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再次站直了身子,不敢再有絲毫的舉動。

卡丁斯奧.西本用餘光瞟了一眼四周,見赤焰幫弟子,已紛紛往外撤退,不由得心中一陣慌亂。

不明就裏的他,以爲遇上強敵。決定先走爲妙,於是朝身後的族人、家丁們一揮手,道了聲:“撤!”

數百名卡丁斯奧家族成員,悄然便往外撤去。

柳迪見狀,更是無心戀戰。拼命地往天空中射出一道道狼煙箭。

午陽城的另一處,漢陽宮內的赤焰殿。一名紅色衛裝少年急匆匆跑進殿內,單膝跪在了曹洪面前:“報告幫主!莫家方向升起一陣陣狼煙,想必柳堂主一定是遇到了麻煩。”

曹洪一甩袖袍,立即站了起來:“備馬!通知所有殿內弟子趕往莫家。快!”

“遵命!”少年轉身便朝殿外跑去。

不一會兒,數千名的赤焰幫弟子浩浩蕩蕩地朝莫家方向趕去。

午陽街上的百姓,一個個嚇得面如灰土,紛紛朝街道的兩邊散去。


一個鐘不到,便有一支五六名的隊伍將莫家團團圍住,上千名赤焰幫弟子架起弓駑對準了莫家院宅。

滿身紅袍的赤焰幫主騎在高頭大馬上,朝赤焰幫弟子發號施令:“裏面的人!一個也不許放過。”

柳迪見救兵來到,臉上露出一陣陣狂喜。

他陪着笑臉朝幫主曹洪迎了過去:“幫主!……”

不待他把話說完,曹洪便重重地一巴掌落在了柳迪的臉上:“飯桶!給你上千名赤焰幫弟子,你卻給我發狼煙求救。對了,那小子抓到沒有?”

柳迪用手一指院內:“報告幫主!沒有。不過,我們將他圍住了。”

曹洪朝裏望去,只見一名黑衣少年正揮舞着一柄長劍,朝赤焰幫的弟子砍殺而去,身旁還有一名十四五歲的少女緊隨其後。

“那位就是盜殺赤焰火龍的盜賊麼?”曹洪問道。

柳迪笑着答道:“正是。”

“飯桶!這叫圍住了嗎?”曹洪一巴掌朝柳迪臉上打了過去。

曹洪望着冷毅,忽然目光一聚,大喝一聲:“先把那臭小子抓住,我要親自扒了他的皮。”

說話間,已提起體內聖光,向前發射出一道巨大的氣旋波。

氣旋如圓盤般大小,散發出熾熱的光芒,卷席着地面的塵土,滾滾而去,兩邊的人馬被強大的陣風被迫讓出一條道。

氣旋直奔冷毅身上滾去。見狀,卡爾和羅林提起體內聖光迎了過去,欲將氣旋擊落。

豈料,劍鋒剛觸碰到氣旋,即刻發出“蓬”地一聲巨響,將兩人炸飛了起來。兩人只覺喉嚨一甜,吐出一口鮮血來。

冷毅和莫紫涵也被餘波震得跌倒地在。三名赤焰幫弟子被當場震飛,兩義幫弟子被震昏。

衆人的目光落在了眼前這位滿身紅袍的赤焰幫幫主的身上。不由得發出感嘆:三級聖光宗師的實力竟恐怖如斯。

莫宇不由得瞪大了眼睛,他在心中莫莫感嘆:“數年不與這老傢伙過招,實力竟爆漲到這等地步了,實在是太過恐怖了。”

曹洪向前掃了一眼,用手一指院牆邊的冷毅,大喝一聲:“抓住那臭小子,其餘人全部殺光。”

話音落,上百名赤焰幫弟子便挺着長矛朝冷毅圍了過去。

義幫弟子一個個表情悲壯,視死如歸,準備拼了最後的力氣,多殺兩個敵人。


赤焰幫堂主柳迪見了,不由得一陣狂喜,他帶着幾名護衛親自掠到了冷毅身邊,用劍鋒着對着冷毅,“你不是很有本事嗎?我看,等下誰來救你?”

冷毅淡然一笑從懷中取出兩隻玉瓶,擰開玉瓶分別吃下了一顆復血丹和強效復光丹。

他已作好了拼命的打算。在生命的最後一刻,他要讓眼前這位幫主也掛點彩。想畢,他冷笑一聲:“既然沒辦法逃,那就拼命吧!”

說話間,他已覺體力恢復不少。只見他道了聲:“凌空行!……飛!”

