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是如此,當天楚郡這些宿老,在看到他們的時候,他們蒼老的臉龐上這才是露出了凝重之色。

「哈哈,諸位叔父客氣了。」

站立在秦羽身後的斷浪,萬歸一,紫靈天等人都是露出了淡然的笑容。

他們身為十大仙門的內門弟子,素來是被人敬仰的存在,他們之所以來到這天楚郡這等小地方,自然是看在了秦羽的面子上。

「秦羽兄,我剛才跟你商量的事情,你切莫忘記。」

此時,跟隨在秦羽身後的斷浪,臉龐上這才閃過一抹冷漠之色。

他斷浪身為靈仙宗內門天才,之所以回來這天楚郡,自然完全不是沖著秦羽的面子。

就算秦羽的面子在強大,他斷浪又怎麼會親自來這天楚郡?

他斷浪之所以會來天楚郡,便是為了報他的外門師傅莫天成的仇。

身為靈仙宗內門天才斷浪,怎麼也是沒有想到,莫天成乃靈仙宗外門長老,竟然會死在了青雲城。

這等消息傳回了靈仙宗后,也是讓斷浪震驚不已,而且經過他的一番調查,他更是發現,斬殺莫天成的人,竟然是以一個武師境都是不到的廢物。

「對,秦羽兄,也莫忘記,我的要求。」

當斷浪的聲音響徹后,一直跟隨在在斷浪身旁紫靈天她的臉龐上也是閃過了一抹殺機。

就算是她也是沒有想到,自己的紫霞宗的弟子,也是遭遇到青雲城天才的挑釁。

而且,紫靈天經過她師妹的講述后,讓她也是很是意外,她也是沒有想到青雲城的魔靈界竟然會落入到一個武士六重的廢物手裡。

也是如此,紫靈天這才來到的天楚郡。

「哈哈哈,我秦某答應的事情,豈會食言?」

站立在地面上的秦羽在聽到十大仙門內門天才的言語后,他的臉龐上也是露出了冷笑。

「張衡啊,張衡,我雖然不認識你,不過你既然得罪了十大仙門內門天才,這次亂星還,就是你的死期了。」

想到此秦羽的臉龐上也是布滿了一抹殺機,這才轉身朝著周圍那數千名城市天才看去,他雖然沒有見過張衡,但是他明白,這個張衡一定是站立在眾多天才之中。

「都是沖我來的啊。」

此時站立在青雲城城主木飛身後的張衡,自然是將剛才的一幕看在了眼裡。

就算是他張衡也是沒有想到,這天楚郡的第一天才,竟然是天楚郡郡主秦葉的兒子秦羽。

更是讓張衡意外的是,那些十大仙門子弟,竟然會跟秦羽在一起。

而且張衡也是看到了,這十大仙門子弟,剛才流露出了的一抹殺機,尤其是紫霞宗和靈仙宗這兩大宗門內門天才,他們的臉龐上的殺機,就算是張衡隔著很遠,也是感受到了。

「張衡,這次亂星海你可要小心啊。」

此時,站立在張衡前面的青雲城城主木飛,他的目光也是死死的盯著,那秦羽身後的幾名氣息不凡的年輕俊傑。

他也是沒有想到,這十大仙門內門弟子,竟然會這麼快就找上了張衡。

想到此青雲城木飛的臉龐上也是布滿了凝重,雖然他對張衡的實力也是很有信心。

但是木飛卻是明白,一旦張衡踏入了亂星海等待他的可不是只有靈遠城天才,和歸田城天才,還有十大仙門內門子弟的暗殺。

雖然木飛對於亂星海試練的規則也是很了解,十大仙門內門子弟不能踏入亂星海但是木飛也是明白,既然這天楚郡第一天才秦羽也是會參加這亂星還,想來這天楚郡第一天才,也是為了巴結十大仙門內門天才,繼而對張衡出手的了。

