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立刻從物品欄中取出白骨聖杖,轉頭衝跟在身旁的獨眼問道:“獨眼大哥,這玩意兒是不是能號令你們遊魂會?”

這會兒獨眼也正擡頭震驚地望着頭頂上方的滾滾濃霧,完全沒有聽到肖遙跟他說話。

“獨眼大哥!”

肖遙大喊了一聲,獨眼這纔回過神來,怔怔地問道:

“上仙,怎……怎麼了?” 肖遙將手裏的白骨聖杖遞到獨眼面前,說道:“獨眼大哥,你剛纔說,這玩意兒是你們遊魂會的聖物,用它能夠號令遊魂會全體幫衆?”

獨眼點了點頭,

“白骨聖杖在遊魂會象徵着至高無上的權力。”

“那好!現在這白骨聖杖就是你的了。”

獨眼一聽,臉上露出震驚的神色,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他看着肖遙,怔怔地問道:“上仙,您……您的意思是,把這白骨聖杖給我?”

“當然!我拿着又沒什麼用,這既然是你們遊魂會的聖物,而你本來又是遊魂會其中一位首領,白骨聖杖交給你,理所當然嘛!快拿去吧。”

獨眼伸出雙手,從肖遙手裏接過白骨聖杖,顯得有些激動。

肖遙又道:“現在,你就是遊魂會的老大了,要推翻幽冥鬼王,必須發揮遊魂會的力量。這個任務,就交給你了。”

獨眼本來正沉浸在激動的情緒當中,聽肖遙這麼一說,大吃一驚。

“上仙,您……您剛纔說什麼?推……推翻幽冥鬼王?”

肖遙點了點頭,一本正經地說道:“我沒跟你開玩笑,實話跟你說吧,剛纔那條白色鬼龍,乃是玄陰鬼王的真身。我這次來,一是爲了尋找米兔,二就是爲了幫助玄陰鬼王擊敗幽冥鬼王。但幽冥鬼王畢竟有龐大的幽冥軍團,所以,我需要你們遊魂會助一臂之力。”

聽了肖遙所說,獨眼陷入了沉思。

其實他也想推翻幽冥鬼王,因爲幽冥鬼王實在是太暴虐了,但他心裏還是有些顧慮,畢竟,在幽冥之境,幽冥鬼王是十分強大的存在,他倒是聽說過玄陰鬼王,但他並不相信,玄陰鬼王真能與幽冥鬼王相抗衡。

現在,傳說中的玄陰鬼王已經現身,但即使是與惡煞鬼龍纏鬥,也難分勝負,更別說對抗幽冥鬼王了。

肖遙看出獨眼有所猶豫,正欲說些什麼,一聲極其雄渾的龍吟聲傳來。

是辰月!

肖遙立刻循聲望去,只見辰月已經化作一條黑色巨龍,騰空而起,飛向半空之中那團濃黑霧氣。

有一條巨龍的出現,幽泉廣場上一衆鬼靈發出陣陣驚呼。

獨眼更是驚到了,因爲他發現,這條黑龍似乎有些與衆不同,它周身並無黑霧瀰漫,而起還透射出一道道暗金色的光芒。

黑龍飛近那團濃黑霧氣,張開血盆大口,朝着濃黑霧氣噴出了一團柔白透明的霧氣。

漫天瀰漫的濃霧迅速消散,正在濃霧之中纏鬥的兩條巨龍顯出了真身。

肖遙還是第一次見到惡煞鬼王的真容,那模樣,簡直猙獰的嚇人,身上的鱗片已經掉光了,露出錚錚白骨,而且背脊之上,竟然佈滿了尖刺。

難怪這惡煞鬼王總是隱藏在濃霧之中,這尼瑪也太嚇人了。

當然,這畢竟是在鬼邪橫行的幽冥之境,即使這般模樣,衆鬼靈也並不覺得害怕,大家只是對辰月的出現感到震驚。

玄陰鬼王與惡煞鬼王打鬥得十分激烈,雙方相互撕咬,互噴藍色火焰,但一時之間,似乎難分勝負。

也就在這時,辰月撲向了惡煞鬼王。

她化作的黑龍雖然體型也十分巨大,但相比兩條鬼龍,卻要小了不少,

黑龍直接撲到了惡煞鬼王的背脊之上,伸出利爪,抓住了惡煞鬼王背脊上的尖刺,任憑惡煞鬼王如何扭動身軀,它都不鬆開利爪,並張開血盆大口,對着惡煞鬼王碩大的龍頭噴出了一團極其耀眼的火球。

