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後面還想着去禁區逛逛呢,不提氣息修改,若是屏蔽都無法做到,那過去呢,感覺也就是在邊緣地帶轉悠,那可不是他想要的。

請記住域名:。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看著黑狐讓那幫修真者把身上的寶物都交出來后,就覺得他只是在嚇唬他們而已!散落一地的寶物黑狐張口就全吸了進去。

接著不以為然的說到:「都交出來了嗎?要是讓我發現私藏就連人一起吞肚子里去!」

「沒有了沒有了,我們怎麼敢私藏呢!全都孝敬狐老前輩你了,你老看看……我們……能不能……?」

那紅衣女子邊說還邊比劃離開的動作,黑狐自然是一句滾!那群人就在紅衣女子的帶領下連滾帶爬的溜了!

「二哥,就這麼讓他們走了?怎麼說也得斷幾隻手腳讓他們長長記性才對?哼!真是便宜他們了!」

聽了霜兒的抱怨黑狐沒有說什麼,只是目不轉睛的看著她,熊鄂卻說到:「唉~得饒人處且饒人,老白不是把他們的法寶都收了嘛,應該長記性了!再說女孩子家戾氣不要太重!」

「大哥你?哎~小妹我可是差點就死在他們手上了,你還?算了,不理你了!」

霜兒說完轉身就走,也沒理會我和娜拉,更別說是熊鄂了,黑狐見狀意味深長的看了一眼熊鄂也離開了!

看著霜兒離去的背影,熊鄂無奈的說到:「霜兒?是大哥的不是!你別生氣啊!」

即便如此,霜兒還是頭都不回的離開了!

娜拉看著一件沮喪的熊鄂說到:「我說熊大哥,與人為善固然是好,但那也得有底線,要是動我家人一根頭髮,我非撕了他們不可!」

我點頭附議說:「娜拉說的對!」

然而熊鄂卻說:「話雖如此,但也不能當著兩位小友的面殺人,即時世道這般無奈,我卻也未曾在兩位小友身上感受到殺伐之氣!我想能不取人性命就盡量避免吧!」

額!娜拉我不知道,但現實我是沒見過死人,更別說看著別人殺人了,看來熊大哥也是出於一片好心,不過看這樣子霜兒是真的生熊大哥的氣了!

見我在發獃娜拉說到:「原來如此,既然是熊大哥的一片好心,那我們也不必多說什麼,只不過我看霜兒姐姐是真的生氣了!不要緊吧?」

「無妨,我知道她在哪裡,走,我帶你們去!」

熊鄂說罷卻匍匐下來,我和娜拉卻一臉懵逼的看著他!心想不是要帶路嘛?怎麼爬地上不動了?

熊鄂見狀說到:「上來吧!我腳程快載你們過去!」

我有些激動的說:「這?可以嗎?」

熊鄂見我們有些猶豫說到:「當然可以,你們可是霜兒的救命恩人,又是我的朋友,要是你們把我當朋友就上來吧!」

話都說到這份上了哪能拒絕呢,於是本著女士優先的態度,讓娜拉先上去,接著我上坐她後面,你別說第一次騎熊有些緊張,不知不覺就死死抓著熊毛不放!只感覺熊鄂起身之後,沒一會兒就來到了一處溪邊,這裡地勢平整,溪水也流的緩慢,溪邊全是竹林,而竹林里坐落著一間用竹子建的茅屋,屋前用籬笆圍出了一個小院,別有一番隱世的意味!

不過熊鄂並沒有停在小屋前,而是又載著我和娜拉走了一段路,來到一處小丘……額!準確的來說應該是墳堆吧,因為不僅看到霜兒在拔草,我從不遠的地方就看到了墓碑上寫著亡妻之墓的字樣!當娜拉和我從熊鄂背上下來之後,熊鄂突然雙腳站立走了過去,當到達墓碑前已然變成了一個三十歲左右的男人,要不是看他一臉的鬍渣,估計就和我一樣帥了!

