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雖然可以用「萬陣法訣」來破陣,但是現在有這麼多修士在周圍,只能放棄這個想法,一聲不響地找了一個不起眼的角落等著。

「我聽一些前輩說,這座迷宮裡,每一個房間里都會有一件好東西,而且大部分都是至尊境界以上的修士用的。如果我們把這個陣法破了,那裡面那些房間里的東西就是我們的了。」

一個體型瘦小的修士眉飛色舞的說道。

「別想的這麼好,這個陣法在這裡這麼多年了還一直完好,肯定不是這麼容易破掉的。再說這個陣法被破掉之後,說不定還會有其他意想不到的危險!」崔尹尊者淡淡地說道。

楊恆之前還疑惑這裡這麼多空房間是幹什麼用的,現在才知道這些房間裡面以前居然是用來裝好東西的。

這裡一個房間都只有幾丈寬廣,按照整個迷宮的面積來算的話,這裡最少有一千多個房間。那就代表一千多件好東西。


楊恆想到這裡也暗自心驚,光明大帝在至尊境界巔峰時期留在四極寶殿的好東西也沒有這麼多。

他想起之前聖陽骨的異常,心裡開始揣測,索圖當年用的陰陽聖骨是不是也是在這個地方得到的。

要不然的話,陽聖骨不可能一到這個地方就會有反應。

楊恆頓時就對這個地方越來越好奇,乾脆走到崔尹尊者旁邊問道:「這個地方的好東西這麼多,為什麼南州的那些大勢力不派人來?」

他看到在這麼多修士當中,只有崔尹尊者的實力最高,估計對方知道的肯定也越多。

崔尹尊者聽了楊恆的話,只是鄙夷的看了楊恆一眼,然後轉頭看向別處,完全把楊恆當成了空氣。

楊恆頓時就感覺臉上有些發熱,很是尷尬的站在那裡。

他之前在廣場上看到黑星尊者和崔尹尊者的時候,黑星尊者滿臉的傲氣,崔尹尊者臉上倒是一臉平靜,好像更容易接近的樣子。

他原本以為崔尹尊者會比較好說話,結果卻是自己添堵。對方跟一臉傲氣的黑星尊者完全不一樣。

楊恆心裡雖然很不爽,但是他只是純陽鏡的修為,這裡的每一個修士的修為都比他高,他也只能把這口粗氣吞到了肚子里。

「這個純陽鏡的小子明顯地是故意來搭訕,想跟崔尹尊者攀關係吧!」

「估計是想拍馬屁,到時候想讓崔尹尊者多分點東西給他。」

有兩個修士突然在小聲議論,使得其他的修士全都鄙夷地看著楊恆。

「還是我來告訴你吧!」

突然走出一個鬥雞眼修士對楊恆說道:「因為南州的幾個大勢力已經佔了進入百草谷的九十個名額。如果再來染指這裡的話,肯定會引起公憤的。而且在千年之前,這個地方也是被那些大勢力佔據的。」

「多謝!」 我的嫌疑犯 。 “月光石?那是什麼東西?”星雲可不像她們這些盜賊那麼上知天文、下知地理。

“是一種魔法石,十分的稀有,能夠吸取月光的精華產生魔力,是屬於光系的魔法師,有治療的功效。”夜幽說道,他聽說過這種魔法石,但是還只是從書上見過,因爲及其的珍貴和稀有,像雞蛋這麼大的就更是連聽說都沒有聽說過了。

“能賣很多錢嗎?”星雲問。

“就和你的飲血劍和我的冥火戒一樣是無價之寶。”夜幽舉着拳頭展示着手上的冥火戒,墨綠色的冥火戒在月光下散發出深邃神祕的色彩。

“無知真可怕。”妮悠對星雲聳聳肩,臉上一臉的得意。

星雲臉一紅,嘴裏小聲嘀咕了兩句:“你那麼淵博幹嘛當盜賊啊。”

妮悠似乎是聽到了,她眼睛一瞪手臂交叉在胸前像個母老虎,“你剛纔說什麼?”

