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心緒,如天空,他的身體,似乎與自然交融,與天地契合,正是當初破解冰火雙世界時的狀態。

「本心,皆由自生,我的情緒影響了我的戰鬥,我的心念影響了我的行動,現在我即是空靈,即是自然,即是本心!」楚河喃喃地說道,他雙拳微微握住,剎那間,就有一股音爆聲傳來,這是空氣被強大的力量撕裂的聲音。

黑衣男子神色平靜的望向此時的楚河,神色中終於有了變化。

楚河如一尊亘古的山峰,彷彿永恆存在,寂滅而自然。他空靈的心緒使得他的身體戰鬥完全契合自然,如行雲流水,心隨身動,行動之間,風雷瀰漫。

此時,楚河的身體好似不曾受過傷,一個閃身之下,就來到黑衣男子面前,向他狠狠的揮出一拳。.. 鮮花,鮮花,求鮮花支持~

這一拳如狂風驟雨,又似浮光掠影,僅僅一個瞬間,拳頭便擊中了黑衣男子的腹部。

楚河平靜的站在他的面前,微微抬起頭來,望向他的面龐,全身上下的氣息驟然如同海浪起伏,澎湃洶湧向對面咆哮而去。

黑衣男子神色中頓時有了一絲痛苦,口中也流出了一絲血液,但他的眼神卻始終沒有變化,依然冰寒而冷漠。

楚河神色平靜如水,五指忽然張開,化拳為掌,轟的一聲氣爆聲震天傳來,一道氣浪帶著排山倒海之勢,連綿而起,轟然擴散。

黑衣男子身子一震,被楚河爆發的氣息生生地向後推出數十米,才腳步踉蹌地停下身體。

拳風如雨,連綿不絕,楚河心神空靈無物,身體就仿若自然。

黑衣男子奮起反擊,各種精妙的招式不斷施展,動用了楚河的許多招數,但都被此時的楚河輕而易舉地化解了,而且楚河還頻頻反守為攻,頃刻之間,就已將黑衣男子置於險地。

畢竟,黑衣男子施展的招數都是楚河自己的招數,楚河對此可是無比清楚熟悉,而此時的他心神空靈,寂靜如天空,身體最是契合自然之理,面對黑衣人,他才可以以身體為意,將身體本能的去戰鬥,在這樣的情況下,身體所發揮的實力將達到招式的極限。

而對心靈已然空靈如天空楚河,黑衣男子已經無法探知他的心思,情緒,自然就沒有進行反擊的力量了。

楚河每一拳之下,黑衣男子臉上都會多出一道傷痕,每一腳下,他的腹部就多一塊淤青,楚河彷彿在抱負方才所受到痛苦一般,將黑衣男子打得遍體鱗傷,鮮血橫流。

黑衣男子身體多處遭到了楚河如雷霆般的攻擊,不斷踉蹌退步,神色也變得狼狽不堪,他身上的氣息驟然消減,甚至變得極其微弱了。

而這時,楚河驀然停住攻擊,目光平靜的望向黑衣男子,緩緩的問道;「現在怎樣?」

聞言,黑衣男子身體驀然一震,冷漠如寒冰的臉上忽然閃過一抹奇異的笑意,他仰天長嘯,聲如狂雷,片刻后,他收住聲音,目視楚河,微微點頭,大聲道;「哈哈,很好,很好,你終於明白了!」

「是啊,我明白了。本心即我,我即本心,皆由自生,心靈空寂,自然萬般皆散!」

楚河低沉的喃喃道,他的心緒,空靈而寂靜。

「……如你所說,既然如此,那我是時候該離去了。」

「你打敗了我,完成了最後的考驗,現在,你就去追尋你想要的東西吧!」

黑衣男子神色忽然變了柔和,再不復先前的冰冷的面色。

此時,他的雙眼驟然變的黯然了下來,眼神然後就慢慢地空洞而虛無了起來,他的身體竟然也如濃霧般的奇異的一點一點的變淡,最終直至透明,消失在天地之間。就像是從未出現過,彷彿剛才的一切,都是一場虛空大夢,只有最後的一句話,不停地在楚河的心中回蕩。

