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人敢殺掌法者!”一道空靈的聲音響徹天空,一道極其強大的威壓鎮壓了下來。

“妖皇!”王宇神色微眯。

“大人,救救我,快救救我,小的不過是來按時收去名額卻沒有想到那小子居然二話不說就滅了張護法,這不您再來晚一步,就連小的的性命也不保了!”老者立馬像一隻哈巴狗一樣爬過來。

“當真如此?”天空之中一個渾身散發着冰冷氣息的美人突然過來。

她每踏出一步腳下都會生出一朵巨大的雪花綻放,強大的氣息就連王宇都被壓制住了,這說明這個美人的修爲已經到達了妖皇巔峯。

只見美人的背後生出一雙藍色透明的翅膀,穿着飄飄欲仙的白色紗衣將玲瓏的身材姣好的資質和冷漠的氣息完美展示了出來。

“李老,你說的可是真的?”美人眉頭緊蹙看向狼狽至極的老者。

“是真的,他殺死了掌法部門的兩個侍衛還將張護法也給殺死了,嗚嗚嗚……”老者一把鼻涕一把淚的說道。

只見美人手一動一把由冰結成的晶瑩剔透的劍便形成了,美人將劍指向王宇,又問了一遍,“他說的可是句句屬實?”

“我說了你又不信,要殺要剮悉聽尊便。”王宇無奈地聳聳肩說道。

拿着劍指着自己還問自己他說的是不是真的如果不是對面是個美女王宇早就動起手來了。

美人薄脣微抿,欲言又止,又將目光放在了鷹羽族的人身上。

“不是這樣的。”鳥二說道。

“是這個人吧我們的名額私吞兩個,我們不服他們就以掌法者的身份來壓制我們,孫悟空哥哥才起身反抗他們的。”鳥二解釋道。

“是真的嗎?”美人再次將劍指向了王宇的喉嚨方向。

沒想到王宇卻是揮出一掌。

“哎喲!”老者再次摔了一個狗吃屎。

“你竟敢當着我的面動手,是不是不把我們妖獸大會放在眼裏!”美人眉頭皺的更緊了一些。

“那是他剛剛想逃跑好不好,如果你不信你就進行搜魂他,如果是我的錯,後果我一人承擔。”王宇坦坦蕩蕩地說道。

美人想了想,看到王宇如此坦蕩地說出這些話,片刻思考之後還是將想要逃跑的老者直接冰凍住。

“不……”老者絕望地說道。

而美人直接將手放在老者的頭上進行搜魂,最後美人的眉頭皺的更緊了,鬆開手,老者像是被抽空了所有力氣一樣跌坐在地上。

老者心想,徹底完蛋了。

“果真如此,如你所言。”美人直接將老者凍成了一個冰疙瘩。

然後微微一用靈力催動,老者瞬間被炸成了千萬塊的冰渣子。

“對不起,是我們妖獸大會管教不力纔會出現如此惡劣的事件,我在此代表妖獸大會給各位賠個不是。”美人說道。

“這個倒是沒有什麼必要,反正人都已經清理掉了。”王宇無所謂地伸了一個大大的懶腰說道。

“請問您貴姓?”美人問道。

“免貴姓孫,叫孫悟空。”王宇說道。

“這是作爲妖獸大會對你們的補償,會跟你們安排一個新的府邸,還有這些東西懇請收下。”美人說道。

“這個倒是不必了,有勞您了。”副族長說道。

“請收下吧,是我這個管理者監督不力纔會出現這種情況,還希望你們能夠原諒。”美人說道。 最後鷹羽族的人推辭不過只好接受了這位管理者的補償。

“你們參加妖獸大會的資格我會好好負責的,我叫冰靈,是妖獸大會的負責人。”美人說道。

“有什麼事件的話捏碎這個我就會感應到。”冰靈將一個令牌遞給副族長。

“一會兒會有人過來跟你們安排一下住處,冰靈就先行離開了。”冰靈說罷便化作一個渾身冰藍色的鳳凰離開了這裏。

“是鷹羽族的人嗎?”一個黑衣侍衛過來。