火球霎時間將整片空域照得通亮,射出來的光芒驅散了周圍的陰霧,幽泉廣場上,無數鬼靈以及幽冥武士都大驚失色,紛紛四下逃散。

那可不是一團普通的火球,而是龍炎,正是鬼邪的剋星。

受到龍炎的燒灼,惡煞鬼王在半空之中翻滾掙扎起來,併發出陣陣淒厲的吟叫。

見此情形,肖遙立刻轉頭對獨眼說道:“獨眼大哥,你看到了沒。惡煞鬼龍已經完了,現在是推翻幽冥鬼王最好的時機,機不可失,失不再來啊!”

看着惡煞鬼王龐大的身軀在半空之中翻滾着,獨眼終於下定了決心,他握緊手裏的白骨聖杖,忽然飛身而起,躍上了旁邊一棟最高的建築物的屋頂。

他站在那座屋頂之上,將白骨聖杖高高舉起,大聲唸叨了一段咒語。白骨聖杖頂端立刻散發出幽藍的光芒。

幽泉廣場上正四下奔逃的衆鬼靈都被這幽藍的光芒吸引住了,紛紛停下了腳步。

遊魂會在幽冥城的勢力極其龐大,城中過半的居民,幾乎都是遊魂會成員,他們自然認得白骨聖杖這件無上聖物。

人羣之中忽然有人高呼了一聲,緊接着,不少鬼靈面向獨眼所處的位置跪了下來。

跪下的鬼靈越來越多,他們的嘴裏都在念叨着什麼,似乎是在祈禱。 逃婚100天:甜妻偷生一個寶 一個個顯得十分虔誠。

獨眼用鬼語高呼了幾句,原本跪在地上的衆鬼靈頓時就像打了雞血一般,沸騰了,紛紛起身,撲向了旁邊的幽冥軍團。

廣場上幽冥軍團的人數雖然不少,但與鬼靈的數量相比,卻要少得多,十分之一都不到。

忽然遭到衆鬼靈的圍攻,被打得措手不及。

也就在這時,肖遙注意到,幽武與霧隱也領着一大隊身披鬼甲的武士殺到。

不過這些武士與幽冥武士不一樣,他們身上穿的都是白色的鬼甲。

不用說,這些肯定是玄陰鬼王留在幽冥城中的殘兵。

霎時間,幽泉廣場完全亂作一團。

而這時,半空之中的惡煞鬼王在翻滾了一陣之後,跌落了下來。龐大的身軀落地的瞬間,立刻散發濃郁的黑霧,四下漂散。

本來就有些難以招架的幽冥軍團見此情形,更是無心戀戰,完全沒了陣型,一些幽冥武士甚至脫下了身上的鬼甲,幫着一塊對付其他的幽冥武士。

幽冥武士被卸甲的卸甲,被殺死的殺死。

數千年來,幽冥城第一次出現如此大場面的一場激戰,不過戰局已漸漸明朗。 肖遙並沒有閒着,他領着蕭飄然以及歐陽羋屠朝着惡煞鬼王落下的位置飛身而去。

三人在距離惡煞鬼王那具龐大的身軀還有數丈遠處落到地面。

因爲惡煞鬼王周身散發着濃黑霧氣,他們仨並不敢太過靠近。

誰知三人剛一落到地面,從旁邊立刻衝出好幾名身披鬼甲的幽冥武士,手持鬼刀,咿呀鬼叫着朝他們撲了過來,歐陽羋屠立刻上前,與那幾名幽冥武士打作了一團。

歐陽羋屠雖然只是1級鬼將,在幽冥之境,級別不算太高,但他生前可是超一流的刀術高手,刀法十分精湛,再加上他手裏那柄鬼刀也不一般,對付幾名幽冥武士,完全不在話下。

不過轉眼間的工夫,幾名幽冥武士便被他悉數解決,肖遙耳畔傳來了增加經驗值及陽氣值的提示。

歐陽羋屠持刀站在一旁負責警戒,肖遙則緩步朝着體型巨大的鬼龍緩步走去。

誰知還沒等他走進,本來已經一動不動的鬼龍忽然擡起那顆碩大的龍頭,用一雙血紅色的眼睛凝視着他。

蕭飄然急忙上前,擋在了他的面前。

肖遙不敢怠慢,急忙運用御劍術,催動辟邪劍氣。