「記住,無論身處何時何地,都要固守本心,切不可因外物的干擾而心生雜念,禍亂自身!」

先婚後愛:首長大人私寵妻 楚河身體怔怔的望著人影消失的方向,心中似乎悵然若失,他沉默片刻后,緩緩點頭,將那句話,如雕印刻痕般記在了自己的心裡。

楚河心緒從空靈狀態下恢復過來,緩緩地吸了一口氣,頓感心情一下子舒暢了許多,心中明朗如晴朗的碧空。

眼前就是洞口了,再沒有什麼可以阻止他的腳步了。

楚河心裡帶著期待而又忐忑的心情邁步向山洞裡走去。

進入山洞內部,頓時一陣沉悶之氣撲面而來,楚河屏住呼吸,向前望去。

映入眼前的,是一個四四方方布滿堅硬石壁的內洞,岩層光滑如鏡,彷彿可以清晰地照出人影,地面上雜草叢生,綠蔭遍地,偶熱可見幾株不知名的野花靜靜綻放,其內看上去十分空曠,除了石壁,就是有中心位置處有一座石桌。

而楚河的目光此時就一眨不眨的望向了那個石桌,那個石桌上面,有一個酒壺,靜靜地放置在上面。

「超神水……」楚河雙眸驟然變得明亮無比,如星子熠熠生輝,他心中忍不住有了一絲激動,臉上布滿了笑意。

「費了這麼多功夫,終於即將就完成這次的目標了!」

楚河喜形於色,一步步地走到是桌前,俯下身子,伸手便將酒壺從桌面上拿了起來。

楚河眼神停在了酒壺上,只見這酒壺樣式奇異,是楚河從來沒有見過的,酒壺表面泛起一抹幽深而神秘的光芒,不知是何材料製作而成,一看就不是凡品,必然是仙家之物。

楚河輕輕掀開酒蓋,澄澈如天空顏色的超神水映入楚河的眼帘,楚河將酒壺微微接近鼻端,輕輕嗅了一下。

無色無味,就像是普通的清水。

但是,楚河望向超神水中時,卻見不到水中有任何的倒影出現,一點痕迹都看不見。

楚河手持酒壺,心中不由自主的開始跳動了起來。

冷靜,一定要冷靜,保持心境空靈,只是超神水而已,沒什麼大不了的,我一定可以度過。

楚河心中如此說道,他緩緩閉上眼睛,心靈頓時保持空無,再次睜開眼時,他的目光已然平靜如水。

楚河毫不猶豫地拿起酒壺,張開大口,仰面將酒壺傾倒而下,清澈如天空的超神水,全部灌入了楚河的口中。

楚河毫不遲疑,大口吞咽,咕咚一聲,超神水就全部進入楚河的喉嚨,而酒壺中,也在無一絲超神水,他竟然全部都喝了下去,不留一絲吐出來的機會。.. 超神水流入腹中,楚河也同時緩緩的閉上了眼睛,做好了承受一切痛苦的準備。

「啪」的一聲,忽然,酒壺被楚河從手上鬆了下來,掉落在地面上,發出一陣清脆的敲擊聲。

豪門奪愛:冷梟束手就情 而與此同時,楚河驀然感覺到了腹中一股無法形容的劇痛感憑空傳來,不到一會兒,劇痛便如血流一般,瀰漫到了全身各處。

這時,楚河頓時感覺,自己全身的血肉,每一寸肌膚,劇痛無比,就像是被無數鋒利的刀刃割裂,腹中的腸子也彷彿麻花般的緊緊糾纏在一起,相互扭曲,彷彿隨時就要斷裂,撕開、破碎……

