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看到了她解決了很多疑難雜症。

還對內科做出了許多內部不完善的決策建議,這樣的醫生,又怎麼會失誤呢?

溫栩栩終於渾身都激動得顫抖起來!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為什麼忽然就發現不是我失誤呢?」

「是霍氏集團總裁過來后發現的,南希,你可能不知道,我們醫院的大股東其實就是霍氏集團,昨天爆發那件事後,產生的影響非常大,連國外媒體都注意到了,所以,今天一早,這位總裁先生就過來了。」

「……」

「……然後呢?」好久,含著眼淚的溫栩栩才聽到自己又問了句。

「然後當然就是馬上查啊,召開了緊急會議,警方也過來了,隨後開始對屍體解剖,同時調查整個醫院的監控,然後事情很快就查出來了。」

內科主任把事情詳細的說了一遍。

溫栩栩聽到,人晃了晃!

忽然間,就像是心裡有什麼東西終於崩決了一樣,鋪天蓋地的委屈湧來,她握著手機當場就在這客廳里大哭了起來。

這不能怪她,天知道這一天一夜,她到底承受了什麼?

失誤、謀殺……

她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有一天會遇到這樣的事,她天都彷彿塌下來了般,她深陷在這樣的絕望和恐懼中無法自拔。

乃至到了最後,連神智都不清了。

真的,就算是五年前她最後假死帶著兩個孩子離開這裡,她都沒有這麼黑暗過。

因為,當時那是她自己的命。

可現在,死的卻是別人啊,還是在她一直引以為傲的醫術中死去。

她嚎啕大哭的不能自己。

三個小寶貝看到了,立刻都過來懂事的抱住了她:「媽咪,別哭,沒事了……」

他們伸出小手,用自己的方式安慰她。

溫栩栩看到了,更加淚如泉湧。

還是最後電話里的內科主任忍著哽咽在她的耳邊說了句:「好了,南希主任,沒事了,我們大家都等著你回來。」

「……」

緩了緩,溫栩栩終於情緒沒有那麼激動了。

隨後,她在孩子們中間抹了抹臉頰上的淚痕問道:「那查出來是誰做的了嗎?」

內科主任:「查出來了,就是那位你前一天下班交接工作的梁醫生,他在你的針上浸泡了一種他自己調配的藥劑,然後讓患者的血管在你施針后僵化!」

「……」

「他為什麼這麼做?我跟他有仇嗎?」

溫栩栩好長時間,才憤怒的質問出來。

確實如此,她來這醫院上班還不到一個月,她到底哪裡得罪了這個姓梁的醫生?以至於他要這麼狠毒的嫁禍於她?

可是,這個問題,內科主任卻沒法回答了。

因為,關於兇手的動機,警方並沒有公布出來,現在外界紛紛揣測的,就是這位醫生是不是在妒忌溫栩栩?

因為溫栩栩一來,就成了內科第二位主任,而這位醫生工作很多年,卻一直沒有晉陞。

溫栩栩掛掉了電話。

嫉妒?

這有可能嗎?根本就沒有可比性好吧?

不過,她便沒有再去擔心這個問題。

連她自己都沒有發覺,不久前還在堅決否認不會給自己做主的男人,這時,在聽到這個內科主任親口說的后。

她已經完全相信,這個謎團,他也會幫她挖出來。

溫栩栩扭頭望著外面正揮灑著一片殘陽如血的天,忽然,她就覺得心情好了許多,渾身也彷彿有了力氣般。

「小寶貝們,我們出去外面玩玩吧?」

「好呀好呀,走,媽咪,我們出去玩。」

「等一下,我先上去給媽咪拿件厚衣服來,不然媽咪會著涼的。」

墨墨和小若若一聽,當即高興得一個牽住了媽咪的手,一個就馬上跑去樓上給溫栩栩拿厚外套了。[] 司文萱幾乎是眼睜睜的看著雲曦對著自己開了一槍,下意識的恐懼頓時讓她保住腦袋控制不住的尖叫出聲!!

「啊——」搶聲落,隨之而來的還有瓷器碎裂的聲音,以及司文萱的尖叫聲。

司敬亭和蕭唯筠被這一搶嚇得心砰砰直跳,好半天都沒回過神來。

似乎已經很多年沒有人敢當著他們的面開槍了!

