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將一隻牛皮紙信封遞到了夏雷的手中。

夏雷的視線落在了信封上,火漆上的死亡之月徽記頓時進入了他的視線。

這封信是依西塔布送來的。

夏雷打開了信封,抽出了裡面的信紙。

信紙上寫著一段話:三日之後,阿勒頗白色珍珠,做一個了斷吧。

夏雷的嘴角浮出了一絲冷笑,三日之後做一個了斷,這正是他需要的。 三日後。

難民營的門口,尤斯娜和扎依雅眺望著阿勒頗的方向。她們在等待那個熟悉的身影,金色的夕陽灑落在她們的身上,黑色長袍和黑色的面紗有點染金的感覺,別有一番異域風情。

在她們的身後的難民營里矗立著一座雕像,那是她們兩個摟著肩站在一起的雕像。這是夏雷安排的,他就要離開了,他將這座雕像安置在難民營中,這其實也是一個權力的交接暗示。從今往後,敘利亞救助會就只有尤斯娜和扎依雅這兩個會長了,不會再有他的存在。

一個瘦弱的身影從暮光之中走來,他的手中拿著一隻棒子,一面盾牌。這漫天的金光好像是從他的身上散發出來的一樣。

「重生回來了!」尤斯娜的臉上頓時露出了笑容。

扎依雅卻已經邁出了腳步,小跑著迎了上去。

這段時間她們好夏雷每天晚上都住在一起,同床而眠,做最愛做的事情。她們和夏雷待在一起的每一分鐘都充滿了快樂,在她們的心裡夏雷已經是她們人生之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了。

尤斯娜也小跑著迎了上來。

夏雷的心中卻是一聲嘆息,「對不起,尤斯娜,扎依雅。」

他的計劃是最遲一個星期,三天前他收到依西塔布的信之後白了做出了決定,今天晚上就是他離開她們的時候。

扎依雅和尤斯娜先後扎進了夏雷的懷裡,一個佔據左邊的位置,一個佔據右邊的位置。源自於她們的柔軟衝擊讓他的身子微微地僵了一下,某個地方也微微僵了一下。他剛從戰場上回來,吸收了大量的黑色慾望能量,他對於「葯「的需要非常迫切,而她們現在就是「藥味十足」。

「回去吧。」夏雷說。

「要是我能拿得動你的棒子,我就幫你拿了。」尤斯娜笑著說。

「你拿得動,昨天晚上我還見你拿過。」扎依雅說。

「呀!我打你啊!」羞惱的尤斯娜握起粉拳就砸了過去。

扎依雅卻靈火的躲到了夏雷的身後。

「重生,她欺負我,你就不幫我嗎?」尤斯娜說。

夏雷笑著說道:「回去我打她的屁股。」

「我不幹,你們合起來欺負我!」扎依雅翹起了小嘴,可嘴角卻含著笑意。她一點都不害怕夏雷打她的屁股,相反的她還挺喜歡呢。

「回家」的路上灑落了一地的笑聲。

看到她們開心的樣子,夏雷的心情卻越發沉重了。

回到俄羅斯軍事基地的房間里,夏雷將尤扎棒棒和雁門盾放在了牆角。尤斯娜幫他脫掉了外套,扎依雅拿來了打濕的毛巾給他擦臉。她們就像是他的妻子,每一個動作,每一個眼神都是那麼的溫柔。

