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丹聽到這話,雖然不情願,但是也知道,跟那些男孩子相處,壞了名聲就不好了。

走在後花園裡,安易看著這處的風景,只覺得眼界都開闊了,他不是沒有去過故宮,但是故宮跟現在這裡怎麼一樣呢?

雖然都是皇宮建築,但是這邊透著大氣,更加的好看,畢竟故宮可沒有那麼多精緻的花花草草點綴,也沒有來來往往的宮女陪伴!

到達宴會場所之後,安易把他們往前推了推,交代的說道:「你們先過去吧,聽說待會兒那些大人也要過來了,雖然你會坐在一起,但會分開進行,我們還會見面的。」

丹丹不情願的走了,撲到自己母親懷裡面,只覺得十分的難受,自己的男神已經娶妻了,雖然自己打了主意到他兒子身上,但前途終歸渺茫啊,為什麼男神不能再等自己幾年呢?

「你怎麼了?剛剛就一副悶悶不樂的樣子?」婷婷關心的問了一句。

「沒有什麼,就是覺得這裡太無聊了,吵吵鬧鬧的,我想回去休息了!」安易離開了這裡,畢竟這裡都是女眷,他一個男人在這裡,也總歸不好意思,雖然說待會要在一起,但是現在還沒有在一起呢!

「哦,這裡確實是挺無聊的,不過你應該感到新奇才對呀,畢竟你是第一次參加這種宴會的,參加了這種宴會,就會對你以後的發展會有很大的好處的,會認識很多的朋友……」婷婷摸著小姑娘的頭,耐心的解釋道。

丹丹聽到這話,不耐煩的揮開婷婷的手,「你不要碰我,我煩著呢!」

雖然她比別人長了二十多歲,但是在她的世界里,依舊是那麼的單純,她喜歡有一說一,有二說二,這裡的人說話,每一個人都長著好幾個心眼兒,她動不動就會被繞進去。

她喜歡簡單而直接的生活,她希望嫁的人,也是一個簡單而直接的人,每天不用為那些陰謀詭計而擔心,那是多麼美好的事情啊!

「你還在生氣嗎?不要生氣了,走,我帶你去一個好玩的地方!」婷婷來皇宮很多趟,自然知道有很多好看的景點,別想拉著自己的小姐妹,去分享! 丹丹聽到這話,覺得出去一下放鬆也好,便和自己母親說一下,蘇母正求之不得呢,像他們這個年紀的小孩子最為鬧騰,再說了,婷婷年紀也大,正好幫自己看著孩子。

兩個小姐妹左拐右拐之後,來到一個偏僻的湖邊,婷婷坐在台階上,這天空上面,笑著說道:「你快看,好多螢火蟲啊!」

這倆螢火蟲確實多,一閃一閃的,再加上那漂亮的荷花,宛如讓人身處仙界,不由的沉迷了下去。

「這裡確實不錯,你是怎麼找到這個地方的!」丹丹也跟著坐了下來,看著漫天的美景,問道。

「有一次我和我娘鬧彆扭了,就跑到這裡來玩,那人實在是太討厭了,這個也不允許我做,那個也不允許我做,這也不行,那也不行,感覺我就像個傀儡娃娃似的,一點自由都沒有……」婷婷忍不住抱怨的說道。

丹丹不知道為什麼,心中湧起了一陣淡淡的嫉妒,婷婷的母親這樣對婷婷,那是源自一個母親,真心疼愛自己的孩子,希望自己孩子少走彎路!

可她呢,在她很小的時候就被別人拐賣了,等她回來的時候,母親已經死亡了,圍繞在身邊的都是一些陰謀詭計,好不容易等她回來了吧,母親又懷了孕,所有的精力全部都圍繞著孩子身上,至於她,也變得可有可無起來。

他當然能理解母親為什麼這樣做,母親身為一個當家主母,除了伸出自己之外,父親已經好幾年無所出了,外面都在有人看著他們家笑話呢。

這個孩子的到來打破了沉寂,就連嚴肅的祖母也不敢對母親怎麼樣,要不是因為這次宴會實在是太重要了,祖母也不可能讓母親來參加!

