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間有幾天遇到了兩波劫匪,但看到是高老爺的商隊和嗜血獵靈團標誌,都悄悄的退走了。

趙烈每隔兩天都會來找他來聊聊天,說一些經歷過的趣事和路上應該注意的安全。經過幾次的接觸,楊天對這個性格豪爽的人也也漸生好感。

後來從嗜血的其他成員聽說了趙烈在外闖蕩,是為了尋找失蹤了一年多的弟弟,並且對每一個遇到的和他弟弟年齡相仿的人,也都會給予一些照顧。於是楊天把心中的最後一點警惕也放了下來。

「趕路的時候,很難集中精力進行修鍊,不過也不是沒有進步,如果不出意外,三個月內,便可進入破凡四重天巔峰。」楊天感受了一*內運行的元力,淡淡道。

放在以前,這種進步,是楊天夢寐以求想要的,但現在卻令他無法滿足!

「楊辰小兄弟在嗎?」這時候,趙烈的聲音從馬車外傳來,「看我給你帶了什麼?」

「趙大哥,你來了!」楊天起身出去和趙烈打招呼。

只見趙烈手裡提著一大串烤肉,站在楊天的馬車旁,肉香飄蕩,沁人心脾,引人食慾。

「這是?」楊天看著趙烈手中的烤肉,有些疑惑。

「今天團長烤了一頭烈影豹,我給你拿來了一些,這種靈獸不常見,而且異常兇猛,善於偷襲,但肉質相當好,對修鍊也大有裨益,今天你有口福了!」趙烈豪爽道,說著將手中的烤肉遞了過來。

楊天遲疑了一下,畢竟大家萍水相逢,並沒有太多交往,但也不好拒絕,只能硬著頭皮接下。

兩人找了一個空地,趙烈拿出一壇烈酒,楊天不知為何,也喝了一大口,被嗆得滿臉通紅,引得趙烈一陣嘲笑。

等趙烈回去夜巡后,楊天抱著剩下的小半壇烈酒,坐在馬車前,看著漫天的繁星,默默的喝著無比辛辣的烈酒,不知是因為傷感還是烈酒的刺激,眼角的淚水,慢慢的滑過臉龐。

一陣清風出來,楊天精神一振,扔掉手中的空酒罈,擦了擦眼角的淚水,回到馬車內,盤腿而坐,開始一夜的修鍊……又過了半個月,商隊終於到了正陽郡的地界,再過三天就可以到達正陽郡城,而在十天前,商隊也遇到了第一次劫掠。

本來楊天以為會有一場惡戰,但結果卻是一面倒的屠殺,六十多個劫匪,全部喪命,無一逃脫!

期間滿身是血的趙烈也來安慰了楊天一下,並為他引見了獵靈團的團長秦風,一位靈海境後期的強者!嗜血獵靈團能在天風國東部佔有一席之地,這位秦風團長功不可沒!

對於趙烈的一番好意,楊天也沒有拒絕,對秦風執晚輩禮,拜見了一番,秦風也隨口說了一些鼓勵的話,身為團長的秦風有很多事情要處理,楊天也就沒有多做打擾,禮節性的問候后,就回到了馬車內。

於此同時,在遙遠的血魔谷禁地,一個巨大的靈氣漩渦逐漸形成,籠罩方圓百里,而漩渦中心,一身血衣的血魔面色猙獰,體內轟鳴不止,青筋暴起,鮮血滲出!

「吼!」血魔痛苦的仰天嘶吼,聲音滾滾,音波蕩漾,震散烏雲,整個身體迅速被濃郁的血霧包圍!

「給我破!」血魔長嘯一聲,氣勢暴漲,巨大的靈氣漩渦迅速收斂,凝聚成一個巨大的靈氣巨繭,將他包裹在其中。 兩個時辰后,隨著一聲低喝,巨繭破碎,化為光雨,消散在空中,一身血衣的血魔昂首立在虛空,渾身散發著令人心悸的恐怖氣息!

