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一同出手,從四面八方朝著周峰和李慶攻殺而來。

李慶臉上愈發蒼白,眼神之中的絕望之色變的更為濃郁幾分,但是他也沒有放棄抵抗,體內的靈力也是爆發出來,一個透明的光罩凝聚出來,將其身軀籠罩其中。

見到這一幕,周峰臉上依舊是那種自信。

「不自量力。」

冷喝一聲,周峰猛地一跺地面。

轟!

地面自己凹陷開裂,然後一圈肉眼可見的衝擊波以周峰的身軀為中心,朝著四周擴散而開,所過之處,那些長矛修士直接被這種衝擊波震得吐血倒飛出去。

簡簡單單的一擊,周峰直接讓場中所有的長矛修士失去戰鬥力。

一旁的李慶傻眼了,他臉上帶著一種誇張到極致的表情瞪大眼睛望著周峰,他簡直不敢相信眼前這個看起來如此年輕的少年實力竟然如此恐怖,就這麼輕描淡寫的一招就將這些長矛修士震飛了?

張楚望著周峰臉上是一副見了鬼的表情,他沒想到眼前這個少年實力如此強大,這個時候張楚的心底有些害怕了。

踏踏踏!

周峰臉上帶著微笑,一步一步朝著張楚走過去。

「你···你幹什麼···」張楚臉色瞬間變得有些驚恐,說話都是變得結巴起來。

周峰不回答,臉上依舊帶著微笑,直直的朝著張楚走去。

「我···我哥是這裡的老大,你···你若是動我,你的下場絕對不會好看。」張楚抬出自己親哥。

「呵呵··」

周峰笑了笑,眼中帶著些許嘲諷。

「我剛才不是就動了你了嗎?」

「而且你說你哥是這裡的老大,你以為我就會怕?」

「老子告訴你,就算是你哥來了,老子今天也要收拾你,就如果你哥攔著,我連你哥一併收拾了。」

周峰距離張楚越來越近,張楚眼中湧現出恐懼,腳步不斷地倒退。

重生之逆戰西遊 「好大的口氣啊!」

「不僅是要收拾我弟,連我也要一併收拾,閣下是不是有些太狂了。」

一道聲音響起,聲音雄渾,夾雜著些許靈力,猛地響徹起來,震得人耳膜都是有些疼痛。

而後,一個身材魁梧的青年緩緩地走出來。

看著那個青年移動的速度不快,但是幾乎是一眨眼的功夫,魁梧青年的身形便是出現在了張楚身前,將張楚擋在了身後。

見到魁梧青年後,張楚的臉上眼中有種狂喜之色湧現出來,同時他臉上的那種恐懼是消失不見,心中有著安全感涌動出來。

「哥,這小子太狂妄了,你一定要好好收拾他啊!」

張楚用一種委屈的語氣說道。

魁梧青年不是別人,正是張楚的親哥——張天。

「你是這裡的老大?」

周峰望著張天,語氣平淡,問道。

「正是在下。」張天回應道。

「就是因為你是這裡的老大,你弟弟就在這裡囂張跋扈,今天我幫你管教一下你弟弟。」

周峰質問道。

「不管我的弟弟如何囂張跋扈,他始終是我弟弟,輪不到其他人來管教。」張天說道。

「若是我偏要管教呢?」

周峰眼神變得凌厲起來,同時一股可怕的氣息從其身軀之中蕩漾出來。

「那就要看你有不有這個本事了。」張天不甘示弱,體內靈力也是爆發出來,自張天身軀之中蕩漾出來的那種靈力波動很強大,比起那些長矛修士強了太多太多。

咻!

張天的話音剛剛落下,周峰的身形便是動了起來,化為一道流光,在空氣之中留下一道璀璨的光痕,瞬息之間便是衝到了張天身前。

周峰的速度實在太快,張天臉色瞬間大變,瞳孔放大,眼底浮現出一抹驚懼之色。

周峰一拳轟出,直取張天的胸膛。

張天急忙雙臂交叉胸前抵擋。

轟!

拳頭猛地轟擊出去,在空氣之中留下一道殘影,而後與張天交叉的雙臂猛地碰撞到一起,一股可怕的衝擊波蕩漾而開,張天口吐鮮血,身軀直接倒飛出去。

「我都說了我非要管教。」

望著現在恐懼萬分的張楚,周峰淡淡說道。 李慶獃獃的站在那裡,眼中的那種驚訝濃郁到無以復加,他望著周峰,這個時候心頭波濤洶湧久久不能平靜,就連張天也不是眼前這個少年的一合之將?

強!

太強了!

李慶突然覺得自己好像是遇到了什麼不得了的人物,應該是一個絕世天才,小小年紀實力就驚為天人。

望著周峰的身影李慶臉上有著一絲驕傲之色露出,這麼厲害的人物竟然可以與自己做朋友,光是想想李慶就覺得有些高興。

而這個時候張楚已經嚇破了膽,雙腿都在打顫。本來張楚以為自己大哥過來,應該可以教訓一番眼前這個狂妄的小子,哪知道自己大哥竟然不敵這個小子的一招。

張楚這一次感覺自己踢到鐵板了,好像是惹到了什麼不得了的人物。

「你到底是誰?」

張天站起起來,嘴角有著一絲鮮血溢出,他看向周峰的眼神之中帶著濃濃的忌憚之色。

「我是誰你無需知道。」

周峰目光平靜,淡淡說道。

「你只需要你這個弟弟應該管教一下了。」

「以前的你不知道好好管教,今天我就幫你管教一番。」

周峰手臂伸出一條火蟒自手臂之中湧出,然後直取張楚而去。

嘭!