「我去洗個澡。」夏雷說,他身上的血腥味和硝煙味太重了。

扎依雅好尤斯娜點了一下頭,嘴角含笑,同時又有點小緊張。洗澡之後是什麼,她們的心裡很清楚。

「等他完事的時候,我們就跟他說,讓他跟我們回大馬士革。」尤斯娜說。

「嗯,不過……」扎依雅的臉頰一片羞澀,「那會是一個很長的時間。」

尤斯娜的臉也紅了,「他的超能力絕對生錯地方了。」

「可你很喜歡,對嗎?」

「你是在取笑我嗎?也不看看你在那個時候的樣子,我都替你感到羞恥。」

浴室里,夏雷一聲嘆息,「我該怎麼開口?算了,還是按照計劃讓小倩來處理吧。我最不擅長的就是處理這種事情,更不想看到她們流淚的眼睛……」

智能腕錶里傳出了小倩的聲音,「主人,我已經準備好了,你確定是今天晚上嗎?」

夏雷收起了思緒,「是的,我確定。」

「嗯,我這邊已經準備好了一切,你拍屁股走人的時候我會為你搞定一切的。對了,主人你是在洗澡嗎?」

「是的。」

「呃,我想起來了,有一段內容我需要你親自過目。主人,請激活我的第二狀態,謝謝。」小倩的聲音,帶著點激動的意味。

「滾蛋。」夏雷就連第一形態都關閉了。

走出浴室,尤斯娜和扎依雅已經不在房間里的地板上了,但她們的黑色袍子和面紗什麼的都在。

扎依雅忽然從被窩裡冒出了頭來,「你還在等什麼?」

尤斯娜也從被子裡面冒出了頭來,還有一隻雪白的藕臂。她伸出了食指,然後向夏雷勾了勾。

夏雷向她們走了過去……

天下無不散之宴席,這是最後的晚餐盛宴。

就算要離開,那也要給她們留下一個快樂的回憶。

四個小時后,夏雷從扎依雅和尤斯娜的中間爬了起來。

尤斯娜和扎依雅並沒有睜開眼睛,她們已經迷失在了快樂的海洋之中。在她們的大腦里,每一個腦細胞都有著一個快樂的故事。

「再見,尤斯娜。再見,扎依雅。」夏雷俯首親吻了尤斯娜和扎依雅的額頭,然後下了床。

尤斯娜和扎依雅並沒有醒來,她們就連睜開眼睛的力氣都沒有了。

夏雷穿上衣服,拿起了放在牆角的尤扎棒棒和雁門盾。打開房門,準備離開的時候他又回頭深深的看了一眼尤斯娜和扎依雅,「對不起,忘了我吧,我是無法停下腳步的人。」

房門關上。

這一別,不會再相見。

午夜,白色珍珠。

廢墟之中燃燒著一團篝火,熊熊的火光碟機散了黑暗,星月的光輝在它的面前也顯得黯然無光。

篝火的旁邊站立著兩個穿著戰甲的巨人武士,黑色的戰甲,古樸的造型,每一個都有三米高。給人一種震撼性的視覺衝擊,還有壓迫感!