「恭賀谷主成就涅槃九重天!」早就守護在一旁的血魔谷眾長老齊聲喊道。

血魔點點頭,沉聲道:「自老祖道消,五百年來,魔道備受那些偽君子的打壓,如今,本座以第五代谷主的身份……」

還沒等血魔說完,一個身穿青色長裙的小女孩快步衝到血魔面前,神情焦急,氣喘吁吁道:「爹爹,不好了,姐姐又離家出走了!」

整個莊重肅穆的場面被少女一句話打破,面色不悅的血魔聽到女兒離家出走之後,立刻沒了嚴肅的表情,拉著青衣少女,瞬間消失無影,留下一群長老執事,面面相覷。

「咳!谷主愛女之心急切,大家暫時先散了吧!」大長老血剎苦笑一聲,揮手讓眾人離去。

與此同時,在血魔谷數萬里之外,一隻五階靈獸火雲雀無奈而又忐忑的在空中疾馳,而它的身上則坐著一個身穿火紅色長裙的少女。

少女約十二三歲,但已經初現傾城容顏,精緻的小臉帶著一絲興奮和緊張,不時的回首張望。

「綾兒!你這是準備去哪兒?」就在少女為此次逃脫成功而暗暗得意之時,一個宏大的聲音在天地間迴響。

「小雲快跑!」少女大驚,連忙拍著火雲雀的腦袋焦急的喊道。

「小姐,我們跑不了的,還是回去吧!」火雲雀無奈道。

「不行,我一定要找到母親!否則我絕不回去!」少女倔強道。

火雲雀無奈,雖然知道不可能逃脫,但還是加快了速度,向一片山脈內飛去!

百里之外的血魔發現火雲雀速度飆升,無奈的嘆息一聲,渾身元力翻滾,右手探出,化為一隻遮天巨掌,將火雲雀和少女抓住!

火雲雀只有六階初期的修為,與血魔相差甚遠,無論如何掙扎,都是徒勞!

「說吧!這是第幾次了?」血魔揪著少女的耳朵,厲聲道。

少女看都不看血魔凶神惡煞的表情,撅著小嘴,低頭擺弄著自己的長發,一副心不在焉的樣子!

與此同時,在天風城楊府中,一個身穿華服,頭戴紫金冠的青年手攔一位丰姿綽約,渾身散發著無盡媚意的少女,踏在一隻五階靈獸紫雲雕的背上,在古老的守護下,衝天而起,瞬間消失在白雲之間。

紫袍老者看著漸漸消失在白雲間的紫雲雕,鬆了一口,臉色露出一絲期待!

「興舉,你過來一趟!」一個蒼老的聲音突然在紫袍老者耳邊響起,冷漠平淡。

紫袍老者正是楊家現任家主楊興舉,不僅實力強大,擁有神玄境後期的強大修為,而且心思縝密,心狠手辣!

楊興舉心中一緊,但細想之下,自己並沒有露出紕漏,定了定心神,向楊家的禁地走去。

禁地是楊家最特殊和神秘的所在,一些不問世事,一心求道的家族長老都在禁地中潛心修鍊,以求再次突破,只有在楊家面臨生死危機的時候,裡面的人才會出手!

楊興舉面色平靜,深吸一口氣,推開門扉,走進有些昏暗和潮濕的破敗草廬內!只見一個瘦骨嶙峋的老者坐在草廬中央的蒲團上,灰色的長袍布滿灰塵,臉上皺紋交錯,身上氣息微弱,宛若寒風中的殘燭,彷彿下一刻就會熄滅!

「見過父親!」楊興舉神情鄭重,躬身道。

灰袍老者緩緩睜開雙眼,面色平靜,淡然道:「盤龍鎮的事情是不是你做的?」

楊興舉心中一凜,想要矢口否認,但看到灰袍老者渾濁的雙眼,卻提不起撒謊的勇氣,只能硬著頭皮道:「出手的是楊方公子!」

灰袍老者嘆息一聲,思索片刻開口道:「此事已過,至於僥倖逃脫之人,莫要再插手,我尚有安排!退下吧!」

楊興舉心中一驚,但也不敢詢問,慢慢退出草廬,臉色陰晴不定!

凌霄宗作為天風國第二大門派,底蘊渾厚,實力強大,影響力籠罩數萬里,在管轄區域內,沒有任何劫匪敢橫行無忌。

進入正陽郡之後,楊天收拾一下包袱,來到嗜血獵靈團,和趙烈等一些較為熟悉的人一一告別,謝絕了眾人的挽留,再次啟程。

從遠處望去,凌霄宗像是坐落在群峰之巔的一座聖城,在雲霧中,若隱若現,而且越靠近,天地靈氣越發得濃郁!

