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公,我是說。。。。”周倉又是說了一遍。

“哈哈。哈哈。。。。”李易笑了。

聽到周倉的答案,李易知道事情爲何如此了,原來是周倉的緣故,前世曹操可沒有能力擊殺那西涼鐵騎,如今被周倉所殺,不就是給華雄等人指明瞭道路。

因爲前世周倉不會出現在這裏,也不會擊殺西涼鐵騎,也就不會給華雄等人指明瞭方向,也就不會改變歷史。

看來以後不能隨便動手,不然歷史就會發生改變,那我的優勢就什麼也沒有了。想到這裏,李易打定主意,一定要按照前世史記去做。

雖然史記也不是完全正確,但是不能偏離方向,要不然他的最大優勢,知道以後發生的大事,哪有白費了。而且歷史被他改變,世界不知道會不會找他算賬。

“好了子龍,羽卒,你倆準備動手了,擊殺這些人,但是那拿大斧的不要殺了,其他的隨意。”李易說道。

“真的?太好了,我早就手癢癢了。”周倉一聽,十分的興奮,拿出了武器,就準備去戰鬥。

趙雲雖然沒有說話,但是點了點頭,也是拿出兵器,準備動身。

“等等。”李易忽然說道。

說完,直接使用了技能。

“士氣大增。”一道金光閃過,趙雲和周倉感覺實力大增,尤其是周倉感覺實力增強一倍,而趙雲則是感覺實力增強六成左右。

因爲周倉的屬性沒到五十萬,而趙雲則是超過了,戰鬥力也是分層次的。

五十萬以下,是第三檔次,一般是歷史三流和二流名將,名人的檔次。例如周倉等人。

五十萬以上,百萬以下,一般是歷史一流和頂級名將,名人的檔次。例如趙雲呂布等人。

百萬以上,則是百級以上的仙級人物,才能達到的高度。例如三仙等人。

而像士氣大增類的增益技能,就算等級在高,也是無法打破檔次的限制,如果是實力接近下一個檔次,是無論如何也無法越過,不過無論是趙雲還是周倉都沒有達到極限,所以實力還有有所增加的。

如是是呂布再此,被李易施加技能,那實力增加不了多少,頂多一層半層。

“好,哈哈,子龍這回讓我先上。”實力大增的周倉迫不及待的喊道。


“拿着大斧的歸你,士卒歸我如何!”子龍笑道。

“好,我上了。”聽到趙雲的話,周倉直接一個專屬技能用出。

“殺人越貨。”

只見周倉的速度暴增,一道陰影閃過,等李易回過神來,周倉已經到了華雄的面前。一刀劈出。

“當。”

不愧是華雄,在這危急時刻手中的大斧用力一擋,雖然擋住了攻擊,但是因爲事出突然,沒有用上全力。

只見華雄坐下的坐騎後退了數十步,嘶叫聲連喊。


“嘶嘶。嘶嘶。嘶嘶。。。。”叫了許久,才停了下來。

黑夜中,華雄看着眼前的黑影,大喝道。

“你是何人?”華雄單手持斧,手臂微顫震驚的問道。

“哈哈,爺爺的名字你不必知道,接我一刀。”沒有回答。周倉衝了上去。

“巨力。”趁着華雄因爲倉促接招,手臂不穩,趁他病要他命。

“當。當。當。。。”周倉連續劈出數十刀。把華雄劈的連連回退,到了最後坐騎不支,華雄直接跳了下來。

“該死。”華雄看到坐騎被周倉一刀劈成兩半,暴怒了。 雖然明知道林白此刻是想要將銀花以及那些仙人留在他體內的桎梏,化作錘鍊神魂的烘爐,但屍貓卻也是無計可施,只能不斷的催動銀花對林白的神魂進行攻襲!

它之所以如此,原因很簡單,因為假若現在放棄銀花對林白神魂的攻襲,那便有可能會讓林白減少一分壓力,說不好會從桎梏之中脫身;而調動銀花進行攻擊,雖說會被林白利用,當做錘鍊神魂的助力,但就屍貓看來,這桎梏威壓達到此種地步,想要從其中脫身恐怕是難如登天,甚至林白的神魂,說不好還會被這強烈的威壓碾壓成齏粉!

所以在這兩難的選擇中,它只能選擇后一種,雖然同樣也有危機,但相較於前者而言,這後者能夠給屍貓換來一線生機的可能性會更大一些!

至於佔據林白的身軀,現下就算是打死屍貓,它都不敢了!雖說林白的肉身血氣翻湧,宛若汪洋,但單看眼下這些無窮無盡的桎梏,就可以知曉這尊肉身是藏著怎樣的危險,而假若自己佔據了這肉身,天知道會惹出來怎樣恐怖的禍事!


