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面色儘是難以置信!

一旁的徐焰更是看得雙眸儘是驚嘆:「好強大的紋術!」

「若是沒看錯的話,你之所以受傷都是被紋技反噬所傷。若是那攻擊真針對你,便是強大十倍都必定無法抵擋!」

「而眼前的紋圖……卻是一名死去不知多少年的紋師所布下。風花公子,在生前到底有多強大啊……」

一旁的黃秋葉同樣看得雙眸狂熱:「我來!」

轟……

毫無懸念。

黃秋葉全力以赴的一擊,同樣被那花瓣結成的幻影吹倒,而黃秋葉更是沙包般向後倒飛,面色蒼白如紙!

…………

大概三人都知道短時間內無法破陣而出,但若要這此離開卻又不甘心。再傻的人都知道,這是一次大機緣!風花公子哪怕死後布下的紋圖都是如此強大恐怖,那麼他留下的遺物會是何等奇珍?

經過昨晚風狼偷襲一事後,徐焰對自己古怪的身體變化感到非常感興趣。特別是那疾雷般的一拳,便把一頭風狼擊斃,這等力量,哪怕左狂瀾及黃秋葉也未必做得到。縱是如此,他也知道以自己這肉體的力量,也絕對無法與二人所擊發的紋技相比。所以他也沒有不自量力的挑戰眼前的紋圖。

昨晚徐焰與他們說教后確實有用,黃秋葉與左狂瀾的爭執明顯減少許多。但這一切,都從徐焰因為此地獃等感到無聊后,向左狂瀾請教一些近戰技巧而止。

黃秋葉在旁笑了:「徐兄弟,你對近戰技巧有興趣?來來來,我跟你說一下好了。我們黃家聞名天下的【虎爪手】,霸道絕倫!像徐兄弟如此剛猛的純漢子最是適合不過!」

左狂瀾面色平靜,聲音卻是低沉而冰冷:「徐兄,你與我家少主交好。自然得知我們左家的【軍打】簡潔分明,一舉一動講求以最快的速度擊倒對手。比起一些只會模仿紋獸的花哨手法來得更好。」

黃秋葉的面色頓時變得鐵青:「姓左的,你在說甚麼!」

左狂瀾沒有吭聲,雙目微闔如老僧入定。

徐焰見狀,急忙道:「別爭別爭,兩個都教我好了,看哪個更適合我就學哪個!」

黃秋葉與左狂瀾聞言,都是冷哼一聲:「教便教。」

只是二人都是完全忘記了,不論【軍打】還是【虎爪手】,都是世家中的不傳之秘。 第二百九十章──幼卵

青年身形如同閃電般,在禁忌森林中橫衝直撞。

偶爾驚動紋獸想要出手教訓這個人類時,卻聽到那緊隨在身後的咆哮聲,嚇得馬上逃亡!

巨靈魔蛛,是紋獸中血脈高貴而強大的存在。

平常的巨靈魔蛛只有巴掌大小,隱於林間無法看見。但其憤怒變大,那便是紋獸中最可怕的存在之一!

聽說曾經在千年前,有出現過修行逾數千近萬年的巨靈魔蛛,當其憤怒變大,甚至能夠同時與兩名五宮境或千紋境的人類強者戰鬥而不落下風!可見這紋獸到底有多強大!

而除了那巨靈魔蛛之外,三道身影同樣緊追著前方的青年!

走在前面的二人一黑一白涇渭分明,只是看起來有點狼狽及灰頭土臉。而後方的那人則是乾淨清爽,面上更是露出饒有趣味之色,彷佛這對他而言,是一件有趣的事而已。

藍吒越是緊追越是憤怒!

他已經追了這青年兩天,卻仍然拉不近距離!而他更是不知道那青年對巨靈魔蛛幹了些甚麼,向來只會憤怒短時間的巨靈魔蛛,這次卻是窮追不捨,大有追至天涯海角也要追到那青年的意思!

而這種憤怒,隨著那在後方帶著笑容尾隨著的金千機而快要到了極限。

嗖嗖嗖……

畢竟他們的動靜太大,也因此而吸引了不少人前來看熱鬧。當看到有雲府外門弟子時,藍吒眼睛一亮。只見他朗聲道:「在下藍吒,想要讓諸位替我阻擋前方賊子,成事之後,藍吒欠諸位一個人情!」

一眾雲府外門弟子聞言,雙眼都一亮。

眼前的人是誰啊?

是當今太子藍吒啊!

