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許,面對獨孤萬道依舊不夠,然而只是一隻幻化的手指,卻已經足夠了!

龍吐息,龍舞爪,龍張口。青峯炎龍,吞沒了那金色的手指。

這是兩人氣血力量的交集,不同於煉氣師元氣迸發,每一分力量都異常的凝聚,每一次力量的交集,都是兩人力量上的直接碰撞!

每一次,劉封都落在下風!

但是劉封擁有大勢,這裏是地底墓穴,是在龍炎真人一手佈置的護穴大陣之中,他神念深處,擁有者與龍炎真人一體的神念和方清芸的意志!

他的劍,就代表這這個墓穴,代表着這個大陣!

“嗤”的一聲,青峯劍第一次斬中了那根金色手指,第一次,就直接把這個手指斬成兩斷!

劉封神情平靜,斬破了一個力量凝華的手指,這僅僅只是一小步,對於獨孤萬道而言,沒有絲毫的影響。

神龍擺尾!

見龍在野!

龍戰於天!

連續的三招,連續的爆發,劉封整個人都進入了一種不喜不悲的狀態之中,此時此刻,他看到的只有劍,他看到的只有獨孤萬道,他的劍面對獨孤萬道,發揮出最強的威力。

這三招,都是龍炎劍法的絕招,是龍炎真人的祕傳,即便是在暝山地底墓穴的第一步傳承之中,也不曾記載,可見這劍法之珍貴!

而且,在護穴大陣之中,劉封借用的龍炎真人留在大陣之中殘留的意志之力,強大之處,已經不用多言。

而這三招連續的使出,瞬間就把那已經斷成兩截的金色手指斬成粉碎,強大的力量,以龍形,以碾壓的方式,直接往獨孤萬道推了過去。

“寶域的力量這樣嗎?值得我動用三根手指!”獨孤萬道只是冷漠的看了一眼,雖然驚訝,卻沒有絲毫的慌張:“但是,如果僅僅是這樣,那也太讓我失望了!”


他說着,擡起了手,在空中一壓!

三根手指,連同一起的,還有若隱若現的半邊手掌,這三根手指一出現,劉封立即就感覺到了一種天塌下來的威力,一股滔天的霸道氣息,從四面八方的侵襲而來,要把他吞噬。

臣服,或者死!

在這種霸道之下,要麼選擇跪拜臣服,要麼選擇死亡,在絕對的實力面前,沒有任何的意外!

霸道,以勢壓人,以力欺人,劉封至踏上煉氣師之路,遇到最多的敵人,就是霸道之氣,然而真正能夠把這種氣勢發揮出來的,卻絕少可見。

獨孤萬道的霸,已經凝聚成形,甚至只是一股勢,就能把真正的力給壓制,然而對於經過龍炎真人一身戰鬥的心境體驗,對於最直接感受過鬥者之氣的劉封而言,卻還不夠!

“爲什麼所有的霸道氣息,都是這樣一個套路?”

這個時候,劉封卻是譏諷的笑了。

“亢龍有悔!”

他以全部的力量,再次出手,發出了最強一擊,也是在得到的龍炎劍法之中,最爲強烈的一擊!

以四劍之力,對抗三指半掌,誰勝誰負?

誠然,這已經是劉封最強的氣勢,已經是借用了部分護穴大陣的力量,但是比起獨孤萬道那遮雲蔽日的金色,依舊差了很多。

不論是在力量上,還是在氣勢上,都有着明顯的差距!

“不自量力!”獨孤萬道冷哼一聲!

第一個龍頭崩碎,第一隻龍爪破開,第一條龍尾碎裂。

然後是第二頭,第三頭、第四頭!

每一條龍形的碎裂,代價都是金色手印光芒的大幅度暗淡,到第四頭龍形也破開之後,半個金色手掌,已經失去了金色,隱隱有種和殆元磁場的灰色融爲一體的跡象。

但是,即便這樣,半個手掌,三隻手指的力量,依舊不可估量!

雖然,劉封的全力出手,阻止了這手印片刻,消磨了他絕大多數的力量,但是剩餘的力量,依舊足夠一下就把他壓倒。

“在這樣的環境下,你能引動三根手指的力量,就已經是極限了吧?”這個時候,劉封卻是冷漠的問了一句。

“三指之力,已然足夠!”獨孤萬道冷喝,面不改色,心中卻有些吃驚遲疑。

在殆元磁場,氣海被壓制,鍊師元氣無法使用,對於煉氣流的煉氣師幾乎是一處絕境,而此地特殊的光線和氣息,讓其他流派的煉氣師也同樣受到壓制,無法發揮出真正實力。

獨孤萬道是煉體流,而且以他的實力,已經能夠把這股影響減低到最低,但是即便如此,他也僅僅只能發揮出三指之力!

在他看來,對方劉封,只要一指之力就已經足夠,何況三指?

然而現在,他三指全出,卻依舊沒能拿住劉封,雖然他可以肯定劉封已經是強弩之末,然而誰又能說得清楚,在這個地方,劉封不會沒有其他的手段?

