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龍刀靈,爲何阻擋我突破煉虛之境,我是弒神之子,你速速阻擋光繭之變,助我突破!”林辰靈識傳音,光繭裏的東西,正是弒神一族的祖器,九龍刀。

林辰的傳音如同泥牛入海一般,九龍刀刀靈根本沒有迴應,光繭也是越發的抖動。

“嘭!”身體的衣服炸碎,身體上的經脈青筋鼓起,肌肉也是鼓起,林辰的臉色通紅,虛空之中的力量還是在融入身體。

“啊!”

身體的脹痛之感,讓林辰忍不住仰天大吼一聲,靈氣的充裕,讓血液如同受到激發一般,瘋狂的流轉起來,此刻的林辰,就如同一個隨時可以爆炸的核彈一般。

識海里的光繭,摧殘極致發光之後,只見光繭之上,一道裂痕慢慢的由小變大,之後,越來越大,況且,在向着光繭的其他部位蔓延而去。

光繭如同一個被孵化的雞蛋一般,此刻,正是小雞出世之時。

光繭裂痕出現的一刻,林辰身體之中的靈氣如同受到召喚一般,瘋狂的涌辱了裂痕之中。

靈氣的涌入,加快的光繭的碎裂,林辰脹痛的身體也得到了緩解,最後,抖動的光繭全身佈滿了裂紋,一聲破碎之音在林辰的腦海裏迴盪開來。

極盡之光散發出一道濃烈摧殘的光之漣漪,一聲龍吟之音從林辰的腦域裏散發而出。

一把古樸的黑色大刀出世,九龍化爲一體,直接互想攀爬,九龍朝頭,化爲刀柄,九龍刀身,化爲刀身,古樸自然,蒼茫氣息撲面而來,如同面對浩瀚的宇宙星空一般,偉大無邊。

光繭碎裂之時,林辰只覺得自己的身體如同是一把被鑰匙打開的大鎖一般,已經鎖不住浩瀚的星空,鎖不住那綿綿不絕所涌來的力量。

林辰在驚訝之時,覺得現在的身體纔是自己的身體,以前的軀體,如同揹着一座大山修煉一般,此刻的自己,纔是丟棄了大山,用盡全力的去奔跑的感覺。

“九龍到出,宇宙臣服!”

“光繭破碎,弒神凌天!”

兩道蒼茫之音迴盪在林辰的腦海,識海之中,光繭的碎片在慢慢融合在識海里,玄黃之氣的命格也緩緩接近識海,準備融入識海里,成就煉虛之境。 (弱弱的求個收藏!求個鼓勵留言,求張票票!殘兮拜謝!)

九龍刀的覺醒,可以說,不僅讓林辰有了一個強大的殺手鐗,也讓自己被強人所惦記,懷璧其罪的道理,不是每個人都懂。

寶物都是能者據之。

命格的奇異,玄黃之氣,只是不知,融合成識海里的玄黃之氣又會發生怎樣的變化,從今以後,林辰不能在擦這玄黃之氣御於法寶之上,威力也減弱了許多。

平靜下來的識海,如同一個平靜的小湖,百萬股意識流彙集在識海里,此刻的玄黃之氣,飄渺沉浮,進入了識海小湖之中,神祕無盡。

“煉虛之境,終得天地造化!”

林辰的頭頂之上,九龍刀靜靜的沉浮,至始至終都沒有主動傳音給林辰,似乎九龍刀的刀靈虛弱不堪,沒有了當初霸絕天地的力量,也沒有了當初的主人,有的,只是主人臨終時所下達的命令,保護你未來的主人。

所以在林辰危及生命的時候,總是奇蹟般出現,保護自己的主人,那怕損耗本就不多的刀靈之魂力。

三個時辰之後,林辰的玄黃命格順利融合在了識海里,識海看上去被一團霧氣圍繞,如同一個保護套一般,牢牢的把識海包裹在內。

這時,讓林辰感覺到奇特的一幕出現了,嬰兒拳頭般大小的火髓神珠直接一路高歌,進入了腦域中,看火髓神珠的情況,是要融入識海的節奏!

