,槍口向上,左手握刺刀座」的時候,手是不能放在扳機上的!

另外一個原因是白刃戰中,雙方人員犬牙交錯,三八式步槍槍身長,射程遠,彈丸初速高,命中后往往易於貫通,一打兩個眼!

中槍的第一個人只要不打斷筋骨和打中心臟、腦袋等重要部位,往往並無大礙!很快康復!

但是貫穿出來的子彈接著擊中第二個人時,由於彈丸速度降低,並形成翻滾、變形等狀態,猶如在體內攪拌一樣,造成的創傷比第一人更為嚴重!

所以拼刺刀時,日軍退子彈並不是愚蠢的表現!

另外,日軍的拼刺技術,是多名、數代日本白刃戰高手總結出來的肉搏術,講究快准狠,往往一擊得手,一般對手一個照面非死即傷。

另外,退子彈也是日軍自信心爆棚的表現!

1923年的日軍《步兵操典》是這樣規定,到了1937年的《步兵操典》,關於拼刺術的內容也沒有改變!

韋步平在培訓特種部隊的時候,把日軍拼刺術講的非常的詳細,並且規定:遇到白刃戰,不到萬不得己,不可動手!

……

但是,現在已經到了萬不得己的時候!

「殺!」

第145團的兄弟們已經吶喊著沖了上去!

「攻擊!」

小鬼子端著三八大蓋呼啦啦的沖了上來!

然後就是碰撞聲,刺刀入肉聲,中刀者悶哼聲,咬牙切齒忍痛聲,還有得手之後的獰笑聲……

老虎山一線陣地瞬間變成了修羅場,血肉橫飛、腥風血雨中,地上的鮮血很快匯成一條小溪,只是流不多遠,就被凍成了血冰!

……

韋步平駕駛戰鬥機迎戰日軍戰鬥機!在進行了一系列眼花繚亂、雜技式的飛行之後,輕易把對手擊落!

不遠處的肖特也是乾脆利落的把一架日軍戰鬥機擊落!

剩下的3架日軍戰鬥機不敢接戰,逃之夭夭!

韋步平和肖特駕駛著戰鬥機,有些無趣的飛來飛去,不時降低高度,向地面上的日軍掃射!讓日軍飽償突襲的滋味!

……

中方戰機輕易擊敗日軍戰機是有原因的!

在1933年,飛機發動機使用的是雙浮球化油器,當飛機作出翻轉或是負重力俯衝動作時,燃料就會進入飛機發動機!

燃料過量重者引擎熄火,輕者黑煙滾滾,功率下降!

這種狀況,在幾年後的第二次世界大戰英德空戰時,英軍的勞斯萊斯發動機同樣出現這樣的弊端!

韋步平向薛思漳建議,在發動機安裝限流器、化油器隔膜,限制燃料進入化油器的流量!

事實證明,韋步平用最簡單的辦法,解決了這個大問題!

大龍湖科研基地生產的戰鬥機,可以自由在空中翻滾,再也不必顧慮功率降低或是熄火了!

之前韋步平和肖特在與日軍戰機格鬥時,憑藉著高超的技巧,嫻熟的技術,可以駕機飛出空中翻滾、俯衝的動作!

但是一旦感覺到飛機功率下降,速度下滑,立馬停止翻滾、俯衝機動,回復正常的水平飛行!

現在只要你頭不暈,隨意翻滾、俯衝!

……

地面上中日兩軍已經完全滲和在一起,天上的飛機已經沒有用武之地!戰鵬3號、戰鵬4號等戰機已經飛回密雲恆河西山附近的機場。

肖特向韋步平做了一個「跟我來」的手勢,然後向西飛去,在飛行了100公里之後,來到了長城另外一個重要的關隘——喜峰口。

下面也是殺聲震地,槍炮彈橫飛,爆炸之聲不絕於耳!

喜峰口上空盤旋著3架日軍戰機!

韋步平心中獵喜:不虧我們跑這一趟!

肖特搖晃了幾下機翼,表示我殺上去了!

肖特駕機向下俯衝,一頭扎進3架日軍戰機圈子裡!嚇了3名日軍戰機飛行員一大跳!

4架飛機距離很近,都看得清眉目!

韋步平看到肖特在沖日軍飛行員作鬼臉!

「這老頑童啊!20多歲沒個正形!」

那3架日軍戰機已經三面分散,迅速離開了剛才的地方!然後一個180度大拐彎,一齊向肖特衝過來!

肖特卻是一飛衝天,垂直向上爬升,避過3架日軍戰機合力一擊!

3架日軍戰機緊追肖特不放!

韋步平用望遠鏡看向地面,看到小鬼子正在向中方軍隊進攻,戰場上硝煙瀰漫,籠罩了一大片地方,看不清交戰區域是什麼情況!

韋步平看看小鬼子後方,也許是小鬼子沒想到中方有飛機,離陣地2公里處,有12門大炮在轟炸!

韋步平用望遠鏡看清了這12門大炮是75毫米山炮,此時正在向中方陣地猛轟!

韋步平一推操縱桿,飛機向下猛的一紮,飛快的俯衝了下去!