暗淡的半個手掌,在空中凝聚,沒有落下。

獨孤萬道,遲疑了。

“你很強,強過我遇到過得所有對手!”劉封看着他,聲音平靜如死水,沒有半分波瀾。 「嘿嘿,這幻陣的威力以五天為一個循環。你昨天剛好是經歷了第一天。在這五天之中,這幻陣的威力會逐步增加。聽說在最後一天的時候,甚至連四級妖靈獸的幻象都會出現。到時候你小子……嘿嘿。」

聞言,林東的心猛地跌到了谷底,他預感的沒錯。這真的是一個差到讓人怒極的消息。

「媽的!四級妖靈獸的幻象,這怎麼打?!那可是相當於結靈境的強者!」

思及此,林東心頭猛地做了一個決定,眸中寒光乍現,猶如實質:「不行!我一定要想辦法出去,若是真的到了第五天,我必死無疑。」


不過魂祖接下來的一句話,卻讓林東面色劇變。

「小子,這次我是和你說正經的。從這兩個傢伙的記憶中,自從你的消息被發布之後,從幻林出去的唯一出口,已經有不少人在那裡圍聚了,他們就等著你出去呢。你小子這次真的危險了。」

聞言,林東陰沉著臉低聲罵了一句:「如果硬沖不成,那就只能在這裡躲下去了嗎。該死的,相比外面那些人,這四級的妖靈獸幻象更加恐怖。」

「嘿嘿,我這就不知道了。你小子自求多福吧。不過有一點兒要和你說明,要是你把本座拖下水,本座做鬼也不會放過你。剛吃了頓飽餐,我去睡了。小子,多多給本座吃點兒,到時候本座沒準兒心情好或許能幫你一下。」

「去死吧,老混蛋!」

魂祖的無恥真的是讓林東深惡痛絕,甚至是殺了他的心思都有。

不過依照眼下的情況,林東的注意力只能放在幻林和天網身上。

環顧四周,四周一片青蔥之色,高聳的大樹伸展至半空,給人一種壓抑的感覺。

因為分不清方向,林東只能放緩步調,小心的穿梭在林中。

約莫半個時辰,正躲靠在一棵下休息的林東,心頭忽然升起一股不詳的預感。這種感覺自從林東正式踏足修鍊界以後,就經常出現。甚至在某個關鍵的時刻,總能幫助林東逃脫生死。

這一次也不例外,當林東飛快的環視四周。果然在五百米之外的一條林道上,三道身影穿插巨樹的包裹中,飛速的朝著林東這邊兒奔跑過來。

「還真是陰魂不散!」

林東冷哼一聲,剛才一路奔襲,正準備稍作休息,卻又被蒼蠅追來。

剎那間,林東翻身爬上數米高的樹枝上,之前一直放在儲物戒中的隱身斗篷迅速披蓋在身上,整個人與空氣瞬間融為一體。

而那三道身影奔襲的速度也不慢,幾個呼吸之後,忽的落定在林東剛剛所在的地方。抬頭不斷的打量著樹頂。

良久,搜索無果,一個低沉的聲音響起:「剛才看到他往什麼地方跑了嗎?」

「沒看清。」

「好像就在附近的,怎麼一轉眼就不見了。難道是我們看花眼了?」

此時林東正從上往下的俯視著,這三人都在四十歲左右的年紀。每個人的臉上都掛著濃濃的殺氣,應該是與殺手的職業有關。

站在中間,看上去像是大哥的一個中年人對於另外兩人的猜測一直沒有答言,沉吟了片刻才說道:「剛才從我們發現那小子到這裡的距離不足千米。從現在的情況來看,肯定是那小子發現了我們,不過還是被他跑掉。看樣子與我們所得到的資料不符。你們都小心一點兒,說不準那小子就在四周,或許就在某個地方偷偷的觀察著我們,伺機而動。」

說罷,這中年人警惕的打量著四周,落在頭頂的樹枝上,眸中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

「睿哥,你在想什麼??」

一句話,打斷了中年人的沉思,搖頭道:「沒什麼。」繼而嚴肅的說道:「總之一定要小心,既然這單任務的報酬這麼豐厚,一定有不少人在覬覦。不過若是搭上自己的性命就不值當了。」

話剛一出口,旁邊一人立刻訕笑道:「睿哥,你太小心謹慎了吧。就算是在怎麼小心,說到底不過是一個聚靈一重的小傢伙。我們三人可都是銅牌王者級別的殺手,這次還聯手難道還能敗在一個小傢伙的手中嗎。」

「是啊,睿哥。我們三人聯手若是拼盡全力的話都能和淬靈一重的修士斗一斗。對付一個小傢伙,真的有點兒自降身份了。」


其他兩人見睿哥依舊保持著嚴肅的表情,對視一眼,滿臉都是無奈,轉移話題道:「好了,睿哥。咱們還是趕緊的吧,找到那小子領了酬金。別讓堵在幻林門口的那個傢伙佔了便宜。」