尖叫發泄了恐懼,司文萱好半天才意識到子彈沒打中自己,這才鬆開手睜開眼看向對面淡定自若的雲曦,驚慌和怒火一瞬間燒到了頂點。

「死丫頭!你竟敢沖我開槍!你瘋了你!!」

司文萱尖銳拔高的聲音充斥在安靜的客廳里,所有人都沒說話,似乎都沒從剛剛那一槍里回神過來。

雲曦聳了聳肩,無辜的眨了眨眼,對於自己剛剛那一槍似乎並沒覺得有什麼不對。

「如你所見,我開槍了!」手裡的槍轉了一圈,她沖司文萱笑了笑,抬手把槍交回給身旁的小二。

「你……」雲曦理所當然的承認對司文萱來說無異於火上澆油,整張臉氣得都扭曲了。

雲曦扭頭看向一旁的蕭景林,有些歉意:「不好意思,打碎古董了,有點肉疼。」

她知道,這屋裡頭所有擺放的花瓶擺件全都是拍賣行上價格高昂的古董,剛剛她打碎的那個花瓶,估計就值不少錢。

「碎碎平安!歲歲平安!不過是個花瓶而已,沒關係!小四,收拾乾淨!」

「是!boss!」

「咱家這些花瓶還是換回便宜那種吧,真粹了您不心疼,我肉疼……」

「咱家」倆字,直接戳到了蕭景林心底的柔軟,她不排斥這個家,更讓他忍不住的高興!

他這個護短的親爹這會兒哪還顧得上心疼什麼錢,恨不得多粹幾個花瓶買心肝寶貝的笑臉!

「好,都聽你的!過兩天我就把它們都換回來!」

雲曦這才滿意的點點頭,轉頭看向對面一臉不服氣的司文萱,眉眼間沒有勝利的驕傲,反而淡然得讓司文萱覺得她此刻在俯瞰她!

「不好意思,你輸了。」

司文萱猛地站起身,雙手緊握成拳,「還有一局,誰輸誰贏還不一定呢!」

「萱萱!別鬧了!」蕭唯筠生怕司文萱下手沒個輕重傷著了自己,趕緊出聲制止。

雲曦有分寸,可不代表司文萱也有!

「我還沒輸呢!」司文萱不搭理她媽的阻攔,轉頭瞥了眼雲曦身上那復古的馬面長裙,輕哼了聲:「我選近身格鬥!」

她今天穿了一套大牌套裝,細紋的格子長褲配翻領雙排扣的蕾絲衫,行動起來方便利落。

「好啊!」雲曦點點頭站起身,百褶的馬面裙擺搖曳閃爍。

「大小姐,您需要換件衣服嗎?」小二在邊上看著她身上喜慶的復古長裙,低聲問了句。

「不用。」雲曦轉身掃了眼客廳,「把這張沙發搬到那邊去,客廳清出來,貴重物品拿遠點。」

「好的!」小二朝窗邊的小六點了點頭,兩人配合快速搬走了單人沙發,清了幾個擺件,很快客廳就空出一塊空地。

地上鋪了地毯,雲曦走到邊上,沖司文萱優雅的做了個請的手勢:「請吧!」

。 佐助臉色有些難看,明明自己才是擋在所有孩子面前的存在,這小子竟敢越過自己去挑戰辰。

什麼女孩子的,他佐助可不在乎。

心中無女人,拔刀自然神,他佐助才是那個要挑戰辰的人,怎麼會允許隨便一隻阿貓阿狗就能站在辰的面前。

「辰是我的!」

佐助心中怒吼。

只是還不等他教訓鳴人,一個粉頭髮的小女孩便擋在了鳴人和辰的中間。

「我是不可能喜歡你這種傢伙的啊!

我喜歡的是,是………」

這個小女孩自然就是春野櫻,在聽到鳴人想要將自己從辰身邊「奪走」之後,終於忍不住站了出來。

只是等她站在了辰身前的時候,感受著身後男神的注視,勇氣便很快就焉了下去。

整個人頭上都開始冒起了蒸汽,臉頰變得紅彤彤的,想要說的話一時間都塞在了腦子裡出不去了。

然而,這個時候,鳴人焉的更是厲害。

被女神拒絕的孩子,整個人的眼前都已經成了一片灰暗。

霎時間,鳴人都感覺自己的人生都已經灰敗了。

春野櫻的拒絕與冷漠,似乎比之村民們的厭惡還讓他心冷。

「好了,鬧劇就這樣結束吧。」

算著時間就要到上課了的辰,終於忍不住想要結束這場「孩子的求偶戰爭」。

在他這種成年人看來,這群孩子所謂的打敗你,喜歡你的女孩子就會喜歡我,

這種有趣的觀點實在是令人好笑的緊。

只是作為當事人,尤其是主人公之一,他站在這裡,著實感覺有些丟人與無奈。

「啊啊啊,我要打敗你啊!」

忽然,鳴人好似發瘋了一般,舉著拳頭便砸向了辰。

他簡單的人生觀剛被犬冢牙和志村甲樹立,固執的認為只要打敗了辰,現在拒絕了他的小櫻就會喜歡上自己。

當然,在這其中,羞怒與暴虐這類負面情緒也不知道有多少。

鳴人這種生物,能夠在十幾年的冷漠與歧視中長大,還最終選擇守護整個木葉,這本來就不正常。

最應該黑化的人,反而最為陽光,那無窮無盡的負面情緒,無人知道去了哪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