“正是我們。”副族長回答道。

“請隨我來。”黑衣侍衛說道。

這次安排的要比之前那個府邸要高級的多,而且王宇一進去就感覺到這裏的靈力明顯比別的地方的靈力要濃郁很多。


“聚靈陣。”王宇能清晰地感覺到此地有陣法。

並且這個府邸的陣法還是高級聚靈陣,要知道與人類相比妖獸的學習天賦要明顯低於人類,像這種高級陣法在這裏乃至整個西洲都是非常罕見的。

接下來距離妖獸大會還有兩天的時間,還有把自己的氣息調整到最佳狀態。

王宇回到自己的房間裏面之後就用靈識探查了一下當初在系統的萬界拍賣會上面拍賣下來的那根黑玄鐵棒,這根棒子還真不是儲存戒指可以裝的下來的那種。

王宇伸出自己的一隻手嘗試握了一下棒子,差點把他手給掰折了。

“我靠,尼瑪這麼重的嗎?”王宇有點異樣的眼光打量着這根其貌不揚的黑色棒子。

“系統,你來給我鑑定一下,這根棒子是什麼品級的。”王宇嚴重懷疑自己是不是買虧了。

“叮,系統響應作者請求正在全力掃描鑑定當中。”

“叮,系統掃描結果已經出來。”系統開始將巨大的屏幕展示在王宇的面前。

“名字:黑玄鐵棒

品級:不祥(系統目前無法鑑定出來)

來歷:不祥

是否擁有器靈:是

戰鬥力:不祥(宿主並未在戰鬥當中應用,系統無法結合評估)

特性:可伸長縮小

毀壞程度:3/1

潛力值:無限

重量:一萬三千五百斤

目前系統初次鑑定爲高級法器(損壞3/1)

以上爲系統綜合評定,內容僅供參考。”

“一萬三千五百斤!”王宇嚴重懷疑自己的眼睛是不是出現了幻覺。

難怪自己會拿不動原來如此,差點兒自己手就廢了,說起來,王宇現在是防禦力分神境界無敵,但是其他方面還是稍有欠缺的樣子。


“要是能夠有鍛鍊力量的功法就好了。”王宇有些無奈地說道。

《不死鳥》可以增加自己的攻速和移動速度以及觸發特性,《吞噬蒼穹功法》可以通過吞噬他人力量爲已所用,《無極功法》可以反彈一切攻擊,但是除了自己之前的技能方面,萬疆聖祖和極火炎對自身靈力消耗太大。

如果不是王宇自己的肉身彪悍那麼如果遇到可以遠遠碾壓自己的人只守不攻可不是王宇的風格。

說起來,王宇的金行試煉才進行到了第七層,就這七層王宇就已經獲得了金剛不壞之身和《不死鳥》的傳承,不知道往上面還會有什麼樣的考驗。

如果有可以直接練就肉身力量與人搏命的技能碾壓自然是再好不過的了,如今王宇手中王者值存着也是存在到不如再去系統界面看看。

這一次王宇看到了商品欄目的功法,被一個功法吸引住了目光。

此功法乃命曰《鬥戰勝佛》,如今也是擁有了遠古金剛猿猴一絲血脈之力的王宇對這部功法是相當中意,而王宇在查看的時候,還看到有頁數被不知名的人買走了。

心動不如行動,王宇當機立斷就花光了自己的王者值將這本《鬥戰勝佛》買了下來,打開裏面的內容也是沒有讓王宇失望。

“吾乃是超出三界之外不在五行之中的靈石所化的石猴,此功法是吾閒暇時間寫下的吾之功法精髓,鬥戰勝佛是吾功成名就之時賜予的名號,吾當初靠着這一身修爲上至碧落下黃泉,天上地下吾人能敵,此功法共有二十三重天,如若機緣巧合,可獲得吾本體的全部傳承,勿要俺堂堂一個鬥戰勝佛蒙羞,切記,切記!”這是這本功法的第一頁的內容。

接下來,王宇發現這本功法沒有限制,就算是沒有修爲的普通人都可以修煉,這本書的作者當初靠着一身硬本事打出一片名聲,緊緊靠肉身的力量真的可以做到如此強悍的地步嗎?