當然看完風景之後,覺得時間也不早了,便想拉著婷婷的手走,可是突然之間,她聽到有人在談話,嚇得她趕緊捂著婷婷的嘴巴,示意她安靜一點。

這裡終歸不是他們家的後花園,來到這裡,要是被有些人做的,那可就不得了了,所以丹丹才要等別人出去之後,她們再慢慢地溜出去,這樣也不要被別人發現,也不用引起別的誤會。

可是那群人根本就沒有走的意思,還開始談論起事情來……

「事情準備好了嗎?」一個年輕的聲音響了起來。

「回稟主子已經準備的差不多了,可是您真的要這麼做的嗎?如果要這樣做的話,以後會有不好的名聲落在您的身上,那……再說了,你現在是老大了,東西遲早會落在您的身上,你又是何必呢?」一聲嘶啞的聲音響了起來。

「你難道還沒有發現嗎?父皇正在打壓我的勢力,如果再弄不好怎麼下去的話,那我以後還有什麼?

何不如趁現在,什麼都有的情況下,去拼那麼一把,否則別人會把你當成麵糰一樣,任人揉扁!」

「既然殿下已經考慮清楚了,那微臣定當萬死不辭!」男子表明心跡之後,青年男子嘆了一口氣。

「他總歸是我的父皇,我也不願意動手,可他做的實在是太過了,難道他發現了,是我害死了……」

「殿下,莫言!太子殿下可不是你害死的,是他自己自尋死路,殿下可不要忘了,太子殿下還留著前朝的血脈,皇帝陛下就算是再仁慈,也不能允許太子殿下的存在,不然的話這江山又回到太子殿下,跟前朝某朝篡位了,又有什麼區別?」

「可是我那好父皇終歸惦記著太子殿下,我都想不清楚了,那太子有什麼好的,不就是仗著年長嗎?他要是繼續活下去,我就不相信父皇會繼續個,我只是提前替他解決問題而已!」

「殿下不要說了,事情已經走這一步,已經沒有回頭的辦法了,宴會快要開始了,咱們趕緊去做準備吧……」

「說的也是,咱們走吧,不然父皇又該起疑心了,這段時間裡,咱們可要好好的表演!」

一陣腳步聲響起,躲在暗處的兩個小女孩送了一口氣,蛋蛋慢慢放開了手,頭上冒出的都是冷汗,她年紀也不小了,自然明白那段話是什麼意思。

在她前世的時候,皇上依然健在,只不過被後來的前朝太子篡位,其他的一切都好,那說明這個二皇子,註定失敗,不過他一定要把這個消息,告訴自己的男神!

想到這裡,丹丹站了起來,看著發愣的婷婷,一把把她拽了起來,拍了拍她身上的灰,對著她說道:「你不要怕,咱們待會兒慢悠悠的出去,就當什麼事情也沒有發生……」

婷婷雖然比別的女孩成熟許多,但終歸是個小女孩,經常來到宮裡面,自然知道剛剛那番話是什麼意思,眼淚一下子掉了下來,顫抖的說道:「可是……我剛剛都聽清楚了,那個人想謀朝篡位,我們該怎麼辦?要告訴母親嗎?」

「告訴他怎麼才會相信一個小女孩子說的話,待會你就當什麼事情也沒有發生,乖乖的回到你母親身邊。」

「可是……我都聽到了,萬一知情不報的話……」婷婷的眼淚一下子掉了起來,顯得極為慌張。

「什麼知情不報的你就當什麼都沒有聽見,可是你要是抱了呢,要是皇上失敗了呢,那你可就是叛徒,你們全家都要斬了。

就算是二皇子失敗,你聽到那麼大的消息告訴皇上之後,皇上還會容你活下來,畢竟你可知道的,是他兒子的齷齪!」

婷婷一下子就回神了,收拾了一下自己的眼淚,扯出了一抹艱難的笑,「好的……我知道了,我真的什麼都沒有看見,我們剛剛只是來看風景的……」

拍拍婷婷的肩膀,丹丹鬆了一口氣,說道:「你能明白就好,待會兒乖乖的回到你母親身邊,就護著你母親,什麼都不要說,二皇子就像是再窮凶極惡,也不可能拿女眷的命,畢竟他想拿著你們威脅別人呢,所以一定要護著你母親,不要讓她有身處危險的時候……」

