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不知道這個對於小川來說是不是一個埋在心裡的秘密,但是他今天覺得他們父子倆不能再這樣互相折磨了,有些事情必須要兩個人互相說開了才行,不然原本的心結就要變成死結了。

「李叔,我之前也和小川談過心,我聽的出來他其實挺在乎你的,我覺得他心裡還是有你這個爹的。」

「真的嗎?我怎麼這麼多年一點都沒有感受出來。」

李華說這話的時候眼神是暗淡的,臉上露出的是苦笑,根本就不相信周安說的話是真的。

「李叔,是真的,我騙你幹什麼,他那人也是不善於表達的人,所以你平時看不出來罷了。」

「就是他心裡的這道坎太高了,他一直過不去,他和我說過,他不能釋懷的就是他媽媽的事情,他還說是你將他的親生母親家暴給嚇走的,他心裡因為覺得是你讓這個家不完整了,所以才這麼的討厭你。」

李華聽到周安說這個話的時候,表現出了驚訝的神色,說道:「我沒有想到那個臭小子還會和你說這些。」

「李叔,這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知道了小川心裡想的是什麼,你們之間的矛盾又在那裡,你只要解決它,你們之間的關係不是又能恢復了嗎?」

周安覺得就是兩個大老爺們不知道坐下來好好聊聊,導致的結果,這件事只要雙方都聊開了就什麼事都沒有了。

「哪有這麼簡單,我只要說他媽的一個字,他就馬上就會和我翻臉,而且關於他媽的事,就讓他按照他心裡的想法來吧,有時候不知道比知道的好。」

周安聽了李華的這番話,讓他的心裡都迷茫了,完全不能理解人家說的是什麼意思,什麼不知道比知道好,這裡面還有什麼別的故事嗎?

「李叔,你真的不考慮說清楚嗎?畢竟這關乎你們父子的關係,難不成你們一直要以這樣的方式相處下去嗎?」

「這件事你就別管了,小川能告訴你這些,我知道他這是對你的信任,應該是和你的關係還不錯,但是你別以為這件事就是你可以解決的了,中間的故事比你想的複雜的多。」

周安有種自己踩雷的感覺,他覺得他是碰到話題的禁區了,人家李華已經不太高興了,想著這確實是人家的家事,作為一個外人,要是自己多說什麼的話,真的會引起對方的不滿。

只能被迫結束了這個話題,然後才說出自己來這裡的真正目的。

「李叔,我今天來本來是想問一下你為什麼沒有去上班了,但是看到現在這樣的情況,也大概有一點了解了,應該是家裡有事。」

「但是我更想要和你了解的是一件更重要的事情,希望你可以為我解答。」

「周總,首先,我要為我最近的工作狀態和你道個歉,我最近確實是太不像話了,要是你要對我有任何的懲罰措施我也接受,至於你說的要問我問題,你儘管問吧!」

周安得到了同意之後,這才從自己的口袋裡拿出了那張宣傳單給了李華。

「這是…?」李華有些疑惑不解地問道。

周安示意他自己拿過去看看,李華接了過去,整個過程周安的眼睛沒有一刻是離開李華的,他想要看清楚他臉上的表情。

李華一開始的時候是表現出驚訝的,說明他對這個傳單並不熟悉,但是當他仔細看了上面的內容之後,他又是明了的表情,這說明他是知道的。

光這些反應還不能給周安傳達他想要知道的答案。

李華看了一眼周安,問道:「你想要我和你說明這張傳單上的內容嗎?」

周安搖了搖頭,說道:「不是內容,內容我識字看得懂,我想知道的是這張傳單是哪來的,還有這個和你發生爭執來咱們店裡發傳單的女的是誰,門口的兩個男的又是怎麼回事。」

「周總,你遇到那個女的了?」李華的樣子看上去像是非常緊張似的。

周安搖了搖頭,說道:「女的我倒是沒有看到,我是聽人家說的,但是兩個站在門口發傳單的我確實是看到了。」

「我就知道這件事情你遲早會知道的,只是沒有想到這麼快。」

「這麼快,你認為我半個月了才知道,這還叫做快嗎?還有啊,聽你的意思好像是希望我永遠不要知道最好。」

「不不不,周總,這件事就算你還不知道,我也打算和你說,不打算瞞你的。」

試婚總裁一寵到底 周安到此刻也是相信李華的,他不覺得李華是這件事的幕後真兇。

「那是什麼原因導致我要親自找上你問個清楚,你知不知道這種行為對我們餐廳的影響有多大,會造成顧客對我們餐廳的信任危機,怎麼能在餐廳里宣傳美容院呢?你不知道阻止嗎?」

李華聽到這話非常無奈的樣子,說道:「周總,我也想要阻攔,但是我沒有辦法阻攔啊。」

話說李華說這樣的話,周安是不相信的,他一個正經店的管理人員怎麼就沒能力阻止,就算是他阻止不了也可以找警察啊。

李華看出周安覺得自己的話不可信了,說道:「周總,我確實阻止不了這個女的,完全拿她一點辦法都沒有。」 「噗通,噗通……」

海面上,指定位置。

穿好潛水服,背好氧氣管的考古隊隊員,挨著往海里跳。

同樣穿好潛水服的不爭,盯著呈現深藍色的海水,真的不想跳。

「爭爭,快點下來啊?」

已經先一步跳到海中的黎淵,望著還站在甲板上的魏不爭,心中疑惑。

難道,爭爭不會游泳?