不過他並沒有立刻動手,因爲他感覺,鬼龍似乎並沒有要對他和蕭飄然發起攻擊的意思,當然,也可能它已經無力再發起攻擊了。

鬼龍發出一聲低吟,腦袋又垂了下去。

這時辰月與玄陰鬼王從半空中落到了肖遙與蕭飄然面前,他倆已經變回了人形模樣。

辰月正欲再對鬼龍噴射龍炎,玄陰鬼王制止道:“他畢竟是龍神之魂,而且是被幽冥鬼王所利用纔會作惡,罪不當誅。就讓它去神殿淨化魂體吧。”

玄陰鬼王說着,朝着不遠處體型巨大的鬼龍擡起了一隻手。

過了沒一會兒,他的手心之中竟然出現了一團耀眼的金光。

受到這道金光的照射,鬼龍龐大的身軀急劇縮小,並且發生了極大的變化。

直至變成了與玄陰鬼王一樣的龍首人身模樣。

這纔是惡煞鬼王,他緩緩睜開了眼睛,看了看肖遙與玄陰鬼王等人,竟然掙扎着站起了身來。

他的模樣比玄陰鬼王要猙獰的多,不過這會兒看起來十分虛弱。

玄陰鬼王迎着惡煞鬼王走了過去,並大聲問道:“惡煞,你還記得本王麼?”

“是……是玄陰?你……你怎麼還……還活着!?”

惡煞鬼王似乎有些不敢相信。

“本王當然還活着,怎麼?你以爲本王已經死了?”

“是幽冥告訴我,你已經死了。”

“那你可還記得發生了什麼?”

惡煞鬼王思索了片刻,搖了搖頭,

“不記得了,我好像沉睡了很久,這……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沒等玄陰鬼王回答,肖遙正色道:“你被幽冥利用了,幽冥控制了你的魂體,使你成爲了他的殺戮機器,一千多年來,你不知幫着他殘害了多少亡魂。”

惡煞鬼王轉頭看向肖遙,一臉的震驚,

“這……這怎麼可能!?你又是何人?”

“他是外域上仙,他說的,都是事實。惡煞,你罪孽深重,本王念你是被幽冥所利用,饒你性命,你去龍魂神殿淨化魂體吧。”

玄陰鬼王說着,嘴裏唸唸有詞,片刻過後,在他面前出現了一個深邃黑洞。

惡煞鬼王衝玄陰鬼王深深地鞠了一躬,二話沒說,一頭鑽入了深邃黑洞之。

黑洞很快消失,肖遙衝玄陰鬼王問道:“鬼王殿下,他去那座龍魂神殿了?”

玄陰鬼王點了點頭,

“就讓他在那兒待着吧。那裏,纔是他的歸宿。”

玄陰鬼王話剛說完,肖遙耳畔傳來了系統提示:

“Duang!宿主協助擊敗龍神之魂,獲得經驗值600000點,

法力值+500,

陽氣值+6000。

獲得物品:3份天書殘卷。

龍魂之力技能提升至7級。”

肖遙一聽,頓覺心頭一陣激動,

臥槽!

居然獲得了3份天書殘卷,而且龍魂之力技能居然連升了兩級。

這可真是意外驚喜,雖說他目前是陽魂狀態,無法使用龍魂之力技能,但等他靈魂歸位後,龍魂之力技能可算得上是他的殺手鐗,這項技能能夠得到提升,是再好不過的了。

肖遙正感到欣喜,玄陰鬼王轉頭對他說道:

“此番我得多謝幾位,若是沒有幾位的仗義相助,我與惡煞,只怕難免會有一場惡戰,而且孰勝孰負,尚難預料。”

肖遙回過神來,笑着說:“鬼王殿下客氣了,你的人不也幫我找到了米兔嘛!說起來是我應該謝你纔對。”

蕭飄然說:“你倆先別相互致謝了,還有一位大BOSS沒解決呢。”

她所說的大BOSS,便是指幽冥鬼王。

說道幽冥鬼王,肖遙有些納悶,

“也忒奇怪了吧,這外面都已經殺得天翻地覆了,那位幽冥鬼王怎麼不見現身呢?”