“幽冥前輩!火屬性力量凝聚而成的火髓神珠爲何會進入腦域,和識海融合,這樣會有什麼危害?”林辰傳音道。

識海之中,有兩道火焰在潛伏,其中的一個散發着淡淡的黑色火焰,如同隨時都可能熄滅一般,另個火焰卻是截然相反,不僅火苗旺盛,而且還散發濃郁的火屬性之力。

“火髓神珠的融合,卻是莫大的好處,別人窮其一生都只能修煉出一個綠豆般大小的火性晶核,而你修煉的卻是如此,這已你的所修法決有着極大的關係,火髓神珠融入識海!你就可以隨心所欲的用出火屬性之力,身體也就堪比火靈之體了!所以說,有百利而無一害!”


“小子知道了!”

火髓神珠如識海,火靈之力無窮,林辰的實力此刻突飛猛進,周圍的虛空之中,靈氣彙集而來,如同百川歸海,奔流不息。

又是三個時辰過後,林辰順利達到煉虛之境,對周圍的靈氣變化和走向,也明白和感悟了許多。

“煉虛之境之後,就是奪天地之造化,與天爭,與地斗的境界!你好自爲之,我雖已覺醒,可刀魂重創,無力被你所用,只有刀魂修復,方可再現神力!”林辰剛剛達到了煉虛之境,九龍刀得刀靈就傳出了話語,讓林辰都有些詫異。

“我要怎樣幫助你恢復刀魂之傷!”林辰問道,他可不想手裏拿着逆天神器,卻不能使用的難受。就如同一個絕世美女在你懷裏,本想**大發,卻不能,要剋制,那種憋屈,我相信大家都懂的。

“我需要吸收一切靈魂力量,殘魂也好,完魂也罷,我需要魂力來修復刀魂之體,讓刀魂之體可以駕馭九龍刀的力量!”

“好,你就好好修復刀魂之體,我會幫助你修復的!”林辰信誓旦旦的說道。

九龍刀沒有在說什麼,直接閃身,進入了林辰的識海之中,似乎,林辰的識海,已經是它的老巢了。


“煉虛之境,主心骨封印已解,資質迴歸原始,你需以最短的時間強大起來,弒神族人在等你!走出這片星域,看看什麼纔是極盡的力量,另外,從今以後,我潛伏在你的身體之中,只要你殺死一切有魂魄的東西,我都會主動吸收靈魂力量,我的恢復!就是你的殺戮。”

“好,我明白了,只要阻擋我回家之人,只要惦記我寶物之人,只要傷害我親朋兄弟之人,只要侮辱我在乎之人,都會在這個世界消失,我林辰,不算好人,卻懂親情仁義信!我林辰,寧負天下人,不負自己,不負歲月!”

“殘酷的世界,殺出一片天空,弒神血脈,終會君臨天下,我爲狂徒,手刃一切敵人!”

此刻的林辰,煉虛之境以後,擁有了更加強大的力量,充滿自信,資質的恢復,九龍刀的覺醒,走出這片星域的決心!讓林辰有血有肉。

幽冥地火和地獄之火在林辰的腦域裏潛伏,此刻的林辰腦域裏,各種神祕,顯然不是一般人可以比擬的,呵,林辰那小子一開始就不是一個凡人。

幽冥地火撤銷了火焰結界,林辰已經順利突破到了煉虛之境,可謂是驚險連連,光繭不碎,煉虛何來!光繭壓迫之前的那種脹痛感,足可以比得上凌遲了。

火焰結界消失,林辰看着周圍的火紅巖石,想到了此行的目的,頓時神光摧殘,想到姬羽的一顰一笑,心裏一痛,自己的女人,無論如何,也要保護好,呵護好。

突然,林辰低頭一看,滿臉黑線,只想找個地方哭去。

突破煉虛之境的時候,衣服被撕裂(包括三角褲哦!),現在的林辰,就是一個喜歡luo奔的怪蜀黍,身體裸露,一絲不掛,一團大傢伙在小腹下面凌空恍蕩,彷彿聽見大傢伙在訴說:“你丫的在不弄點布料遮住,想讓我的毛髮來個離子燙麼!不懂得愛護自己弟弟的男人不是好男人!”(有木有很猥瑣,我已經很含蓄了。)

