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不敢抬頭看,不是懼怕楚貴妃,是怕那些琳琅滿目的稀世珍寶刺傷了他的眼睛,他身體里也流著皇室的血液啊!他不奢求富貴的生活,只求安然和溫飽。

可世人又有誰知道,他這個四皇子,一日三餐,只有兩個饅頭,連溫飽都沒有,只能苟且的活在這金碧輝煌的皇宮裡。

「皇上駕到。」

聽到外面傳來太監尖細陰柔的嗓音,鳳羽暗淡的眼眸閃過一道流光,他跪著的軀體輕微顫了顫,聽到沉穩的步伐逐漸走進,他屏住了呼吸,緩緩的抬起頭,朝肩后看了一眼。

當身著龍袍的尊貴男人映入眼帘,鳳羽瘦弱的小身板忽然繃緊,他雙手漸漸的攥緊腿邊的粗布,他快速的收回目光。

皇上徑直的走到楚玉瓊身邊,看到鳳熙熙小臉蒼白的縮在玲瓏的懷中,見到他,連一聲「父皇」都沒喊,他濃黑的劍眉皺了皺。

「愛妃,發生了什麼事?熙兒嚇成這樣?」皇上沒有責怪鳳熙熙失禮,關心的問道。

楚玉瓊立刻紅了眼睛,眼裡噙著淚水,弱柳扶風般,心痛的說:「是臣妾的錯,是臣妾害了熙兒啊!」

皇上聽的糊塗,知道楚玉瓊懷著龍種,他伸手把痛哭的楚玉瓊摟入懷中,好生安慰道:「愛妃,你有什麼話慢慢說,朕不怪你。」

皇上抬手,輕柔的替楚玉瓊拭去滑下臉頰的淚水。

他至始至終,都沒有看一眼跪在地上的鳳羽,直到楚玉瓊哽咽的聲音提到鳳羽。

楚玉瓊把鳳熙熙的話重複了一遍,她沒有添油加醋,沒有那個必要,說完之後,又自責道:「都是臣妾的錯,當初看這孩子可憐,讓皇上把他留下,卻沒能教導好他。如今鳳羽犯下大錯,嚇壞了三公主,臣妾有一半的責任,請皇上嚴懲臣妾。」

皇上龍顏盛怒,銳利的眼神,像刀子落在鳳羽瘦弱的身上:「鳳羽,你還有什麼話可說?」

鳳羽聞言,眼底最後一絲亮光,變成了灰暗,自嘲的笑了,他是啞巴,有口也不能言語。

皇上問完,就想到這孩子是個啞巴,當初荒唐的一幕,又重新浮現眼前。皇上對鳳羽充滿了厭惡,這是他一生的污點。

如今,這污點還未長大成人,就變的如此惡毒,養凶獸害自己的親姐姐。

今後,這污點指不定會變成沒有人性的豺狼野獸,連自己的親兄弟都不放過,甚至會想奪走他的江山。

越想越可怕。

更加促使皇上要除掉鳳羽的決心。

皇上眼底閃過殺意,眯著眼睛,森然的說:「既然你無話可說,就不要怪朕了。」

這正是楚玉瓊要的結果,她了解皇上的性子,知道自己這麼說,會讓皇上想到當初發生的事情,會讓皇上覺得鳳羽今日嚇壞三公主,不過是個開始,今後還會繼續犯更大的錯。

皇上能登上皇位,他雙手沾滿了鮮血,當初的親兄弟也變成爭奪皇位的死敵,一旦鳳羽讓皇上覺得惡毒和危險,皇上就會毫不猶豫的除掉鳳羽。

楚玉瓊心裡在得意的笑,表面假惺惺的替鳳羽求情:「皇上,你饒了鳳羽吧!是臣妾沒有管教好鳳羽,等臣妾生下龍子,一定會付出更多時間,好好的管教鳳羽。」

躲在角落裡的小獸氣憤的用爪子撓地,這個楚貴妃太偽善了,說的那些話,擺明了就是要皇上嚴懲鳳羽,還虛偽的求情。

說句不好聽的。

楚貴妃就是做了女表子,還要立牌坊。

皇上聽到楚玉瓊的話,更不能放過鳳羽了,他感嘆楚貴妃的善良,心疼的對楚貴妃道:「愛妃,你是朕後宮中最善良的女子,但你的善良感化不了一個心底惡毒的豺狼,這孽種就是豺狼,他偷偷的在宮中養凶獸,絕不會是表面那麼簡單。