楊天並沒有立刻前往凌霄宗,而是在凌霄宗山腳下的青雲鎮住了下來,喬裝打扮,出入一些酒樓,打探消息。直到半個月後,確定沒有異樣,才登上通往凌霄宗山門的石階。

看著近百丈高的巨大山門,以及山門前的兩位身穿青袍的守門人,楊天收起心神,走到一人面前,恭敬道:「這位師兄,在下是觀雲峰弟子楊俊的胞弟,前來探望家兄,不知能否通報一聲?」

本來面色有些不愉的守門人,聽到楊天的話后,臉色一變,當即問道:「你說的可是觀雲峰內門弟子楊俊?」

「正是!」楊天回答道。

凌霄宗宗內共分為五峰,分別為主峰凌霄峰以及觀雲峰、望海峰、碧霄峰和寒月峰四座副峰,五峰之間相互攀比,相互暗鬥。

「原來是楊師兄的胞弟,師兄我剛好沒什麼事,就帶你前往觀雲峰吧!」那守門人得到確認后,收起了倨傲的神情,開口笑道。


「如此就勞煩師兄了!」楊天連忙拱手道,「還未請教師兄姓名?」

「我名劉宇,你喊我一聲劉師兄就好了!與你兄長同屬一脈,都是觀雲峰的弟子!」青袍男子說道。

楊天明白,自從二哥在去年的外門比拼中取得前十的戰績,並一舉成為內門弟子,在外門便成了小有名氣的人物,而劉宇是外門弟子,是想通過自己接近二哥。

想明白了這些,楊天也隱約透露自己會在二哥面前為他說些好話,劉宇會意后,對他也更加親熱起來。

大約走了一個時辰,兩人來到了一座約千丈高的巨峰前,站在山腳,隱約可以看到山峰上錯落的宮殿和院落。

行至半山腰,劉宇帶楊天來到了一個院落前,開口道:「自楊師兄進入內門后,就居住在這個小院,當時我也曾前來恭賀過!」

推開院落的大門,楊天還未來得及打量四周,便聽到身後傳來一個驚喜的聲音:「小天少爺!真的是你嗎?!」

楊天身體一顫,強忍著沒有回頭,輕聲道:「是阿虎哥嗎?」


「當然是我了!哈哈!小天少爺,你怎麼來了?是家主讓你來的嗎?」

聽到這裡,楊天一聲悶哼,心中如撕裂般疼痛!這三個月來,他彷彿是在夢魘中一般,在整個天地中,是孤獨的,是孤苦的!是孤寂的!

深吸一口氣,對身旁的劉宇拱手道:「多謝師兄相送,只不過長途跋涉,有些疲憊,改日小弟必登門道謝,還望師兄海涵!」

劉宇也是聰明人,見此情景,也不矯情,說了句好生休息,拱手離開。

院落中,楊龍楊虎都在放聲大哭,眼睛充滿血絲,一股股元力不受控制的在身邊蕩漾開來,像一頭頭即將噬人的靈獸!

「我要報仇!」楊虎怒吼一聲,就要往門外走!

「你給我回來!」楊龍起身拉住楊虎,狠狠地將他摔在地上,「你知道仇人是誰嗎?!你知道去哪兒報仇嗎?!」說罷自己也癱坐在地上,兩眼無神,楊虎趴在地上也是兩眼空洞。

對於兩人的表現,楊天沒有太多意外,默默地看著兩個人的悲傷,沒有說話,沒有哭泣。

「有酒嗎?」楊天看著天色將晚,突然問道。

楊龍慢慢從地上站起來,走進屋裡,拿出幾壇酒,楊天接過一壇,猛灌一口,開口道:「家裡遭此大難,小弟也不知該怎麼辦,本以為大哥和五叔會在我之前來到凌霄宗,但現在他們不在,二哥也不知什麼時候回來,不知兩位哥哥有什麼建議?」

「報仇!」楊虎恨聲說道!