林辰迅速從星辰戒裏找出一套衣服把自己包裹起來,還好自己此刻是在地底萬里,要是讓其他人看到了,不羞死纔怪。

林辰在心裏想着,一道靈魂之音讓他徹底抓狂了。

“老夫看到了,的確有些資本了,不過還有餘地!”

“擦,你個老傢伙,這事不許說出去,不然讓你和地獄之火擦出愛情的火花!”林辰威脅道。

“暈,我們都是男的!”

“男的一樣有基情!只要真心在,神馬都是浮雲!”

“你贏了。”

之後,林辰收起和幽冥地火開玩笑的心態,進入地底深處,還有其他重要的事情。

手提霸火刀小心翼翼的繼續前行!胸前的水靈珠,散發着柔和的水屬性力量,讓林辰感覺一片溫和,在這到處都是火焰瀰漫的地方,有這麼一個寶物,也是很牛叉的,只不過這個火靈珠是千年玄龜王的本命之珠。 (求收藏!)

林辰一邊前行,一邊詢問着幽冥地火。

“你可可以感知到火神蜂的下落,此蜂雖歹毒無比,可我林辰棟了收服的心思。”

“火神蜂屬於天地至熱至強的物種,一生只能生長在炙熱之地,不然只會死亡,老夫感應不道,不過,它只要出現在你身體周圍十丈,我就有機會感應它的存在。”

“居然如此,那就有緣在收服吧!我們此行的最大目的就是得到朱雀天火的火炎液!”

一路小心翼翼,進入了朱雀天火的壁壘之後,有些大動作都可能引來朱雀天火的注視,那就是有死無生。

地下裂痕越加的寬敞起來,火紅色的岩石,到處都是岩漿溶液,溫度讓虛空都在扭曲,可想而知,林辰已經在朱雀大陸的萬里地下了。

“嗡嗡,嗡嗡,嗡嗡嗡。”


“來了,你的氣息又吸引到了火神蜂,看來它很喜歡你的味道。”

“你隨時報告火神蜂的位置,我爭取一舉拿下這隻可愛又可恨的火神蜂!”

“你有什麼辦法?”

“山人自有妙計。”

“又裝叉了!”

“……”

林辰緩緩的前行,隨時隨刻注意周圍空間的情況,安靜的可怕,詭祕,肅殺。

“來了,快速接近你,準備從左面叮你的脖子,小心。”幽冥地火的聲音如同一個警鐘,把林辰的警惕心提高到前所未有的狀態。

林辰閃電般的伸起自己的右手,星辰戒向外,整隻手護住自己的脖頸,虛空只中,一陣扭曲,快速衝來的火神蜂一下竄出虛空,直接就朝着林辰的脖子而去,快若閃電。

林辰抓住千載難逢的機會,識海里猛然放出一道靈識,瞬間的同時,星辰戒散發出強烈的白光,如同人舉霞飛昇的仙光一般。

下一刻,白光消失,火神蜂在粹不及防之下就被林辰的星辰戒吸了進去,甚至連反抗的念頭都沒有出現。

“漂亮!”林辰心裏一喜,很快的就分出靈識進入了星辰戒。

星辰戒裏!一隻全身散發濃烈火焰的蜂在無頭亂飛,甚至動用了穿透虛空的寶術,都沒有奏效,星辰戒裏的虛空,如同棉花糖一般,柔軟無比,而且有着十足的韌性,遇柔則柔,遇剛則剛。