你不要在為這頭豺狼求情了,今日誰都救不了他。」

鳳羽瘦弱的小身板靜靜的跪著,他低垂的眼眸一片死寂,彷彿沒有生息的木偶,靜靜等待皇上……這個和他身體里流著一樣血液的高貴男人,處決他。

動物對危險的氣息很敏銳,皇上要殺鳳羽,小獸是最先感受到的。

裴水也感受到了鳳羽生無可戀的悲哀氣息,那種氣息,就好像她被鳳九沐關在鐵籠里,等死的時候一樣。

裴水討厭這種被別人主宰命運的感覺,她氣憤,她狂躁,她想要撓死這個是非不分的皇上。

他是鳳羽的親爹啊!怎麼能聽楚貴妃的片面之詞,殘忍的殺害自己親生兒子?

真他特么是畜生。

說皇上是畜生,簡直就是侮辱畜生,畜生尚且知道護子,他連畜生都不如。

皇上下旨處決鳳羽的時候,裴水忽然從角落裡竄了出來,擋在鳳羽的身前,獸眼憤怒的瞪著皇上,一副保護鳳羽的姿態。

皇上看到小獸,怔了怔,覺得眼熟。

「父皇,母妃,就是這隻小凶獸,它差點咬了熙兒,熙兒好害怕,嚶嚶嬰……」鳳熙熙對小獸的害怕不是裝的,她是真的害怕小獸,她親眼看到它咬了黃尚書和岳郎中之子。

玲瓏緊抱著懷中的鳳熙熙,大聲的叱喝楚貴妃宮中的太監和宮女:「你們還愣著幹什麼?沒看到三公主又被嚇哭了?你們還不快抓住這小畜生,把它宰了去熬湯?」

鳳羽死寂的眼眸看到小獸的一剎那,閃過驚訝,他似乎不敢相信,這隻路見不平的小獸又出現在他的面前。 鳳羽等死的心,又重新的活了過來,他替小獸擔心,聽到玲瓏的怒喝,他突然伸手把身前的小獸摟進懷中。

小獸的身子很軟,它雪白的毛髮比皇宮中最好的絲綢還要柔滑,鳳羽心跳的很快,它不是離開了嗎?為什麼還要偷偷的跟著他來這裡?

面對來搶奪小獸的宮女和太監,鳳羽緊緊的抱著小獸彎下腰,拚命的把它護在胸口和地面的空隙間,他下巴抵著地,以一種很難受的姿勢揚著頭,哀求的看著皇上,對他搖頭,希望他能放過懷中的小獸。