這兩個巨人武士一個男性,一個女性。男性的手中握著一把巨大的雙手劍,女性的手中則是一把彎刀和盾牌。

這兩個巨人武士一個是卡西亞魯伊斯,一個是依西塔布。

兩人的風格與上一次截然不同。夏雷這半個多月的時間裡不斷的吸收慾望能量提升進化,兩個則在這半個多月的時間裡製造了這兩套巨人的戰甲。

「你說那個傢伙會出現嗎?」卡西亞魯伊斯的聲音從戰甲的頭盔里傳了出來,「我已經等我兩個小時了。」

「我和你等的時間一樣長。」依西塔布的聲音,「拿出點耐心來吧,我相信他會來的。我在乎的是你的戰甲,你確定它能抗住高強度的戰鬥嗎?」

「你放心吧,比起你那搞笑的戰甲,它們的防禦能力強了好幾倍。」卡西亞魯伊斯說。

「這一次不能讓他再逃了,我們必須在他變得更強大之前幹掉他。」依西塔布說道。

一個聲音忽然從黑暗之中傳過來,「誰說我要逃了?」

卡西亞魯伊斯和依西塔布的視線跟著就移到了那個方向,一個瘦弱的身影進入了他們的視野。

夏雷來了,拿著他的棒子和盾牌。

三人之間的距離逐漸縮短,身子單薄的夏雷在宛如巨人的卡西亞魯伊斯和依西塔布的面前就像是一個小矮人。體型懸殊巨大的他,看上去似乎不堪一擊。

夏雷在篝火的對面停下了腳步,「你們的戰甲是我見過的最搞笑的戰甲,你們大概是覺得戰甲的尺寸越大,贏的機會就越大,是嗎?」

面對這樣的嘲諷卡西亞魯伊斯和依西塔布卻無動於衷。

「夏雷。」依西塔布說道:「你是夏雷。」

夏雷淡淡地道:「我說過,你覺得我是誰我就是誰。」

「別再裝了。」依西塔布說道:「我已經找到證據了,我確定你就是夏雷。」

「什麼證據?」 鬼醫本色:廢柴醜女要逆天 夏雷問。

「你無需知道!」依西塔布的聲音帶著怒意。

「你說什麼就是什麼吧。」夏雷說。

「夏雷!「卡西亞魯伊斯的聲音,「你回到了地球世界,那塊碎片在哪裡?」

夏雷沒有回答他的問題。

「你去的究竟是一個什麼世界?那個使命完成了嗎?」卡西亞魯伊斯追問道。

從依西塔布和卡西亞魯伊斯的反應里夏雷相信了依西塔布說的話,她找到了證據。雖然他不知道是什麼證據,可證據是存在的,不然這兩個傢伙不會是這種反應。不過他並不在乎,事實上能隱瞞到現在這已經是很不錯的了。

「告訴我!」卡西亞魯伊斯的情緒有些失控了,「那個使命本來就該由我去完成!我有權知道!」

「希望之星,那是一個百倍與地球的行星,」夏雷說道:「至於那個使命,它……」

「你快說啊!」卡西亞魯伊斯催促道。

夏雷卻說道:「我的秘密可不是無償的,你得用差不多價值的東西來交換。」

卡西亞魯伊斯的情緒瞬間就穩定了下來,「你想從我這裡得到什麼?」

「你當初說過你收集一塊一塊的石頭,那些石頭最後變成了起源城。然後,起源城將你帶到了這裡來。我想知道的是,是誰打碎了起源城?」夏雷說。

起源城自身肯定又答案,可他從來沒指望過起源城會給他這樣的答案。

沒等卡西亞魯伊斯說話,依西塔布便說道:「別聽他的,就算你有答案,你也換不到你想要的東西。」

「我不需要你提醒!」卡西亞魯伊斯吼道。

「殺了他!我有辦法從他的腦袋裡獲取所有的信息。」依西塔布說。

卡西亞魯伊斯看了依西塔布一眼,就在那一瞬間兩人突然向夏雷撲了上去。 卡西亞魯伊斯和依西塔布的身上雖然穿著極其笨重的戰甲,目測加上兵器起碼三千斤的重量,但是他們的速度卻和上一次沒什麼區別,依舊迅猛如疾風!

說動手就動手,眨眼間依西塔布和卡西亞魯伊斯就衝到了夏雷的近前,身穿巨型戰甲的兩人就像是移動的鋼鐵巨人!

夏雷將雁門盾往前一推,擋住了依西塔布的彎刀劈砍,右手之中的尤扎棒棒猛的往前一捅,后發先至,瞬間就攻到了卡西亞魯伊斯的腰間!

哐當!依西塔布的彎刀劈砍在了雁門盾上。盾面上頓時爆起了一團火星,也留下了一道被劈砍的凹痕。

叮噹!卡西亞魯伊斯用雙手巨劍封住了夏雷的尤扎棒棒,火星四濺。

夏雷將手中的尤扎棒棒往上一挑,卡西亞魯伊斯手中的雙手大劍震動了一下,差點脫手墜地!