火神蜂,體型比起一般的蜂有過之而無不及,全身無時無刻不瀰漫火焰,整個蜂就如同一團濃烈的火屬性力量一般,火神蜂毒炙熱不比,不是一般人可以承受,有煉體奇效。

之後,林辰又從星辰戒之外收入許多火焰岩石和岩漿,在星辰戒裏直接割據一塊小型空間,把這火神蜂如同養吞噬蟻一般,直接控制圈養了起來,留呆以後在讓火神蜂叮幾口,這樣,身體就會在火神蜂毒的粹煉之下,顯得更加的強壯。

林辰出其不意的收服了火神蜂,幾乎是憑着無賴式的狗屎運氣才把火神蜂關林了小黑屋。

顯然,有這樣好運氣的人都沒剩下多少了,臉皮厚的居多。

突然,星辰戒裏的一道光芒吸引了林辰的目光,那是一塊紫色的小石頭,是林辰在武風大陸的無盡海的地下火山裏偶然所得,平時都不知道有什麼作用,今日看起來卻顯得有些詭異了。

意識一動,林辰手裏出現一塊紫色小石頭,小石頭出現的那刻,越發的摧殘了,紫光濃郁至極,達到前所未有的高度。

“看來這火焰深處有可以讓紫色小石頭髮光的東西。”

林辰尋思着怎麼也要過去看看,這紫色小石頭看似平常,可林辰覺得這小小的石頭裏面可能蘊含着驚天之祕,今日有機會解開小石頭的祕密,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林辰一手拿刀!一手舉着紫色的小石塊,順着小石塊的指引之光,緩緩前行。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林辰手裏的紫色小石塊散發的紫光達到了駭人的地步,周圍的空間都被紫光渲染,林辰整個人更如同紫色人一般。

“看來讓紫色小石塊發光的祕密就在前面不遠了!紫色小石塊的祕密,終將解開!”林辰喃喃自語,手裏捏着小石塊,又繼續了前行。

突然,林辰只覺得自己的身體似乎穿過了一層透明的膜,自己卻渾然不知。

前方,林辰看到了,另一塊紫色的小石塊靜靜的躺在岩石的角落裏,散發着強烈的紫色光芒,璀璨至極,一切都如同來到了紫色世界。

兩塊紫色小石塊如同見到各自的戀人一般,林辰手中的紫色小石塊如同活過來一般,瘋狂的掙扎!直接飛向了角落裏的另一塊紫色石頭。

驚人奇異的是,兩塊小石頭在相碰的一刻,就結合在了一起,形成一塊更大的紫色石塊,之後,就收斂紫色光芒,變成一塊普普通通的紫色小石塊,沉寂在角落裏。

“看來這紫色小石塊的確藏有祕密,武風大陸上有,朱雀大陸上也有,那麼其他大陸呢? ”

此事雖蹊蹺,林辰則覺得無從下手!只能做罷。

從角落裏撿起稍大的紫色石塊,重新放入星辰戒裏。

“卑微的人類,可憐的爬蟲!既然穿過了我的天火壁壘,來到了我的地盤,既然如此!那就永久的長眠在這地底深處吧!我會讓你們這些踏入我地盤的雜碎全部焚燬在此,爲我的地盤增加一絲的養料。”蒼茫浩瀚之音傳開,如同來到了遠古時代,林辰的神經一下緊繃。

朱雀天火,林辰雖沒有見過,可眼下已經出言!想必就在附近。

林辰大氣都不敢出,一副如臨大敵的模樣。

“歡迎來到幻焰迷境,我會讓你知道硬闖我洞府的滋味,讓你的靈魂永恆的放逐,讓你的軀體嚐盡所有苦痛,讓你後悔今日來到這裏。”

朱雀天火的聲音蒼茫浩大,滾滾之音在空間裏傳開,開天之音。

男人都有血性,林辰也不外乎。

“少羅嗦,有什麼本事就放馬過來,小爺我接着就是,何必大言不慚!”

林辰的一句喝吼,直接讓朱雀天火如同受到驚嚇一般,沒有在說話。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