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不知過了多久,小冰怒吼一聲,那聲音竟是有如九天龍吟,震徹天際。

林隕這才注意到小冰身上的皮毛似乎更加旺盛了,那些爪子更是變得又長又粗,就連嘴裏的獠牙都隱隱有要爆出來的趨勢!

它身上狂野的氣息猛然暴漲了一倍不止!

四品妖獸!

居然突破了?

林隕一臉的莫名其妙,沒想到一場死戰過後,小冰非但沒有元氣大傷,反而還因禍得福突破了境界瓶頸?當然餓了,這絕對不是沒有原因的。即便小冰是由冰焱魔虎以生機靈泉孕育長大的,它天生的資質遠超大部分的妖獸,但它的年齡實在是太小,甚至連一歲都不到。

一歲不到的四品妖獸,這要是傳出去的話,絕對能夠震撼世人的認知。

“難道是……”

林隕驟然間想到了一個可能性:“那顆珠子!”

思來想去,讓小冰擁有如此之快的修煉速度,原因很可能就是因爲它體內的那顆珠子。甚至,還跟剛纔小冰吞下的那塊黑色石頭有脫不開的關係。

“或許那顆珠子留在小冰體內,也不全是壞處。”

感受着猛虎姿態的小冰親暱地用大腦袋蹭自己的手掌,林隕心裏暗道。無論如何,從目前的情況來看那顆珠子帶給小冰的作用終歸是利大於弊。

“行了,趕緊變回原樣,我們該走了。”

見小冰一副炫耀自己鋒利爪牙的模樣,林隕只覺得好笑,在那懵懵的虎頭上敲了兩下。

一陣委屈的低鳴聲後,小冰再度變回了袖珍的模樣,輕車熟路地鑽入林隕懷中。一人一虎就這麼順着寒潭水原路返回,終於回到了地面上。

啪嗒!

破水而出,帶起了朵朵水花,正好濺在了岸邊人的臉上。

“你是?”

林隕眼神困惑地看着在岸邊苦等多時的中年男子,驀然間回想起,這個人不正是自己之前從那幫野人手裏救下來的人嗎?

“恩人,你可算是上來了!我還以爲你被那條大蛇給吃了!”

中年男子一副謝天謝地的神情,甚至還誇張地向天拜謝了兩下。

“放心,我好得很。”

林隕饒有興趣地道:“倒是你,好不容易虎口脫險,居然不趕緊逃走?膽子挺大的,還敢在這岸邊等我上來……”


“我的命是恩人救的,當然不能獨自逃生!”

爹地壞壞:別寵我媽咪

“行了,別裝了。”

誰知林隕眼中閃過一抹異色,淡淡道:“在我面前演戲,你的功力恐怕還不夠!你的易容術太淺顯了,還能裝得再假一些嗎?”

“恩人,你在說什麼?”

中年男子疑惑道。

鏘!

下一刻,林隕卻是直接一劍斬出,那可怕的劍氣朝着中年男子激射而去!

只見中年男子臉色微變,竟是陡然爆發出了狐兔般的速度,一個閃身便是輕鬆地躲過了林隕的劍氣。難以置信,他居然擁有如此驚人的身手,那又怎麼可能會被那幫只懂得蠻力的野人所擒住呢?

“你是怎麼發現的?”

中年男子臉色凝重,沉聲道。

他的確不是普通人,而是一位實力不凡的武者。

“你的易容術破綻實在是太多,之前那人耳邊有一顆黑痣,你沒有。而且,他之前逃走的時候不小心摔了一跤,手臂上有傷,你依然沒有。”

林隕聳了聳肩,無奈道:“如果我連這些東西都看不出來的話,那我可真就是一個傻子了。”

沒錯,眼前的這人並非是剛纔被林隕所救下來的那人,而是其他人易容打扮後出現在這裏的。至於這人究竟抱着什麼目的,那就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厲害啊!”

這人鼓了鼓掌,驚歎道:“居然連這些細節都能記得住,你也不簡單啊!”

“說吧,冒充別人到底有什麼企圖?”

林隕手中的璇璣劍隱隱發出了令人心悸的劍鳴聲,寒聲道:“不說的話,那就只能手底下見真章了。”


“別!”

誰知這人直接拆下了臉上的僞裝,露出了一張俊秀的年輕臉龐,竟然是一名年紀跟林隕所差無幾的青年。他的皮膚黝黑,身材盡顯精壯,尤其是臉上的笑容看起來頗爲爽朗。

“其實我沒有惡意,只是不小心碰上了被你救下的那個村民。聽他說了這裏發生的事情,我就想着易容成他,引誘那頭大蛇從寒潭裏出來爲民除害。”

俊秀青年笑道:“可現在看來,應該是沒有這個必要了。”

既然林隕能夠平安無事地從寒潭出來,那白色巨蟒十有八九是被前者給解決了。

“你是什麼人?”