夏雷將左手之中的雁門盾往前一推,依西塔布也被他推開,蹬蹬退了兩步。

這一次交手,雙方都各自吃了一驚。

讓夏雷吃驚的是依西塔布手中的彎刀竟然能在雁門盾上留下劈砍的痕迹,這就說明兩個對手這次所使用的戰甲和武器遠比第一次強大!

讓依西塔布和卡西亞魯伊斯吃驚的是夏雷的實力,比之半個月前他的實力提升的可不是一點半點,而是成倍的提升!

然而,這只是轉眼即逝的停頓。

不等依西塔布和卡西亞魯伊斯再聯手向他進攻,夏雷就飛身躍起,一棒子抽向了卡西亞魯伊斯的脖子。他吃虧就吃虧在在這兩套巨人般的戰甲下顯得太矮,想要攻擊心臟、脖子和大腦等要害部位就必須要跳起來。

卡西亞魯伊斯揮劍劈向了夏雷的尤扎棒棒。

卡西亞魯伊斯趁機從側翼逼近,一彎刀砍向了夏雷的腰。

叮噹!

雙手大劍與尤扎棒棒碰撞在了一起。

哐當!

彎刀劈砍在了雁門盾的盾面上。

空中無處借力的夏雷承受了兩人的合擊,他的身體炮彈一般倒飛了回去,尤扎棒棒和雁門盾的盾面上也留下了新的劈砍的痕迹!

卡西亞魯伊斯一聲冷笑,「夏雷,你曾經給世界之盒的碎片命名為古合金,可著才是真正的古合金。你以為我不知道你將我們的戰甲熔掉,做成了盾牌和棍子嗎?可惜,它的強度遠遠比不上古合金。這一次,你死定了!」

夏雷看了一眼雁門盾的盾面和尤扎棒棒上的劈砍痕迹,他的面色為之一沉。尤扎棒棒和雁門盾上的劈砍痕迹都很深,尤其是雁門盾盾面上的劈砍痕迹伸達一公分。照此下去,用不了多久他的盾牌和棒子都會壞掉,無法再用它們來戰鬥!

五百斤的合金棒子,五百斤的雁門盾在古合金武器的面前竟如此脆弱,古合金的強度可想而知!

「知道嗎?死亡之月就是這種古合金的升級版,你們人類的核彈都無法摧毀死亡之月。」依西塔布的聲音,滿是輕蔑的意味。

「被我打跑的人居然還有臉嘲笑我?你們的臉皮比你們的戰甲更厚。」夏雷反唇相譏。

依西塔布和卡西亞魯伊斯同時啟動,再次殺向了夏雷。

叮叮噹噹……

哐當哐當……

金給屬碰撞的清脆聲音,能量碰撞的悶響聲不斷響起。在廢墟之中燃燒的篝火早就被能量衝擊波蕩平了,連灰燼都沒有剩下。金屬碰撞的火星不斷在黑暗之中閃現,流星一般璀璨。星月的清冷光輝下,三個人影飛鳥一般靈動,躲閃和攻擊。

哐當!

一個震耳的聲音里,夏雷手中的雁門盾竟被依西塔布一刀劈開。

卡西亞魯伊斯一劍劈砍在了尤扎棒棒上,並用鐵塔一般的身體擋住了夏雷橫移的路線。

「去死吧!」依西塔布一聲怒吼,一腳踹在了夏雷的小腹上。

那隻腳肌膚覆蓋了夏雷的整個小腹。

夏雷的身體飛了起來,飛出五十多米的距離才砸落在地上。

轟隆一聲悶響,夏雷的後背下的水泥地面頓時出現了上百道縱橫交錯的裂痕!

依西塔布和卡西亞魯伊斯沒給夏雷任何喘息的機會,在夏雷墜地的一瞬間就同時撲了上去。

夏雷從地上一躍而起,一棒子橫掃了上去。

依西塔布的彎刀和卡西亞魯伊斯的雙手巨劍同時劈砍在了尤扎棒棒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