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師妹一臉悲憤,看的出,她也不希望師傅變成上古神獸玄武,因爲人和獸類,自然是人比較高級,而且二師妹也清楚師傅比較好面子,可是現在也不是我說什麼就是什麼的時候。

“二師妹,我也明白你的感受,其實師傅生前也已經知道自己是上古神獸玄武的事情了,眼下師傅生還,總比就這麼死了的好,況且上古神獸也不是什麼不好的東西。”

“要是師傅轉變成神龍或者白虎,我還能接受,可是讓他變成玄武,我真的感覺怪怪的,師兄,玄武可是烏龜啊!”

“烏龜啊?不好意思,我一直都以爲是王八。”

我汗顏的低下了頭,沒想到師妹比我知道的還多,一直以來,我都以爲玄武是王八,沒想到竟然是烏龜。

“師兄,你……哼!”

二師妹一臉憤恨,而我也不清楚她這是怎麼了,我好像並沒有得罪她吧!也不知道這妮子今天是吃錯什麼藥了,脾氣竟然這麼大,難道師傅走了,她脾氣也跟着上來了嗎?是因爲以後無人管教的原因還是什麼呢?

看着二師妹離開後,我也回到了房間,現在就等着師傅轉世成功,白虎帶着麒麟已經去後山玩去了,自從麒麟來了之後,他幾乎就沒消停過,總是纏着衆人帶他玩,心性真的跟孩子一樣。

當白虎帶着麒麟剛回到院子的時候,師傅的房間裏忽然衝出一道紅光來,看到那道紅光,麒麟立馬就興奮的尖叫起來。

“玄武,是玄武甦醒了。”

“主人,五神獸終於要聚齊了,你也做好恢復絳禹本尊的準備吧!”

白虎臉上洋溢着幸福,而我心裏卻多了一絲苦澀,因爲我還記得女媧大神對我說過的話,她讓我恢復絳禹本尊了,一定要去苦海那邊,那個地方我可是喜歡不起來的。

“白虎,你真的覺得我恢復絳禹的身份了,就是好事嗎?”

“什麼意思?”

白虎不解的看着我,而麒麟也朱雀他們也同時看向了我。

“女媧大神說了,如果我恢復絳禹本尊了,就讓我去苦海那裏,可是那個地方我真心不喜歡去,上次去那個地方,已經讓我難受了那麼久。”

“主人,其實那個地方也不是很悲慘,最關鍵是看你自己怎麼看待了,說起來,那個地方跟你還是有關聯的,但是至於到底跟你有什麼關係,只能等你自己恢復了本尊身份才能知曉,具體我們也不是很清楚。”

“算了,等恢復了再說吧!”

嘆了口氣後,我朝師傅的房間走去,一推開門,師傅直接站在我面前。

“師傅,你……”

“絳禹,你在說什麼?我是玄武啊!”

“玄武……”

我愣了一下,玄武也疑惑的看着我,看來師傅果真已經走了,他也不記得我曾經是他徒弟的事情了。

“玄武,歡迎你回來,我們可是等了你好久,你這傢伙,總是慢吞吞的,每次都在最後的時候纔出來。”

麒麟他們一起圍在了玄武身邊,看到他們那麼開心,我反而心裏很苦澀,我從來沒有想過師傅會死,也沒有想過會那麼快,雖然玄武還保持着師傅的原貌,可是他已經不再是我的師傅了。

“你們幾個怎麼都覺醒那麼早?不是說好了在今天醒來的嗎?”

“傻子,那都是騙你的,怎麼可能一起醒來,再說了要是都跟你一樣今天醒來,那主人什麼時候才能找到呢?他又怎麼可能進展這麼快?”

“也對,白虎,麒麟,朱雀,神龍,我們幾個又能在一起了,真好!”

玄武說話慢吞吞的,竟然還停頓一下,這跟他烏龜的性格還是真的符合,就在我看着他們聊天的時候,小師妹和二師妹也跑來了,可能是剛纔師傅房裏射出的那道紅光,所以才引來了她們。

“師傅,你活了,師傅你真的活過來了……”

二師妹一看到玄武,立刻就哭着跑了過來,而小師妹也跟着跑了過來。

“小妹妹,你別亂抱,什麼師傅啊?我是上古神獸玄武,你認錯人了吧?”

玄武幾句話就讓二師妹和小師妹愣住了,看到師妹她們一臉憂傷,我也於心不忍,可是事實就是這樣,我也無法改變。

“師妹,別這樣,師傅已經走了,他不是我們的師傅,也不記得我們曾經在一起的日子了,想開點吧!”

“師兄,怎麼會這樣,爲什麼啊?”

