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實上這些村莊是聖王國一個重要的糧食來源地。

過去這片平原由於海風吹拂,所以土地鹽分比較大,根本沒法種植,但是引進了於正心祖國的轉基因『海水稻』與簡單農用機械,這片平原成為了東帝汶最重要的糧食產區之一。

另外平原地區也有一條還算不錯的雙車道水泥路通出北側山谷地區。

所以這片區域出產的糧食雖並不能保證東帝汶全國的糧食需要。但是也能確保周圍地區不會挨餓了。

聖王國對於平原地區的構想是把這裡變成一個供給糧食的後勤基地。為了提高產量。

聖王國不顧代價的驅使村民四處開荒。

由於勞累飢餓和責打,已經有不少村民在開荒的過程中死去。

說完了周圍村莊的情況,於正心等人讓戰俘交代各村暴徒的數量和武器裝備。

根據戰俘交代,每個村裡都有20個到30個的武裝恐怖分子。暴徒里一半都有槍,但是制式武器不多,主要是土槍。

村子里一般會有些暴徒堆砌的簡單工事,不過也就防個步槍彈的水平。

由於平原地區一馬平川,視野比較好,所以路上不像伊甸村和巴卡村那樣布置很多暗哨,只是在路口要害會有一些簡單的哨卡。

事實上,整個平原地區的兵力主要集中在北側山谷前那管制整條道路的聖王國堡壘里。

那些堡壘里,約有200多名來自爪哇國陸軍的精兵。擁有大量機槍,並還有幾門無後座炮。

可以想見,這邊礦場被四連所解放,更多聖王國敵兵會從平原外駐紮道堡壘內。

鐵石營四連覺得這個戰俘所交代的內容和自己所知道的情報大致一樣,而且戰俘交代的情況更加詳細。

看在對方態度較好,四連沒有對這戰俘怎麼樣。只是把這傢伙關押了起來。

與此同時順子派幾個戰士吧礦井下的礦工都救了從出來,這些躲在礦井內的礦工全部沒有受到戰火的波及,對於拯救自己的四連感恩戴德。

於正心則召集了連里的軍官,商議如何守住礦區。

順子率先發言道:

「營長,澳洲人說,要我們堅守到澳洲人在礦區建設起防禦工事,我猜測。澳洲人的潛台詞,其實是要我們絕對保證礦區的開採安全。」

低調暖婚:總裁追妻花樣百出! 「我觀察了一下地圖。這片平原三面環山,且山區幾乎沒有可以行車步行的道路。想要利用交通工具,大規模從平原外向咱這運輸人員裝備,只有靠北部山谷的道路。也就是聖王國堡壘火力範圍內的那條路」

「聖王國目前沒有空中力量,想要進入平原地區,或者打擊平原地區,就只能靠山穀道路。」

「如果我們能切斷山谷的道路,那麼就能夠使得聖王國大軍難以進入平原地區,守住礦區也就容易了。」

眾人想法與順子大體一致,但是四連一排長指出了自己構想里的缺陷。

一排長指著聖王國的在山谷前的堡壘說道:

「連長你說的我大體同意。但是你看聖王國的堡壘有好幾座,可堪稱堡壘群。我們想控制住山谷同樣要駐紮大量的兵力。」

「而兵力恰恰是我們不足的。所以我認為我們應該摧毀山谷里的道路。阻緩敵人進入山谷。當然同樣需要在堡壘里留下部分戰士對道路上敵人進行一定程度阻擊。」

「總之就是儘可能拖延敵人,使得我們能達到澳洲人制定的目標。」

於正心聽了笑著拍了拍一排長肩膀,對順子說道:

「你瞧瞧,你手下排長想問題比你全面多了。」

順子受了這嘲弄有些臉紅,但是心裡卻為自己手下高興。鐵石營里各個軍官間沒有猜忌妒忌。

對於下屬有能力,上級只會高興。

「不過,」於正心又指著地圖上標記的堡壘,轉頭問一排長道「,你說說有什麼合適戰術拿下這所謂堡壘群。」

「這,。。。。」一排長想了下說道「我覺得我們可以利用火炮和反坦克武器之類在打掉一個堡壘,開出缺口。然後憑藉火力掩護,讓戰士在敵人火力薄弱的方向攻入堡壘群內部。」

於正心和順子聽了這話都失望搖頭。

順子指出:

「聖王國這堡壘群里堡壘四處開著槍眼炮眼,火力相互交叉縱橫。周圍布置了鐵絲網地雷。」

「堡壘雖然不是鋼筋水泥,但是有內層原木,外層沙袋組成。其防禦力不容小瞧。按你的法子,一旦火力壓制達不到一定效果,我們戰士會成為屠殺的目標!」

被連長一批評這一排長有些難堪的不說話了。

一邊一直不說話沉思的二排長見同僚沉默於是要求發言。

於正心點頭要二排長說說自己的意見。

二排長說道:

「連長說這堡壘防禦力很好的確屬實,但是這土造堡壘也有個缺陷。」

「那就是沒有地基,完全是堆砌在地面上。一旦從地底進行爆破這堡壘可就塌了。」

「我認為我們一邊用火力騷擾這堡壘,吸引住對方。一邊派人挖地道。等挖到這堡壘下邊,咱們就在地道里放上大量炸藥,炸塌這堡壘。」

「接著咱們戰士再進攻這塌了的堡壘,簡直易如反掌」

二排長這戰術很奇特,但是在一戰及早期工業革命戰爭中的大量使用。

而且根據於正心從東帝汶政府那找來的平原地區地質資料來看,平原地區的地下土質軟硬適當,的確方便挖掘。

礦區現在還有上百個的閑散礦工,這些礦工都是挖掘的好手,由此可見這個戰術還是很可行的。

不過於正心還是有幾處擔心,一是挖地道究竟要多久,如何保密。

二是如何避免礦工挖地道時遭遇各村暴徒外加堡壘內暴徒的夾擊。

順子走出會議室詢問了礦工們,礦工們表示在現在的條件下,挖可供一到兩人通行的地道,每天進度是50米。這個結果是24小時不斷換班施工的結果。

眾人都意識到按照這個速度,不可能挖一道長地道。因此必須在敵人堡壘前開始挖掘。

最終眾人把挖掘地點定在堡壘附近半公里的一片小樹林內部。

樹林雖然不大但是茂密,足以遮蔽住挖掘行動。另外由於土質很好,因此只需要人工挖掘就行,不會用到雜訊巨大的機械或者炸藥,也不會發出聲音。

小樹林內會留一部分戰士保護礦工們。另外會有四連戰士在堡壘周圍騷擾吸引堡壘內敵軍的注意。

另外為了保密,還必須首先控制住樹林後方的一個村莊,否則村裡村民和暴徒很可能會給堡壘通風報信。

但是問題同樣也產生了。那就是為了攻下堡壘,四連將沒有任何兵力來肅清平原地區其他村莊里的敵兵。

眾人對此討論了老半天,最終認為這是個選擇難題。

想要首先打下堡壘,就沒法兼顧礦區周圍的村莊。村莊里敵兵可能趁機出來襲擊。

但是從大局來看,打下堡壘可以阻斷平原地區各村聖王國敵兵與聖王國大部隊的聯繫。

到時候對平原地區的各個村莊進行關門打狗就很輕鬆了。

所以四連眾人最終決定暫時不解放平原地區其他村莊,而是優先解放樹林周圍的這個村莊,保障挖地道的安全。

接著炸毀佔領堡壘。阻斷外部進入平原地區的道路。

決定作出后四連立刻開始了行動。

對於樹林周圍那村莊的進攻在當天晚上午夜開始了。

鐵石營四連三排被留在礦區防守。一排和二排分別在於正心和順子指揮下從兩個方向村莊發起了進攻。

這個村子叫林木村。村裡有30來個暴恐分子。

不過這些暴恐分子的戰鬥力對於全副武裝的鐵石營戰士基本可以忽略不計。

通往兩村的道路有一處哨卡。哨卡由一座木屋,一個沙袋堆砌的機槍工事,外加五個暴徒組成。

於正心命令連部偵查班偵查了這處哨卡周圍的情況,併發起隱秘突襲敲掉這個哨卡。

偵查班看清楚哨卡周圍沒有什麼異樣,於是就展開了進攻。

既然有命令隱秘突襲自然是不能發出太多響動。

我的蠻荒部落 偵查班的神射手卸掉了自己手裡308口徑抵抗者步槍的彈匣與槍膛里的子彈。

接著他退掉彈匣里十發普通鋼芯彈給彈匣里換上了亞音速重彈頭子彈。並且在抵抗者突擊步槍槍口上擰上消音器。

做了這些神射手才把子彈上膛,並且用步槍上的3.5倍ACOG瞄準鏡瞄準了100米外敵兵機槍手的腦袋

偵查班其餘戰士也是給抵抗者步槍換了亞音速子彈以及消音器。

偵查班班長見眾人準備完畢下達了進攻的命令。

神射手跨坐在一邊樹枝上,噗噗的連開兩槍打爆了哨卡機槍手的腦袋。

機槍手沒了一半腦子的屍體趴倒在了機槍上,腦漿與血液流滿了這一挺老舊的美製M60機槍槍身。

坐在一邊沙袋上抽煙的機槍副射手聽到了機槍手倒下的響動,趕忙抓起了自己的突擊步槍轉身查看。

但是他看到了自己同伴屍體的同時,自己也變成了一句屍體。

因為路邊趴卧的一個偵查班戰士也朝著他後背發射一個聲音不響但是致命的三點射。

機槍副射手撲倒在了地上,也沒了動靜。