“沒,沒什麼,呵呵。”星雲連忙搖頭,跑到撒隆和風嵐旁邊坐了下來。

“村裏人說那些老虎什麼時候進攻?”撒隆伸了個懶腰。

“他們說月亮升起了以後它們就會從山上下來。”清新說道。

“好,等那些老虎來了就讓它們嚐嚐我們的厲害。”撒隆猛一拍桌子站起來,然後又一屁股坐了下來,“不過現在我們要好好休息。”

這時村寨外忽然傳來一聲咆哮,星雲他們聽到這聲音立刻從屋子裏趕了出來,祠堂裏的村民們也開始敲鑼打鼓大喊着:“雙頭虎進攻了,所有人各就各位。”

村裏的男子立刻拿起武器,女人帶着孩子都關緊了大門。


這時星雲就看到月光下一隻只白色的雙頭虎從圍牆上跳下來,它們的眼睛裏散發着幽幽的綠光,兩顆尖尖的獠牙有一尺多長。

撒隆一臉興奮,他舉手便是一劍,卻聽“咔嚓”一聲,手中的劍竟然斷成兩截,“哇,真的刀槍不入。”被他砍的那隻老虎擡起一隻爪子向他揮了過來,撒隆向後一跳,那隻老虎又雙腿一蹬前爪向前一剪。撒隆將氣凝聚在腿擡腿便是一腳,那隻老虎整個都被踹飛起來,摔出去十多米遠。那隻老虎摔得有些迷糊,它重新站起來甩甩頭,然後又“啊嗚”一聲朝着撒隆又衝了過來。

妮悠則拔出身上的月狼刃,一頭老虎前腿一翹,站立起來向她撲來,只見妮悠匕首的寒光一聲,使出了三旋刃然後一個迷影步又出現在老虎的身後,然後猛然一刀。妮悠本以爲得手了,卻發現自己的匕首更本沒刺進老虎的身體。妮悠看看手上的匕首,沒想到就連月狼刃都傷不了這些老虎分毫。那老虎反應過來以後,轉頭又朝她撲了過來,妮悠連連後退躲了開來。

星雲看看這些老虎大概有三十多頭,儘管它們刀槍不入一副兇惡的樣子,可是卻好像並沒有傷到任何人,只是與他們不停糾纏。這時星雲看到圍牆上站着一隻三頭的老虎,三個頭六隻眼睛俯視着戰局,如同坐陣的領袖。


“那個就是老虎的首領吧。”星雲心想,這時一隻老虎已經衝他撲了過來,星雲揮起一劍,飲血劍劃過老虎的肩膀處,頓時老虎堅硬的皮毛被撕開,一股熱血從裏面噴涌出來,那老虎哀嚎一聲躺在了地上。

老虎們聽到這一聲慘叫紛紛停下望向這邊,就連那圍牆上的老虎首領也虎視眈眈地朝這邊看了過來,顯然星雲的這一劍激怒了他們,老虎們紛紛放棄和自己的敵人糾纏,轉而向星雲這邊挪動過來。

“漂亮,星雲。”撒隆振臂歡呼着。

一旁的村民也驚訝地望着星雲,“這個孩子真的把雙頭虎殺死了,太好了!”村民們都如同看到了希望,舉着自己的武器高呼着。


“漂亮什麼啊。”星雲看着向他圍攏過來的虎羣,嚇得一步步後退,看着些老虎兇惡的眼神像是要把他撕碎。

忽然一道青色的火焰噴涌過來,虎羣彷彿感覺到了危機立刻機敏的向後一躍,幾隻老虎看看手握冥火戒的夜幽,然後對着他衝了過來。看來這些老虎對魔法有很強的感應能力,要不也不無法躲避開冥火戒的攻擊。

這時老虎們看看躺在地上死去的同伴,又朝着星雲咄咄逼進過來,看來它們也是要爲同伴報仇。

“狂龍獅吼。”風嵐對着虎羣一聲咆哮,巨大的風壓衝向虎羣,可是沒想到這些老虎伸出利爪死死抓住地面,竟硬是擋下了風嵐的狂龍獅吼,“我的狂龍獅吼都沒作用了。”風嵐驚訝地說。