小姑娘點了點頭,可是看著丹丹,又很疑惑的問道:「那你準備去哪裡?」

「我準備去告訴一個能幫助我們的人,畢竟我們也要做準備,萬一二皇子失敗了,狗急跳牆,那該怎麼辦?就算是二皇子成功了,那……」丹丹也不知道該怎麼說,反正在她前世的時候,二皇子沒有成功過,但她賭不起奇迹會發生,所以她只能去找自己的男神,把所有的事情都說清楚。

「待會兒你回去的時候,如果我母親問我去哪裡了,你就說我去如廁了,對了,你待會兒找幾個僕人幫我看護好我的母親,她現在懷著身孕,可不能有一點兒刺激,拜託了!」丹丹充滿希翼的看著婷婷。

婷婷堅定的點了點頭,說道:「你做的事大事,你就放心去吧!」

丹丹頭也不回地就走了,婷婷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物,回到宴席中,蘇夫人看到婷婷,便問道:「我們家丹丹呢,怎麼沒有和你一起回來!」

婷婷的眼神有一絲閃爍,但很快就鎮定下來,笑著回答道:「她剛剛說肚子不舒服,本來我想陪著她一起去的,她說不用,一會兒就回來了!」

蘇母沒有懷疑,點了點頭,便繼續和高母一起去的家長,婷婷看著她們,揮了揮手,對周圍的僕人們說道:「待會兒你們給我圍在主子身邊,要是主子有什麼萬一的話,你們的命以後就不要要了!」

聽到溫婉的小姐見說出這番話,他們一下子就驚呆了,互相看了看,也不敢反駁,趕忙點頭答應了下來。

續完家常之後,女眷們被集中在一個宮殿裡面,按照身份地位坐好位置,欣賞在大廳里的歌舞,一個個看的津津有味,畢竟像這樣的歌舞,可是很難得的,他們都是由宮廷樂隊排練的,除非大事,很少出來表演。

丹丹慌不擇路地跑著,一方面在尋找那個熟悉的人影,當她看到安易之後,眼淚差一點掉了出來,直接撲倒在他的身上。

看著自己懷裡的小女孩流淚了,安易抹了抹她臉上的淚水,問道:「怎麼好好的。說哭就哭了呢?是誰惹你了?快告訴我,我替你報仇!」

小女孩只是搖了搖頭,她雖然20多歲,但是心裡純潔,經歷了那番事情,本來嚇得夠嗆,還得安慰一個女孩,已經受不了了,現在看到能夠依靠的,眼淚一下子掉了下來,尋求著慰藉。

「好啦,不要哭了,再哭你就變得不漂亮,到底發生了什麼?說出來,我替你解決了!」安易笑著問道。

丹丹聽到這話抽噎了一下,最後摸了摸臉上的淚水,睜著大眼睛,說道:「我聽見了……」

「什麼?」安易不明所以的問道。

「就是……我和婷婷去玩兒的時候,聽到一位年輕的男子說,要謀朝篡位,還說他的父皇容不下他們了,馬上就行動,我們到底該怎麼辦?」丹丹帶著這一聲抽噎的問道,小眼睛里滿是惶恐。 安易聽到這話,眼睛睜得極大,他當然也知道有不好的事情要發生,畢竟自己的大舅子給自己科普了,卻沒有想到,這個小姑娘在陰差陽錯之下,竟然也聽到了這些。