雖然他解釋得有理有據,但林隕並沒有打算輕易相信他。

“你可以叫我童炎。”

俊秀青年絲毫不忌諱林隕的目光,居然當場換起了衣服。值得一提的是,他自己的衣服居然跟那些野人差不多,都是由獸皮編織而成的。

只不過,他身上獸皮衣服並非是普通的野獸皮,而是五品以上妖獸身上的毛皮!

毫不誇張地說,這身獸皮衣服本身就是一件防禦力不俗的法寶!

此人,絕不簡單!

“童炎?你怎麼不叫巨……”

林隕神色古怪,下意識地就想說出那兩個字。但他還是強行打斷了自己,改口道:“看你的着裝,應該不是大秦天朝的人吧?”

“眼力不錯,不過我其實也算得上是大秦天朝人士。”

童炎笑呵呵道:“不知道你有沒有聽過北部疆域的雪黎族?”

“雪梨族?”

林隕又忍不住暗自吐槽道。

怎麼什麼名字跟這人扯上以後,都變得如此滑稽了起來?

不過雪黎族這個名字,他還真是沒聽說過。畢竟他來到這個世界的時間太短,況且前身林隕本就是孤陋寡聞之輩,他所繼承的記憶更是不可能有多麼寬闊的眼界。

“不是吧?你連四大異族都沒聽過……”


似乎是看出林隕的困惑,童炎有氣無力地道:“不應該的啊,以你的年紀和修爲,肯定是出自大勢力纔對的!怎麼可能只有這麼點見識呢?”

“抱歉,我沒興趣陪你閒扯了。”

林隕暗感丟人,但他臉上依舊強裝着淡定,轉身就要離開。

“別走啊!”

誰知童炎連忙追上他,急切道:“我可沒有瞧不起你的意思,你可是我離開北部疆域遇上的第一個活人。我看你既然願意出手相救一個不認識的人,應該也是俠肝義膽之輩,不如我們交個朋友吧?”

林隕有些古怪地看了他一眼。

這人該不會是腦子有泡吧?

哪有人這麼自來熟的,剛見第一面就要交朋友?

“沒興趣。”

林隕搖了搖頭,便是直接御劍離開。

“喂!”

然而,這童炎見林隕說走就走,心裏反而來了一股勁,居然直接凌空虛渡追了上去。

“居然是仙府境巔峯!”

感受到童炎那雄渾的氣息爆發,林隕暗暗吃驚。

如此年輕的仙府境巔峯強者,恐怕就算是放在頂尖勢力也是天才之輩吧!沒想到,他隨便在魔風山脈晃盪一下,都能碰到這等天資縱橫的人。

看來這個世界果真是臥虎藏龍,不容小覷啊!

林隕一直都以爲頂尖勢力的那些年輕天才們雖然厲害,但自己也不是沒有一戰之力。尤其是在他經歷過荒域之行後,他心中的自信更是增長了不少。

可現在看來,還是他太過天真了。

這世界太大,人口數量也是多到離譜,足足有前世地球的三倍之多!在如此龐大的人口基數之下,多的是各種妖孽和天才,如果他敢抱有半點輕視世人的想法,恐怕會死的很慘……

爲了擺脫童炎這個自來熟的傢伙,林隕直接將自己御劍的速度飆到了極限,然而童炎的速度竟然也是快得驚人,死死地咬在他的身後。

這是下定決心要纏着他了?

無奈之下,林隕只好停下腳步,回頭道:“你到底還要追多久?”

“追到你願意跟我交朋友爲止!”

林隕這輩子都想不到,如此具有深意的一句話,他居然會從一個大男人的口中聽到。這一刻,他感受到了深深的惡意,渾身都起了噁心的雞皮疙瘩。

“我這人喜歡獨來獨往,所以你別再纏着我了。”

強忍着噁心,林隕警告道:“否則休怪我對你出手!”


“至於嗎?”

童炎卻是毫不在乎,大大咧咧道:“都是年輕一代的天才,你不也是來參加這一屆在大秦帝都舉辦的盤龍會嗎?大家都是志同道合之人,多個朋友多條路子,以後沒準能互相幫助呢?”

“盤龍會?”

林隕眉頭微皺。

這個名詞,他倒是第一次聽說。 “不是煉天靈壇大賽嗎?”

林隕下意識地道。

他只從夏振口中聽說過大秦帝都要舉辦靈藥師專屬的煉天靈壇大賽,至於這所謂的盤龍會,他倒是聽都沒聽過。

“煉天靈壇大賽自然也是有的。”

童炎一臉古怪,解釋道:“可每年的盤龍會和煉天靈壇大賽不都是同時舉辦的嗎?況且煉天靈壇大賽是那幫靈藥師的事情,關你什麼事?”

顯然,他是把林隕當成是一名單純的武者了。

不過這也難怪,畢竟林隕看上去如此年輕就擁有不輸給他的戰鬥力,他自然下意識地就認爲林隕也是來參加盤龍會的年輕一輩高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