就在風嵐使用狂龍獅吼的那一瞬間,風雲發現這些老虎身上的根本就不是毛皮,而是像水晶一樣的結晶體,這就是爲什麼它們會刀槍不入。“這到底是什麼老虎。”星雲看着朝他逼近的虎羣。

“快跑啊,星雲。”夜幽大喊着,他用戒指對着老虎們放出冥火,老虎們離開跳散開,看來它們深知自己抵擋不住這青色的火焰。夜幽停下冥火,他不能一直使用冥火戒,這樣只出不進很快就會把冥火用光的。

老虎們開始向星雲發動攻擊,撒隆、妮悠和清新都紛紛趕過來支援他,周圍的村民也過來幫忙,可是老虎們彷彿就是和星雲結下了仇,非要將他殺之而後快。

星雲只得圍着村子跑了起來,“搞什麼。”他邊跑邊回頭看看跟在他身後的老虎們,只見那些老虎正張着血盆大口在後面狂追不止,星雲嚇得咬咬牙又加快了速度。就在星雲跑到圍牆上那隻三頭虎跟前時,它中的間的那個頭忽然一仰,口裏發出一聲咆哮,一股音波衝着星雲襲了過來。

星雲一個前撲,老虎的音波直接擊中星雲的腳下,他整個人都被炸飛了起來,然後狠狠摔在地上。星雲在地上連翻了兩個身,他吃力的從地上站起來,此時只覺得胸口裏傳來陣陣疼痛,剛纔站的地方已經出現了一個大坑,“好厲害。”他擡頭瞧瞧上面的三頭老虎,此刻它的眼睛正惡狠狠地望着他。

這時虎羣又開始向他聚攏,遠處的夜幽他們已經被死死糾纏住脫不開身。怎麼辦,星雲看着朝他一步步逼近的老虎們慢慢後退,它們白色的毛皮在月下閃閃發亮。忽然星雲的腳後跟碰到了什麼東西,他回頭看看,自己已經退到了圍牆根無路可退了。

那隻三頭虎也從上面躍了下來,它站在虎羣的最前面,中間的頭高昂着看着星雲,目光裏透出怒意。 杜江這心中一細想,這白毅乃是南山之修,如今前來的則是這西山首領與北山首領倒是不見這南山霍一首領,猛然回頭再一看這唐偉帶領的修士皆是南山的,不但如此這百位修士的修爲算不上是這南山的精英。

這一個個疑點全部結合起來,這杜江更是一臉的駭然與震驚之情,這一切並不是匆忙就能實現的事情,特別是這南山前來的百位修士,就是這白辰當護衛之時手下的修士!

但是如今也隨着這另外兩位首領一同前來,那隻能說明一個問題,就是這一切的一切都是這白毅早就算計好的。

“莫非這白辰還未進入本主的東山就已然想好了退路了麼?此人心思慎密,若是成長起來倒也是一方諸侯啊!”杜江雙眼不在迷茫,反倒是出現了一絲明悟,隨即更是仰天大笑了起來,他在感嘆自己的做事方法更是在感嘆這白毅的過人之處。

“既然這兩大首領問我杜江要人,我杜江豈能再將這白辰留在我東山之中?你們去他山中將他帶走吧,我東山也託他的福,這一百位修士倒也學的七七八八了,本主也是問了數位修士,他們皆能獨自凝鍊丹藥!”杜江看向另外兩位首領緩緩而道。

“哦?這白辰教導有方啊,看來我等死亡森林的修士將面臨着最重大的改革!這修行物資匱乏的局面也因此可以打開了!這白辰功不可沒!走,那我們就趕緊前往山中,將這白毅接走吧!”郭金一臉的欣喜看向杭天道。

