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魚之皇打斷了白起的思緒,白起掃了眼這個外表文靜,端雅,骨子裏卻透着一股高傲與果斷的女子!

“九兒,這位就是我曾經與你說過的那位先生,你們認識一下!“

“是,父親!“

女子緩步走到白起身旁,微微施禮,一雙眼睛不留神蹟的打量了一下白起,

“我叫玉皇九,以後請多多關照!“

“九皇女說笑了,我叫白起,該多多關照的是我!“

白起客氣的道,臨近了看,他才發現九皇女的頭頂生命元氣中根本就沒有帝皇之氣,有的也就是輔弼大臣的生命元氣!

也就是說,天命註定,就算她有人魚之皇欽定,都無法坐上魚人帝國的皇座!



“嗯?“

白起目光向四周一掃,在距離聖殿數裏外的一處地方,他赫然發現了那個頭頂帝皇之氣的人!

這是一個男人,只不過,他的生命元氣中的那一絲帝皇之氣也很薄弱,將帝皇之氣衝擊的如此薄弱的,竟是他一身的殺伐之氣!

而這股殺伐之氣中八九成竟然與邪惡人魚有幾分相象!

“原來如此!“

白起略一分析就明白了,此人是邪惡人魚與美人魚的雜交種,遺傳了數代,竟然再次在他的身上體現!

只不過,他的確是老人魚之皇的子嗣,那就是說,他的這些遺傳是來自於他的母親了!

“先生,有異常嗎?“

見白起久久沒有說話,卻閉上眼睛眉頭微鎖,老人魚之皇還以爲自己命數將盡!

白起直接被老人魚之皇的話驚醒,人魚之皇願意選誰做帝皇根本就與他沒關係,他也沒必要參合到這件事裏面!

“聖皇之壽尚有三月!“

“唉,“

聽到自己確切的命數,老人魚之皇不禁暗暗嘆了口氣,只不過,人都有這劫數,誰也逃不過!

一旦知道了,反而坦然了許多!

“先生,九兒做我的繼承人,你看如何?“

人魚之皇直接放棄了尋求長生的方法,反而關心起這個儲君的事情來了,

“聖皇,請訴我直言,我非人魚子民,無法妄言!“

“看來先生已經看了出來,只是不肯泄露天機罷了!“

“呵呵,聖皇可有一位與那已經滅亡的邪惡種族走的較近的皇妃?“

“嗯?“

這一次,就連站在人魚之皇旁一直未說話,看起來極其文靜的九皇女都露出了驚訝的表情,更別提老人魚之皇了!

“先生的意思?“

“天意,人爲?“

白起只說了這兩個詞語,再不多言。奶奶的,再說的話肯定要遭天譴,要知道自己透露的天機可是涉及到一位帝皇啊!

帝皇乃天註定,如果自己說出來,忤逆了天,那時候自己肯定要遭天譴!

“先生的意思?“

“人魚之皇,如果沒有別的事情,我就先走了!“

“別,別,收起您的勳章,我仍舊賜你爲我魚人帝國的戰艦將軍!“

“呵呵,謝謝!“

白起隨手拿過,轉頭的時候,不小心就看見了九皇女的眼睛!

那眼神,哪還有半點文淑,分明透着無盡的殺氣,也在同時,白起發現了九皇女頭頂竟然也有幾分帝皇之氣,殺戮女皇?

看的白起都是一陣心驚!

“難道說,我無意中的一句話就挑起了一場兄妹之間的殺戮?“

白起心虛的想到。 “咳咳咳,我這是無意嗎,我這分明就是有意!”

白起心中納悶的想着,他正要走出人魚聖殿,身後傳來一個女子的聲音,不問可知,就是九皇女的聲音,

“將軍,請留步!”

白起愕然,直接頓在當地,這道聲音裏竟然充滿了誘惑,**裸的誘惑,那種誘惑在人心間激盪,徘徊,讓人留戀不已!

“破!”

心神激盪之際,白起體內的天地元氣瞬間燃燒,直接將那種可怕的迷惑燒盡,

“好可怕的女子,趁人無防之際,竟然動用這種下流的手段!”

白起強斂心神,努力使自己平靜下來,緩緩的轉過身來,

“九皇女殿下,有事嗎?”

“將軍果然厲害!”

九皇女從上面緩步走了下來,一步步來到白起的面前,她外表看起來分外文淑。可是,這一走一過之間,那種樸素中帶着極限美的感覺,竟令白起有些失神!