讓太子欠自己一個人情……大概數十年或百年後,那便是讓未來的藍皇欠自己一個人情啊!這個吸引力太大,因此不少人馬上附和:「太子殿下客氣!」

「那等賊子,我們定當不會放過。」

他們甚至不知道事情起源,便跟著藍吒一起喊那人作「賊子」了。

緊追著那青年的陣容像雪球般越滾越大,令那青年都暗暗心驚。而一些雲府外門的紋師甚至已經射出道道紋圖,把他的速度漸漸拖延下來!

那青年快要哭出來了!

沒想到自己竟然惹出這麼大的事!

當然,吸引來的並不全是雲府外門弟子。

數道一起行走的紅色身影走在林間,他們同樣也被如此聲勢吸引而來。居中之人面容清冷,雖是弱冠之齡,但眼眸里卻彷佛有著滄海桑田。

而那青年看到那名少年時,面色大喜!他大聲呼喊:「小師叔救命!」

那被稱為「小師叔」的少年面上都露出古怪及無奈之色:「又闖甚麼禍了!」

青年也不再逃了,面上露出討好之色:「不就知道小師叔快到生辰,想要送小師叔一份好禮。誰知道身後一些人便想要搶奪我要送給小師叔的寶物!」

絕世神農醫仙 「哦?」少年木無表情。

他自然不會盡信這個搗蛋鬼的說話,但他也不會任由鐵血戰門的人被欺負。他雙目微闔,就這樣立在原地。而那緊隨其後以藍吒為首的雲府外門弟子穿過林間,看到了那青年及在身前的少年。

那紅袍少年馬上便被一些人認出來,只是對於藍吒而言卻仍然的陌生。他此刻正是怒火正盛,以他太子之位也無須客氣。只見他冷聲道:「讓開!」

他大步流星的走來,便想要向那青年下手。

少年木無表情,那微闔的眼眸張開,左手向著那伸來的藍吒的手拍去。

藍吒面色一變,好快!

快得根本來不及變招……

少年左手一拍,右手擒住了藍吒的肩膀,右腳一踢藍吒的下盤,藍吒只感天旋地轉,當他回過神來已是倒在地上!

少年居高臨下看向他,面色仍然平靜:「鐵血戰門的人,不是任意侮辱的。」

看到少年只是眨眼間便制服藍吒,一個個雲府外門弟子面上都露出駭然,那不認得少年的人連忙開口詢問。

「你們是不知道……這少年姓李,單字白。聽說他是鐵血戰門塔主的親傳弟子。」

「百里風你們知道吧?便是在三天前出言不遜,被他一劍斬開兩半……」

「嘶……好可怕的傢伙!」

而任隨影更是看得面色大變:「大膽!竟敢傷害太子!你們不怕被誅九族!?」

少年自然便是李白,只見李白面色平靜,語氣仍然冷漠:「來到此地歷練,你們代表的是雲府外門,我們代表的便是鐵血戰門。哪來這樣多身份講究?怕死的話便回家。」

就在雙方劍拔弩張之際,一道欲響徹禁忌森林的憤怒吼叫聲響起!

李白聞聲,面色微變:「這甚麼聲音……」

轟轟轟!

彷佛地面微震,又像是有甚麼龐然巨物向著他們殺來!

轟!

高得能夠遮光蔽日的大樹卻被推倒,露出的不是耀目的陽光,而是恐怖的巨大蜘蛛!

「這是……巨靈魔蛛!」無數鐵血戰門的人面上大駭!

巨靈魔蛛俯視著下方無數小不點的人類,那八眼的眼眸陡然聚焦,落在那青年身上!

「嘰!!!!」

一聲憤吼的轟鳴,甚至把周遭的大樹吹倒!

而下面有些尚未突破先天宮的少年更是狼狽的向四周逃竄!

李白面色難看,他看向身後的青年:「宋小子,你到底幹了些甚麼!」

那被稱為宋小子的青年也是快哭了般的樣子:「都說了要送小師叔你禮物,喏。」語畢,他便把一顆只有指頭大小,看上去精盈剔透的珠子扔到李白的手裡。

李白看去也是一愣,隨即面色大變:「這是……巨靈魔蛛的幼卵!」

在看到那杖珠子后,巨靈魔蛛明顯大受刺激的怪叫一聲,然後轟轟轟的向著李白撲來!

「宋巧!回去你死定了!」

李白也沒有多說,身影化成一抹血光逃竄!

只是這巨靈魔蛛自然不會讓他如此輕鬆逃走!

那巨大的身形突然一晃,尾巴一個旋轉的擺動,無數蛛網射出,每一條蛛絲足有水桶般粗大,而且帶有強大的黏力,只是眨眼的時間便把此地化成一個巨大的蜘蛛網陣!