“小輩記住了。”王宇說道。

也許這鬥戰勝佛乃是遠古金剛猿猴的先祖,讓王宇看到此本功法有一種莫名的清切感。

《鬥戰勝佛》第一重天,就是要單純的力量,而王宇好像記得只有學院裏面纔有可以測試力量的力量石。

《鬥戰勝佛》第一重天修煉完成可攻擊出一百磅重量,同樣後面的二十二重天也是一樣的道理。

跟別的功法不一樣,這個緊靠肉身力量的修煉,不需要天賦,需要的是韌性和意志力耐力的考驗,僅靠肉身搏擊與天抗爭,這條路註定艱險無比,要比別人的路更加難走。

“僅靠肉身力量嗎?”王宇擡頭看着自己空悠悠的體內世界。

一個念頭在他心底萌芽生長,那他也依靠這肉身力量來征服這天地間的一切,用他的身體來守護他想要守護的人!

這《鬥戰勝佛》第一重天便是講究用肉體力量去拍打水,水沒有實體,遇弱則弱,遇強則強,如果自己單靠肉身可以將水給運用起來那麼就說明自己已經是入門。

“水!”在體內世界裏面王宇可以任意控制自己的體內世界。

很快王宇的面前便懸浮起來一汪水潭,王宇將自己的靈力全部收起,僅靠肉身力量去拍打水,瞭解水的力量。

不知道這樣跟王宇修煉的《五行神雷決》裏面的水行神雷訣有沒有相似之處。

兩天的時間在修煉當中過的飛快,很快當第二天夕陽的餘暉緩緩沒入地平線裏面,王宇在體內世界睜開的雙眼。 他終於將《鬥戰勝佛》的入門境界達到了,單靠肉身力量就可以將手中的一潭水運用的十分得體,這還不是最重要的,更重要的是王宇對水行的理解也達到了更深的一層次。

如果有更多的時間,王宇相信自己完全可以將金行和水行之間的聯繫看出來一點。

水之所以無形,世間其他四行皆有存在的實體,但唯獨水是最特殊的,因爲無處不在但是又尋找不到,佛曰一滴水裏看世界,水包含萬物,萬物包含於水,掌控了水這一基本元素可以讓一個人的單純肉體攻擊更加強勢,王宇甚至有信心如果自己將力量掌控到了極致甚至可以控制別人的身體血液流動方向。

這一次,王宇再次嘗試將黑玄鐵棒拿起來,跟水一樣,運用這根鐵棒單靠肉身力量是凡人的極限,但是借力就可以將鐵棒輕鬆拿起。

之前系統說是可以變大縮小,那麼就試着做一下。

“大!大!大!”王宇說道。

沒想到這根黑玄鐵棒居然真的變大了,王宇嚴重懷疑這是不是《西遊記》裏面的那根金箍棒,但是印象當中這金箍棒可沒有這麼糟糕啊。

“小!小!小!”王宇再次說道。

這次黑玄鐵棒真的縮小了,於是王宇也學着《西遊記》裏面的孫悟空一樣把金箍棒別在自己的耳邊。

似乎《西遊記》裏面的猴哥沒有這樣幹過,但是王宇這樣純屬覺得這樣更帥,就借用一下孫悟空的名聲來幹自己認爲很酷很裝逼的事情了。

翌日清晨。

所有參賽的妖獸都在妖獸大會指定的地點集合,毫無疑問,冰靈身後跟着左右兩個管理者出現在衆妖獸的面前。

“今天是我們西洲三年才舉辦一次的妖獸大會,目的是選拔出來我們妖獸屆的人才,最終前三名可以得到豐厚的獎勵。”冰靈站在最中央說道。

“好!”衆人紛紛附和道。

“妖獸大會共分爲三部分,第一場會淘汰一半多的人,第二場再淘汰一半人,第三場繼續淘汰直到前三名的冠軍誕生。”冰靈說道。

“這次我是妖獸大會的負責人冰靈,左右兩位司法會協助我負責妖獸大會的事宜,一會兒就會給每個人都發一個令牌,如果遇到危險可以捏碎令牌就會出來,我們這樣是爲了儘量減少人員傷亡,還有謹防人類混入,因爲每次妖獸大會都會有妖獸莫名失蹤,所以這一次由白司法和黑執事兩位全程監督妖獸大會的進行,一旦發現有人類奸細混入,殺無赦!”冰靈說道。

“我宣佈,妖獸大會,現在開始!”冰靈將上萬個令牌精準無誤地送到了每個人的手中。

“這次要尋找一種百味果,擁有三十個可以成功晉級下一場比賽,如果少於三十個則視爲不合格,同時再強調一遍:捏碎令牌則視爲放棄比賽資格,在生命面前比賽爲小。”冰靈頓了頓說道,“最後預祝各位晉級成功!”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