「仇是一定要報的!但不能魯莽!」楊龍瞪了楊虎一眼,說道:「我和阿虎本是孤兒,在街頭乞討,受盡欺辱,後來遇到家主,給我們起名,隨家主姓氏,若不是家主收留,也許早就餓死在街頭或者荒野,不可能有今天的實力,更不可能進入宗門修鍊,我們的命是家主給的,是楊家給的,我楊龍在此起誓!必將報此血仇,萬死不悔!」

「我楊虎也起誓!必報此血仇,萬死不悔!」楊虎擦了一把眼淚,低吼道!

楊天灌了一口酒,思索片刻,開口道:「我並不是凌霄宗的弟子,不能在此久留,暫時會在青雲鎮住下,現在我們並沒有報仇的能力,我能想到的也只有刻苦修行!努力提升自己的實力,其它的等二哥回來后再做打算!」

「大哥和五叔他們的行蹤,我們也盡量打聽一二,至於楊磊,暫時不要聯繫他,免得被黃哲發現端倪!」

「對了,我這裡還有一些暫時用不到的靈材靈藥,一會龍哥幫我兌換成靈石和丹藥!」

「少爺,你沒事吧?」楊龍看著神情平靜的楊天,感覺十分陌生,輕聲問道。

「龍哥為何這麼問?」楊天將壇內的烈酒一飲而盡,淡淡道。

「沒什麼,只要少爺沒事就好!」楊龍遲疑了一下,隨即搖頭。


第二天早晨醒來,楊天已經不記得昨天喝了多少酒,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沉沉睡去的。

「我將所有的東西在丹器堂賣掉,並買回了一些丹藥,都是少爺你現在這個境界所需要的,剩餘下品靈石三千兩百塊,上品蘊靈丹十瓶,中品補元丹五瓶……。」楊龍見他醒來,開口道。


楊天看了一眼,淡淡道:「龍哥和虎哥也需要修鍊,丹藥我就拿走了,至於靈石我拿兩百塊就好了!」

「少爺不必擔心我倆,我與阿虎都已經達到破凡八重天巔峰,只差一步就進入破凡九重天,二少爺臨走的時候也留下了一些丹藥和靈石,而且我們可以隨時出去獵殺靈獸和尋找靈藥,所以並不缺修鍊資源,對了,少爺要和我們一起嗎?」楊龍開口道。

「我也想和你們一起獵殺靈獸,但現在我的修為是破凡四重天後期,實力低弱,武技練習時間也不長,去了也只會成為你們的累贅,就等我晉級到破凡五重天的時候,再和你們一起行動。」楊天想了一下回答道,「這一個月還希望龍哥能幫我在青雲鎮把住所安排好,虎哥在閑暇的時候陪我練習一下武技,你們看如何?」

「嗯,這樣也好!」楊龍點頭道。

接下來的幾天里,楊天白天與楊虎進行切磋,晚上進行修鍊,偶爾也去執事堂詢問一下關於二哥的情況,但毫無收穫。 「虎哥!再來接我一招!」楊天低喝一聲,長劍顫鳴,凌天劍連帶著數道劍氣,攻向楊虎的腹部!

楊虎使用的乃是一柄黃階上品的玄精鐵鎚,面對鋒利的劍氣,神情平淡,巨錘揮舞成風,以碾壓之勢,崩碎劍氣,並欺身進攻!

楊天神情凝重,長嘯一聲,兩朵白玉般的劍蓮瞬間凝聚而成,守護在身前,長劍光華大作,迎向巨錘!

「咔嚓!」一聲脆響,兩朵劍蓮同時崩碎,長劍而被震偏,鐵鎚在離楊天眉心一寸處停下!

而巨錘形成的勁風,吹亂了楊天的黑髮。

「知道自己錯在哪裡了嗎?」楊虎收錘,沉聲問道。

「急於求成,不夠果斷!」楊天想了一下,回答道。

「實力相當,勇者勝!這是二少爺經常告誡的話,沒有一往無前,置於死地而後生的決心,很難取得最終的勝利!」

「你第一劍攻向我時便不夠堅決,在回防時又一心二用,錯誤的估計對手攻擊力!」楊虎慢慢分析道。

就這樣,在楊虎的不斷指點下,楊天的實戰能力越來越強,在切磋的過程中,進步飛快!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