「哥哥,塵塵等你凱旋歸來。」

此時被張衡拉著手的塵塵自然是感受到了木飛臉龐上的凝重之色,他的小巧腦袋也是抬頭看上了張衡,臉龐上布滿了笑容,緩緩的說道。

「嗯,放心,哥哥會活著回來的了。」

聞言,張衡的臉龐上也是布滿了笑容,這才低頭看上一旁的塵塵,經過昨天晚上的梳洗后。、

今天的塵塵竟然也是讓張衡的臉龐上閃過一抹吃驚之色。

雖然塵塵不過是十四五歲,但卻長得出奇的俊俏,就算是張衡在看到塵塵的時候,也是有一種驚艷的感覺。

張衡也是從來沒有見過如此俊秀的男子啊,不過張衡也是明白,若是塵塵身穿女裝的話,絕對是能夠媲美天楚郡第一美女夏雪柔了。

「好了諸位,既然眾多天才已經匯聚了,他們就踏入戰天船吧。」

此時站立在戰天船下的天楚郡宿老黑伯,他蒼老的臉龐上也是布滿了笑容,那雙蒼老的眸子在環視了眾多天才之後,也是朗聲的緩緩的說道。

「要踏入戰天船了了嗎?」

「戰天船據說是十大仙門才能擁有的道器戰兵,沒想到我今也能坐一回。」

此時,站立在巨大中央廣場上的眾多天才,在聽到了天楚郡宿老的聲音后,也是臉龐上布滿了激動之色。

旋即,一陣喧囂的聲音,也是如此雷鳴般響徹開來,籠罩著整個巨大的廣場…

「等一下。」

正當眾人的目光朝著那戰天飛船看去的時候,突然站立在黑伯身旁的秦羽,那淡然的聲音也是響徹開來,籠罩了這方天地。 天楚郡巨大的廣場上,當天楚郡宿老的聲音響徹開來的時候。

眾多天楚郡頂尖天才,他們的臉龐上都是布滿了激動之色。

然而,他們正準備朝著戰天飛船移動而去的時候,突然站立在天楚郡宿老面親的秦羽那淡然的聲音也是響徹開來。

對此,天楚郡眾多頂尖天才,也是朝著站立在天楚郡宿老身旁的秦羽看去,眾人的臉龐上都是露出了疑惑之色。

顯然就算是他們也是不知道秦羽到底要做什麼啊。

不過,天楚郡眾多頂尖天才也是明白,秦羽身為天楚郡第一天才,想來他要宣布的事情,也是很重要的了。

想到此,天楚郡眾多頂尖天才的腳步,這才緩緩的停下來,轉頭看上那神色倨傲的天楚郡第一天才秦羽!

「諸位,我知道你們都很想踏入戰天飛船。」

此時,站在在天楚郡宿老身旁的秦羽,他的臉龐上也是露出了淡然之色。

眸光環視了眾多天楚郡天才后,他淡然的聲音這才緩緩的響徹開來:「諸位,難道就沒有發現,像升仙大會這等盛大的日子,我父親秦葉為什麼會沒有出現,諸位難道就是不想念我父親嗎?」

此時站立在天楚郡宿老身旁的秦羽,再說到這裡的時候,他的臉龐上這才露出了凝重之色。

「是啊,我怎麼沒有看到秦郡主出現?」

「對啊,往常像這等盛大的宴會,郡主一般是會出現的啊,他為什麼會沒有出現?」

此時,巨大廣場上的眾多天楚郡頂尖天才,他們在聽到了秦羽的聲音后,也是露出了詫異之色。

顯然就是他們這才意識到,天楚郡的郡主秦葉沒有出現啊。

「秦葉嘛?」

此時,站立在眾多天才內的張衡,在聽到了秦羽的聲音后,他的臉龐上也是閃過了一絲詫異。

顯然就是是張衡也是沒有意識到,天楚郡郡主秦葉這等巨大的盛會,竟然是沒有出現。

想到此,張衡也是明白,想來這天楚郡郡主沒有出現,顯然是遇到了什麼事情了。

「張衡,你知道,我天楚郡第一強者是誰嗎?」

青雲城城主木飛,在聽到了秦羽的聲音后,他也是淡然的笑了一聲,這才轉頭看上一旁的張衡,不由得問道。

聞言,張衡的目光上也是閃爍了片刻,這才滿臉疑惑的搖了搖頭。

雖然張衡的實力是青雲城第一天才,但是當張衡來到了天楚郡之後,張衡見過了眾多天才的實力后,張衡也是明白,自己的實力就算是武師境的實力,也是很菜啊。

尤其是張衡在看到了不遠處秦羽的身影的時候,張衡更是明白,這歌秦羽可是武師七重的實力,如此強大的實力,張衡雖絕對雖然自己也是有著眾多手段但是對上這秦羽,張衡明白,自己是必敗無疑的了。、

也是如此,張衡自然是明白,天楚郡卧虎藏龍,什麼樣的強者,也是多如繁星。

所以當張衡在聽到了青雲城城主木飛的問題后,也是露出了尷尬之色。

他可是不知道,這天楚郡第一強者會是誰呢。

「你不知道吧?」

見狀,青雲城城主木飛的臉龐上也是露出了笑容,旋即木飛似想到了什麼,這淡然的笑容也是冷淡了下去,這才緩緩的說道:「張衡,我現在跟你說一下,等你進入了亂星海后,若是遇上了這天楚郡第一天才秦羽,切莫不要招惹他。」

