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低頭看著她秀麗的臉頰,卷翹的睫毛,挺立的鼻樑下緋唇輕輕抿著,想到她為了自己隻身來到這個地方,胸腔里就像是有岩漿在滾動,要衝出來了。

低頭薄唇輕輕的落在她的唇瓣上,微不可聞的聲音在寂靜的客廳鋪展開來——

「我愛你,心寶。」

……

葉心睜開眼睛沒看到厲尋生,坐起來時蓋在身上的衣服就掉在了地上。

窗外的陽光溫暖的灑在陽台上,男人峻拔的身影站在一群花花草草中,像是在觀賞。

她彎腰撿起衣服放在沙發上,走到陽台,「在看什麼?」

「這些都是你養的?」厲尋生問。

葉心點頭:「別墅裝修的很好,但少了幾分溫馨,養點花草,看書累了還可以看看,緩解眼部疲勞。」

說到這個像是想起來什麼要問他,厲尋生早知道她想問什麼似得,回答:「仙人球,綠蘿都活的好好的,回去給你檢查。」

葉心嬌小的臉蛋上露出淺笑,「你現在長期在西水,怕都是叫別人照顧的。」

那些下屬豈敢不盡心儘力。

厲尋生沒有接話,轉移話題,「晚上想吃點什麼?我來做……」

「你做什麼我吃什麼。」

「這麼容易滿足嗎?」厲尋生挑了下眉梢。

葉心疑惑:「有什麼問題?還是說你本想給我整一桌滿漢全席?」

厲尋生冷硬的五官被亮起的燈火柔和了,低低的嗓音道:「不是,我是在想以後家裡可以養很多的花花草草,你吃飯又不挑,連廚師都不用請了。」

太好滿足了,真是乖的讓人心疼。

葉心聽出他話里的意思,昏暗中臉頰悄悄的燙了起來,「你快去做飯吧。」

厲尋生嘴角的弧度在明暗交雜的光線里越發的明顯,沒有再說話,抬起的手卻在她的腦袋瓜上揉了下。

厲尋生的廚藝也不錯,就著冰箱里的食材三菜一湯,似模似樣。

晚餐后他主動攬下洗碗的活,等從廚房出來后,看到她站在客廳的移動黑白前。

白色的面板上黑色記號筆寫上了密密麻麻的數字。

他邊放下衣袖,邊道:「你在計算那塊地的價值。」

葉心沒有回頭,清澈的眸子瞬也不瞬的盯著那一堆數字,「不管以多少價格拿下那塊地,我們都要將利益最大化。」

厲尋生接過她手裡的筆,骨骼分明的手指握著筆在旁邊空白處補上了幾組數字。

葉心眉心微動,「怎麼得來的?」

「未來五年我會將度假村打造知名品牌,難道不值這些?」厲尋生放下記號筆,涔薄的唇瓣勾起的笑多少帶著幾分年輕人的自負。

「可是你怎麼肯定經濟趨勢如你所願?」

厲尋生嘴角的笑意更弄了,修長的雙臂將她納入自己的懷中,「我親愛的心公主,難道你覺得未來經濟會崩盤?還是覺得我們在金融海嘯里會站不住?」

距離上次金融海嘯不到十年,當年大多公司倒閉,下崗的人不計其數,但是靳氏集團,凌氏集團這些有根基的公司穩如泰山,除了自身資金雄厚外,也是因為當局者決策正確,提早趨避風險。

葉心沒有反駁的他的話,垂眸思索,「如果這次順利的話,我可以提前回京城了。」

厲尋生點頭不語。

葉心抬眸看他,眼神裡帶著幾分詢問。

厲尋生假裝不知。

「你不走?」葉心無奈的問出聲。

厲尋生:「去哪?」

葉心:「……」

厲尋生眼底漾開漣漪般笑意,「我已經讓人把工作需要的資料送過來了,還有一些日常生活用品,要是美麗的心公主連一個房間都捨不得借我,那我也只好睡沙發了。」

葉心算是聽出他的意思了,他不回京城,也不會西水,打算賴在這裡不走了。

這是要同居了?