這可就難辦了!

一身黑色潛水服的少年,緊蹙著眉頭,心中暗恨自己為什麼沒有提前想到這一點?

「旺財。」

不爭一個眼神。

某二哈直接跳入水中,接著悠哉悠哉的滑動起四肢。

不爭一口氣嘆出。

縱身跳到海中,頗有種視死如歸的氣勢。

跳到水裡,魏不爭就準備跟上大部隊朝海底深處游去。

一扭頭。

哪有『傳家寶』的身影?

不得不,重新冒出水面。

「走了。」

不爭望著黎淵,對他喊道。

「哦,哦!」

爭爭原來……會游泳啊?!

兩人一汪掉在隊伍的最後面,因為他們是最後下海的。

水中二十分鐘。

黎淵:有點累。

不爭:累是什麼?

旺財:好玩。

水中一個小時。

黎淵:好累,還沒到嗎?

不爭:好煩,還要多久?

旺財:是不是走錯路了?

水中一個半小時。

黎淵:停了下來。

不爭:要我抱了嗎?

旺財:一定是走錯路了!

「大家再堅持一會兒,馬上就到了!」

作為此次下海的領隊,王大飛做著特有的手勢,表達著他的意思。

考古隊眾隊員還好,畢竟挑選出來的這十人,全部都是水性極佳之人。

魏不爭更是好的不能行,就是心情略差。

可黎淵就不行了。

他已經累的胳膊腿都動不了了。

「你還能行嗎?」

王大飛來到黎淵的身邊,伸手拍著他的肩膀詢問道。

看到他,黎淵就算不行,也不能說!

情敵面前,分外眼紅。

黎淵點點頭,表示自己沒問題。

得到回答,王大飛便重新回到了隊伍的最前方。

不管黎淵行不行,他都不會因為他一個人,拖累全隊。

【神仙姐姐,地下皇陵的入口就在我們正下方的珊瑚礁中。】

這個皇陵,入口眾多。

旺財不看資料不知道,一看資料嚇一跳!

原來在海邊一塊礁石之下,便有一處皇陵的入口。

好像是因為地質變化,前幾天剛形成的。

並且他們這一路游過來,無數的入口被他們忽略。

「帶路。」

旺財號滑動起四肢,直線下游。

黎淵咬牙,望著已經游遠的考古隊眾人,一個深呼吸,便準備跟上大部隊。

「爭爭你幹什麼?」

少年落入到一個溫暖的懷抱中,瞪大眼睛望著魏不爭。

我能幹什麼?

不爭望回去,眼神示意他安靜。

脫離隊伍了。

考古隊成員已經看不到了。

爭爭要幹什麼?

黎淵心中擔憂,嘀咕不斷,人卻安安靜靜的靠在魏不爭的懷中,雙手摟緊她的腰。

【神仙姐姐,就是這裡了。】

不爭游到旺財的身邊,望著面前的珊瑚礁,眉頭輕蹙。

有蛇?

【蛇?】

旺財號本打算一馬當先的步伐,生生的止住,迅速躲到魏不爭的身後。

不爭冷嗤一聲。

旺財號委屈唧唧的小聲嘟囔。

人家這不是怕被咬了,耽誤行程嘛。

「張嘴。」

旺財號嘴巴張開,一枚丹藥入口即化。

魏不爭自己也服了一顆,喂懷中少年一顆。

珊瑚礁中,魏不爭小心翼翼的前行著。

如果不是為了護著懷中的少年?

不爭表示,分分鐘到達皇陵入口。

「還有多遠?」

【就在前面了。】

珊瑚礁中,一條條暗紅色的小蛇在兩人一汪的面前游過。

可這些蛇就像是沒有看到他們一樣,或者是將他們認為了同類,完全沒有攻擊的意思。

五分鐘后,一處巨大的暗礁下,不爭將懷中的『傳家寶』放下來。

簡單的跺腳。

「轟隆——」

沉悶的聲音從海底響起,嚇得四周的生物,紛紛四散逃離,包括珊瑚礁中成群成群的暗紅色小蛇。

【入口打開了。】

【神仙姐姐,我們快進。】

不爭拉上一旁少年的手便沖入眼前的黑暗中。

伸手不見五指的漆黑壞境中,腳底終於踩到了實地。

質感,應該是青石板。

「噗嗤。」

由黑暗驟變成白晝,黎淵下意識的伸手擋住了眼睛。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