二師妹轉頭就抱向了我,而小師妹也一起撲了過來,抱着兩位師妹,我心裏也空蕩了起來,爲什麼老天要對我這麼殘忍呢?我到底做錯了什麼,爲什麼我身邊的人一個個離我遠去呢?

“主人,好了,你們都別傷感了,趁現在玄武力量是最強的時候,我們趕緊恢復你的本尊,我有預感,我們即將迎來一場大型的戰鬥,你要是恢復了本尊身份,或許還能避過這次的災難呢。”

見白虎都那麼說了,我也只能按照他們的要求來,沒辦法,現在我可不單單爲了自己而活,還要爲小師妹和二師妹她們而來,我不希望再看到自己身邊有人離去了,所以也只能遵照白虎的意思。

“二師妹,照顧好小師妹,師兄要進行能力恢復,要閉關幾天,等我出來。”

“師兄,你一定要好好的出來,我等你。”

摸了摸二師妹的頭,我跟着白虎他們就朝閉關室走去,一到閉關室,白虎他們就把我圍在了中間,我在中間打好坐後,他們就開始朝我施展恢復術,我腦子多了很快奇奇怪怪的景象。

我也清楚這些都是絳禹的記憶,還有絳禹的一些力量,我忽然從絳禹的記憶裏看到了二師妹,她竟然也在千年之前出現過,原來我們有三世的情債,怪不得我第一次看到她的時候,心就顫動了起來。

眼前的景象越來越快速,我也閉上了雙眼,當我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我感覺自己渾身都充滿了力量,也從閉關室的石門看到了外面,我看到師妹她們一臉緊張的盯着石門看。

“恭喜主人,賀喜主人!”

我愛着你,你顧及她 玄武他們全部跪在了地上,他們的語氣中有很多的興奮和激動,只是我心裏卻平淡了下來,我感受到二師妹的擔憂,也能感受到這方圓百里一切生物的存在。

“都起來吧! 蜜愛365天:南少,寵不停 從今以後,你們都自由了,想去哪裏,就去哪裏吧!不用再跟着我了。”

“主人,你再說什麼呢?”

麒麟一站起來就驚叫了一聲,而玄武他們也都瞪大了不可思議的眼睛,似乎我剛纔說的話都是他們的夢話。

“我說你們自由了,不用再跟着我了,我要去苦海那邊參悟,你們跟着我也沒用,況且,我還有很多事情沒有想通,你們走吧!”

我說完就打開了石門,二師妹一看到我出來,立刻就笑着跑了過來。

“大師兄,你終於出來了,都三天了,我真的很怕你跟師傅一樣,都不再記得我了。”

“傻瓜,我怎麼可能不記得你,來,我給你看我的記憶。”

我給二師妹看了自己和她三生的記憶,她滿臉的震驚和欣喜,看得出,她對我跟我對她是一樣的心態,看到二師妹的感情,我也心滿意足了。

“師兄,我們結婚吧!”

“好。”

我們沒有過多的言語,緊緊的抱在了一起,突然我的心劇烈的疼痛了一下,我連忙轉頭看向朱雀,她竟然哭了。

“朱雀,你……”

“恭喜主人,朱雀祝福你們,白虎,我們走。”

朱雀擦了下眼裏,然後轉身就走了,白虎和神龍他們嘆了口氣,最終還是帶着玄武一起離開了巫門,此時巫門也冷清了下來,以後這裏也就剩下我和兩位師妹了,當然了,我相信以後這裏的人會多起來的。

“師妹,我要去苦海蔘悟了,你在這裏照顧好小師妹,等我回來後,我們就結婚。”

“嗯,我會等你,我已經等了兩世了,這一世,我們一定會在一起。”

“一定會的,相信我。”

跟二師妹抱了抱,我就起身朝苦海奔去,雖然我也想跟二師妹在一起,可是眼下我還有很多事情沒有處理好,自然是不能只顧着兒女私情,而且我也很想讓爸爸媽媽和慕容北他們復活。

而讓他們復活的條件,就必須在苦海頓悟出新的天地法則,我現在只有舊的天地法則,所以想讓他們活過來,那就必須頓悟出新的規則出來,否則,一切都白談。

一到苦海,我就看到了女媧大神,她一臉冷清,沒有上次我看到的那種慈悲了,我想她也知道了我恢復了絳禹的身份。

“絳禹,我們終於見面了。”

“女媧大神,上次我們不是已經見過了嘛!又不是什麼新鮮的事情,雖然上次我用的是陳庚的身份,但是如今我雖然恢復了絳禹本尊的身份,可是對我而言,絳禹已經在千年之前死了,如今活着的,只是陳庚,是沒人可以替代的。” “絳禹,一個平凡人的身份,你就那麼不捨嗎?難道一個平凡人的身份也比不過你絳禹本尊厲害嗎?”