火蟒直接撞在張楚的胸膛,張楚口吐鮮血,身形倒飛出去。氣息瞬間萎靡下去。

「我的弟弟不需要你來管教。」

見到自己兄弟被打,張天眼睛都是紅了,他發瘋一般沖向周峰,要與周峰拼了。

見到這一幕,周峰也有些意外,沒想到這個張天這麼剛,要與自己拚命。

嘭嘭嘭!

突然,營地裡面鼓聲響徹而起,震動天地。

這聲音響的剎那,張天馬上停下身形,神情變得緊張起來,他望了一眼周峰,然後轉身化為一道流光,衝到自己弟弟近前,然後拎起自己的弟弟,衝進了營地之中。

「這是這麼回事?」

周峰已經做好了戰鬥的準備,但是這個張天怎麼突然遛了?

「這是有敵襲的鼓聲,蒼原聯盟的人來攻打我們了。」

一旁的李慶神情緊張,說話的聲音都是有些顫抖。

聞言,周峰神情也是變化了一下,然後目光朝著營地望了過去,早營地的另外一邊,煙塵滔天,動靜有些驚人。

「敵人就是從那個方向攻打過來了嗎?」

「走,我們過去看看。」

說罷,周峰朝著立馬那個方向而去,李慶也是馬上跟上。

···

「張天,你們已經做好被滅的準備了嗎?」

營地之外,反抗聯盟的修士與蒼原聯盟的修士在對峙著。張天站在反抗聯盟這邊的前面,蒼原聯盟那邊一個中年男子站在前面。

中年男子臉上帶著極端的自信,似乎他有著必勝的把握一般。

「楊山,你不要太自信了,今天誰滅掉誰還不一定呢?」

張天眼神之中絲毫不懼,目光直直的盯著楊山。

「呵呵···」

「就憑你么一群烏合之眾,收拾你們那還不是簡簡單單的事情。」

楊山臉上帶著自信的微笑,說道。

「你們可以來試一試。」

張天目光如電,身形筆直。

「張天你不要以為你們前幾次打退了我們的人,你就覺得你們有實力與我們叫板。」

「我實話告訴你,前幾次我們只是派些人過來與你們小打小鬧,現在我們已經開始認真了,蒼原聯盟幾個城主,以及天使大人,都發話了,要將你們所謂的反抗聯盟徹底粉碎。」

情深不壽:言總寵妻無度 「我們會讓你們這群天真的人知道,在蒼原之上,蒼原聯盟的威壓不容侵犯,侵犯我們蒼原威嚴的代價是極為慘重的。」

「你們這個營地是第一個,接下來其餘的幾營地會被我們一個接著一個的粉碎,我們要徹底的將你們反抗聯盟毀滅。」

楊山依舊是在微笑著說道,他的眼底有著十足的自信。

「說什麼廢話。」

「直接開戰吧!老子早就想要將你們這群雜碎殺光了。」

張天眼中有著憤怒在燃燒,他的親人被蒼原聯盟迫害,他與蒼原聯盟勢不兩立。

轟!

張天身形沖了出去,拳頭轟向楊山的胸膛。楊山眼神變得凌厲,也是一拳轟出,楊山的拳頭與張天的拳頭對碰,張天腳步倒退數十步,嘴角有著血液溢出,而楊山卻是僅僅倒退了三步。

「大哥!」

見到張天嘴角有血液溢出,張楚緊張的大喊出來,馬上衝上去要扶住自己的大哥。

「滾回去!」

張天大喝一聲,這聲音讓張楚身形一僵,當場停住了身形。

「大哥你受傷了。」

張楚的眼中滿是那種關切的神色,眼中甚至有著淚花出現,看的出來他真的很在意自己的大哥。

「老子叫你滾回去。」

張天再次大喝一聲。

張楚心裡很難受,眼中的淚花又是多了幾分,最後張楚還是回到了人群之中,他大哥的話,他不敢不聽。

「喲,真是兄弟情深啊!」

「不過你不用擔心,我會送你們兩兄弟去死的,讓你們兩兄弟黃泉路上繼續做兄弟的。」

楊山的嘴角帶著那種殘忍的微笑。

「不過話說回來,張天你的實力應該不至於這麼差的吧,怎麼會連我一拳都當不住呢?」

楊山問道。

「若不是我大哥先前與人戰鬥受了傷,就憑你這個雜碎也妄想傷到我哥。」

還不帶張天回答,張楚大聲的說了出來。

「原來如此啊!」

「那可這真是天助我也,我還以為有你張天在這邊,可能會有些阻礙,畢竟你張天的實力不弱,可是現在你張天受了傷,那麼就沒什麼阻礙了呀!」

楊山臉上露出那種得意的笑容。

他身後的那些蒼原聯盟的修士都是露出笑容。

而反抗聯盟這邊卻是很多人神色有些暗淡,難道今天我們今天真的會被滅嗎?

「老子就算是你受了傷,今天也不會讓你們好過。」

張天眼中有著無盡的殺意。

「沒錯,就算是我們今天會死在這裡,今天我們也要你們付出慘重的代價。」

張楚同樣眼中也是恨意在燃燒。

「大不了拼了,就是死,也要拉幾個蒼原聯盟的這些雜碎墊背。」

「拼了,死戰到底。」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