即便以楚河意志之堅強,此時,都忍不住痛苦地哼叫了起來,他的臉色驟然變得蒼白,面上血色不斷減少,豆大的汗珠如小雨滴滴地順著他的面頰滾落了下來。

強寵舊愛:情挑腹黑總裁 老公,情深不淺! 「啊……啊……」

楚河咬牙忍住劇痛襲卷全身,他雙拳緊緊捂住,指甲因為用力微微陷入掌心,脖子上青筋根根爆出,身體不住的掙扎,顫抖。

楚河俯下身體,半跪在地上,單手撐地,大口大口地不斷喘著粗氣,汗水如雨傾下,很快就將地潤濕。

劇痛還在不斷地加劇,楚河身體內的細胞像是在做無數次的分裂充重組,根根骨頭似裂似折,彷彿存在千萬顆如牛毛細雨般的細針,再狠狠捅扎每一寸血肉。

楚河沒喝超神水前,確實對自己的身體充滿了信心,在他想來,以自己遠古賽亞人的身體素質和承受能力,悟空的賽亞人體質都可以承受,他自己必然也是可以的。

但是現在,楚河親身體會之下,卻明白了超神水中的毒性竟然比他想象中的還要劇烈,要大得多,恐怕就地府中所謂的十八層地獄中的痛苦也不能與之相比。

楚河此時明白,難怪貓仙人曾說,世間頂尖強者無數,但古往今來,卻幾乎無一人可以承受住超神水的毒性。

這毒性,根本就是非人所可以承受!

「……可惡,好痛,真的是好痛啊!原著中的孫悟空到底是怎麼度過的,明明他可以度過,我為什麼不行,可惡,我的身體不可能不如他的啊!」

楚河在心裡對自己瘋狂的吶喊道,一股濃郁的不甘和種種的憤懣的情緒在他的心頭不斷的滋生。

楚河的心中,暴虐而又狂亂。

而楚河越是如此想,他感覺身體內的疼痛感卻是更為強烈了,不斷地加劇,加深,身體是被數的雷霆吞噬,比之方才,還要難以忍受得多。

「啊……」

「啊……啊……」

楚河的下唇已然被咬的鮮血橫流,口中通紅,此時,他神色猙獰中帶著蒼白,苦苦堅守自己的精神不崩潰。

而正當楚河繼續苦苦忍受疼痛的侵襲時,忽然,他的心底好似有道靈光閃現,黑衣男子消失前的最後一句,清晰如撞鐘般的回蕩在了楚河的腦海中。

「記住,無論身處何時何地,都要固守本心,切不可因外物的干擾而心生雜念,禍亂自身!」

楚河驀然想起,心中彷彿有一道驚雷轟鳴不斷,將他的心緒一下子喚醒,彷彿一道娟娟細流輕輕淌過,身體上的痛感也像是緩和了。

他心中驟然明朗開來,然後神色慢慢趨於緩和,最終平靜如水。

楚河深呼口氣后,心神驟然邁入空靈,剎那間,他的心裡驟然寂靜,再無外物,不再對自己身體上傳來的疼痛有任何的雜念,心如天空般寂靜。

此時的楚河,對於將情緒邁入空靈境界,已然是輕車熟路。

而這一刻,楚河體內承受的所有,也彷彿都與他再無任何關係,他就彷彿一個過客,在淡然漠然世間一切。

他的精神似已脫離肉體,超然物外,同自然合一,彷彿他的身體,就是自然。

而如此狀態下的楚河,也感覺到自己身體的疼痛也不再向方才那般強烈,就彷彿潮水慢慢地退出,疼痛一點一點的逐漸消弱了下來。

不大一會兒,楚河的身體就已經到了可以忍受的地步,與之前所受的痛苦,現在與之相比,就如同天地之差。

楚河直到此時,心中才霍然明悟。

難怪這超神水在無數年來,有諸多身體素質不錯的武者都喝之難成,楚河通過親身體驗下,才知在承受超神水的毒性時,除了自己的身體素質是一個方面,承受痛苦時,你用什麼樣的心靈去接受痛苦,也是重要的一個方面。