女媧大神忽然震怒了,這讓我很是意外,我心裏不斷猜測着這女人是不是更年期到了,要不然爲什麼莫名其妙的發火。

“我說女媧大神,你這話就說的不對了,不管我變成什麼,我都是陳庚,我是我媽媽十月懷胎生出來的,不能說改變就改變,這也要問問我媽媽同不同意,再說了,絳禹對我而言,如今也只是回憶,我現在可是陳庚的轉世,請不要弄混亂了,我是不可代替的。”

“哼!你好自爲之吧!”

女媧大神沒有跟我繼續僵持下去,她甩了一下衣袖就飛走了,見她走後,我連忙在周圍弄了一個結界,這樣一來,就沒人能闖入我的視線當中了,我也可以安心的打坐參悟。

我讓自己放鬆下來,清空了腦子裏的一切雜念,當我感受到內心一團平靜的時候,我睜開了雙眼,而苦海已經儼然變成了另外一番景象。

之前這裏類似於火山一樣光禿,而如今鮮花滿地,山清水秀的,完全就像是一個世外桃源,我也感受不到之前的那團悲苦之情了,難道這就是感悟了新的天地法則改變的嗎?我心裏一陣喜悅。

“恭喜你感悟了生命法則。”

女媧大神忽然降臨在我面前,看到她一臉欣慰的樣子,我真的感覺她變臉比翻書還要快,難道這女人真的更年期到了嗎?不過也是,活了那麼大的年紀了,而且還沒有一個漢子,不更年期纔怪。

“女媧大神,謝謝你,要是沒什麼事情,我就先走了。”

我可不想留在這裏跟女媧大神囉嗦,二師妹還在等着我呢,而且我也想早點讓父母他們復活,所以一寸光陰一寸金,我不想在浪費自己的時間了。

“絳禹,你那麼着急做什麼,你真的以爲只要頓悟了生命法則就可以救回那些死去的人了嗎? 嫡女重生:皇后很囂張 你太天真了。”

女媧大神神祕一笑,我被她的笑容弄的毛骨悚然,她的笑容絕對不會那麼單純,反正我心裏就是這麼想的。

“女媧大神,我不明白你在說什麼。”

“生命法則只會給你帶來新的生命,並不會給你身邊的人帶來新的生命,那些去了的,始終都去了,就算是回來了,也只會是行屍走肉,沒有思想,不能言語,跟個活死人一樣,難道這就是你所追求的嗎?”

女媧大神的解釋讓我心裏一陣苦澀,如果真是這樣的,那我怎麼可能會救他們回來,相信他們也不希望自己做一個沒有知覺的活死人。

“難道就沒有別的辦法了嗎?”

“可以用重生的力量。”

“重生的力量?那是什麼?”

“想要施展重生力量,那也是要付出慘痛的代價的,上古五神獸就是重生力量,而你也只能救回五個人。”

女媧大神的話讓我徹底無言以對了,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我怎麼可能救回他們,我總不能犧牲掉白虎和朱雀他們吧!而且也只能救回五個人,怎麼算,都不划算,縱使白虎他們不是人類,可是我已經把他們當成自己的朋友親人了。

怎麼可能爲了自己的親人,而捨去他們的性命呢?我做不到,我相信媽媽爸爸他們也不會允許我這麼做,況且玄武還是我師傅的化身呢,要是二師妹和小師妹知道了,也不可能同意我這麼做。

就在我猶豫又失落的時候,女媧大神遞給我了一顆種子,很普通的一顆種子,我放在手心裏看了很多遍,都沒有發現有什麼不同的地方。

“女媧大神,這顆種子是什麼?你給我這個做什麼?”

“這是重生果實,不是什麼種子,如果有一天,你想要捨棄五神獸救自己的家人,就把這顆果實化成粉給他們吃,他們就會變成真正的重生力量,然後你可以根據自己的需求對重生力量祈願,重生力量會滿足你的願望,當然了,我本身也不是很贊同你這麼做,可是決定權在你手裏,你自己看着辦吧!”

女媧大神說完就飛走了,看着手心裏的果實,我思考了一番,最終還是把這顆果實埋在了苦海這裏,當果實一入土,立刻就生長髮芽了,接着就是開花結果,五分鐘不到,新的果實就成熟了,而且還結了好多果實。

看到這一幕,我真心沒辦法說什麼了,難道這就是天意嗎?嘆了口氣,我最終還是摘了一顆果實就離開了苦海。

可是就在我轉身的那一剎那,重生果實竟然紛紛落地,然後又是不斷的生長出新的重生果實,看着它們生長那麼迅速,我有些震驚了,連忙拔斷它們的根莖,當它們的根莖被我拔出來後,果實和植物立刻就枯萎了。

清理完苦海的重生果實,我連忙回巫門去了,卻沒有想到這裏已經過去一個多月了,而白虎他們竟然也返回巫門了。

“你們怎麼又回來了?”