它不是他養的凶獸,它是無辜的。

鳳羽雖小,卻早已看清後宮中的人心險惡,只是,這隻無辜的小獸不該被卷進來,不該因為他喪失了小命。

楚玉瓊看到鳳羽和小獸主畜情深,更篤定小獸是鳳羽豢養的。

「鳳羽,事到如今,你還要護著小凶獸?你真是執迷不悟,太讓本宮失望了。」

楚玉瓊嘆氣,美眸瞅了瞅皇上,彷彿在等皇上大發雷霆,下旨殺了鳳羽和小凶獸。

楚玉瓊忽然心驚了一下,皇上的表情很微妙,她有些看不透。

瘦弱的鳳羽,哪裡是宮女和太監的對手?他們分別抓住鳳羽的手臂,硬把他雙臂拉開,從他懷中搶走了小獸。

鳳羽激烈的掙扎,他們用力的拉著捏著鳳羽的手臂,他們的力氣何其大?鳳羽的骨頭都要被他們捏碎了。

這群惡奴沒有要住手的意思,暗地裡使勁的捏鳳羽瘦弱的手臂,有個陰毒的太監掐住鳳羽手臂一塊肉,狠狠的擰麻花。

一個啞巴皇子,痛死了,也叫不出聲的。

鳳羽疼的張大嘴巴,喉嚨里發不出一丁點聲音,淚水在眼眶裡打轉,模糊了視線,他依然激憤和擔憂的看著被奪走的小獸。

皇上瞅著通體雪白的小獸,它和沐王要找的那隻小獸很像,差不多大小,毛髮白的像雪球。

皇上的心緊了緊,若真的是鳳九沐帶來的小獸,別說宰了熬湯,就是少一根毛髮,那也使不得。

忽然間想到楚貴妃說這隻小獸是鳳羽豢養的,皇上覺得自己想多了。

鳳羽養的孽畜,怎麼能和沐王的愛寵相比?

「啊~」奪走小獸的太監慘叫一聲,手指被咬了,鮮血直往外冒。

小獸從太監手中逃脫,快速的爬上太監肩膀,看到宮女和別的太監在欺負鳳羽,它「嗷」的一聲,憤怒的飛跳到他們的身上,逮住一個咬一個。

媽蛋,欺負孩子,老子咬死你們。

小獸把太監的下巴咬了,把宮女的臉咬了,還把其中一個太監的鼻子咬了。

此刻,慘叫連連,混亂不堪。

楚玉瓊表情突變,那張平靜偽善的漂亮臉蛋,此刻有些發白,眼眸恐懼的看著小獸,躲在皇上懷中,驚慌的說。

「皇上,臣妾好怕。」

楚玉瓊沒見過這麼凶的小獸,看到奴婢們都被咬了,她嚇的捂住臉,怕那隻小凶獸飛跳過來咬她的臉。

她最在乎容貌,只有一副好容貌,才能受到皇上的恩寵,如果容貌毀了,皇上就會對她失去興緻。

楚玉瓊不說話,小獸還沒想到要咬她。

此刻,小獸盯著她磨牙。

反正老子今天闖的禍已經夠大了,老子不介意捅的更大。

小獸站在鳳羽的肩膀,弓起雪白的身體,臨飛跳之前,它看了鳳羽一眼。

鳳羽感受到小獸的目光,扭過頭對上它黑漆漆的眼睛,微微一怔,他似乎看懂了它的眼神。

怕嗎?

小獸的眼神在問他。

鳳羽忽然淺淺的笑了,男孩的笑容像和煦的春風,剎那間,吹開了千里桃花。

他的笑,竟是那樣的溫柔好看,他對它搖了搖頭。

小獸眼神變的堅定,對鳳羽點了一下頭。

你不怕,老子就豁出去了。

鳳羽吃驚的看著小獸,它對他點頭?它看的懂他搖頭的意思,太不可思議了,它是天上下凡的仙靈嗎?