而假若等到有朝一日,那些仙界的大能們來到此界,若是動了什麼心思,出手抹殺,到那個時候,恐怕是絕對連還手之力都不會有,等到那時候,才真是偷雞不成蝕把米。複製本地址瀏覽62%78%73%2e%63%63

神魂盤坐於地,林白面上只剩下無比肅穆的神情,任由那無窮無盡的道則,以及銀花的強烈攻襲之勢向著神魂轟擊,引動萬道神魂之火,錘鍊神魂!雖然每一擊之下,都讓林白的身軀不斷顫抖,但他的意志卻是沒有分毫的動搖,仍然堅忍至極!

此子絕非凡類,如果真的能從這次劫難中逃離的話,成就定然不可限量!望著無窮無盡的轟擊之下,連眼皮都沒眨一下的林白,屍貓心中不禁升起一絲慨嘆。

不過在它想來,就算林白的心性再堅忍,豪氣再干雲,但面對著今朝這樣的恐怖威壓,恐怕也是於事無補!這無盡的轟擊之下,恐怕不但不會磨礪他的神魂,反倒是會將他的神魂夷為齏粉,讓他徹底從這世間消失,生命如浮萍般,瞭然無蹤。

神魂世界內,無窮無盡的道則紛飛不止,和銀花連成一體,散發出滔天的威勢,猶若是一場淹沒天地的滔天洪水,不斷的向著林白的身軀衝擊,光芒璀璨到了極致!

但在這狂亂的轟擊下,林白的神魂仍舊兀自盤坐,無盡神魂之火熠熠生輝,似乎要將他身周那無盡的劫難,都變成一座錘鍊精鐵的烘爐,要將這無窮無盡的道則,以及那銀花盡數煉化,變成壯大他神魂,使神魂和身軀完全相合,達到歸一的契機。

這個過程說起來雖然簡單,但做起來卻是艱難無比。只是短短片刻,林白神魂上出現的裂痕便越來越多,而且這些裂痕更是在不斷的擴散,似乎下一擊來臨,神魂便會崩塌!

而且在這劇烈的轟擊下,林白臉上漸漸開始露出一絲痛苦難忍之色。這是神魂被撕裂的痛楚,這是道則牽引下,引發記憶中塵封的那些苦痛的痛楚!這些痛楚融匯在一處,比世上任何恐怖的刑罰都要難熬,都要叫人無力去抵抗。

無窮無盡的流光下,林白的神魂漸漸開始變得稀薄,最後只剩下淡淡的一個虛影!在剛看到這虛影的時候,屍貓還覺得有一絲興奮,覺得林白的神魂定然是已經到了最為危急的邊緣,只要鼓足勁頭,牟足了力氣攻襲,就一定會博到一線生機!

但讓它感到詫異和不解的是,無論銀花和那些道則怎樣轟擊,林白那一抹神魂虛影,卻像是世上最為堅固之物般,根本無法催動分毫,根本無法毀其毫釐!

而且最叫它詫異莫名的是,隨著攻襲之勢越來越恐怖,林白神魂的虛影,居然開始變得愈發透亮,晶瑩無比,流光溢彩,盤膝坐在地上,宛若是一尊將要出世的遠古神祗!又像是一塊正在不斷被拂去塵埃,剖除糟粕,露出真實面容的美玉。

難道真的要讓這小子成功了?要讓他把這些轟擊當成是一方烘爐,把他的神魂徹底和身軀熔煉成一體,達到神魂歸一的地步,成就不可言說的境界?!

雖然只是過去了短短片刻,但屍貓心中的念頭,卻是已經經歷了兩個極端。今日所見的一切,匪夷所思的程度,已經超出了它這幾十年所見的一切。它原以為的傻子,居然會是那個傳說中的人,而這個喪失了光明前路的半廢之人,眼下卻似乎是又要開啟他的逆天之路。

似乎冥冥中那些道則也感受到了林白神魂的變化,道則一道接著一道,猶如流火般,自林白的血肉之間生出,匯聚在一處,成為璀璨無比的神能,輝映神魂世界!

而就是在這些無窮無盡的轟擊下,林白卻是仍然巋然不動,身軀宛若烘爐,接受這無窮無盡的神能的轟擊,就像是一塊神鐵,在承受萬道火焰的焚燒,想要達成一種前所未有的神異蛻變,就像是正在拚命撕咬蟲繭的蝴蝶幼蟲,在等待破繭化蝶的那一刻!