孫悟空是賽亞人,本身的身體素質就冠絕宇宙,自身潛力無法估量,但是,他那顆天真無暇,明澈無雜的赤子之心,也是讓他可以承受住超神水的毒性,激發出潛力的重要原因。

而其他武者,包括楚河在內,在平時面臨事物的心境這一方面,都不及孫悟空。

但楚河在先前經歷過的冰火雙世界中,卻是明悟了心靈比天空還寂靜的情緒控制方法。

所以,他才可以走到這一步。

而正而楚河默默的忍受對他來說極輕的痛,忽然之間,異變突起,原本楚河身體所受得到痛苦,剎那之間,全部消散不存。

而隨之而來的,卻是血液的翻騰。如江河的洶湧,如海面的浪花。

楚河的身體內的血液,霎時之間,就開始產生了變化。.. 血液之中產生的異變並沒有對楚河造成任何情緒方面的影響,楚河此時的心靈寂靜如同天空,仿若對身體內的一切事情都未能察覺。

他就如同一尊萬古存在的磐石,根本就毫不在意自己的身體會變得如何!

楚河此時的狀態已然可以說是達到了物我兩空,身化自然,在情緒方面的一切已經不能對他造成任何影響了。而接下來,一切的難關,就是看身體素質的強度,潛力大小的程度了。

現在,楚河體內中蘊含的血液正以平常二倍的速度在快速流動,倏地,血液在流淌間,顏色忽然一變,竟然轉化成了冰藍色,冰寒的氣息絲絲溢出,寒氣侵入楚河的體內。

才短短片刻時間之內,楚河體內中所流淌的溫血,赫然全部變成了寒冰刺骨的寒冰血液。

寒冰血液在楚河的血管中緩慢的流淌,寒氣侵透血管,漸漸瀰漫到了內臟以及各處血肉之中。

冰冷的寒氣甚至漸漸地侵透出了楚河的身體。

只見楚河的身體表面籠罩這一層冰藍色的光芒,幽幽發亮。

寒冰血液的溫度可以說是極其的低,冰寒程度在零下數百度之下,若是常人,在體內血液變成寒血的一瞬間,恐怕血管就承受不住這極致的低溫,早就被凍裂了。

即使血管及其堅韌者,血肉也會凍成塊狀,甚至身體變成凍碎成屑。

但楚河彷彿不在此例之中,他的身體內雖然血化寒流,此時已然流遍了全身各處,但是,他的血管,他的血肉,他的全身,卻是一如方才,沒有收到一點傷害。

寒冰之氣根本就沒有對他造成傷害。

就這樣,寒血流轉,在全身整整循環了三次,三次循環之後,下一刻,寒血的顏色也開始發生改變,冰寒之氣驟然消失不見,而他身體的血液,卻忽然變成了如玫瑰般的紅色,比之血色還透出一絲殷紅之意。

血液流淌間,熾熱的氣息徒然陣陣襲來,瀰漫全身,赫然這一次,血液竟然變成了火焰之血。

楚河的全身,這一次,籠罩出了一層血紅色的火焰光芒。

楚河的體內仿若化為了一片火海,體內的血液熊熊燃燒,每一寸火焰都在炙烤他的血管,筋肉,全身。

但是,卻如同方才寒血冰凍不成,極高溫的火焰對楚河同樣的,也沒有起到什麼作用。

這情景,如此熟悉,楚河忽然想到,身體中血液內的冰火血液,同先前所經受過了的冰火雙世界是何等的相似。

寒冰之後,是烈火!

楚河眼中閃爍出明亮之芒,此時心中恍然明悟。

原來先前所經歷過的種種考驗,不僅僅是為了阻止他去獲取超神水,更為重要的一個原因是,通過考驗來鍛煉來人對超神水毒性的抵抗能力。

超神水中的毒性,顯然是非同一般。冰之毒,火之毒,心境之毒,都是對自身極大地考驗。

若楚河沒有經過之前的那番考驗,而是直接將超神水喝下,即便以他的身體,現在想來,恐怕也是承受不住;

但是現在,楚河在寒冰世界中成功度過,有了對冰屬性一切攻擊性傷害的抗性,火焰世界的經歷,讓他有了對火屬性一切攻擊的抗性,而兩者又是皆源自對心靈的控制而產生,如此,楚河方才領悟到了將情緒進入到比天空還寂靜的方法。