白起可以肯定,這是九皇女自身的特質,她並沒有動用剛纔的迷惑手段!

她越來越靠近,白起的心跳也越來越快,當九皇女停留在白起面前的剎那,他彷彿看到了艾麗絲!

對,就是艾麗絲,艾麗絲正在衝自己微笑!

“不可能,絕不可能!”

白起再次燃燒了體內的天地元氣,甚至完全不顧這些能量的肆虐,暴亂。可是,他依舊無法擺脫那種困擾,白起竭力的搖搖頭,終於清醒了不少!


眼前站着的還是那個九皇女,那個淡淡一笑的九皇女!

“將軍,您怎麼了?”

“沒事,九殿下很像我的一位故人,所以,我有點失態了,請不要介意!”

“故人?只怕是將軍的紅顏知己吧?”

九皇女素然的微笑,再加上她本身的那幾分靈韻,白起竟然再次着迷了,他緩步上前,一把抓住艾麗絲的手,

“艾麗絲,你回來了嗎?”

不由分說,白起直接把艾麗絲攬在懷裏,緊緊的攬在懷裏!

擠壓的九皇女直接無法喘氣,她奮力的想要掙扎,可是,白起抱得太緊了!

“九皇女殿下,我勸你以後在我面前老實點,這只是一次警告!”

正在掙扎的九皇女耳邊響起了白起深然的話語,聽的九皇女毛骨悚然,自從她服用那一份奇特的進化神水之後,她就獲得了惑人之心的本領!

嚴格的來說,她也是一個進化變異人!

“如果下次再發生,我不能保證把你當成她,會做出什麼事情來?”

白起小聲的說完,猛然把九皇女拉到眼前,在九皇女猝不及防之下,直接吻了上去,


“唔唔唔,”


這一個香吻,足足用了三十秒!

坐在上面老眼昏花的人魚之皇還以爲九皇女在給白起下達祕密任務,讓他幫助自己剷除競爭對手!

他哪知,膽大妄爲的白起竟然將九皇女攬入懷中,而且,還要去了九皇女的初吻!

“唔唔唔,”

九皇女掙扎了良久,終於擺脫了白起的魔掌,快速的閃到一邊,怒氣衝衝的瞪着白起,卻不敢有任何舉動!

“艾麗絲,艾麗絲,你不要離開我,不要!”

白起一臉悲傷的呼喊着,不知道的人還真以爲他在呼喊着離去的妻子!

“將軍,將軍,請醒醒,醒醒!”

九皇女氣憤不已的嬌斥道,白起努力的搖搖頭,總算清醒了不少,看着九皇女緊咬住的紅脣,舌頭在嘴邊舔了一圈,

“嘿嘿,原來是九皇女殿下,我剛纔失禮了,請九皇女殿下責罰!”

“你,你,”

九皇女指着白起再也說不出話來,可惡的,那的確是自己的初吻,就這樣被這個強盜索取了!

“如果九皇女殿下沒有什麼可說的,我要走了!”

“站住!”

九皇女搶上前一步,見白起看過來,頓時嚇了一跳,立即又退了回去,穩定了一下心神,

“近來我人魚帝國屢遭星盜的騷擾,聖皇體恤子民的疾苦,特指派將軍前往剿滅這夥可惡的星盜!”

“啊,剿滅星盜?自己不就是一個最大的星盜嗎?”

白起心中愕然,睜大了眼睛盯着九皇女,又看了看坐在上面的蒼老的人魚之皇,就見人魚之皇麻利的點點頭,白起直接無語!

“告訴我你的光腦手機號碼,我把星盜的相關信息發給你!”

“好吧!”

白起鬱悶無比的說出了自己的光腦手機號碼。其實,這個號碼知道的也沒幾人。不過,自己現在身份沒有暴露,況且還是魚人帝國的一個星空戰艦的將軍,有什麼好怕的!

“滴滴滴,”

沒多久,白起就收到了一則信息,粗略的掃了一眼,詳詳細細的描述了那幾夥星盜經常出沒的星球!

“將軍,你可以離開了!”

“九皇女殿下,這是你的號碼嗎?”

白起嘿嘿一笑走出大殿,身後九皇女看着白起的背影咬牙切齒,如果不是白起還有利用價值,她一定要將白起碎屍萬段!

這個可惡的,竟然假裝被自己迷惑,搶了自己的初吻!

一想到被強吻,九皇女就有種抓狂的感覺!

好在那個惡徒已經離開了聖殿,眼不見心不煩!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