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默默看着屏幕,片刻後,拿起電話,按了一串數字,用毫無感情的聲音說道。

“立刻把你的軍開過去,包圍J市,一隻蒼蠅也不許飛出去。”

“聽着,一隻蒼蠅也不許飛出去,否則…”

“我要你死。”

老者沒等對方回話,直接掛斷,又撥通了一個號碼。

“你旁邊駐紮着的軍馬上會圍住J市,不讓一個市民離開,而你的任務,就是對被困市區的人,進行身份排查。”

“不明身份的人,全都給我抓回來。”

“有任何差錯,你知道後果。”

щшш✿t t k a n✿c o

老者講完後,掛斷電話。

他兩手拄着柺杖,平視前方,語氣冰冷的說道:“把負責上次zha樓案件資料的人抓起來,由我審問。”

對‘神祕組織’來講,任何人都是透明的,他不相信這種前提下,負責檔案的人會不找一個普通人,而找李更新?

一定是有預謀。

那個人,肯定受了另外一個組織的好處,才故意找出這麼個不可控因素,讓自己陷入此刻的境地。

以他爲突破口,一定可以查到那個組織的蛛絲馬跡。

他倒要看看,在這片他做主了許多許多年的土地上,究竟是什麼勢力,可以與他抗衡,把他逼到這個份上。

門口的兩名保鏢聽後,立刻站好軍姿,異口同聲道:“是!”

……

與J市距離最近的N市,駐紮着一直特殊的軍隊,無論從規模,戰鬥素質,甚至經驗上,在各個部隊中,都要屬上等。

軍長接到命令後,立刻開始部署,前後還沒有五分鐘,整個軍隊就已經出發,以極快速度堵住了J市的所有出口。

一輛軍用吉普車上,一個臉色嚴肅,眼神冰冷的男子正坐在副駕駛位置,抽着一支粗大的雪茄。

一名士兵跑步過來,立正後敬立。

“報告軍長,高速路口有人鬧事,非要開車駛離,還說再不讓路,他就開車撞開柵欄。”

軍長轉過頭,冷冷的看了一眼他:“帶我過去。”

高速路口。

“搞什麼?我他媽着急去辦事,有一單大生意,耽誤了你們賠得起嗎?知道我這筆可以賺多少錢嗎?”

一個身穿西裝的男子,站在大SUV旁邊,扯着脖子對站在柵欄口的那名警察大聲吼着:“再不讓開,老子強行撞過去,信不信?”

wωw•tt kan•c o

士兵高聲回答:“抱歉,上面有命令,不允許任何人離開。”

“請不要讓我們爲難。”

男人直接揪住士兵的衣領。

“那就讓我爲難?如果沒談成這筆生意,損失的錢夠你一輩子,不,夠你十輩子去賺,去…”

“放開他。”

一道冰冷的聲音響起。

男人擡起頭,看了過去。

一個渾身散發着殺氣的男人,慢慢從吉普車內走出,然後,他盯着對方的雙眼,目不轉睛,一步,一步,走了過去。

很快,他站在了那個男人跟前。

四目對視,男人慫了。

他朝着旁邊看了一眼,不敢再去直視對方的雙眸。

欠揍系統 ,礙於面子,他並沒有鬆手。

“當兵的怎麼了?當兵的就可以…”

哐當。

一把冰冷的,黑洞洞槍口頂在了男人的手臂上。

“三聲數。”

“一。”

男人額頭滲出了一絲冷汗,但是,他依然沒有鬆手,不僅面子上過不去,理智也告訴他,當兵的不可能隨便傷害人民。

“二。”

“你他媽嚇唬誰呢?我不相信你敢打我,那樣我就告你,我給你說,那筆生意談不成,我損失…”

“三。”

“轟!”


巨大的槍聲直接吞沒了他們兩個人的聲音,子彈在男人手臂上打穿了一個大洞,掀飛了大塊血肉,還有些骨渣。

總裁,我們離婚吧 ,跟着,是透徹骨髓的疼痛,他捂住手臂,跪在地上,哀嚎不斷。

軍長幫那名士兵整理了下衣領,說:“這座城市,不允許一個人離開,至於其他的,我什麼都沒看見,什麼都不知道。”

周圍的士兵齊齊敬禮。

“是,軍長!”