所以說他摸了摸小丫頭的頭,安慰的說道:「你不要怕,皇宮裡戒備森嚴,二皇子還是一個毛頭小子,成不了什麼大事的,皇上也是他的老子,自然知道她兒子的心思,肯定會有所準備,你就好好的呆在你母親身邊,護著你母親,讓她不要有什麼危險!」

丹丹聽到這話,鬆了一口氣,他覺得確實也是,前世的時候,二皇子都沒有成功,說明二皇子也不可能成功,現在最重要的就是保護好自己母親的安危,畢竟自己母親還懷著小弟弟呢!

想到這裡,她露出一抹笑容,點了點頭,「那我去我母親身邊去了,你自己保重好自己!」

被別人關心自己安危,安易點了點頭,送走了小女孩,看著大殿上正和群臣敬酒的皇帝,嘆了一口氣,世界上最冷心的,莫過於帝王之家了!

皇上看著下面的臣子,臉上雖然帶著笑,可是眼睛里卻是冷的,誰都恭祝自己千秋萬代,可是誰又希望自己千秋萬代呢?

他自然是好些天自己兒子打的是什麼鬼主意,無非是自己懷疑上他了,天天打壓他的勢力,可是他也不看看,他身邊都圍繞著一些什麼東西!

他如果他是以為她的外公是真的對她好嗎?圖的是他的身份,如果她不是朕的兒子的話,他外公會對他這麼好嗎?難道他沒有發現,他外公這麼多年生的外甥子,他一個都沒有關心嗎?因為他們沒有利用價值!

自己的兒子謀朝篡位之後,成功了,那兒子年紀還小,把持朝政的一定是他,如果失敗了,因為是這家兒子,他肯定不敢追究,只要有自己這個兒子在,他們一定能留一條命,他們打的一個好主意啊!

皇上看著下面的臣子,繼續和他們喝著酒,誰都不知道對方的心思,誰都認為對方天衣無縫!

就到濃時,二皇子站了起來,看著大殿上的皇上,笑著說道:「今天又是一年端午節,我做父皇千秋萬代,萬歲萬歲萬萬歲!」

皇上笑了笑,揮了揮手,說道:「你可真是有心了,快起來吧!」

真的是有心了,光想著謀朝篡位!

「父皇,端午節是一家團圓的日子,可是今天太子哥哥卻不在,真是可惜了!」二皇子嘆了一口氣,輕輕地說道,緊接著抬起頭,又換了一個畫風。

「父皇,太子哥哥去世也有一年多了,不管怎麼說,我現在是老大了,我不可一世,無菌後宮不可,一日無主,我認為咱們應該重新推選一個太子,順便再推選一個皇后。

立嫡立長,我雖然不是嫡子,可我現在也是你的長子了,應該當得起這個職位,為了我的身份好看,你應該把我的母親扶為皇后!」

皇上聽到這話,氣得直發笑,拍了拍自己的手,說道:「真是我的好兒子,而且能考慮的這麼清楚,可是你配嗎?

當太子,要文德兼備,想當初你他哥當太子的時候,那可是文韜武略,樣樣俱全,可是你呢?只知道吃喝嫖賭,在江山要是交到你的手上,豈不敗玩了!」

「父皇,你這麼說的話,終歸是不願意相信我,既然你無義,那就不要怪我無情了!」二皇子把自己手中的酒杯一下子摔倒在地,大廳頓時湧入了一群穿著盔甲的士兵。

皇上看到這副模樣,眼睛睜的極大,手中的酒杯一下子就掉了,他突然明白自己那個岳父的心情了,被自己一直信賴的人背叛,那種痛,是無與倫比的!

「好好好!真是朕的好兒子,竟然敢謀朝篡位!」皇上咬牙切齒說道。

「是你先不仁又何必,怪我不義,我只是想得到我自己應該得的東西,父皇你老了,是該頤養天年了,你放心,到時候你還是尊貴的太上皇!」二皇子看著這些士兵,笑呵呵的說道。

「你……你真是個狼子野心的東西,難道你就不想想,你真的有治國的才華嗎?你什麼都沒有,只是被你那些謀士們哄一哄,覺得自己就是天下第一了!