而此時霜兒也從旁邊摘了一束花放在墓碑前說到:「嫂嫂,霜兒來看你了!」

話語間夾雜著些許傷感,不知不覺霜兒已放聲哭了起來,熊鄂上前摸了摸她的頭,眼裡充滿的惆悵!都說時間可以抹去一切,但看著他們我想幾百年過去了,依舊為故人而流淚,這故人在他們心裡的分量可想而知!

我和娜拉在一旁觀望都覺得有些傷感,卻也只是不相干的兩人,於是我示意娜拉去別的地方走走,待他們情緒穩了再說。

「你哭什麼?那麼多愁善感?」

我看著一時沒忍住哭出來的娜拉,覺得好笑又無奈!說實話有時候我真的不知道自己是理性還是薄情,這麼傷感的情景我應該流淚才對,但我的理性卻告訴我這和我沒關係,最終我也沒留下一滴淚,因為這確實和我沒關係!

娜拉擦了擦眼淚說:「要你管!你是鐵石心腸嗎?這都觸動不了你?」

「那到不是,我只是理性的覺得你是不是有點那啥了,畢竟我們和他們才認識一天,哦!霜兒才剛認識,再怎麼滴我也無法和他們達成共識,何況我們連長眠在哪裡是個怎麼樣的人都不知道!」

看著娜拉欲言又止的樣子我又接著說到:「恩!看兄妹兩的樣子那肯定是個好人,你先把眼淚擦乾淨吧,有人過來了!」

聽我這麼一說娜拉趕緊擦乾了眼淚,轉身就笑嘻嘻的樣子,呵!女人!

熊霜兒走到跟前很有禮貌的說到:「讓二位恩人久等了!」

我回敬說:「無妨?熊老哥呢?」

「大哥先行回屋去了,二位恩人也隨霜兒進屋吧!」

我去!聽著霜兒說話的語氣,這前後完全就是兩個人啊!不過這也看的出她很感激我和娜拉的出手相助,不然怎麼會在外人面前這般溫柔,她好歹也是有一身修為的妖族。

「霜兒姐姐,以後就不用恩人,恩人的喊我們了,既然我們都稱熊鄂為大哥,以後我們也平輩而論,我呢瀧澤娜拉,姐姐以後叫我娜拉好了,至於他?哎?話說你叫什麼來著?」

看著娜拉一臉疑惑的樣子,感情她還不知道我叫什麼?

「我靠,不帶這麼玩的吧?你介紹自己的時候沒問我,我還以為你已經從你主人那裡知道了呢?」

娜拉一臉無辜的說到:「我只知道你和你的筆名,但你的真名還真不知道呢!敢問兄台貴姓?」

娜拉說完拱手一個大禮,我也拱手回敬說到:「免貴姓古,雙名修荊!」

「噗!呵呵呵,你兩太有趣了,好吧!以後我就稱呼你們娜拉妹妹和古大哥吧!」

霜兒剛說完娜拉就說:「古大哥?嘻嘻!太便宜他了,姐姐有所不知,雖然他比我大幾歲,但也沒年過三十,擔不起姐姐的兄長!」

霜兒這時也說笑到:「那也無妨,畢竟霜兒長得這麼水靈,不做妹妹可惜了呢!」

我看著霜兒的容貌心想確實長得水靈,能修仙是真的好啊!你看一個幾百歲的黑熊精在你面前裝嫩你都無話可說,娜拉似乎也不知道怎麼回答!

霜兒見狀連忙說到:「抱歉開個玩笑而已,本來再造之恩,即使平輩而論霜兒也理當做小,但瀧澤姑娘既然開口,霜兒定不想違了你的心意!只是想來瀧澤姑娘也稱古公子為兄長,那我斷不敢再稱姐姐,不如一起做妹妹的好,都稱古公子一聲大哥如何?」

聽了霜兒的話我調侃娜拉說到:「你看,就你話多,我可不想辜負了霜兒妹妹的一片心意!」

娜拉看著我沒好氣的說到:「早知道我就不多嘴了!」

而霜兒似乎也明白了什麼說到:「啊!只要瀧澤姑娘願意,霜兒依舊是妹妹!」

「不不不,這樣就好了,還有以後喊我娜拉就好!」

霜兒見娜拉有些著急了說:「嗯!娜拉妹妹!」

霜兒似乎很開心的樣子,說完就拉著娜拉往茅屋方向走去!