「噠噠噠……」

飛機掛載的兩架機槍一齊開火!子彈打在日軍火炮炮身上,叮叮噹噹直冒火星,反彈回來的子彈形成了跳彈,擊中了操作火炮的幾名日軍炮手!

韋步平架機飛了回來,對著小鬼子的大炮陣地又掃射了一通!

「不好!小鬼子反擊了!」

韋步平眼角看到炮兵陣地邊上,有一棵松樹松針亂飛,枝葉齊斷,必是松樹底下布置有防空機槍!

韋步平一推操縱桿,飛機突的一沉,不升反降,成功避過了日軍機槍射來的子彈…… 韋步平駕機掠過小鬼子的防空陣地之後,戰鬥機在空中一個鴿子大翻身,向北飛一段距離后突然轉向西,向著小鬼子的防空陣地撲去!

韋步平看到了日軍防空陣地上一片忙亂,小鬼子嘴巴張開,看樣子是在嗷嗷的叫著,雙手飛快的搖動轉向輪,把防空機槍、機炮轉過來!

沒等到小鬼子把機槍、機炮轉過來,韋步平的戰鬥機距離小鬼子已不足400米!

此時韋步平的戰機時速已經提到了300公里,到達小鬼子防空陣地上空不足5秒鐘!

韋步平根據飛行速度、飛機高度、目標距離估測,一拉脫鎖開關,把最後一枚炸彈丟了下去!

這枚炸彈才30公斤重,準確的落在日軍防空陣地里,轟隆一聲爆炸開來!現場硝煙瀰漫、一片狼藉!!

30公斤炸彈太小了,肯定是沒把小鬼子全炸死的!

韋步平駕機調頭回來,對著日軍防空陣地來了幾梭子,煙霧當中,也不知道打中了沒有!

再對防空陣地周圍的樹林來一番掃射,也只是看到樹枝樹葉、碎枝碎葉紛飛亂舞!

防空陣地周圍是個茂密的叢林,長著北方常見的柳樹、槐樹、松樹、柏樹、甘粟等等樹木!

嚴冬剛剛過去,落葉的樹和不落葉的樹縱橫交錯、斑駁一片,小鬼子的軍服是黃色的,伏在地上,飛在空中韋步平也看不到!

此時硝煙散盡,露出日軍防空陣地,防空火炮、高射機槍旁邊倒卧著10多具日軍屍體!

也不是說剩下的全部跑了!

韋步平不由得感嘆:小鬼子選擇把防空陣地設置在叢林中間的一塊空地上,一有突襲,馬上作鳥獸散!

可見小鬼子的防空部隊指揮官富有指戰經驗!

看不見樹下的情況,也不知道小鬼子的防空部隊跑哪裡了。韋步平沒奈何,只好駕機離開這裡,向喜峰口飛去!

……

這個時代的防空火炮,使用觸炸引信、定時引信引爆炮彈。

所謂的觸炸引信,是在撞擊時引發炮彈爆炸!

所謂的定時引信,是發射出膛開始計時,炮彈飛行規定時間后爆炸!

這兩種方式命中率極低,空中的飛機只要時速超過300公里,除非萬炮齊發,或是運氣極好!否則地面火炮對飛機幾乎構不成威脅!

1940年,第二次世界初期,英國發展出無線電近炸引信的原型,之後米國科技及研究局組織科技力量攻關,完成無線電近炸引信的設計,並開始大量生產。

當一枚安裝有近炸引信的炮彈升空時,敵軍飛機在附近飛過,馬上觸發起爆裝置,炮彈爆炸,把附近飛行的敵機摧毀或是炸傷!

無線電近炸引信被視為盟軍的重要秘密武器! 盛唐破曉 在二戰中屬於高端裝備!

韋步平一邊駕機一邊想:是不是開始研製近炸引信呢?要研製近炸引信,首先要研製出雷達!因為雷達是近炸引信的基礎!

……

韋步平駕機飛臨喜峰口的時候,看到我軍正在與日軍苦戰!

喜峰口一線中方部隊,是由宋哲元的二十九軍和龐炳勛的四十軍合組成的第三軍團,民國軍事委員長,蔣介石任命宋哲元為第三軍團總指揮!

第三軍團負責的防線西起龍井關,至馬蘭峪、城子嶺口、喜峰口、潘家口,共計100多公里的防線!

地面上的戰鬥正在激烈進行中,雙方犬牙交錯,已經混戰成一團,韋步平飛了一圈,不知道從何下手!

想了想,韋步平還是決定飛到日軍後方進行掃射!

韋步平駕駛飛機如猛虎下山,直撲上去,對著在一棵樹下指手劃腳的日軍指揮官就是一梭子!

那名日軍指揮官可能是一名好戰分子,恪於戰場紀律,不能親自上陣,一時手癢,興奮的對著戰鬥進行評頭論足,一邊向身邊的同僚吹噓什麼!

說時遲那時快,韋步平戰機射出的子彈啾啾啾的,飛快的向那名日軍軍官延伸!

「八嘎!」

這名日軍指揮官也不是省油的燈,一聲破口大罵之後,一個轉身,就拔腿往樹林裡面跑去!

圍在日軍指揮官身邊的軍官一愣之後,有的向天空張望,有的跟在長官後面跑!

「哧哧哧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