「對,最好在太陽落山前找到那小子。我可不想留等到幻林的晚上。太恐怖了。」

無奈,見兩人一再的催促。睿哥只能強壓心底升起的莫名恐慌,點頭道:「好,繼續找吧。」

而此刻一直屏息凝神趴在樹枝上的林東,眼見著三人離去的背影。並沒有馬上脫去斗篷的覆蓋,而是依舊呆了五六分鐘,見三人沒有折返回,這才脫去斗篷落於地面上,目光盯著三人離去的方向,喃喃道:「那個叫睿哥的不簡單。」

說話間,林東眸中寒光一閃,沖著三人來時的方向狂奔。

「他們是從那個方向來的,不管是不是通往出口,眼下只能一試了。從他們的談話里看來對於幻林都有著深深的恐懼,必須要想辦法從這裡出去。」

暗自做好打算,林東緊貼著巨樹的表面,小心翼翼的向前奔去。身後那一抹幻身即便是在艷陽高照的白天也如真身一般。

而且林東已經漸漸感覺到,隨著自己對於九身幻步的理解以及在面臨生死只在一剎那的氛圍中。對於九身幻步的理解以連林東自己都震驚的速度進步著,以恐怖的速度凝聚出第一具幻身之後,現在第二具幻身已經隱隱有了絲絲輪廓。

突地!就在林東走出大約十五分鐘后,突地一聲刺耳的奸笑自樹頂之上傳來,引得林東當即腳步一頓,循聲望去。

而此刻林東停下腳步的剎那,半空中一道黑影如巨鳥一般落下,站定在離林東不足三米的位置。

定睛看去,一個臉上帶著譏笑神色的青年正不屑的看著林東,身上一件緊身的黑色長衫,身材略顯消瘦,臉上的顴骨更是因為瘦弱高高凸起,若不是臉上沒有皺紋,就憑這長相要是配上滿頭頭髮,絕對有人誇他您老真年輕。

「嘎嘎嘎,小爺就知道守株待兔沒錯。那幫傻貨還一個個守在門口,真是笨蛋。」

青年一邊猖狂的笑著,一變祭出自己的靈武,是一把泛著綠光的匕首。不同於一般的匕首,這匕首兩側的刃處布滿了密麻的倒刺,手柄上端還有一個弧形很大的放血槽,最獨特的是,劍刃的最頂端透著一點綠色,很明顯是有著劇毒。

見林東面色古怪的看著他,青年桀驁的低笑了一聲,還以為是林東被自己的突然出現嚇呆了,陰冷的說道:「小子,我看過你的資料。呵呵,不過是聚靈一重的垃圾。實話告訴你,小爺是銅牌巔峰級的殺手。你要是跪地上給老子磕幾個響頭,小爺倒是可以考慮給你留一個全屍。你覺得…………」

話音未落,突地!青年只覺得眼前一花,林東竟如瞬移一般消失在了原地。只留下一抹淡淡的輪廓留在原地。

突地!青年目光一凝,視線中兩個完全一模一樣的林東正立定在自己的身前,臉上掛著很複雜的表情。

那表情中好像夾雜著遺憾,高興,以及鄙視,總之很複雜。

但青年的腦海中只閃過一個疑惑:「他怎麼會是兩個人?」

然而這個念頭只是一閃而過,剎那間,四隻拳頭開始在自己的視線中無限放大,越來越大,直到在青年瞪大的瞳孔下,甚至剛剛升起想要反抗的念頭,但還是重重的落到他的身上。

「啊呀!!」

一聲痛徹心扉的哀嚎剎那間響徹在天穹之下。

此刻幻身也隨著一拳過後,慢慢消散。林東嘴角泛起一抹冷笑之色,甚至沒有等那青年的身子落地,一把將其從空中拉起,一隻手狠狠的落在他的脖頸處,冷聲說道:「如果不想死,最好別叫。否則你就留下全屍那麼簡單了,我會把你的屍體一點點兒拆了喂狗。」

這一擊,林東並沒有下殺手。他剛才用觀氣訣看了,這小子只不過是個聚靈二重的修士,甚至還不如之前碰到的那哥倆。

不過他竟然也是銅牌巔峰級的殺手,這倒是有點兒出乎林東的意料。難不成這傢伙就是靠著一張嘴唬住對手的?

那青年聽到林東的話,再結合自己毫無反擊之力的現況,也明白了一個事實。自己絕不是林東的對手,當即臉上的囂張和跋扈消失的無影無蹤,換上的是一副唯唯諾諾的表情。

此時更是強忍著身體的疼痛,忙不迭的點頭說道:「大哥,我聽你的,聽你的。其實我真是沒有惡意,我就是糊弄你玩兒呢。大哥,你千萬別殺我啊。」 獨孤萬道的強,也出乎了劉封的意料。

即便受到壓制,即便自己已經藉助了大陣的力量,卻依舊沒辦法擊敗獨孤萬道,甚至連破開他的力量凝華都做不到。


同爲霸主級別大人物,獨孤萬道比之神兵主,更強!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