“好!”杭天點了點頭。

“拜見郭首領與杭首領!”看門的修士看見這兩大首領也是連忙行禮,一臉的敬畏之情。

“恩,與你主子說了,現在放人吧!”郭金冷聲喝道。

“是!”這修士猶豫了一下,如今自己面對的是兩位首領,這兩位首領來這東山,這杜江首領決然不會不知曉,因此此事也是千真萬確。

“白副首領,出來吧!你可以走了!”這修士推開了屋門,輕聲說道。

“恩!早該如此了!何必要讓我在這破屋之中閒到現在?”白毅斜嘴一笑,一臉的嘲諷。

“拜見郭首領與杭首領!”白毅看見這兩位首領,連忙上前一拜,一臉的尊敬之情。

“白辰!白辰啊!聽說現在這東山百位修士都能獨自凝鍊丹藥,這一切都是源自你的傳授!你功不可沒!”

“是啊!你被困在這東山出不來,這一切我等也是早早預料到的,如今倒好和郭首領一拍即合了!一起請你去山頭再次傳授!

爲了減縮時間,西山修士與北山修士全部匯聚到了一起!你只管放心的傳授草木之術便可,這一切的一切都會有我們作爲後臺!這唐偉也隨我們一同前去好了,就連你這帶來的百位修士,我們兩大首領也全部管吃住!”杭天一臉的欣喜之情,看向白毅緩緩而道。

“如此就多謝兩大首領了!”聽到這話,白毅也是不由一愣,果然這杭天首領與郭金首領與這杜江首領不一樣,這心中的胸懷又豈能相比?

這兩個山頭的修士全部匯聚到一起,自己傳授也省去了不少功夫,如此纔會騰出更多的時間來處理自己的事情!

那杜江一道靈力使自己修爲更加精湛,若是同時消化了這兩大首領的靈力,自己必定會突破到靈動境二重天的修爲,只要自己到了靈動境二重天,那麼自己在這試煉一戰之中,也將會有一些自保之力。

“兩位首領,要不我們現在就出發吧!”白毅連忙說道。

“好!我等也正有此意!走吧!”郭金首領與杭天首領互相看了一眼,隨即便大袖一甩,化作兩道長虹疾馳而去,白毅與唐偉帶領着百位修士更是緊隨其後。

不到半個時辰,白毅等人便來到了山頭,這山下站着密密麻麻的修士,估摸一看也有數百人,這一個個修士都是精神飽滿,雙目之中看向白毅流露出來的是一股尊敬,是一股學習的渴望!

不用想象,白毅教這些修士定會比在東山教導的時間要斷,畢竟自己省去了勾心鬥角的麻煩,這眼前的每一位修士都是真心想學草木之術的修士,因此不管學的有多累,這些修士也都會咬着牙堅持下去。

果不其然,白毅在傳授草木之術的第三天中,這數百位的修士已然全部掌握了十來種草木的特性與樣貌,白毅在時這些修士一個個都非常的認真,白毅不在時,這一個個修士更是私下討論起這關於草木的知識。

如此好學的修士,白毅也是頗爲滿意,短短一個月的時間,沒想到這些修士已然能全部獨立種植草藥了,整個山頭全部被翻耕了一遍,漫山都種下了不同的草藥。

這一眼看去,只見綠油油的一幕,這心中別提有多麼的暢爽了,再看這些修士看見自己種植下去的草藥發了芽,生了根,長出了果實,一個個也是極爲興奮!

在外界這丹宗的草木之術,衆修士都是學不到的,但是在這死亡森林就不一樣了,能學到這等術法,對於自己而言這就是自己日後的生存之道!

“好了,這短短一個月的時間裏,你們進步的非常快,本主都感到震驚,接下來就是教你們如何煉製丹藥了!我也傳授了不少修士,因此自己也彙總了一些煉製丹藥的口訣,你們只要互相傳頌,熟記即可!這簡單的丹藥凝鍊不難,衆人都知曉,這大戰之時,哪怕是最簡易的丹藥那也是最爲珍貴的!