身形一掠便衝到了赤焰幫幫主曹洪面前。冷毅“嗆”地一聲,朝曹洪刺出一劍,速度之快有如閃電。

只聽“突”地一聲,冷毅的劍鋒像刺是在石塊上一樣硬邦邦,竟未對對方造成絲毫的損傷。

曹洪心中一驚:“好快的速度!不過實力太差。”

說罷,他袖袍一揮,只見他體內聖光一抖,便從體**出一道黃光氣芒,氣芒迅速將冷毅包裹住,冷毅只覺一陣冰冷,不由得凍得瑟瑟發抖。

奇怪,這氣芒竟然比惡龍冰潭的河水還要冷。冷毅忽然覺得一陣眩昏,恍惚中,他脖子上的玉佩在跳動,緊接着幻現出母親祥慈的面容。

這一幕和當年他被穆拉沉入冰潭時的情景一樣。一道金光閃過,旋即母親的影像消失。難道自己要死了麼?冷毅在心中自問道。不,他還有許多事情沒做。冰天傭兵團的兄弟們還等着他回去。

穆拉神父的脖子還等着他去割,白髮銀魔前世的殺身之仇還未報。還有,還有他戒指中的布蘭妮。對了,這段時間忙着赤焰火龍膽的事,竟然忘了戒指當中的布蘭妮。

這丫頭,一定在裏面很寂寞吧!

冷毅被曹洪的冰系氣旋擊中,已開始產生幻覺。衆人只見他被一團黃光氣旋緊緊地包裹着,不停地旋轉。

“冷公子!”莫紫涵大喊一聲,緊咬着牙想衝過去,卻被數十名的赤焰幫弟子擋住。

此時,氣團中的冷毅忽覺心中一顫,一個極細的聲音從他手中的儲備戒指當中傳來。“主人!你現在是不是遇難了?”

是布蘭妮。冷毅心中一陣愧疚,用心語溝通道:“丫頭!恐怕今天我就要葬身於此了。等下,我飛到別處去,把戒指丟棄,你自己出來吧!以後你再也用不着侍候我了。”

布蘭妮心中一急:“不!主人。你有難,小女子捨命也要相救。我們塔族精靈的每一個精靈,都有一樣與生俱來的天賦。我的天賦便是‘放血屏光’,只要我將自己的鮮血流出,便可以將周身百米範圍內的聖光屏蔽。公子你是不是遇到強敵了?”

冷毅默默點了點頭“嗯!”旋即,又搖了搖頭:“算了,我自己會解決。”放血也太恐怖了。他不想讓一個弱女子去做這種事情。

忽地,氣旋停了下來。冷毅身形一晃,他定了定神,一個飛身便飛上了屋頂。

“我看你往哪裏逃?”曹洪見冷毅飛上了屋頂,怒吼一聲:“冰海咆哮……放!”

旋即,一股巨大的波浪形氣旋朝冷毅壓了過去。

冷毅心中一驚,就在這緊迫之際。忽地,一道藍光閃過,落在屋頂,一名清秀的女子在屋頂躺了下來。

瞬間,那團氣旋憑空消失了。

只見布蘭妮手握着髮簪,正在割自己的手腕,殷紅的鮮血不斷地往外流。“公子!快,你抓緊時間,我已經在放血了,你快把敵人打敗吧!”

冷毅望了一眼臉色蒼白的布蘭妮,一陣心痛。

他一咬牙,一個飛身跳了下去,直奔曹洪衝了過去。

“畜生!看我不殺了你。”冷毅揮舞着拳頭向曹洪砸了過去。

所有人都驚訝地瞪大了眼睛,心道:“這小子是在送死啊!”

曹洪更是一陣得意,暗勁一運。然而,沒有半點聖光流動。他心中一急,正不知所措之際。

被冷毅一記直拳擊重,打在嘴上。門牙立即掉了兩顆。

“勾拳!擺拳!直拳!……飛肘”,冷毅一連串的組合拳打在了曹洪的臉上,只在短短的幾十秒時間內,這傢伙被打成了一個豬頭。

這時,赤焰幫的弟子才反應過來。一個個朝冷毅撲去。冷毅掄着拳頭一拳一個。“來吧!畜生們,讓你們償償拳王的鐵拳。”

瘋狂的冷竟忘了自己腰間還有一把劍,把前世在擂臺上的優勢發揮得淋漓盡致。 冷毅正瘋狂地殺着敵。忽地,他心間傳來一陣呼喚:“主人!你抓緊時間報仇吧!我我……我快不行了。”