還有你那外公,真的是對你好嗎?如果你沒有這層身份,他連理都不會理你!

如果你某朝篡位成功的話,他一定會架空你的權力,讓你成為一個傀儡,你想過這樣的日子嗎?」

二皇子聽到這話,眼睛里閃過一絲驚異,看著自己的外公,臉上滿是惶恐。

柳尚書聽到這話,眼皮猛地一跳,最後說道:「你可千萬不要聽你父皇說的,這是在你見我們的關係了,這段時間你都沒有發現,他正在打壓你的是你嗎?他根本就不希望你好,因為你威脅到他的地位!」

二皇子這才回過神來,睜大眼睛咬了咬牙,生氣的說道:「你這是在哄我呢,就害怕我篡位成功了,你就什麼都不剩下!」

皇上聽到這話,仰天大笑,為自己的兒子都蠢,感覺到傷心,最後慢慢平復自己的心情,平淡的說道:「既然你這麼說的話,那朕也無話可說了,機會已經給你了,是你自己不珍惜……」

話音剛落,那些士兵突然反水,把柳尚書那邊的人全部給圍了起來,皇上看著自己的兒子,在上面走了走。

「你是朕的兒子,我自然知道你打的是什麼心思,我早就有做準備,看著咱們父子一場的份上,幽靜或者死亡,你自己選擇吧?」皇上坐在大殿上,太監端來了一杯毒酒和一把帶有毒的刀,遞給了二皇子。

看著這些東西,二皇子只覺得心灰意冷,最後露出一抹苦笑,拿起了一把有毒的匕首,說道:「想不到,我終歸還是失敗了,可是我不後悔,如果我不這樣做的話,我遲早還會被你打壓而死!

名門婚寵 其實就是一個早死玩死了差別,可是我卻不想那樣碌碌無為的2而死……」

二皇子說完這句話之後,拿起有毒的匕首,突然向皇上襲來,皇上也沒有想到啊,本來已經制服了自己兒子,根本就沒有什麼防備,看到這副模樣,早就驚呆了,坐在那裡一動不動的!

他們沒有準備,可不代表安逸,沒有準備,拿起了一個盤子,直接扔了出去,二皇子被盤子打中之後,咕嚕咕嚕的滾了下去,口中也止不住的呻吟!

等皇上回過神來,一切都只在一瞬間之內,他擦了擦頭上的冷汗,看著安易,說道:「你救了朕的命!」

安易跪了下來,誠惶誠恐的說道:「微臣只是做了微臣應該做的事情!」

皇上滿意的點了點頭,讓人把二皇子壓了下去,本來還想留他一條命,現在看來,這命根本就不用留了,剛剛他想殺自己的時候,可是一點都沒有留餘地呀!

雖然是自己的兒子,可是這樣殺父的兒子,他可不願意要!

大殿就清理乾淨了,皇上看著各位大臣,冷靜的說道:「要不上說和兩位丞相留下商討事情,至於其他大臣,今天也就沒有什麼事情,你們就先回去吧!」

大臣們經過這件事,早就嚇得魂飛魄散,趕忙答應了下來,頭也不回地就走了,至於你見了邊,原來是有一群士兵圍著他們,不過主要是保護他們。

可是沒有過一會兒,士兵就讓她們回去了,說是待會兒賽龍舟也取消了,不過是因為什麼取消,也沒有說,那些夫人們都長著八巧玲瓏心,很快就明白是為什麼了,誰也不敢說,誰也不敢問,就害怕觸動了禁忌。

坐在馬車上,蘇夫人捂著自己的肚子,心有餘悸的說道:「想不到今天竟然發生這樣的事情,幸好也沒出什麼大事兒,不然的話,我的肚子里孩子要遭殃了……」

丹丹自然是知道二皇子失敗,摸了摸自己母親的手,安慰的說道:「母親不要怕,罪魁禍首肯定已經被捉了起來,咱們回去好好養著身體!」

蘇夫人點了點頭,打定主意,這一段時間都不準備出去了,她要好好養著自己的身體,畢竟經過這一嚇,她感覺肚子還有點隱隱作痛呢!