窘迫之時,這丹藥就是你們的命根子!因此你們定要格外珍惜這一切,我也會提供大量的草藥種子,這不同的丹藥都是依據不同的草藥凝鍊的,因此這草藥的種植也不能一味的相同,否則凝鍊的丹藥也只會不盡相同罷了••••••”白毅看着這百位修士緩緩而道,一副宗師氣派的模樣。

時隔三月,這無數修士全部都能獨自種植,獨自凝鍊丹藥,如今不然不是這個山頭,而是在這北山與西山的所有山頭之上,都生長出了不同的草藥!

“白辰啊,這數月以來,你確實是辛苦了!我等匯聚再次的修士皆是有些天賦的修士,無論是靈動境還是旋谷境,就連那些築基境的修士也都在其中。”

“就是啊,現在倒好,這些修士全部都學會了這最簡易的種植,這師傅領進門,修行在自身啊,下面就讓他們自己在慢慢琢磨琢磨好了!”

“對!再讓他們去傳授別的修士,我想用不了多久,整個死亡森林的修士都會開始大量的種植草藥,只有這種驚人的儲備,才能對戰這試煉之戰啊!”

“每次的試煉一戰都會出現大量的死亡,白老弟也定要有所準備才行!”

“哦,對了,這是當初答應你的一道靈力!本主現在就傳給你!”

“也是,那我也現在傳給你!”郭金首領與杭天首領連忙運轉靈力,頓時爆發出了歸一境的氣息,白毅心中駭然,這一個歸一境的修士暴發出的氣場就足以震天,這兩個修士同時暴發,自己倒是止不住的後退了起來。

白毅看見兩道靈力如飄帶一般向自己涌來,在接觸的一剎那,白毅渾身一震,雙眼猛地增大,一臉的震驚之情,這兩道靈力太過霸道,這杭天與郭金分別是歸一境三重天及歸一境四重天的修士,這歸一境與靈動境本來就有云泥之別,更別說白毅現在還不是靈動境大圓滿,因此身體突然吸收了這兩道靈力之時,也是出現了一絲負荷的症狀。

白毅渾身顫抖,張嘴欲言,但是這杭天首領與郭金首領又讓白毅生生的打住了,這兩位首領也是面面相覷,笑了起來。

知曉這白毅出現了一絲負荷,需要一間安靜的地方修行,以便將這靈力給轉化成自己的,這郭金首領連忙指了指前方笑道。

“這山的背面有一處破舊的屋子,這屋子已經很久沒人前去了,你就去此處修行,本主再派兩位修士爲你守護,不會有人打擾你的,放心好了!”

“太感謝兩位首領了!”聽到這話,白毅心中也是多了一股感動之氣,再次對這兩位首領深深的一拜便急忙前行。

白毅來到這屋子之中,立馬運轉自己體內的靈力,隨即便開始將這兩道靈力慢慢轉化成爲自己的養分,只要轉化成功,白毅感到自己必定會突破修爲!

轉眼就是一個月,白毅在這屋子之中整整待到現在,渾身上下不斷的散發着一股股的靈力,這一道道靈力都顯得極爲醇厚!

此刻,白毅猛然睜開了雙眼,渾身上下爆發出了一道驚人的氣息,緊隨其後這體內便傳來一聲轟響,白毅爆發出了一股駭人之氣。

以白毅爲中心,猛地向四面八方橫散而去,這屋子頓時一震,瞬間爆裂,化作一片虛無,剎那將白毅覆蓋。

但是白毅渾然不覺,因爲此刻的他已然是靈動境二重天了!渾身上下散出的氣息都足以讓歸一境一重天的修士感到一絲驚愕。 鬥雞眼修士說的原因聽起來雖然有點道理,但是楊恆卻覺得應該不會這麼簡單。人心永遠都是貪婪的,那些大勢力在這裡得到好東西的話,不可能會這麼容易放手。

他覺得唯一可以解釋的就是,這個地方的危險太大,得到的東西和付出不成正比。

楊恆可以肯定留下這個迷宮的修士是一個至聖境界的修為,如果越往裡面走的話,危險就越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