我悠哉的跟在她們後面,只聽霜兒悄悄跟娜拉說到:「妹妹其實有所不知,這做妹妹要比做姐姐好,沒事還可以撒撒嬌什麼的,做姐姐還要照顧弟弟多麻煩啊!」

只見娜拉心領會神的點了點頭,兩人還轉頭看了我一眼!

我毫不留情的說到:「我聽見了!」

我話剛說完兩人又手拉著手往小屋那邊跑了,我見狀趕緊跟上去,推開籬笆門進去一看,小院不大裡邊卻有花圃和菜園,花圃邊上還有一個圓形石桌,周圍放著四個柱型石凳,我用手摸了一下,桌上一塵不染;再看花圃和菜園生機勃勃的樣子,這明顯是有人常住的,而且還照顧的很周到,由此可以看出熊大哥還是不信任我和娜拉,然而這也不怪他!防人之心不可無,何況是非他族類!不過按今天發生的事來看,今晚可能有的聊了。 ,

第582章

「不用!你不一定知道,要抹哪些地方。艷子操作,你記一下。回去以後,也要這麼做,最好,是有家人幫你,才能抹的更好。」

「哦」

宋三喜沒話了,點點頭。

褚艷擠一點出來,抹在宋三喜病患處。

然後,均勻塗抹,按壓。

涉及到的地方,真比較多。

當然,宋三喜自己抹的話,按壓的話,還真不那麼方便。

比如,腰后,背後一些神經區域,沒辦法。

褚艷,感覺自己這也太幸運了。

激動,還是激動。

人生,難得遇到這麼樣的病人啊!

程映雪則在一邊,道:「三喜,什麼感覺?」

「雪導,這葯,無色無味,也沒有什麼感覺。」

「嗯,這是類烴型新葯和利多卡為主要成分」

「哦,這些對於神經的確有抑制作用,延長神經傳導時間,但不會產生麻木」

「對!看來,三喜,你也是個醫學天才,很懂」

「呵呵有所涉獵」

「」

就這麼樣,一邊聊著,一邊治療。

褚艷也是服氣,宋三喜真的很懂醫學。

等抹完的時候,宋三喜才起身。

他低頭看看,臉有小驚喜。

滿意的點點頭,「現在這樣,真好!謝謝雪導,謝謝艷子。」

程映雪和褚艷,看了一下他。

不禁,相視,無奈的笑笑。

病人,是奇怪的。

藥物,是成功的。

程映雪還淡道:「三喜,你真是與眾不同。與普羅大眾的男人,走了相反的路。就這,還高興呢!」

宋三喜苦澀一笑,搖了搖頭,也沒說什麼。

褚艷,額頭有些細汗,感覺累。

小臉,紅潤潤的,很迷人。

然後,她又給宋三喜肌注了藥物。

取了一片內服的藥物,用開水讓他服下。

最後,宋三喜起身,要收拾了。

還說:「雪導,艷子,咱們可以去品一杯夜咖啡,吃頓飯了吧?」

程映雪認真道:「這,還早呢!以你的血液數據來看,外用藥,已經起效,時間為15秒。」

「肌注葯,預計在2分鐘內,可達血濃峰值。」

「口服藥,預計將在20分鐘后,達到血濃峰值。」

「所以,我們還需要在血濃峰值的時候,提取相關血液,進行分析化驗。」

「另外,我們提取到你原生血液裡面,有類多巴胺類的物質,這是世界醫學史上的新物質,是個奇迹的發現。」

「而我們最主要攻克的是,這類物質是否是你的主要病因,是否能壓制這類物質的產生。同時,還要做反應力測試的。」

「我將進一步分析這種物質,看是否能研究、合成,製造出對於男性某類疾病的治療藥物。」

「哦」宋三喜點點頭,「嗯,我明白,我配合,但我要衣物。老這樣,也不好嘛!」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