「宋巧!」李白咬牙切齒的道:「看你幹了些甚麼!」

此時不論雲府外門弟子,還是鐵血戰門弟子,都成了瓮中之鱉,無人能夠逃脫! 第二百九十一章──所謂勇氣

宋巧哭喪著臉,嘴巴張了張,最後卻是不敢說些甚麼。對於這個比自己小上幾年的小師叔,卻是發自內心的害怕。

嗤嗤嗤嗤……

巨靈魔蛛雖然身形巨大、力量驚人,但它畢竟是一頭蜘蛛!蜘蛛都不缺的,就是耐性。那八目看著下方的人類如盯著死人,蛛網源源不絕的吐出,以周遭樹林為支柱,結下一層又一層密密麻麻的蜘蛛網陣,把他們逃走的機會完全封鎖住。

李白面色已經平靜下來。

雖然不知何解,但他對於戰鬥,有著一種先天的熟悉。

不論戰鬥的技巧、意識、直覺,他彷佛無師自通。而選擇的那隻纏於前臂的小圓盾,更如曾經出現在他夢中的裝備。

這種近乎本能的戰鬥意識,令他馬上意識到只有冷靜才有生機。

他手執單劍單盾,平靜的向著巨靈魔蛛走去。

少年不高的身影與足有三米高的巨靈魔蛛的身影相比,就像螻蟻。但當他如此平靜的向著巨靈魔蛛走去時,卻有著一種慘烈的氣息。這種慘烈而鐵血的氣息,把鐵血戰門的弟子一個個都震懾住。

下一刻,他們的眼眸都變得腥紅,彷佛心臟都被燃燒起來,又像被不知道甚麼堵住。良久,他們只能吐出一個發自內心的字。

「殺!!!」

「殺!」

「跟著我們未來的塔主上!」

李白劍尖地面踏著落葉,面色冷峻。

而後方則是一個個紅了眼的鐵血戰門的弟子,這一幕,震人心魄!

巨靈魔蛛怪叫一聲,一隻足有一米長的巨足伸來!

李白深吸一口氣,弓步向前,左臂如攬日月,架於身前!

轟!

氣浪從四方八面倒射!

你是我的盛世豪賭 巨足打在盾面,李白倒退一步,卻是硬生生的把巨靈魔蛛擋住!

而就在李白擋住巨靈魔蛛這一腳時,無數鐵血戰門的弟子從后而上,向巨靈魔蛛撲殺而去!

程冷柏一躍而起!

在那次李白出手過後,他馬上便被李白折服,成為最忠實的追隨者。因此在李白出手后,他也是最先反應過來進行反擊的人。

紋力瘋狂湧出,令他整根手臂都化成一團耀目之極的青光。一拳打出,巨樹虛影再次浮現,【參天】之意!

鐵血戰門,只收紋者。

無數紋技如年慶的煙火,又像是人類不屈的意志!

而另一邊廂,一個個天驕、雲府外門的弟子,卻在這刻呆若木雞。哪怕一些北方自稱純爺們的少年,都是愣在原地,看著如同燈蛾撲火般的鐵血戰門弟子。

他們自稱天驕。

他們自以為高人一等。

悍妃難惹 他們自認在百年後成為天下最強大的一群人。

卻在此刻,被所謂「勇氣」,震驚得不能自已。

巨靈魔蛛八目晃動。

一般而言,紋獸在一、二階以上已具有靈智。

眼前巨靈魔蛛雖只有二階級別,但其血脈高貴,令它只有二階已有可遜人類的智慧。那同時發出紋技的鐵血戰門弟子,清晰的捕捉到巨靈魔蛛那八目中泛過的不屑與暴虐。

巨靈魔蛛,八足八目。

後面的四根蛛腿狠狠的插在地面,前面的四足卻是如同四根可怕的長矛狠揮!

轟轟轟轟!

無數紋技打在這四根長足上,卻是瞬間潰散!

而程冷柏最慘,他的程家家傳紋術【參天】以他修為只有全力以赴才能施展,雖然這一拳打得那蛛腿吃痛,但也因此受到強大的反震之力打得眼前一黑昏迷過去,身形倒射而飛,落在那纏於樹間的蛛網上,如同被黏著的獵物。

轟轟轟!

除了一根蛛腿被李白擋住,另外的三根如同群魔亂舞,看似隨意一揮,聞名天下的巨靈之力便把一個個鐵血戰門的弟子擊飛,黏在網上無法動彈!

李白見狀也是悶哼一聲,左臂用力一推,隨即便借力沿著這根蛛腿向上攀升!

看著李白沿著蛛腿爬上,巨靈魔蛛的尾部晃動,呈一個詭異的角度向著二人射出一個巨大的蛛網!

李白見狀面色不變,卻是陡然大叫一聲:「宋巧!把你弄得爛攤子收拾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