回到家裡面之後,老夫人便問道:「怎麼回事兒?這好好的,怎麼就突然回來了,你知不知道這正是結交權貴的好時候,咱們回到京城,本來就站立不穩,你這麼一弄的話,咱們家該怎麼辦?真是個敗家娘們兒,我兒子怎麼就娶了你呢!」

被自己婆婆這麼一說,蘇夫人的臉一下子就白了,但她自然不願意自己的母親受欺負,便說道:「奶奶,你這麼說是沒有打聽到外面發生的事情了吧?你難道不知道宮裡面發生了巨大的變動?所有的夫人都被送了回來,聽說皇上那邊,還遭了刺殺了呢……」

蘇老夫人到這話,臉一下就白了,她也是經過風浪的人,自然知道宮裡面發生了什麼事情,趕忙低下頭,嚇得不敢再說什麼。 至於安易,他享受到了有史以來最為恭敬的伺候,無論走到哪裡,身邊的太監宮女們,都極其的恭敬,而且有求必應。

跟上次來宣旨的太監鼻孔朝天的姿勢做比對的話,這些供你們的服務實在是太好了,不過他們想不好也不成啊,這個人是皇上的救命恩人,以後肯定會得到封賞,現在要是惹惱了他的話,那他們以後會倒霉的!

安易是沒有資格留宿在皇宮裡的,即使是成年的皇子,除了守門的士兵之外,基本上都是沒有權利留在皇宮內的,所以到了傍晚,安易就被太監十分恭敬地送到家裡面。

「安爵爺,您如果身體感覺到有哪些不舒服的話,儘管去太醫院找人,你可千萬不要委屈了自己,畢竟您現在可是皇上的救命恩人啊!」太監諂媚的說道,露出了黃黃的牙齒,蘭花指翹得更高了。

安易尷尬的笑了笑,趕忙推開門進去,發現林柏他們都在等著自己。

「今天宮裡面到底發生了什麼?我們在外面閑逛的時候,突然跑出來了好多士兵,要求我們回到家裡面?」林柏皺起眉頭,好奇地問道。

安易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的說道:「其實也沒有什麼大事,就是二皇子反了,不過還是被皇上壓了下去!」

李公子一聽到這話,整個人都是不可思議的,「二皇子我見過,他怎麼說也是當今皇上的長子了,只要不過錯的話,百年之後,他必定是皇位的繼承人,就算是不是,那也至少是一個親王,怎麼好好的就想不開了呢?」

安易聳了聳肩膀,「我怎麼清楚?也許是因為實在是等不及了吧!」

「估計也是,看著當今聖上,至少還能再活個三十年,二皇子哪裡能等那麼久?」林柏嘀嘀咕咕的說道。

「好了,說這些幹什麼,家裡面還有飯,我都快餓壞了!」摸著自己的肚子,安易感覺裡面都在打鼓了。

「你怎麼會還感覺到餓,宮裡面那麼多珍饈,你難道沒有吃飽嗎?」林柏雖然這麼說,可還是讓崔娘過來,給安易下了一碗麵條。

安易輕輕地嘆了一口氣,說道:「你可不要提了,去了那邊之後,我剛吃的是糕點,可是那個東西怎麼能頂餓呢?又灌了大肚子的水,緊接著又是二皇子那件事情,根本來不及吃飯……」

吃著香噴噴的麵條,安易不禁感嘆道,還是家裡面好!

林柏:「我讓小磊去給你抓了一副安神葯,待會兒你喝了之後,好好的躺一宿,第二天就好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