玄陰鬼王轉頭望向幽冥城中最高的建築物,神情凝重地說:“他現在肯定就在那座幽冥大殿之中等着本王,是時候跟他做個了結了。”

“事不宜遲!我們走。”

肖遙立刻便朝着幽冥大殿方向走去。

而就在這時,兩道人影忽然閃現在了他的面前,把他給嚇了一跳,他再定眼一瞧,原來是幽武與霧隱。

“臥槽!你倆走路怎麼沒聲呢,嚇老子一跳。”

幽武與霧隱相互對望一眼,一臉黑線,

蕭飄然笑道:“肖遙你說什麼呢,他倆都是鬼靈之體,要是走路發出聲音才奇怪好嘛。”

“呃……,忘了。”

肖遙說着,忙岔開話題,衝他倆問道:“二位大哥,戰況如何?”

幽武抱拳鞠躬道:“回稟鬼王殿下與幾位上仙,幽泉廣場上的幽冥軍團已被消滅殆盡,但幽冥大殿的大門緊閉,我們無法衝進去。”

玄陰鬼王擺了擺手,說:“幽冥大殿暗藏玄機,你們即便衝進去了,也是白白送死。你們只管將那座大殿團團圍住,本王親自進去。”

霧隱立刻擡起頭來,說道:“微臣願意陪鬼王殿下一同前往。” 肖遙看了一眼辰月,說道:“這樣吧,就由我、辰月陪着鬼王殿下您一塊進入幽冥大殿,與幽冥鬼王一決高下。”

玄陰鬼王正求之不得,立刻點頭:“那就有勞幾位上仙了。”

一行人朝着幽冥大殿的方向走去。

幽冥大殿是整座幽冥城中氣勢最爲恢弘的神殿,幽泉廣場位於幽冥大殿正前方。

就在這會兒,幽冥大殿已被無數鬼靈團團圍住,不過大殿四周存在着神祕氣場,衆鬼靈不敢太過靠近。更無人敢硬闖大殿。

肖遙與玄陰鬼王一行人來到幽泉廣場,手持白骨聖杖的獨眼立刻迎上前來,而在他身後,還跟着一大批鬼將。

獨眼並不認得玄陰鬼王,但玄陰鬼王龍首人身的形象,還是引起了他的注意。

他走近後,衝霧隱鞠了一躬,擡起頭來問道:“霧大師,這位是……”

“這位是玄陰鬼王,他是幽冥之境的救世主,只有他才能擊敗幽冥鬼王,拯救大家。”

聽霧隱這麼一說,衆鬼靈立刻竊聲議論起來:

“玄陰鬼王?這名字怎麼聽着好耳熟啊。”

“聽說很久很久以前,他和幽冥鬼王都是幽冥之境的統治者。不過聽說他早就魂飛湮滅了。”

“魂飛湮滅了?那現在這人是誰?”

……

衆鬼靈正議論着,

獨眼忽然將手裏的白骨聖杖高高舉起,大聲說了一句肖遙聽不明白的鬼語,隨即衝玄陰鬼王跪了下來。

他身旁的一衆鬼靈立刻停止了議論,在愣了片刻之後,也紛紛跟着跪下。

後面的鬼靈彷彿受到了感染一般,越來越多的鬼靈跪了下來,

看到這一幕,玄陰鬼王的嘴角露出了一絲笑容,

這意味着,他已經獲得了衆鬼靈的承認,正所謂得人心者得天下,想必在這幽冥之境,只要得到衆鬼靈的推崇,也就意味着獲得了權力,至於躲在幽冥大殿中的幽冥鬼王,現在已成了過街老鼠,估計都不敢輕易現身了。

肖遙心裏正這樣琢磨着,忽然從不遠處那座龐然大殿內傳出了一聲震耳欲聾的吟叫,

緊接着,一股極其強勁的氣場從大殿內迸發出來,最爲靠近大殿的一衆鬼靈受到這股強勁氣場的衝擊,霎時間魂飛湮滅。

肖遙一行人雖然距離幽冥大殿還有二三百米的距離,但也能明顯感覺到一股勁風襲來。

幽泉廣場上,衆鬼靈驚慌失措,紛紛往後退卻,頓時亂做了一團。

見此情形,肖遙大吃一驚。

瑪了個蛋!

真是“爛船也有三斤釘”,沒想到這幽冥鬼王依然擁有如此強大的力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