冷毅心中一驚,這纔想起布蘭妮還在流着血。他朝兩名衝上前來的赤焰幫弟子一人一拳摞倒地在。

只見他一個衝鋒攀上院牆,幾個借步便爬到了屋頂。他抱起布蘭妮立即從懷中取出了止血藥敷在了她的手腕。此時,他只覺體內聖光開始緩緩在流動。

只見他抱着布蘭妮“蹭”地一下,飛到了隔壁的院牆,幾步狂跑後,又一個飛身掠至十米開外。最後,他落在了一條人流較少的街道,抱着布蘭妮一路狂跑,直至遠遠甩開了赤焰幫的追擊,他纔將布蘭妮放了下來。

此時的布蘭妮已是臉色蒼白,嘴脣發紫。冷毅取出一顆復血丹,塞進了布蘭妮的嘴裏,一股瓊漿入口,布蘭妮才緩緩睜開了眼睛。


“主人!你別管我,我一下子死不了的……”布蘭妮露出了淡淡的微笑,臉色卻依舊蒼白如雪。

冷毅四下張望,見不遠處有一家藥店,他抱起布蘭妮飛奔而去。“快!大夫,幫我救救她。”

一名正在算帳的老者,立即丟下了手中活計,迎了過來。只見他伸手一搭脈,胸有成竹地點了點頭,“還好!公子放心,交給我吧!”

冷毅急切地肯求道:“老伯!無論如何,你都要給我想辦法,把她救活過來。”

老者點了點頭,“你放心吧!少年。這位姑娘只是失血過多,我開點速效補血藥給她服下便是。”

冷毅朝老者深深地鞠了一躬,從懷中摸出一塊金磚,往桌上一放:“老伯!這是一點小意思,治好她的傷,還會重謝。”

“這……這”那位老者驚得半天說不出話來。

冷毅府在布蘭妮耳邊輕聲安慰道:“放心!一切都會好起來。你在此等我,我一定會回來接你的。”

說罷,冷毅身形一掠,往外飛奔而去。

此刻,冷毅的心間充滿了萬般仇恨,一股巨大的能量,在心間沸騰。很快他便飛回了莫家大院。

然而,此時的赤焰幫正亂作一團。幫主曹洪前面,圍起了一面麪人牆,死死地護着他。

原來,冷毅剛纔那一頓狠揍,已將那赤焰幫主揍得人事不醒。

好在赤焰幫的弟子人多勢衆,在數量上佔了優勢,儘管主將受傷,但仍以絕對的優勢壓迫着義幫弟子。

義幫弟子和莫家護衛苦苦地僵持着。眼見兵敗是遲早的事了。

這時冷毅忽然出現在屋頂上,只見他伸手摸向懷中,“嗖”“嗖”兩聲,飛鏢射出,兩名赤焰幫弟子應聲倒地。

柳迪指着院牆,大喊:“快!射!”

然而,冷毅一個飛身又到了院牆的另一邊。

“瘋子!這人是個瘋子。”柳迪吃不準冷毅實力到底有多強。看這小子似乎越戰越勇,不由得有些心慌。

其實,他早已無心戀戰,眼下幫主又受了重傷。他只好大喊一聲:“撤!赤焰殿弟子護住幫主。快!”

隨着赤焰幫的大堂主一聲令下,所有赤焰幫弟子紛紛往後撤去,只有前面數百名赤焰幫弟子在作掩護。

很快一隊長長的伍隊便像潮水般,往莫家街外奔流而去。

不多久,莫家大院便空出很大一塊地盤來。只留下義幫弟子和莫家族人及地上數百具橫陣的屍體。

見敵人撤去,冷毅似乎有些不解恨,趁敵人逃命之際,他衝上去斬殺了兩名赤焰幫弟子。

然而當“義幫”弟子欲追上去時,卻被他喝令制止。他當然懂得“窮寇莫追”的道理。

莫宇望着退去的敵人,長鬆了一口氣。心間的愁雲,卻依舊久久不能散去。他長嘆一聲,朝身後殘剩的十來名家丁吩咐道:“把門前清理清理罷。”說罷,轉身進了屋子裏。

莫紫涵向冷毅望了一眼,眼神中充滿了感激和崇拜。片刻,她轉過身便追隨父親的步子進了莫家宅府。

義幫弟子和先鋒特戰隊的兄弟們紛紛向冷毅涌了過來。“幫主!”“隊長”

冷毅只是點了點頭,一語未發。許久,他才命令道:“執法堂弟子聽令,快速清理戰場!”

“是!”一整齊的回答,數十名義幫弟子便忙了起來。

陳虎走了過來,“毅哥!我先帶兄弟們回洪荒衛兵團了。”

冷毅點了點頭,輕聲對陳虎說:“這事可不能讓團長知道了。”


陳虎微笑着答道:“放心,這次我們是藉着去萬獸叢林執行任務的空隙趕來的,團長不會知道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