種種的考驗,一切都是為了成功喝下超神水。

此時,楚河感覺到了自己體內的火焰血液在全身循環了三次后,也消失不見了。

正常的血液開始流淌,而與此同時,楚河體內卻忽然一道紅色氣息和一道藍色氣息交織而出,正是冰火之氣同現,兩道氣息如同傳說中陰陽二氣,在楚河體內交融,合一,化為了一道黑白兩色的氣流。

轉瞬間,黑白二色氣流如一道漩渦旋轉,瞬間就充溢到了楚河的四肢百骸之內。

楚河驀然感覺到,自己全身的肌肉,瞬間全部放鬆了下來,一股微微泛有涼意的氣息不斷地瀰漫,全身上下就像是忽然被清洗了一遍,精神彷彿在不斷地升華,如同升入雲端,飄飄欲仙,一種我身即天地念頭在心頭滋生。

而與此同時,在楚河的精神世界中,一道驚天般的吼聲如同開天之雷,咆哮而出,讓楚河身體徒然一震,全身的血液在這一刻,都沸騰了起來。

楚河瞬間便從空靈狀態清醒了過來,他的意識沉入精神世界之中,忽然就見到了一片無盡的星空。

星空無限之大,無盡虛空之中,億萬顆星辰璀璨奪目,銀河光帶如飛流的瀑布,流淌蜿蜒似一條伸入不可知之處的長龍。

而在這無盡星空中,忽然,出現了一隻通體布滿金黃色的巨大猿猴,他龐大無比的身軀傲然屹立,雙目彷彿幽冥血海般殷紅如血色晨星。正高傲的望向無盡深處。

金黃色巨猿的身軀看上去無比的巨大,遠遠望去,足有數千丈之大小,彷彿一尊亘古存在的星辰,他全身金黃色的毛髮閃耀出如太陽般的光芒。

「吼……」

金黃色巨猴仰天長吼一聲,頓時,一股金色的波紋瞬間擴散,轉瞬就瀰漫無數萬里,向四面八方轟然擴散。

星空彷彿都為之震動,波紋蕩漾之下,無數的星球都瞬間被強橫無比的音浪擊碎化為了碎末,大片的虛空撕裂,罡風不斷呼嘯而出,天地似乎也在不斷地顫抖。

這聲巨大的吼聲,如同一道遠古的鐘聲,將楚河的精神一下子喚到了靈魂深處。.. 鮮花,鮮花,收藏,收藏。

楚河的意識進入靈魂深處后,驀然,他彷彿看見了在他的靈魂之中,有一團紫金色的血液,正同靈魂融合在一起,似亘古不動的永存在靈魂之內,表面上散發出了淡淡的光芒。

而奇怪的是,在紫金色血液表層,卻是有一層淡淡的,似乎是黑色的濃霧將其籠罩其中,遮住了血液中光芒的散發,也封住了紫金色血液的運行。

但在楚河精神世界中,當金黃色巨猿的驚天一吼之下,無形的音浪蕩漾衝擊下,楚河那靈魂中的黑色濃霧似是一道封印一般,在如同遠古之鐘般的巨大回蕩之中,轟然破碎,消散。

而與此同時,黑霧的消散,讓籠罩在其中的紫金色的光芒驟然變得熠熠生輝,耀眼奪目起來。

這一團紫金色血液,正是傳說中遠古賽亞人的本命精血,是當初由冥夜烙印入楚河靈魂之中,讓他不分彼此的。但不知是何原因,紫金色本名精血,卻處於一種被封印的狀態。

而如今黑霧消散之下,精血的束縛被消散,就會開始發揮力量激發的功效。

千萬不要小看這一團本名精血。要知道,遠古賽亞人,是星空古戰神,他們的血液,每一滴之中,都蘊含有極高的力量。

這一團本名精血中,是有三千滴血凝結而成,而其中的一百血滴,就可以造就一個超級賽亞人,五百滴,即可造就一個傳說中的超級賽亞人,如同布羅利。

更何況是楚河的三千滴血液,遠古賽亞人,可以說是令天地都為之顫抖的存在。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