「不行,不能再這樣了!一定要毀掉你的神魂,不能讓你成長起來!」望著眼前這一幕,屍貓只覺得心臟都要收緊成一團,撕心裂肺的怒吼不止,不斷的鼓動著屍陰之氣,催動著那朵銀花,想要將其的威能發揮到最大程度,好摧毀林白的神魂。

望著眼前這一幕,別說是屍貓,就算是肉眼凡胎的人,都能看出來林白似乎真的謀求到了那一線契機,在不不斷的以這些壓力來錘鍊神魂,再一次向著巔峰登臨。

雖然其中的過程氣象萬千,一輩子都難能見上一次,但對於屍貓而言,這是打死它都不願意看到的一幕,尤其它和林白之間,還有著那樣的仇怨,它怎麼能放任此事的發展。

不僅僅是屍貓,道則也變得愈發洶湧,宛如一波接著一波的滔天怒浪,爆發起來的威壓,似乎要將林白整個神魂世界都抹殺殆盡,這些威壓凝聚在一處,不斷的對林白進行著轟擊!

在這洶湧的轟擊下,林白那隻剩下一個虛影的神魂,就像是一葉浮萍,在滔天的汪洋波濤間不斷起伏,上上下下,但卻始終不曾崩塌,宛若磐石,至死不轉移!

這變化越來越快,林白神魂透露出的氣息也越來越驚心動魄,越是如此,屍貓心中便越是驚懼,它已然發現,林白藉助這些道則和銀花來進行神魂的蛻變,並不是沒有希望的事情!但即便是如此,它卻也沒有停手的選擇,因為一旦現在收手,勢必會減輕林白神魂承受的壓力,而自己脫身的機會就會變得更渺茫,只有現在以暴戾手段毀去他的神魂,才是最好選擇!

林白如今的情況,就像是在暴風雨天氣裡面,在海面上衝浪的人一樣!一方面是在承受著前所未有的巨大壓力,但同樣的,卻也是在藉助這無盡壓力形成的滔天波濤,來淬鍊自己,變成弄潮的助力,在隨時可能粉身碎骨的同時,達成前所未有的成就!

似乎是感受到了林白神魂所表現出的威壓,或許是為自己這麼苦苦的攻擊,卻反倒變成林白淬鍊神魂的助力而感到不甘。自林白血肉之間,愈來愈多的道則虛影開始閃現,那些道則糾纏在一起,如同一張蒙蔽天地的天網,不斷的在向著林白收攏。

而在這恐怖無比的威壓下,林白神魂虛影周遭的神魂之火,卻是燃燒得愈發熾烈起來,就像是這些撲來的道則,都變成了它燃燒的原料,令天地失色,日月失光!

無窮無盡的道則紛飛而至,雖然這一切都是發生在神魂里,但還是叫外界的所有為之而震顫莫名,這些道則一旦碰觸到林白的神魂,頃刻間便化作熊熊火焰,宛若綻放的璀璨煙花!

但就在這恐怖威壓變得越來越強烈的同時,林白那被熊熊神火籠罩著的神魂,卻是陡然變得璀璨起來,更準確的說,是他神魂內就像是接二連三的有許多明亮的燈火被點燃了一樣,一盞接著一盞,讓他神魂中發出如潮水的聲響,似乎要撐破桎梏,重新復甦!

不僅僅是他的神魂,就連他身軀,尤其是他的五臟,在這狂放的攻擊下,竟然也開始向外逸散出滔天的血氣,還有五股恐怖無比的氣息!血氣和氣息匯聚在一起,簌簌顫鳴不止!

這是突破桎梏,突破枷鎖的一種蛻變!也是林白真正神魂的復甦,也是他所擁有過的法則,擁有過的領域,擁有過的大道在復活,也是他所擁有的記憶正在漸漸的蘇醒!

但這個過程,卻是艱難無比,相較於林白神魂和身軀的整體而言,卻只有寥寥幾處亮起。不過這就如同是星星之火,可以造就燎原之勢般,只要合適的契機來臨,那些法則,那些領域,還有那些大道,以及那些珍貴至極的記憶,就會完全蘇醒!

「怎麼會這樣?怎麼可能會這樣?」屍貓已經完全震撼了,瞠目結舌的望著眼前的畫面,身軀都在顫慄,仙人投影造就的道則,三花聚頂的銀花,換做任何一個人,恐怕都要灰飛煙滅,可就是這樣恐怖的威壓,卻生生被林白給攔阻了下來,不但不滅,反而升華! 「姐姐,我是偷偷跑來這裡的,我的家不在這裡,如果姐姐不收留我,我還能去哪裡呀」男孩子確實在這裡沒有任何地方可以去,他在這裡人生地不熟的。