「為什麼?」

站立在地面上張衡,待聽到了木飛的警告后,也是露出了凝重之色。

沒有錯,這個秦羽的實力雖然是武師七重,但張衡也是明白,若是他們兩人在亂星海相遇,張衡還是有自保的實力的了。

而且張衡更是明白,只要他踏入了亂星海,有神女系統這等逆天神器,用不了多久張衡就能突破境界。

倒是后,張衡也是很有自信,將這個天楚郡第一天才秦羽踩在腳下。

所以現在的張衡,最缺的就是時間,只要給他足夠的時間,他完全是很有自信超過這這個天楚郡第一天才秦羽。

「好吧,你既然不知道,那我就告訴你。」

聞言,木飛的臉龐上也是露出了詫異之色,剛才對於張衡的神色,木飛身為青雲城的城主自然是將張衡的心思猜透了。

他也是沒有想到,張衡在聽到了天楚郡第一天才的時候,不但沒有露出絲毫的恐懼之色,竟然還有一種想和天楚郡第一天天才,一較高下的感覺。

想到此,青雲城城主木飛的臉龐上也是布滿了震驚,對於張衡的狂妄他自然是很了解的了,但就算是他也是沒有想到,張衡竟然會狂妄的到這種地步,他竟然想叫板天楚郡第一天才?

旋即,青雲城城主木飛的聲音,這才緩緩的說道:「因為,這天楚郡第一天才秦羽,不但是亂星海最強大的天才,你知道他父親青葉為什麼能夠成為天楚郡的郡主嗎?」

「因為他是天楚郡第一強者?」

在聽到了木飛的聲音后,張衡瞬息間就想到了什麼,他的臉龐上不由得露出了詫異之色。

難怪眾多天楚郡天才在看到秦羽的時候,眾多天才的臉龐上都是布滿了尊重之色。

原來這些天楚郡天才,不但是忌憚秦羽的實力,更忌憚的還是秦羽背後,他父親秦葉的恐怖實力。

因為他父親秦葉竟然是天楚郡第一強者,難怪他能當上天楚郡的郡主!

「沒有錯,不過也是不對。」

聞言,木飛的臉龐上也是露出了冷笑,這才緩緩的說道:「確切的說,這天楚郡郡主不但是天楚郡第一強者,更是天楚郡唯一名武宗境強者!」

「武宗境!」

聞言,張衡的臉龐上這才露出了凝重之色,在他看來,天楚郡郡主的實力就算在怎麼強大,也不過是武靈七八重的境,但是讓張衡很是意外的是,竟然是一名武宗境強者。

張衡可是知道,武宗境強者放眼整個楚國,那也是一流強者了,想到此張衡的目光這才朝著那站立走在天楚郡宿老身旁的秦羽看去。

看來不得萬不已,最好還是不要遇上這個天楚郡第一天才啊。

不過當張衡看到秦羽身後的那些十大仙門子弟,張衡也是隱約的能夠感覺到,他和秦羽之間,必然會有一戰的了。

「諸位,想來你們很想知道我父親秦葉,在何地吧?」

就在張沉思的時候,那站立站起天楚郡眾多宿老身旁的秦羽的聲音,也是緩緩爆發出來。

秦羽的聲音雖然很淡然,但卻是實實在在的籠罩住了整個天楚郡的巨大廣場。

此時廣場上的眾多天楚郡頂尖天才,在聽到了秦羽的聲音后,也是全神貫注的朝著情慾看去。

就算是他們也是很想知道,天楚郡的郡主,天楚郡第一強者青葉究竟是在何地。

「那我現在就給諸位看看吧。」

看著周圍眾多天楚郡頂尖天才們臉龐上露出了好奇之色,秦羽也是不再多言,旋即手掌揮舞,一道恐怖的靈氣波動便是從秦羽身上爆發出來。

隨著秦羽恐怖的靈氣波動爆發出來,瞬息間就籠罩住了整個巨大的廣場。

「這是。」

此時站立在廣場上的眾多天楚郡天才,在感受到秦羽身上爆發出來的恐怖靈氣之後,也是露出了震驚之色。

秦羽不虧是天楚郡第一天才啊,如此強大的實力就算是他們也是感受到一股恐懼之色。

然而,就在眾人震驚秦羽的實力的時候,只見蒼穹之上,也是散布出一道巨大的幻象。

幻象內,是一個身軀偉岸,渾身散發出一股強大至極的氣息,透著一股睥睨天下的傲氣。

「這是天楚郡郡主青葉郡主。」

「竟然是青葉郡主。」

「咦,這不是我楚國極南之地的不明山嘛?」

此時站立在廣場上的眾多天楚郡天才,在看到秦羽施展出來的幻境后,眾人的臉龐上都是布滿了震撼之色。

他們都是沒有想到,天楚郡第一強者竟然是在不名山!

不明山內,山峰巍峨高聳,恐怖的血腥氣息繚繞了那整座山巒,山峰周圍,一道道人影便是從不明山上爆射出來。

在那不明山的虛空中,也是站立在幾道身影。

當剛才上眾多天楚郡天才,在看到那些身影的時候,也是感受到一股強大至極的氣息。

不用想眾多天才,包括天楚郡的宿老們都是明白這些強者,想來都是和天楚郡郡主一樣恐怖的超級強者。

咻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