「你確定要住下來?」

「無比確定。」

總裁的心尖寵 「你確定就好。」葉心意有所指道,「我去給你收拾房間。」

厲尋生:「辛苦了。」

「不辛苦。」葉心笑,反正以後受罪的人也不是自己。

葉心在二樓給他收拾出一間客房,拿出棉被換上乾淨的床單被套,又打開窗戶通風。

厲尋生倚在門口看著她忙碌的聲音,眸底一片暖色流淌。

好像突然就能看到未來的幾十年,他們就像現在這樣朝夕相處,做飯洗碗,換床單,生活的平淡卻又溫馨。

葉心幫他拿出空調遙控器,剛放在床頭柜上,身後突然多了一股溫暖包圍住她。

側頭就能感受到男人溫熱的氣息拚命的往耳朵里鑽,似有若無的撩撥心弦。

「怎麼了?」她問。

「突然覺得四年時間很漫長。」他真的是一刻也不想等了。

「什麼四年?」葉心被他沒頭沒腦的話說的愣住了。

「法定結婚年齡。」厲尋生聲音悶悶的,像是得不到糖果生悶氣的小孩子。

葉心一愣,心頭又是好笑又是甜蜜,他們這才哪跟哪,他怎麼就想到結婚那邊了。

厲尋生捕捉到她臉上的笑,更不高興了,「你笑什麼?難道你沒想過要和我結婚,一輩子在一起?」

葉心不想騙他,聲音輕悅又溫柔,「尋生,我才十八歲,哪怕對你滿心的愛意,想與你白頭偕老,也沒辦法一下子想到結婚上面去。」

厲尋生知道她說的沒錯,但就是不高興,抱著她的雙臂越發的收緊。

葉心快被他勒的喘不過氣,只好轉身纖長的手臂堪堪的掛在他的脖子上,明凈的眼眸里流淌著柔情,「婚姻只不過是一張紙,是兩個人的關係在法律上得到一定的保障,我們之間不管有沒有法律的保障,都不會有改變。如果你的安全感得不到保障,我也不介意此刻把自己交給你……」