軍長頭也不回,留下一句‘Q市軍長劉德,有種的,就去告我’走上吉普車,拉上門,揚長而去。

此事立刻傳遍了J市的每一個出口,那些準備強行闖出,或則想借助鬧1事來突破防線的人,全部老實下來。

畢竟,誰也不敢和那些耍橫的軍人鬥氣,尤其是這種敢動真刀真槍的人,J市,被裏裏外外圍成了一個大水桶。

連蒼蠅都很難飛出去。

……

J市市長,正和總警長談論着怎麼辦。

警長焦急的說:“市長,您的任務有些重啊,J市這麼多人,而且外來的又多,逐一排查,得多久啊?”

市長嚴厲的說:“多久也要查!咱們市有個防空洞,是專門避難用的,容得下這個城市大部分人,你把大家集合到門口,然後一個個驗證身份,沒問題的放進去,最後留在城市的,或則身份不明的,全都抓起來。”

警長還想說什麼。

市長把他打斷:“快點去辦,稍微有點差池,我拿你試問!”

警長無奈,嘆氣道:“那行吧。”

然後,警長拿起來對講機,開始了安排。

“把所有市民帶到防空洞,進行排查,不明者全都扣下。”

“外地的?沒帶身份證的?我給你們說,就算是明星來了,沒身份證也給我扣了!”

“對,所有身份不明的人,都給我扣下!”

“出了問題,我來負責!”


整個J市,都陷入了緊張的檢查身份行動中,雖然市民們怨聲載道,但聽說了公路上軍長傷人的事件後,沒有一個人再敢發出異議。

……

直播間內,那些在J市的粉絲們開始發起了彈幕。

“臥槽,老鐵們可能還不清楚吧?在J市已經實現了全面封鎖,聽說軍隊都出動了,天上還有直升機呢!”

“我男神真是牛逼,動靜鬧真大!竟然讓軍方都出動了!”

“爲我男神打CALL啊,男神加油,這次也一定還可以逃脫!”

“不得不說,李更新真是厲害,你們聽說了嗎?鳳祥莊園那幢樓塌了以後,有人去把那些瓦礫啥的翻了個底朝天,結果啥也沒找到,李更新被zha成碎片吧,又怎麼會在直播間內說話?沒有吧,起碼也殘廢了對不對?可爲什麼啥都沒發現呢?”

“從肯德基店到現在,李更新這一路逃亡真的向我們證明了,只要智商高,根本不怕什麼天羅地網,整個世界啊。”

“哎,神人的世界我們不懂…”

對於李更新還活着,大家表現的很是詫異,甚至已經有人對他崇拜的五體投地,即便在J市被重重包圍情況下,依然認爲李更新可以安然無恙的逃脫。


當然,也有人持懷疑態度。

“這種天羅地網下,我認爲李更新沒有任何機率逃脫。”

“哎,現在人都什麼價值觀?李更新不過是一個魔鬼,一個要與世界作對的瘋子罷啦,怎麼能被你們這麼讚美?還粉絲?必定逃脫?少開玩笑了,他死在這次圍捕中才好,不知道多少人都可以倖免於難呢!”

“放你的狗臭屁,那些你們認爲素質很高的上層人,剛纔都幹了些什麼人呢?捫心自問,你這話不打臉嗎?”

直播間內,雙方各持己見,展開了激烈的討論。

……

下水道中,李更新根據手機指南針,走了一段距離後,點開地圖,查明自己所在的位置。

向陽路與勝利路交叉口,他把手指放在屏幕上,抓着放大,距離鳳祥莊園已經有三千多米。

從這裏出去,應該沒多大問題。

李更新挽起來衣袖,四處找起了下水道出口,最近的一個,距離自己頭頂有快三米的高度。

李更新四處看了下,沒有發現繩子等工具。

怎麼辦?

用力跳?

李更新抱着試一試的態度,終身躍起。

結果…

驚人的一幕發生了,自己竟然輕而易舉的抓住了井蓋!

這彈跳力?

身體又在不知不覺中升級了嗎?正在他疑惑的時候,久違的電子提示音響起。

“宿主間接性殺死人數超過五十個,武力系統升級!”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