“我們不回來,巫門這麼大一個爛攤子,你打算怎麼辦呢?難道你要每天都坐鎮在巫門嗎?”

“算了,這件事情等下再說,我先看看師妹們去。”

一想到巫門現在的爛攤子,我心裏一陣鬱悶,如果師傅在的話,我也不會這麼擔心,可是如今巫門是我自己的了,我自然要擔負起這個責任,總不能讓巫門就此毀在我手裏吧!

一看到二師妹和小師妹,我的心也安寧了下來,如今我不知道該用什麼態度去面對白虎他們,所以總是忽視他們的存在,好在他們也沒有一直出現在我的視線內,看着他們回自己房間去了,我連忙帶着二師妹和小師妹來到了閉關室。

“師兄,你帶我們來這裏做什麼?總不會是帶我來這裏入洞房吧?”

二師妹取笑了我一下,看她如此調皮,我心裏也難得輕鬆了起來。

“亂說什麼,我們洞房怎麼可能安排在這裏,我帶你們來這裏,就是爲了讓你們好好的修煉,我有預感,很快就有一場大型戰鬥,所以我希望你們也能在戰鬥的時候保住自己的性命。”

“大師兄,爲什麼要戰鬥啊? 妹妹,再讓我愛一次 難道這樣不好嗎?”

小師妹純淨的眼神掃去了我內心的陰霾,“傻丫頭,不是我們想怎樣,就能怎樣的,這個世界上,都是強者生存,弱者淘汰,難道你們希望自己永遠都當一名弱者被人欺負嗎?”

我的一番大道理讓小師妹也低下了頭,而二師妹則是靜靜的看着我,我看不出她眼裏有什麼情感波動,或許她已經開始適應這個社會了,只是小師妹還小,她不懂這個社會也是難免的。

“大師兄,那我們現在要開始閉關修行了嗎?”

“嗯,現在就進去吧!我在外面給你們兩個當護法,你們可以安心修煉,有什麼事情,可以直接叫我。”

“好,等我和師妹出來了,我們就結婚好不好?”

二師妹說這些話的時候,臉色變得紅彤彤的,看到她不好意思起來,我淡笑着答應了,反正我也有這個意思。

“一定,我現在開始準備婚房,等你出來了,我們就結婚。”

二師妹滿足的笑了,然後拉着小師妹就走進了閉關室,看到閉關室的石門緩緩的閉上後,我也轉身離開了閉關室。

“主人,你打算怎麼復活小北他們?”

我剛推開門進了房間,就看到白虎他們坐在我房間,看到他們,我心裏忽然不舒服起來。

“我沒有打算復活他們。”

“爲什麼?你以前不是很希望他們復活嗎?現在你有這個能力,爲什麼不呢?還是說,你打算等戰役過了之後再復活他們?其實我覺得他們復活了,多少也能幫上我們的忙。”

白虎他們不知道復活人需要的條件,可是我知道,自從女媧大神告訴我復活的條件後,我就不再打算復活小北他們了,因爲他們已經死了,我要是逆天而行,那是要付出很大代價的。

“你們不知道復活的代價,可是我知道,如果用你們五個人的性命去復活已經死了的那五個人,那我寧願你們活着。”

我把女媧大神對我說的條件說給了白虎他們聽,結果他們臉上都佈滿了震驚,看來他們真的不知道復活還需要這種苛刻的條件。

“主人,那現在怎麼辦?”

“跟平常一樣過日子就行了,我打算過段時間就跟二師妹結婚,現在我要開始準備新房了,你們要一起來幫忙嗎?”

“主人,你真的要跟她結婚嗎?”

朱雀忽然幽幽的來了一句,看到她眼神裏的淚花,我心裏一陣疼痛,我還是要負了她的,我跟二師妹三世的情分,這不是說變就能變得,而且我心裏一直都排斥人獸戀。

“我已經負了她兩世了,這一世,我定不會再負她。”

“可是這一世你跟她根本就不可能在一起,主人,難道你還沒有看透徹嗎?她纔是你的絆腳石,她纔是你那個幕後最大的勁敵,你怎麼還被感情矇蔽雙眼呢?你清醒一點好不好?”

朱雀連哭帶吼說出了這段話,而我被她的話震的一愣一愣的。

“朱雀,你不要亂說好嗎?她很單純,不是你想的那樣,而且,我真的很愛她,前世愛她,前前世也愛她,現在依舊還愛着她,她也一樣愛了我三世。”

“可是你們真的不能在一起,難道你又想讓悲劇重演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