消音器和消音子彈的效果並沒有電影里那麼誇張。雖然砰砰的巨大槍聲變成了噗噗的輕響。但是並非完全沒有聲音。

更何況人中彈倒地也會發出聲音。

一邊木屋裡睡覺的三個敵兵有兩個醒了,睡眼惺忪的打開了屋子房門。

但是房門打開后,這兩個敵人面對的是門外兩個早已舉槍瞄準自己的偵察兵戰士。

一陣近距離掃射,兩個敵人摔回了屋子內部當場斃命了。

屋內第三個暴徒醒了。可是不等他從床上爬下偵察兵戰士已經進入了木屋內。

剛剛蘇醒的暴徒還以為自己在噩夢中。但是很快胸口被彈頭連續命中的劇痛就讓他徹底驚醒了。

他滿身是血的從床上滾下想要痛叫,但是不等發聲,偵查班戰士就對準他頭顱補了兩槍。 貝克鎮的那家咖啡館里,老闆保羅依然如往常一樣的擺台里磨咖啡。

經常來的客人都知道保羅今天剛休假回來,因為昨天吧台里磨咖啡的人還不是他。對於這位不經常休假的老闆,客人們已經習慣了看著他那高大的身影站在吧台里忙碌。

今天的客人比較多,因為大家都是來看保羅的。

過了中午,客人才漸漸少了。保羅也才有時間上樓去休息了,他走進了二樓最裡面那個房間,獨自坐在房間里,安靜的等著。向來沉穩的保羅,此刻的目光中卻明顯透出一絲忐忑。

二十分鐘后,房門突然開了,一個中等身材的老人走了進來。老人五十多歲,黑頭髮、黑眼睛、高而窄的鼻子,皮膚是白的,一看就是個亞歐混血。

「貝克爾先生。」保羅立刻站起來,恭敬的迎接貝克爾先生。

「坐吧。」貝克爾默默的坐下了。

保羅等貝克爾坐穩了,說道:「我去給您倒咖啡。」

「不用了。」

「是。」保羅坐下了。

貝克爾看著保羅的臉,稍微頓了頓,說道:「除了你,還有活著的嗎?」

「我和羅伊斯,還有四個狙擊手,羅伊斯和其中的兩個狙擊手可能都遇害了。兩外兩個狙擊手和我被抓了,他們把我放了。」保羅一五一十的把實情說了出來。

貝克爾聞言,微微點頭:「他們放你之前說了什麼?」

「唐浩說他想殺我,隨時都可以。」保羅的語氣透著一絲低沉。

貝克爾的臉上露出一絲不屑的笑意:「他的自信是有道理的。」

「貝克爾先生,對不起,我們中了唐浩的圈套。」保羅說道。

「這不怪你,肯定是羅伊斯立功心切。」貝克爾說道。

保羅聞言,並未否認,只是說道:「無論如何,我都要為這次的失敗負責。」

「你們面對的是兵神,失敗是可以原諒的。」貝克爾笑道。

「貝克爾先生,謝謝您。」保羅立刻道謝。

「不說這些了,說說你的打算吧。」貝克爾一臉放鬆的樣子。

保羅稍微沉思了一下,說道:「要想成功,必須知趣。」

「怎麼智取?」貝克爾問道。

「第一,唐浩必須不在場,他太強大,任何一個5A級殺手面對他,多不會有任何逃脫的希望。」

貝克爾微微點頭,表示同意保羅的提議。

「第二,我們這次中了他們的埋伏,要想成功,必須找到他們的漏洞。我覺得他們的弱點就是這些伏擊者都是速成戰士,他們的紀律性肯定要差一些。」

貝克爾再次點頭,認可了把保羅第二個提議。

「第三,他們守衛森嚴,單一的狙擊手很難成功,還需要各方面的配合。」

貝克爾平和的目光看著保羅問道:「需要哪方面配合?」

「我們需要一個擁有超強能力的潛伏著,進入農莊去刺殺霍雲。」保羅答道。

貝克爾聞言,稍微沉默了一下,說道:「一個4A級的狙擊手和一個5A級的潛伏者夠用嗎?」

「應該可以了。」保羅立刻說道。

「保羅,自信一些。」貝克爾笑道。

「是的,貝克爾先生,一定能行的。」保羅自信的說道。

貝克爾和藹的笑道:「這就對了。」

保羅見貝克爾竟然只是稍微提了一下羅伊斯,他有些意外。要知道羅伊斯可是一直跟在貝克爾身邊,現在羅伊斯死了,貝克爾竟然如此平靜。難道羅伊斯的失敗早就在貝克爾先生的預料之中,就好像羅伊斯放棄狙擊手一樣,貝克爾也許已經決定放棄了羅伊斯了。

這次行動負責人是羅伊斯,下次行動的負責人就變成他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