鳳羽覺得自己何其幸運,所有人都放棄他的時候,他碰到了它,一隻從沒見過,在他受到欺負的時候,路見不平,挺身而出的小獸仙。

小獸不知道鳳羽此刻所想,它兇悍的對楚玉瓊飛去,惡奴也阻止不了它咬這個偽善女人的決心,小獸恨自己沒有狂犬病。

它要是帶著病毒。

咬誰,誰他媽就得死。

小獸撲到楚玉瓊身上,嚇的她驚叫連連。

「啊~」楚玉瓊被咬了一口,痛的大叫,她死死的捂住臉,不讓小獸毀她漂亮的容貌。

楚玉瓊恨透了小獸,如果手中有一把刀,她會的將這發瘋畜生亂刀砍死。

皇上看到最寵的愛妃,被這小畜生咬了。

他勃然大怒,伸手驅趕小獸,卻被小獸的爪子,撓了幾條血線。

皇上氣炸了,很想一腳踹死這隻小畜生。

鳳熙熙被嚇呆了,嚎嚎大哭。

皇上煩透了,這小畜生就像瘋狗一樣,盯著他的愛妃咬,皇上怕這畜生傷及楚貴妃腹中胎兒。

他對宮女太監怒吼:「你們都是死人?還不過來護駕?」

被嚇懵的眾人紛紛回過神,怕死了皇上降罪,全都蜂擁過來抓小獸。

玲瓏最有心眼,她跑的最快,一把抓住小獸,小獸尖利的牙齒沒入她的手腕,玲瓏也沒有鬆開,忍著疼痛,雙手死死的掐住小獸的脖子。

救了楚貴妃,今後就是在大宮女和女官面前,她也能趾高氣揚,得到的好處,那就更不用說了。

玲瓏得意的想。

楚貴妃彷彿受到了極大的驚嚇,在皇上懷中不住的顫抖。

皇上心疼的快要碎掉了。

摟著愛妃安慰了隻字片語,皇上怨憤冷冽的盯著跪在地上的鳳羽,還有那隻被玲瓏抓住的小獸。

「朕真後悔,當初你出生的時候,沒有親手掐死你,留下你這狠毒的孽種,養這畜生來殘害你的母妃,殘害你的皇姐。

朕今天就要清理門戶,讓這畜生陪你上路。」

楚玉瓊眼中閃過冷毒的笑,她恨鳳羽,更恨那隻咬傷她的小畜生。

等殺了它。

她要把它剝了皮,一塊一塊的剁成肉泥,才能解心頭之恨。

玲瓏面色猙獰,小獸被掐的快要斷氣了。

它痛苦的掙扎,但它畢竟太小了,太輕了,無法與用儘力氣,一心要它死的玲瓏相比。

怎麼肥事?

它的兩隻眼睛,模糊的上翻。

小獸絕望的想,它是不是快要死翹翹了?

「住手。」一道冷冽的聲音赫然傳來。 視線不約而同的向門口看過去。

只見鳳九沐穿著一身矜貴的朝服,盛世美顏沐浴在陽光下,彷彿天神一樣的耀眼,他清冷的黑眸像深不見底的寒潭,周身散發著冷冽的氣息。

這般天神似的尊貴人物,忽然降臨。

玲瓏不敢多看一眼,怕褻瀆了仙人。

但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錯覺,沐王的眼神,貌似向著她這邊。

玲瓏俏臉一紅,心中猶如小鹿亂撞,連被咬的手指,也感覺不到疼了。

聽說沐王不近女色。

應該是還沒有哪個女子,能入沐王的眼。

姐妹們都說,像沐王這樣清冷高貴的男人,一旦有一個女子入了他的眼。

那麼,便會集天下寵愛於一生,這樣獨一無二的榮寵,羨煞了世上所有的女人呢!

玲瓏忽然有個大膽的想法,她會不會就是那個女子……。

鳳九沐徑直向玲瓏走過去,玲瓏低垂眼帘,幻想非非,她認定小獸是鳳羽養的小凶獸,沐王即使來救鳳羽,也不可能救這隻小畜生。

皇上驚了驚,回過神,他推了推懷中的楚貴妃,讓她坐端莊一點,別在沐王面前失了貴妃的儀態。

皇上發現鳳九沐冰冷的視線,看著玲瓏掐住的小獸。

他龍軀一震,感覺不太好。

楚貴妃整理了儀態,端坐一旁。

她皺了皺眉,鳳九沐不是一向不管皇上後宮這些事?

鳳九沐走到玲瓏面前,玲瓏的心,都快要跳出來了。

她羞答答的福身:「奴婢玲瓏,給沐王請……」安

突然,她整隻手臂一麻,鬆開了小獸,她吃驚的看到,鳳九沐揮了一下袖擺,把掉下去的小獸捲入懷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