墨昊靳現在的公事更多了,還有那些勢力,他的墨氏一定是首當其衝的,如果他沒有準備好,有多少人會受到影響呢。

他不只是一個商人而已,他還有保持帝皇市的穩定,如果他不能及時的處理好事情,一定會出現大問題的。

墨昊靳回到家,還是第一次聽到家裡這麼熱鬧呢。他打開門看到了家裡多了一個人了,難道自己走錯家門了。

洛夢櫻聽到了車聲,知道墨昊靳回來了,她把手上的書合了起來,站了起來說:「靳,你回來了。」

墨昊靳聽到了洛夢櫻叫自己,自己沒有走錯家門呀,那這個男孩子現在在看電視,他家這麼多出了一個人呀。

「嗯,他是」墨昊靳知洛夢櫻的,不會隨意讓人來這裡的,怎麼會多一個孩子在這裡呢。

男孩子聽到了墨昊靳的聲音,也馬上站了起來說:「姐夫,你怎麼現在才回來呀,我都快餓死了」。


姐夫,我什麼時候有一個弟弟了,他從來沒有聽說洛夢櫻有一個弟弟呀說:「你是幽幽的弟弟嗎?」

男孩子是第一次聽到有人叫洛夢櫻的名字說:「幽幽姐姐嗎?姐姐的名字真的好聽。」

墨昊靳奇怪了,他怎麼感覺這個男孩子現在才知道洛夢櫻的名字呀。

「靳,他是我帶回來的一個孩子,我讓他在這裡住一段時間,他不會影響到我們的時候的」洛夢櫻本來想讓他離開的,可是這樣他撒嬌賣萌,洛夢櫻不知道怎麼了就是恨不下心來。

「那他是誰呀,你怎麼讓一個陌生人來這裡呢」墨昊靳不是擔心自己,而是擔心她。

「姐夫,我是阿岸,我就在這裡陪姐姐玩,不會打擾到你們的」男孩子雖然是這麼說的。

「你們都餓了,吃飯吧」洛夢櫻不知道他們兩個這是怎麼了,他們相互的看著對方。

他難得讓洛夢櫻帶他回來這裡,他怎麼可能不查清楚呢,他可是想了好久了,一定可以知道了,洛夢櫻他們的勢力。

洛夢櫻給墨昊靳夾了一下他吃的東西,放在他的碗里說:「靳,你辛苦了,你多吃一點。」

洛夢櫻就是對自己私自讓那個來路不明的孩子到自己的家,所以希望墨昊靳不要計較。

墨昊靳也不是不知道洛夢櫻的意思,他可不是一點菜就可以了。

叫阿岸的男孩子看到洛夢櫻只給墨昊靳夾菜,都不給自己夾菜,他以前都沒有發現自己會這麼小氣。

他好像受了委屈一樣說:「姐姐,你都不在乎我了,你都不給我夾菜,是不是有了姐夫就把我忘記了。」

洛夢櫻和墨昊靳聽到他的話,都抬起頭來,看著這個說得好像他們兩個人欺負了他一樣。

洛夢櫻聽到他這樣說了,她也給他夾了一塊肉說:「岸,你多吃一點,你現在還在長身體呢」。

墨昊靳可不開心了,這個孩子是要和他爭寵嗎?

墨昊靳給洛夢櫻也夾了菜說:「幽幽,我們都不用你照顧,是自己多吃一點吧。」

岸也給洛夢櫻夾菜說:「姐姐,你要多吃一點哦。」

「你們兩個自己吃吧,岸你吃完飯,早點洗澡知道把葯搽上。」洛夢櫻看著這個人一直給自己夾菜,她的碗都滿了,他們兩個是受什麼刺激了。

墨昊靳瞪了阿岸一眼,你不是說不會打擾我們的生活嗎,那你現在在做什麼呀。

岸也看著墨昊靳,我是不會打擾到你們的生活呀,但是也要姐姐在乎我呀,沒有什麼矛盾的呀。

「是,姐姐」岸聽到了洛夢櫻的話也乖乖的吃飯了。

「靳,我安排岸住在我們對面吧,他第一次來這裡,我擔心他不習慣」洛夢櫻告訴墨昊靳自己安排在自己房間的對面。

「你安排就好了,只要他乖乖的,不要搞什麼事就可以了」墨昊靳看到他這樣一定不會安分的。

「姐姐,姐夫放心吧,我會很乖的」岸現在很乖巧的答應下來。

洛夢櫻他們回到房間,墨昊靳才問她:「那個孩子是怎麼回事,你怎麼帶他帶回來了呢,你不擔心他另有圖謀嗎」。

「他只是一個貪玩的孩子,他在這裡沒有一個親人,我怎麼放心讓他一個人在外面呢」洛夢櫻沒有查到他的身份,但是他真的一個人在這裡,她是不放心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