話還沒說完唇瓣就被他堵住了。

「我不是這個意思。」他擰著眉道。

「我知道。」葉心眉眼彎彎,平靜的聲音裡帶著醉人的甜意,「可是男女相愛,難免情不自禁,我也會有啊……」

厲尋生一怔,隨之眼神里湧起岩漿般滾燙,聲音沙啞,「我明白了……」

葉心還沒反應過來,峻拔的身子轉身坐在床邊,低頭吻住她的唇……

…………

厲尋生沒有要她,但不妨礙教會她一些男女之間的親密交流。

葉心是紅著臉被他抱回自己的房間,站在浴室的鏡子前,白皙的肌膚上染著粉色,眉梢眼角浸滿少女的嬌羞。

像第一次嘗到半熟的果子,酸酸甜甜,抓心撓肺又帶著幾分上癮。

客房裡的厲尋生也在回味愛情的甘甜。

整個人站在花灑下,任由溫熱的水濕透全身,閉上眼睛腦海里的影像清晰的反覆播放,在情節層層鋪墊后終於將故事推向了高潮。 厲尋生和葉心算是正式展開了「同居」生活。

韓子安將他工作需要的所有的資料都送過來了,幾套換洗的衣服,生活日用品,然後識趣的自動消失。

除非有電話召喚,否則絕不出現。

葉心有自己的生活習慣,每天早上七點起床,出去慢跑一個小時順便把菜買了,回來洗澡換衣服做早餐。

沒有課的時候上午看一個小時的國內新聞,兩個小時的專業書,十一點做飯,一點午休,兩點起來上網看一個小時的國際新聞,收拾家務,準備晚餐,吃過晚餐出去散步。

厲尋生住進來以後,生物鐘和習慣毫無違和的與她同步到一起。

只不過葉心看書的時候,他是在書房看文件,或者是開視頻會議。

公司有什麼決策都是他來做,但執行都是讓韓子安去。

葉心如果去上課,厲尋生就會默不作聲的接下做飯的任務,洗碗是不管什麼都是他的任務。

周末的時候,葉心會給自己放假,不看書只看看新聞。

厲尋生也給自己放假,就讓韓子安訂了兩張電影票,兩個出去約會看電影吃飯。

葉心對電影也沒有什麼要求,文藝片,商業片,科幻片她都能看,甚至還能和他討論出個一二三來。

厲尋生在心裡忍不住想笑,在這個世界上再也找不到比她更有包容性的女孩了吧。

不知不覺已經進入冬天最冷的季節,容城雖然不下雪,但依然冷的刺骨。

葉心下午四點半下課,天色已是暮色沉沉,又是綿綿陰雨,厲尋生不放心就便來接她下課。

一席黑色長大衣襯托他又高又瘦,撐著一把黑色雨傘站在學校的門口,撐傘的手被風吹紅,骨節鮮明,自成一道好看的風景。

葉心走出來看到他,平靜的眼眸里不由的染上欣喜,加快腳步走向他。

就要走到他面前的時候,後人為了避雨步伐匆匆忙忙完全沒注意到前面有人,直接撞向她的後背。

葉心整個人失控的往前摔。

「小心……」厲尋生臉色驟然一變,漆黑的眼神里充滿擔憂和害怕,一個箭步衝上前攬住她的細腰,把人護在懷裡。

葉心被嚇的手一滑,傘摔在地上,人靠在他溫暖懷抱里,抬頭迎上他深邃又不安的眼神怔住了。

厲尋生的心都提到了半空中,緊張地問:「你有沒有事傷到哪裡沒有?」

葉心機械的搖了搖頭。

厲尋生的心落地了,鋒利的眸光射向已經撿起傘的男生,「你的眼睛要是沒用,我不介意幫你捐了。」

「對,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男生一臉的窘迫,迎上他的眼神時后脊骨更是滲出寒意。

厲尋生涔薄的唇瓣欲起,葉心率先開口,「沒關係,反正我也沒事。」

男生聽到她的話鬆了一口氣,把傘收起來遞給她,「傘還給你,我檢查過沒有壞。」

葉心看了一眼他遞過來的傘沒有接,「雨越下越大,傘你留著用吧,我和男朋友共用一把好了。」

「啊?」男生一臉懵逼。

葉心扯了扯厲尋生的衣袖,「尋生,我們走吧。」

厲尋生厲銳的眼神從他身上移開,看向葉心時瞬間變得溫柔,「好。」

摟著她轉身走向停在路邊的邁巴赫。

男生拿著手中的傘,獃獃的看著她遠去的背影,心尖像是觸電般的酥麻。

車上的暖氣很足,葉心脫掉了黑色的羽絨服,拿下圍巾,扭頭看向開車的男人,清澈的眼神里不禁的多了幾分打量。

地球第一玩家 察覺到她在看自己,厲尋生看了她一眼,「怎麼了?是不是不舒服?」

一隻手扶著方向盤,另外一隻手伸去摸她的額頭。

葉心任由他的手覆蓋在自己冰涼的額頭上,沉默片刻,忽然開口問:「尋生,我們以前是不是在哪裡見過?」

厲尋生的手一抖,差點把車子撞向旁邊的護欄上,心裡閃過一個念頭,但很快就鎮定下來,「怎麼突然這麼問?」

「不知道。」葉心垂下眼帘。

腦海里閃過剛才的畫面,不知道為什麼在那一瞬間看到他驚慌失措的眼神,她突然就想到了一個人。

——小餅乾。

其實過了這麼多年她早就不記得小餅乾長什麼樣子,可是她卻記得那雙眼睛。

當初自己掉進水裡,是餅乾哥哥救了她,當時他的眼神里擔心害怕和厲尋生剛才的眼神如出一轍。

在某個瞬間她甚至以為自己見到了餅乾哥哥,可是過了那個瞬間她也很清楚,餅乾哥哥早就不在了。

他永遠留在了那條河裡,怎麼可能變成今天的厲尋生。

厲尋生並不知道她心裡所想,也不知道她究竟有沒有認出自己。

心裡一片混亂,既想讓她認出自己,又害怕她認出自己。

畢竟那段回憶對於靳家的人大約不是什麼好回憶,自己也不知道該如何面對認出自己的心公主。

一路上兩個人都沒有說話,一直到厲尋生將車子停在車庫,下車替她拉開車門。

葉心穿衣服,準備下車的時候不小心碰到了車子的儲物櫃,看到裡面放置了好多的餅乾。

她伸手拿了一塊,下車道:「你對餅乾算得上是摯愛了。」

厲尋生看到她手裡的餅乾,眼神微閃,伸手握住她已經暖和的小手,「外面冷,先進屋。」

進屋,厲尋生從鞋櫃里拿出一雙白色毛茸茸的室內鞋頓在她的面前,伸手替她拖鞋。

葉心已經習慣了他蹲下身子為自己換鞋子,低頭看著他的後腦勺,「我怎麼覺得……當初在科技館你是故意的。」

「什麼?」厲尋生為她換好一隻鞋,換另外一隻腳。

「換鞋。」她言簡意賅。

厲尋生菲唇微勾,「如果一個男人連彎腰為你換鞋都不願意,他有什麼資格說愛你?」

葉心撕開餅乾,小心咬了一口,甜膩的夾心在唇齒間蔓延開,她笑了笑,「那你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